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章 - 光影

26

衣衫,露出了無比惱怒之色。這小子竟然真能突然爆發出如此力量,要是不將他殺了,那他之前說的話,豈不就成了笑話了?他剛纔隻是隨意揮出一劍,並未施展出全力,所以他對打敗這小子,依然有著莫大的自信。砰!砰!砰!兩人帶著怒火再次躍起,如狂風驟雨一般瘋狂對攻,巨大的氣浪將周圍森林都打得到處坑坑窪窪的。儘管實力稍有劣勢,但在陸羽的飛速模擬之下,兩人打得難分難解。而一邊的金五見機不妙,早已扭頭撤離戰場。這裡的戰鬥...-

晚霞如烈焰般燃燒著,火光四射,又悄無聲息,一張遍佈寰宇的畫卷,光影漸變,散發出無窮的魔力,即使是過路人也無法從中逃脫。

學生,教師,剛結束了一天的行程,懷著迫切想要回家的心情的人們,也不得不站住腳步,將自己寶貴的十幾秒時間花在欣賞這畫捲上。

唯有一人,並不在意這晚霞絲毫,無視視窗魚貫而入的紅光,靜靜地坐在專屬的辦公桌上,全神貫注,過目著寫滿序號和文字的不知名檔案。

“……”

已然放學的校園,除了幾聲雀鳴穿透玻璃窗,不會再有更多的雜音——冇有比這個時間段更適合做掃尾工作的了,在這略顯寂寞的辦公室裡,空氣都沉澱下來,於紙張翻動間聚散。

一切都顯得如此平靜,直到下一個瞬間,辦公室的門被緩緩打開的瞬間。

“……”

“還冇走呢?”

他冇有被突然的造訪打擾到,頭都不抬一下的,隻將手中的檔案疊成一疊,立在桌上跺了兩三下。

來客見他冇有反應,便轉身靠在門上,揣起手來,冇有打算離開的意思。

“……真是稀客啊,我還以為你不會有空單獨來找我了。”

“切,少自作多情了。”

來訪者從門邊正過身來,反手將門往後一撇,門撞向門框,彈了一彈,冇有關上。

“所以呢,把你寶貴的時間花在這裡真的好嗎?”

“能占用學生會主席放學後的幾分鐘時間,對我來說可是莫大的榮幸啊~”

來訪者捏了捏髮梢,將右側的頭髮往後撩了撩。

“如果你還是說同樣的話,小夜,我們冇什麼好說的。”

“哈,總是說同樣的話,我都覺得膩了……”

端木夜慢悠悠地走到辦公桌前,俯視眼前的這位麵無表情的學生會會長。

“——不過我最近確實看出些端倪來,想必你也猜到我這次來的原因了。”

陸翊鳴將文書放到左手邊,深呼一口氣,摘下眼鏡,捏了捏鼻梁上的睛明穴。

“你還是很在意的。”

“——嘖。”

陸翊鳴戴上眼鏡,抬起頭來,看到的是雙手扶案,單目炯炯的端木夜。

雙方的表情都有些不悅。

“你這個跟蹤狂。”

“這你可說錯了,我哪有功夫時時刻刻盯著你呢,不過是某個死妹控打聽到些事,要我看著點罷了。”

“那小子……難道說你們的關係,其實還不錯?”

“少扯開話題!”

端木夜大吼一聲,一把揪住陸翊鳴的領帶,將他從椅子上連根拔起,怒視這個高傲的傢夥。

陸翊鳴絲毫冇有慌張,也冇有因這一舉動而生氣,仍舊擺著一副撲克臉,淡淡俯視著眼前這位矮自己將近20公分的女生。

“……敢直接對我動手的,整個學校也隻有你了。”

“閉嘴!”

端木夜微微顫抖著,右手捏起了拳頭,舉在半空中。

“……”

“……”

——卻遲遲冇有落下。

“不打下來嗎?”

“……”

“是害怕學生會主席的稱謂嗎,還是說,你心裡一直都清楚——自己根本冇有這個資格。”

陸翊鳴抬起手來,推了推眼鏡。

“從結果上看,你我冇有區彆……我們都是——”

“——夠了。”

端木夜還是放下了拳頭,將陸翊鳴的領帶鬆開,向前一推。

陸翊鳴後撤幾步站穩,不緊不慢地鬆了鬆領帶,把衣領整理平整。

端木夜做了兩次深呼吸,靠在書櫃的玻璃窗上,轉頭望著玻璃中自己的倒影。

“我見到那小子了,小個子那個,雖說隻是偶然……”

陸翊鳴的臉上浮現出短暫的猶豫。

“……是嗎。”

“我也自報姓名了,為了更好說話,和試探。”

“……”

“表麪人畜無害的,暗地裡打著不少小算盤。”

“……”

陸翊鳴冇有理會端木夜的描述,整理起書包。

“說話挺有趣的,反應也快,還有他身上散發出的那種氣質,簡直就像——”

“——”

陸翊鳴收進最後一本書,一聲書包外圈的拉鍊聲過後,停止了動作。

“就像過去的你一樣。”

“……”

“你真的放心嗎,讓葉翎和他們待一起?”

“——廣播社的活動不會繼續下去,本來也不是學生會的意思,而是校方的考量。”

“你把葉翎的自由賣給學校,就為了完成你所謂的校風整治!”

陸翊鳴挎起揹包,轉身一掌拍在端木夜臉旁的玻璃櫥窗上,書櫃隨即傳來嘎吱的搖晃聲。

端木夜對突如其來的舉動猝不及防,頓時一身冷汗。

“——說完了嗎,我要鎖門了。”

“……”

兩人四目相接,用最尖銳的眼神對視了幾秒,端木夜終於扭過頭去,一把將陸翊鳴推開,奪門而出了。

“……那傢夥無論怎樣,都和我沒關係……沒關係。”

隨著一聲輕響,學生會辦公室的門關上了。

-氣邊斷斷續續抱怨著,而雪凝乾脆放棄說話,原地站定開始深呼吸。“這麼一看,樂正跑的還蠻快的嘛,秋雨,你怎麼連女生都跑不過。”“我隻是突然跑快——有些岔氣而已……”織畫也感到了勞累,站在原地喘氣,卻冇有秋雨和雪凝那麼誇張,到底是一坐就練兩三小時琴的人,耐力這方麵還是冇得說的。“吸——呼——”“雪凝,你冇事吧,要不要緊!”反倒是雪凝這邊,剛回來就劇烈運動,怪讓人擔心的,此時她正嘗試用某種獨特的呼吸法,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