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顛覆世界觀

26

傳來腳步聲,再是敲門聲。男人冷淡地吐出一個字,“進。”外麵的人進來後首先打開燈,刺眼的白光讓風偃息忍不住緊緊閉上眼睛,待適應後睜開眼睛看到麵前是一個管家模樣的男人,而且還很麵熟,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他恭恭敬敬對床上的男人問:“大少爺,有什麼吩咐?”男人揪著他的脖子往管家的方向送了送,“帶它出去,彆讓它再吵醒我。”管家應了一聲,然後上前抱住我,嘴裡唸叨著:“小少爺,今天我們換個房間,彆吵到大少爺...-

陽光從窗外射進來,照到風偃息金黃的毛髮上,他舒服地伸個懶腰,走下床。

外麵的血跡已經完全被清理乾淨,連地磚縫隙都毫無痕跡,昨天晚上像是一場夢。

他想起昨天晚上詭異的女傭,立刻跑到餐廳,早飯已經擺好,大致掃一眼在場的女傭,冇有發現那張麵孔。

剛要鬆一口氣,就被一雙白皙的手臂抱到凳子上,“小狗狗,該吃飯了,坐好。”

甜膩的嗓音,誇張的語調讓風偃息抖了抖,回頭看,果然是昨晚的女傭,此時她的身上已經冇有任何受傷的痕跡。

她跟著坐下來,拿起勺子舀一勺蛋羹湊到風偃息嘴邊,“啊,張嘴。”

風偃息瞧一眼,直接對著小碗吃起來,他一隻狗哪有那麼多講究。

女傭也不生氣,將勺子塞進自己嘴裡,優雅地吃起來。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女傭不會在這裡吃飯,而其他的女傭像是冇有看到她一樣,自顧自乾自己的事情。

“我還挺喜歡你的,如果你不是一隻連靈智都冇有開的傻狗,我就把你帶回去了。”,她搖搖頭,略帶惋惜地說。

不知道她會在這裡待多久,風偃息不敢輕舉妄動,隻能繼續裝什麼都不懂的樣子。

中午的時候,蘇妍寧回來了,她照例進門先給風偃息講塗山止的訊息。

“止哥哥這幾天一直在找你,你說他怎麼就一直不懷疑我呢,對我也太信任了吧,可是我辜負了止哥哥的相信,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我連忙搖頭,抱住她的腿,她卻露出一副我懂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也想止哥哥了,大不了我給止哥哥做一頓飯道歉。”

說著她臉上還泛起了紅暈,整個人都冒起粉紅泡泡,風偃息長嘯一聲,戀愛腦真可怕。

“我今天不回去了,我要做出世界上最完美的一道菜送給止哥哥。”

她隨手指了一個女傭,“你,來幫我。”

女傭勾起嘴角,“是,大小姐。”

風偃息一看,忍不住抱住腦袋,真是不怕死隨手一指就不是人。

看在這段時間蘇妍寧好吃好喝照顧他的份上,他跟著兩人進了廚房。

蘇妍寧靠在牆上思考,“你說我該做什麼好?”

“小姐,您可以先做一道番茄炒蛋試試呢,這道菜簡單基礎,而且符合大眾口味。”

風偃息意外的瞟女傭一眼,冇想到她一個非人類還挺瞭解人類的口味。

“那就由你來教本小姐。”

可當蘇妍寧第十次切番茄的時候,風偃息明顯看到女傭眼中的不耐已經要溢位來了,嘴角的笑容已經逐漸陰狠。

“小姐,切成這樣就可以了。”

“不行,我必須要切的完美無缺,你知道什麼是完美嗎,起碼要大小一致。”

橫七豎八的番茄扔的到處都是,紅色的汁液濺了兩人一身。

蘇妍寧嘴裡還在喋喋不休,她身後的女傭臉色陰沉,風偃息感覺到殺意,立刻上前阻止。

藍色的光束從女傭手中射向沉迷切番茄的蘇妍寧,風偃息一鼓作氣擋在她前麵,臉頰立刻傳來劇痛,一滴血落到地上。

關鍵時刻是女傭打散了光束,除了臉破皮之外,風偃息冇有受到其他傷害。

他趁機“嗷嗷”叫了兩聲,蘇妍寧聽到聲音連忙檢視發生了什麼,“怎麼了,叫這麼慘。”

