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顧辭二次分化是Omega

26

來晚了,等久了吧?快上車吧。顧冇事兒,冇等多久。上車後等紅綠燈中。顧對了,劉叔我爸媽在家嗎?劉叔顧總和曲總今晚有應酬不回來。顧又有應酬。顧那大姐和二哥二嫂呢?劉叔小汐出去了,小帆和小安在公司。顧都不在家啊。30分鐘後……辛苦了,劉叔,你也下班早點休息吧。劉叔好,那有事你隨時打電話找我。顧嗯顧家顧陳叔,我回來了。顧家的管家陳森啊辭,回來了。顧嗯。陳叔晚餐準備好了。是現在吃,還是像往常一樣我叫人端到你...-

【校園廣播】今天是2024年3月4日星期一,新學期即將開始,歡迎同學們再次回到校園。

安城一中高二三班教室

曲燃委屈的說到

唉!兄弟啊,為什麼會有寒假作業;這種東西啊!哼,“啊,啊,啊,啊,啊,啊,啊”!

顧辭一臉嫌棄的說

去去去,滾遠點!彆把你那臟兮兮的鼻涕弄到我身上。

曲燃一臉委屈的說到

啊,啊!怎麼連你也嫌棄我啊。

不過,啊辭怎麼一個寒假過去了你還冇有分化啊?

顧辭淡定的說到

誰說我還冇有分化。

曲燃一臉震驚的問

你分化了。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就不知道?還有,你分化成了Alpha還是Omega?

突然,一直坐在兩人左側的林許源插話說到

我猜,你應該是分化成了Omega,對嗎?

顧辭驚訝了一下然後平淡的回覆到

你很聰明,猜對了。

曲燃一臉不可相信的說到

什麼?啊辭你,你,你;竟然分化成了Omega,冇想到啊!

曲燃隨後說到

那你以後在陸星淮那小子眼裡,豈不是還冇打就已經輸了?

你覺得我會輸?

不會,不會。就我們阿辭這臂力,就算分化成了Omega,那也是第一。

知道就好。

曲燃說完後,看了一下身旁的人隨後問道。

對了,兄弟,請問一下你誰呀?

林許源愣了一下,隨後說到。

剛纔忘了自我介紹,我是這學期轉到你們班的新生。我叫林許源;而且我也是omega以後大家都是同學,請多指教!

曲燃驚訝了一下,然後平淡的回覆到

怪不得,你讓我有一種不敢冒犯的即視感。

忽然鈴聲響起【鈴,鈴,鈴,鈴,鈴,鈴,鈴】

行了,上課了。曲燃滾回你的座位上去。

曲燃委屈的說道

啊辭,你好無情啊;這就趕人家走了。

滾!

那,下課了再聊。

行。

班主任(齊佳佳)

唉,唉,唉。上課了都乾嘛呢?都給我回座位上,坐好。

【旁邊走廊上】

那下課聊。

行,下課聊。

說完後,陸星淮從後門直接進入教室,然後走到,顧辭左側的位置隨後直接坐下。

顧辭生氣的問到

你坐這乾嘛?

隨後又不耐煩的說到。

起開?

陸星淮淡定的回覆到。

冇座位了。

顧辭聽完,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你就給我站著。

站不住。

此時的顧辭,已經生氣到了極點。但還是礙於麵子,咬牙切齒的又說到

站不住,也給我站著。

隨後顧辭一把搶過陸星淮背後的椅子。

看到椅子被拿走的陸星淮,一下子也慌了神,不淡定的說到。

椅子給我。

顧辭淡定自若的回覆到

不給,除非你求我啊!

陸星淮平淡的說道。

你想得美。

說完自己就後悔了,著急的說到

給我。

不給。

給我。

不給,除非你求老子?

陸星淮眼見行不通便一把撲了上去,隨後便是倆人雙雙到地。

班主任生氣的說到

你們倆乾什麼呢?

下課後,都給我來辦公室一趟!上課。

辦公室內

班主任說到

你們兩個呀,這都高二了。能不能消停點?

陸星淮,你是個Alpha怎麼能做出這種事呢?

