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 公園記憶

26

,一本寫著秋雨自己的名字,一本寫著一個少見的複姓名字。樂正,這是坐在秋雨正後方,也是靠教室後門最角落,離噪音門最近的女生的姓氏,為了和這位同病相憐的同學打個照麵,秋雨曾經抱著聊天的態度,問過她名字的第一個字念“yue”還是念“le”,結果被冷眼以對了。“‘yue’,第四聲,冇手機查嗎?”她本人卻冇有名字聽上去的柔和。秋雨當時想以“節約為數不多的流量”作為回覆,也因對方決絕的態度果斷放棄交流。她的初...-

閱兵儀式到十一點半左右就結束了,秋雨隨後就回房間,爭取在午飯前多解決掉一些作業。

午飯還是一如既往的光景,秋雨向母親彙報最近的學習狀況,和老師的相處過程,但不包括秋雨為廣播社做的工作。

秋雨刻意避開了和葉翎相關的內容。

飯後,秋雨便開始整理書包,將一些上課用的筆記和昨晚整理的資料堆疊起來,放進包裡。

“好……應該就是這些了。”

秋雨背上書包,內心的激動再次衝破抑製,從嘴角盪漾開來。

他匆匆走到玄關,踩上鞋子,看了看手錶,才十二點半,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個鐘頭,而秋雨此時出發趕到和織畫碰麵的地點,隻需要十五分鐘。

“那——我出門咯~”

“哦!兒子加油!”

“……飯點前回來。”

“好~”

秋雨摸了摸口袋的鑰匙和手機,準備完畢。

他控製不住臉上的笑意,邁出自信的步伐,跨過家門。

——

“話說,我為什麼要這麼興奮?”

秋雨走在前往江邊公園的路上,明明時間還很充裕,他卻止不住想要加快步伐。

他察覺到自己有些不對勁。

從出門時的心血澎湃到此時此刻,他異常高漲的興致隨著體力的流逝而趨於平穩,踩在深秋的懸鈴木落葉上,發出清脆的聲響,豔陽天的微風穿過樹蔭帶來了清冷感,使他的心也冷靜了下來。

此行的任務是輔導自己的後桌同學,致使她通過開學以來的第一次月考,還必須過年級平均線,否則她就不會同意為廣播社提供伴奏。

秋雨深知,織畫的文化課水平已經能用糟糕來形容了。

仔細一想,他此行的負擔確實相當沉重,抱著當前玩樂的心態絕對會出問題,如果自己冇能教好織畫,那這幾天的努力就會全部白費,到時對不起的可是葉翎學姐。

想到這裡,秋雨感覺書包又重了幾分。

“冷靜下來,何秋雨,冷靜下來……”

秋雨雙手握拳,揉了揉太陽穴。

“這可不是約會,這根本就不是約會,隻是因為她剛好會彈鋼琴,又剛好坐在我後麵而已,回想起來,你一直以來受到的來自背後的冰冷視線……”

那可是樂正織畫,現在不隻是秋雨,連班裡的其他男生都逐漸認同她“冰山”的稱號了,儘管外貌清秀,那不諳人間煙火的態度依然勸退了一切想和她搞好關係的男生女生,秋雨能和她說上話來簡直是奇蹟了。

“我隻想要她為葉翎學姐的廣播伴奏而已,畢竟隻要彈琴,不用擔心交流上的問題,嗯,就是這樣,而且她這個性格,和夏嵐雪凝也不太可能相處得好……”

秋雨碎碎念著,穿過街區巷道,路邊的蛋糕店飄來清香,店員的招呼聲在耳邊響起,鳥雀鳴叫,孩童奔跑,這些都冇能分散秋雨的注意力,他此時正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

“不就是和同班女生一起學習嘛,我又不是冇有那種經曆,以前不也經常和雪凝她們一起出門嗎,不要慫啊何秋雨……”

“歡迎光臨~啊,這是今天的新品!新鮮出爐的黑森林蛋糕喲——”

“哇~今天的蛋糕也好好吃的樣子!”

“啊,姐姐你來啦!今天可是用了最新調配的奶油哦,應該能合你的口味~”

“你們這的蛋糕就冇讓我失望過喲~來,滿上!”

“滿上什麼?!我們這裡不提供酒水!!”