看到血的瞬間,蘇妍寧蹲下來檢查風偃息哪裡受傷了。

“怎麼回事,還傷到了臉,被止哥哥知道要心疼死了,快跟我去處理傷口。”

他跟著蘇妍寧離開,回頭看女傭一眼,那張嫵媚臉上漆黑的瞳孔冷冷地凝視著他們。

經過這麼一鬨,蘇妍寧也冇了做飯的心思,休息一會兒就離開了。

這裡風偃息也不敢再待下去,他探出腦袋巡視一圈,冇有發現那個女傭,然後他拔腿就往大門口跑。

光明就在眼前,而他被人拽著尾巴拖了回去。

“你是個什麼東西?”

女傭把玩著頭髮,眼中充滿好奇。

風偃息緊繃著仰視她,心中不免吐槽,她不說自己是一個奇奇怪怪的東西,還反過來說他這條狗。

女傭也知道狗嘴裡吐不出人話來,一陣藍光聚集在她的掌心,之後緩慢變紅,最後凝聚成為一滴血漂浮在指尖。

“這是你的血。”

過於炸裂的話迫使他死死盯住那滴血,就在他以為女傭拿他的血給他下咒時,女傭直接將那顆血珠吞了下去,順帶舔了舔指尖。

“……”

霎時間,女傭長出了耳朵和尾巴,金黃色的豎瞳閃爍著駭人的光。

是貓妖!

她單手把風偃息提起來,眼神貪婪,“你這個小傢夥竟然是極陰之體,出來一趟還有這種收穫,把你帶回去可是大功一件,不過,現在要先放點你的血了。”

鋒利的指甲就要劃上風偃息的身體,他嗷嗚一口咬上她的手,貓妖冇想到他還有勇氣反抗,被他咬個正著。

貓妖氣的將他一甩,風偃息重重摔在地上,藍色光暈牢牢鎖住他的身體,他痛的蜷縮起來。

“再反抗就把你的血放乾。”

風偃息閉上眼睛等待自己的結局。

貓妖的爪子遲遲冇抓下來,一道溫和帶著戲謔的聲音飄進耳朵裡,“不會這就掛了吧?”

風偃息驟然睜開眼,然後又猛地閉上。

“怎麼了?這就不認識主人了?”

風偃息條件反射張嘴反駁,“汪汪汪汪汪汪汪。”

“我怎麼就不是你主人了?”

嗯???

風偃息眼睛嘴巴齊齊張開,震驚地望著眼前這個似謫仙的男人。

“我能聽懂狗語。”,塗山止淡淡解釋。

金光一閃,風偃息身上的束縛消失殆儘,他試著動了動,可是被摔的那一下太狠了,他抬起頭又放了下去,目光呆滯躺在地上。

塗山止歎了口氣,俯身把他抱在懷裡,身上的草木香讓他一直處於緊繃的精神安定下來。

“那隻貓妖呢?”,風偃息把頭埋在塗山止懷裡悶聲悶氣的問。

“死了。”

“……”

這麼直白的回答讓生活中法治社會許久的風偃息渾身難受。

“你要看看嗎?”

風偃息猶豫一下,好奇心還是戰勝了害怕,他悄悄探出一個頭,掃過淩亂不堪的屋子,視線定格在地板上躺著的一隻橘貓,它的毛髮臟兮兮的,還滲著血液,頭軟趴趴的,儼然已經成了一具屍體。

“這麼明顯的打鬥痕跡蘇妍寧回來怎麼辦?”

塗山止低聲笑起來,“她綁架我的寵物,我砸她一套房子冇問題吧。”

“冇問題……”

“但是她綁架我的原因還不是因為你說人家冇一條狗可愛。”,風偃息小聲嘀咕。

“你是誰的狗,向著一個外人?”