顧辭你也是,都分化成Omega能不能消停會。

聽到這個訊息,陸星淮一臉驚訝的問到。

你分化了?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顧辭不耐煩的回覆到

關你什麼事。

班主任

行了,行了。

既然,你倆要做同桌;那就給我好好做。另外,你倆一人一千字的檢討;明天早上交給我。還有彆再給我整出什麼幺蛾子來了,去上課吧。

聽見冇。

聽見了

班主任

顧辭呢?

聽見了。

隨後,倆人便一前一後的出去了。

出去後,顧辭生氣的說到。

都怪你,害我一開學就要寫檢討。

那不是你自己要和我吵的嗎?

哼,懶得跟你說,走著瞧。

走著瞧。

就在陸星淮說完後,一隻腳不知何時踩在了他的左腳上

啊,顧辭;你欠奏是不是。

踩完人後的顧辭,徑直朝著教室走去;根本不管後麵的陸星淮說什麼。

教室內

曲燃一臉玩世不恭的笑著說到

喲,啊辭;我覺得我已經夠慘的了。冇想到,你比我還要慘。哈,哈,哈,哈,哈,哈,哈。

滾。

剛開學就寫檢討,不愧是你們倆。

可不是嗎!

突然,曲燃想是想到了什麼一臉嚴肅的對著顧辭說到

不過,啊辭;你現在是個Omega。有些事,還是得多注意一下;比如,Alpha發起情來可不是一般的可怕的,而且他要是想要你死,都不需要親自動手。直接用資訊素壓製你,都可以讓你生不如死,甚至更恐怖一點他直接可以命令你做任何事。這可不是我吹啊!我大哥大嫂以前吵架的時候,我曾經偷瞄過,那場麵;現在想起來都還曆曆在目。我大嫂,多麼厲害的一個人啊。當時,我看到的時候那直接是一個癱軟在地的姿勢,而我大哥就像個冇事人一樣,筆直的站著那裡。

忽然三人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你大哥也太狠了吧。

聽到熟悉的聲音,曲燃猛然回頭並且高興的說到

啊年,你回來了。我好想你啊!

方悠年一臉嫌棄的回覆到

去,去,去。

又淡定的說到。

啊辭,聽說;你分化啦!

嗯。

旁邊的林許源一臉疑惑的問到。

這位是?

哦,忘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方悠年我和啊辭的發小,也是我的男朋友。

方悠年生氣的說到

誰是你男朋友,我們早分好嗎?

好吧,好吧。前男友!

你好,我是方悠年;叫我悠年就好了!

你好,我是林許源!

說完兩人握了一下手。

兩人握完手後,方悠年覺得林許源上有股熟悉的味道;隨後疑惑的問到

你也是Omega嗎?

林許源笑著回答到

是的

得到肯定的答案後,便轉頭看向身旁的曲燃說到

我們都是Omega,你個Alpha,離我們遠點!

曲燃一臉委屈的,看像身旁的顧辭說到。

哼,啊,啊,啊。啊辭,你不會和他們倆一樣無情的吧?對吧?

顧辭笑著回覆到

啊年說的對呀,你個Alpha離我們遠點。

曲燃眼看行不通,說到

哼,不跟你們玩了,我要去打球去了。

林許源眼看曲燃傷心的離開後,說到

這樣真的好嗎?我看他還挺傷心的。

方悠年淡定的回覆到

冇事兒,冇事兒,一看就是裝的。

對吧?阿辭?

隨他去吧。

不過,啊辭;我剛回來就聽到你和陸星淮又打起來了,怎麼回事?

顧辭淡定的回覆到

冇什麼事兒,就是他今天早上非要坐我旁邊,所以纔打起來了而已。

方悠年一臉不可置信的回覆到

什麼?他竟然要跟你做同桌。

是啊。

那你打贏了嗎?

那當然是,打贏了。

方悠年看向一旁的林許源,急切的問道

是嗎?是嗎?

林許源笑著回覆到

我隻能說,不分伯仲吧。

顧辭生氣的說到

什麼意思?你也覺得我會輸?

方悠年解釋到

不是,我們啊辭怎麼會輸呢!

不過,阿辭?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隨便。

不過,啊辭;剛纔曲燃說的確實也不是嚇唬你的。我二哥和我二嫂也經常吵架,我二嫂也是比較強勢,不會輕易認輸的人。但是我二哥呢又是刀子嘴豆腐心,雖不會傷害我二嫂,但每一次我二哥吵不過。就會使用資訊素壓製我二嫂。我二嫂也跟剛纔曲燃描述他大嫂的狀態一樣。癱軟在地甚至還有點喘不上氣兒的無力感。

所以有的時候認輸,也是可以的。

畢竟Alpha和Omega的力量實在太懸殊了,搞不好最後受傷的是自己!

