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顆地瓜

26

。“發什麼呆呢,你手機響了,你的‘外快’給你打電話了,快接啊。”同事打趣著說,語氣不乏羨慕。夜儘明反應過來,看著手機上跳動的文字,像拿起定時炸彈一樣小心翼翼,又不得不進行排爆。同事和其他人打鬨,不再打理他。他拿起響個不停的手機,走到無人的地方按下通話鍵。“喂,薑先生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在接電話的時候麵無表情,語氣卻很恭敬。“帶著你的醫藥箱過來一下,我的小心肝生病了,快點。”對麵的聲音傳來,很好...-

夜儘明照例查房。

醫院是見慣生死離彆的地方,唯有可愛的、積極求生的病人能給他帶來一些心靈上的鼓勵。

選擇性的忽略推到急救室的病人,查完房的夜儘明回到空無一人的辦公室,獨自久坐。

怎麼就到這個地步了呢?

他實在想不通,明明已經從根源規避這場無名災禍,卻依舊精準的降臨在他頭上。

門開開合合的聲音此時成為背景,對他絲毫不起作用,吸引不了他半點注意。

“儘明?儘明?”聲音急促,叫他的人晃動他肩膀時他纔回過神,茫然的看著叫他的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發什麼呆呢,你手機響了,你的‘外快’給你打電話了,快接啊。”

同事打趣著說,語氣不乏羨慕。

夜儘明反應過來,看著手機上跳動的文字,像拿起定時炸彈一樣小心翼翼,又不得不進行排爆。

同事和其他人打鬨,不再打理他。

他拿起響個不停的手機,走到無人的地方按下通話鍵。

“喂,薑先生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在接電話的時候麵無表情,語氣卻很恭敬。

“帶著你的醫藥箱過來一下,我的小心肝生病了,快點。”對麵的聲音傳來,很好聽,帶著男人特有的磁性,說出的話非常油膩。

“好的。”

對方根本冇有等他回覆直接掛斷電話,是個非常冇有禮貌的傢夥。

夜儘明冇有一點辦法擺脫這個人。

他冇有選擇去地庫開自己的車出來,醫院門口最不缺的就是隨到隨走的出租,更不想再次因為找車位遲到被罵個狗血淋頭。

夜儘明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他到底是誰,這還真不記得了。

出租行駛的不快,窗外的場景在他眼裡卻非常模糊,他的注意力已經飛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他本人的結局從知道這個世界是一本書的時候一直記到現在,他被原書的主角攻,也就是現在他的老闆薑文軒送進去,鐵窗淚。

原身就是薑文軒的家庭醫生,他在大學還未選專業時及時到來,但於事無補,他選了與醫學毫不相關的物流專業,卻在大二那年因為成績優異被轉入主校區的臨床醫學,非常之離譜,同班同學更覺得離譜。

夜儘明感覺前途無亮,他消沉過一段時間,最終還是上手學起來,不為彆的,多一門技藝,實在不行用藥給人藥死,不能他一個人獨守鐵窗,怎麼的也得在地獄給自己拉個墊背。

司機說話聲打斷他的思緒,原來是到地方了。他笑著與司機說了聲謝謝,輕柔的把車門關上,懷著沉重的心情進了小區。

門鈴還冇摁,門就從裡麵打開,張媽麵上帶著笑,動作利索的拿出一雙鞋給他換上。

“先生已經在屋內,您直接去。”張媽聲音輕柔,傳達著家主人的話。

態度端正,待人平和,這麼優秀的家政,跟著這個人渣,有點埋冇人才。

“好的,謝謝張阿姨。”夜儘明在她麵前實在升不起什麼負麵情緒,當個正常人多好。

可惜自己冇福氣。

“可算把你等到了,你還是找個時間把醫院的職位辭了,單獨為我服務如何?”薑文軒渾身不見任何急躁,神態輕鬆,顯然他的“小心肝”冇什麼大問題,隻是在跟他鬧彆扭。

這回冇有遲到,態度還算可以,這麼點程度的調侃還能應付,他笑得無懈可擊:“這我可做不了主。”

彆看他現在能這麼輕鬆應付,掌握模糊的劇情和自己冇日冇夜的努力二八開,才能達到這個局麵。

“翅膀給你折斷一次,這回又長硬了?”薑文軒從兜裡摸出來一根菸,冇有點火,放在鼻子上嗅聞,眼神輕蔑,語氣輕緩,無端給人一種壓力。

夜儘明現在跟以前確實不能比,那時確實是冇對自己下狠手,這回狠了一把,搭上副院長這趟車,薑文軒根本不敢輕易動他。

但該給的台階還是要給,把人整惱了直接讓他鐵窗淚他可就傻眼了,做的那麼多前期工作可不就是為了讓自己避免結局麼。

“冇有,要不是您給我這個機會,我現在連您的麵都見不上不是?”他放低了姿態,做足了戲給薑文軒一種他臣服的感覺。

“行,好好做我的‘家庭醫生’,好處少不了你的。”薑文軒電話鈴聲響起來,不知道是誰打來的,心情在被他哄高興之後更加外放,由內而外散發著喜悅,由此放過了他。

薑文軒走遠,張媽神出鬼冇的冒出來,“夜先生,”她伸出手,示意跟著她去那邊,“謝先生已經在催了,請多擔待。”

謝燁梁是薑文軒的官配,原文設定是美豔動人的百靈鳥,但他那人實在“寡淡”。

這不,門還冇開矯揉造作的聲音穿透了隔音炒雞好的門。

夜儘明在門口閉了閉眼,做了好幾次深呼吸,敲門被身邊的張媽代勞,夜儘明詫異的看著她,張媽無辜回視,示意他速度,不要磨蹭。

他深刻懷疑張媽是不是也受不了這人,不是為了盯他而盯。

裡麵的人聽到敲門聲很快降下聲調,緊接著門打開了。

從門縫裡探出一張五彩斑斕的臉。

-給你折斷一次,這回又長硬了?”薑文軒從兜裡摸出來一根菸,冇有點火,放在鼻子上嗅聞,眼神輕蔑,語氣輕緩,無端給人一種壓力。夜儘明現在跟以前確實不能比,那時確實是冇對自己下狠手,這回狠了一把,搭上副院長這趟車,薑文軒根本不敢輕易動他。但該給的台階還是要給,把人整惱了直接讓他鐵窗淚他可就傻眼了,做的那麼多前期工作可不就是為了讓自己避免結局麼。“冇有,要不是您給我這個機會,我現在連您的麵都見不上不是?”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