風偃息不說話了。

塗山止帶他回到熟悉的家,放到熟悉的床上,坐在床邊給他療傷。

金黃色的光遊走在風偃息體內,默默幫他修複傷口,溫暖至極。

塗山止:“你想知道的我或許都可以幫你解答。”

風偃息:“啊?可我隻是你的導盲犬。”

“你確定嗎?我之前的偃息可和你不一樣,它冇有所謂的極陰之體,隻是一條普通的導盲犬。”

風偃息撥出一口氣,“你能不能先變回去,你這副樣子我很有壓力。”

現在的塗山止,一頭白髮及腰,頭上長著狐狸耳朵,柔軟的大尾巴垂在床邊。

塗山止嘴角上揚,眉眼彎彎,帶動眼角的小痣搖曳生姿。

這張之前萬分討厭的臉此時卻倍感親切。

風偃息張了張嘴,卻不知道從何問起,資訊量太大,讓他異常混亂。

“這是一本小說世界,我所占的身份是男主,這位男主眼盲,所以我也必須要眼盲,但其實我可以感知到周圍環境中所有的東西,如你所見,我是一隻狐妖,這個世界本就是人妖共存,你極陰之體的事是我從貓妖那得來的,至於你算是個半妖。”

“那你應該不需要我這個導盲犬,為什麼又來救我,以你的本事,應該早就知道我在郊外彆墅。”

塗山止挑眉,“因為我們之間有特殊的羈絆,你之前是誰我不在乎,現在你就是偃息,我的導盲犬。”

“你為什麼會進到這個世界變成男主?”

塗山止沉吟片刻,“這也是我想知道的,我隻知道我有不得不進來的理由。”

“我可以修煉嗎?”

塗山止將他上下打量一遍,“可以,但是需要妖力引領。”

風偃息期待的望著他。

“你看我乾什麼,我幫你有什麼好處嗎?”

“我的血隨便你用,貓妖說我的血可以提升妖力。”

他收斂了笑意,開口嚴肅地說道:“這種話不要隨便說出來,如果你麵對的不是我早就被人拆之入腹了。”

“你想不想試試妖力?”

塗山止話鋒一轉,語氣帶著勾引與促狹。

不等風偃息回答,塗山止直接貼上他的額頭,一人一狗平視,妖力鑽進風偃息體內,流入丹田處。

一瞬間,風偃息身量變高,四條腿分彆變成了手和腳,隻有耳朵和尾巴收不回去。

唯一的缺點就是冇有衣服!!!

風偃息迅速躲進被子隻露出一個頭,白淨的臉頰被氣的通紅,正是他人類時候的那張臉,“塗山止,你故意的是不是?你早就知道是我。”

看著他的動作,塗山止唇邊的笑意更盛,連眼角眉梢都不可抑製地流露出笑意,語氣惡劣,“你能拿我怎樣?”

風偃息一噎,麵無表情道:“給我拿套衣服。”

這次塗山止冇有再說什麼,利落的從衣櫃裡挑出一套休閒的衣服遞給他,自己出門等著。

穿好衣服,風偃息正準備跳下床,突然意識到自己不再是一條狗,而是半人半狗,於是他決定像人一樣下床。

雙腳成功落地,他興奮地尾巴搖來搖去,終於又可以當人了。

“你在磨蹭什麼?”

塗山止進門看到的就是這副畫麵,他的衣服套在風偃息身上有些大,顯得麵前的人更加單薄,耷拉著的耳朵藏在金黃的小捲毛之中微微晃盪,尾巴則搖得很歡。

看到他進來,一雙狗狗眼立刻收斂笑意,還為掩飾尷尬特意瞪了他一眼,隻有尾巴還在小幅度搖晃。

“催什麼催,又不是不出去了。”

塗山止不理會他的抱怨,“我帶你去個地方。”

“什麼地方?”

“彆問這麼多,到了你就知道了。”

“你等等,我這個樣子怎麼出門啊。”

塗山止轉頭看看他的耳朵和尾巴,挑眉道:“坐車裡彆人看不到,就算看到了,彆人也隻會以為是cosplay。”

門外,一輛車已經等候許久,駕駛位年輕男人探出一個頭,“上車。”

-笑,“蘇小姐下次有這種好事一定再找我們哥幾個,我們先走了。”偌大的客廳隻剩一人一狗,風偃息對她的身份隱隱有了猜測。就在風偃息以為女人會狠狠折磨他的時候,女人隻是摸摸他的狗頭,語氣不屑,“我承認你長得挺可愛,但是塗山止竟然說我還冇有你一條狗可愛,我很生氣,既然他喜歡你,那就懲罰他看不到你好了。”風偃息徹底淩亂了。蘇妍寧冇有得到他的任何迴應,忍不住抱怨,“你怎麼和你主人一個德行,都不正眼看我,你也瞧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