聽完林許源的闡述,方悠年擔心的對顧辭說到

對啊,啊辭;以後還是彆和陸星淮正麵剛了。萬一他用資訊素壓製你呢?怎麼辦?

保命要緊啊,啊辭。

顧辭一臉不相信的問到

真的,有那麼可怕嗎?

哎,你早晚也會有這麼一天的聽我的準冇錯。

兄弟怎麼會害你呢?

行了,行了,我會考慮的。

放學後……

校門口

那,啊辭;我先走了,明天見。

明天見。

那我也先走了,明天見。

明天見

兄弟,我也先走了,明天見。

明天見。

見到其他人都陸續離開後,坐在車上的陸星淮笑著對顧辭說到

顧辭,回家嗎?要不要我送你?

顧辭咬牙切齒的回覆到

滾,不需要。

再不滾,我打你了。

眼看陸星淮冇有走的打算,顧辭撿起一旁的石頭

你走不走,不走是吧?

陸星淮,眼看顧辭真的生氣了。並開口說到

好,好,好,我走,我走。

看到陸星淮走後的顧辭,將石頭往地上一扔。

哐嘡一聲,石頭重重的落在地上。

陸家車上

陸家司機吳叔說到

星淮,這顧家的小少爺還是和小時候一樣不好惹啊。

陸星淮笑著的回覆到

是啊,還是個一點就炸毛的小貓咪。

學校門口

顧家司機劉叔說到

啊辭。不好意思,我來晚了,等久了吧?快上車吧。

冇事兒,冇等多久。

上車後

等紅綠燈中。

對了,劉叔我爸媽在家嗎?

劉叔

顧總和曲總今晚有應酬不回來。

又有應酬。

那大姐和二哥二嫂呢?

劉叔

小汐出去了,小帆和小安在公司。

都不在家啊。

30分鐘後……

辛苦了,劉叔,你也下班早點休息吧。

劉叔

好,那有事你隨時打電話找我。

顧家

陳叔,我回來了。

顧家的管家陳森

啊辭,回來了。

嗯。

陳叔

晚餐準備好了。是現在吃,還是像往常一樣我叫人端到你房間去?

都不在家,端到我房間去吧。

陳叔

好。

顧辭房間

顧辭無奈的說道。

唉,這麼大的一個家就隻有一個。感覺有點可憐呢。

咚咚咚。

女傭

少爺,晚餐給你送上來了。

行,放在桌子上吧。

女傭

好的

冇事的話,我先出去了。

嗯,下去吧。

吃飯過程省略……

手機鈴,爸爸,爸爸,來電話了。爸爸,爸爸,來電話了。

顧辭拿起手機,接了電話。

喂?

顧辭母親(曲家大小姐曲依瑩)

辭辭(顧辭小名),吃飯了嗎?

媽媽。吃了!

媽媽,那你和爸爸呢?你們吃飯嗎?

顧母

我和你爸爸也吃了。

那你和爸爸什麼時候回來?

顧母

今晚可能,不回來了。

那,好吧。

顧母

對了,啊辭你剛分化不久,哪裡有不舒服的話;及時告訴老師或者打電話給媽媽。

好的,我知道了。

顧母

那就先這樣了,好好照顧自己。知道了嗎?

嗯,我知道了;媽媽,你和爸爸也是。

顧母

嗯,我們啊辭最乖了。

嗯……

-就聽到你和陸星淮又打起來了,怎麼回事?顧辭淡定的回覆到冇什麼事兒,就是他今天早上非要坐我旁邊,所以纔打起來了而已。方悠年一臉不可置信的回覆到什麼?他竟然要跟你做同桌。顧是啊。方那你打贏了嗎?顧那當然是,打贏了。方悠年看向一旁的林許源,急切的問道是嗎?是嗎?林許源笑著回覆到我隻能說,不分伯仲吧。顧辭生氣的說到什麼意思?你也覺得我會輸?方悠年解釋到不是,我們啊辭怎麼會輸呢!林不過,阿辭?我可以這樣叫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