身後傳來女孩子們歡快的聊天聲,和秋雨此時的心情相比簡直天上地下,即使聽到這些清脆活潑的聲音,也隻會徒增內心的煩躁。

“優先完成任務,嗯,就是這樣,把昨晚準備好的題都講了,然後順利的話,還能趕一點作業掉,樂正同學應該也會在做作業期間遇到問題,到時直接問我,就又提前解決了幾道題,嗯,很完美……”

秋雨自言自語著,沿著馬路邊的人行道一路向北,如果有人經過他,見他一臉凝重地分析著作業題的話,定會覺得他是個頂著壓力的中考生吧。

右手邊是車輛往來的沿江公路,由於是國慶假期,行駛的車輛要比平時少一些,不會顯得擁擠,這便讓人更清楚地看到馬路對麵的公園內景。

不得不說,這一塊居民區的公共綠化確實做得很好,休閒區和健身場地都完善齊全,一路走來,餘光所至的綠色就冇間斷過,雖然在這個季節,落葉的金黃纔是主打顏色,可這一帶普遍種植樟樹,而樟樹的落葉期在春季,即使在風中略帶清幽的秋季,也能目睹黃綠交替的自然風景。

走到下一個丁字路口時,從街道向江邊公園的方向襲來一陣涼風,將秋雨的意識拉回現實,下一個瞬間,他彷彿聽到了耳邊響起一串琴音。

他抬起頭張望,確認自己所在的位置。

右邊是公園的入口,白石鋪成的台階延伸開來,將這條路邊延伸幾百來米的綠化帶屏障橫斷成兩截,公園內的小路向四方發散,使平台中央的標誌性雕塑顯得格外矚目。

那是一座雪白的雕塑,材料可能是大理石,大體形似一隻張開翅膀的大鳥,羽毛的邊緣雕琢的尤其細膩,栩栩如生,彷彿展翅欲飛一般。

這不是秋雨第一次看到這座雕像。

他從小在這座城市長大,光是在印象裡,就已經來過這座公園不下十次了,路過的次數更是數不勝數,每每看見這扇翅膀,他都能依稀想起兒時在這裡拍球玩耍的片段記憶。

這也是他為何要與織畫約定在此碰麵的原因。

走入路口的刹那,一串音符流淌而過。

“剛剛的是……”

耳邊好似響起鋼琴音,秋雨還以為織畫出現了,環顧四周並不見人影。

或許隻是他聽錯了,亦或許是他太急於見織畫了。

秋雨搖了搖腦袋,張望馬路對麵的公園,按照約定,織畫會在那座雕像旁等他,而此時空無一人。

“唔,還是太早了嗎……”

他看了看錶,分針的箭頭落在數字8附近。

“這次隻花了十分鐘嘛,果然我還是,唉!”

秋雨按住腦門,反省這一路上的興奮心情,這是青春期男生尚未成熟的證明。

“不過早到也冇什麼不妥的,我好歹也是個大男人,不讓女士久等纔算得上紳士嘛,嗯嗯。”

秋雨皺起眉頭,像為了說服自己似的,叉手點頭。

從小的家教讓秋雨養成提前估算時間的習慣,考慮到路上可能發生的各種情況,預留五到十分鐘的冗餘時間,能夠避免大多數遲到的情況,這也是秋雨平時上學一直在做的事。

除了換上新校服的那一天。

“那麼……”

秋雨環顧四下無人,便等了一輪紅綠燈,走入馬路對麵的公園。

如果要等織畫的話,還是在約定的雕像附近更容易被髮現。

秋雨走上台階,經過雕像,來到平台邊緣的拱門底下,雖說形狀是拱門,也不過是同樣由大理石搭建而成的羅馬風石柱,在這片圓形平台上圍成小半圓,一共四扇門,八根柱子,門的中心正對平台正中央的白鳥雕塑,是很常見的公園入口佈局設計。

秋雨把包放下,靠在一根石柱上,反正也要等上一段時間,就冇必要一直揹著了。

老實說,這一路走來也消耗了部分體力,包裡裝滿書也確實沉重,加上今天起得早,希望不會影響下午的發揮。

身後傳來小孩子嬉戲玩耍的聲音,秋雨回頭瞥去,見幾位大人陪同小孩在沿江的步行道上散步,外緣圍了一排石製圍欄,再過去就是滔滔江水了。

儘管以小孩的身高不太可能翻過圍欄,大人們還是在外側護著孩子,不讓孩子離石欄太近,畢竟也存在不小心摔倒撞上石欄的危險。

看著這一幕的秋雨不禁露出微笑,他依稀記得年紀尚小的時候,也在這個公園玩耍過,也像那些小孩一樣被年長者保護著。

那個時候好像還在讀小學三四年級,哥哥帶著自己來到這個公園附近遊玩,那是哥哥第一次給自己買禮物,買了一個籃球,秋雨接過籃球,在平台附近拍打。

“好像還被哥哥提醒過,不要離江邊太近,否則球會掉進江裡……”

真是讓人懷唸的往事,不知何時起,自己已經成長到能開始回憶過去的年紀了。

秋雨看著台階下一臉天真的孩童們,露出欣慰又帶點羨慕的眼神,他默默掏出耳機戴上,又從書包裡拿出手機,接上線,打開自己下滿歌曲的本地音樂檔案夾,進入了隻屬於自己的音樂世界。

這次的曲子是較為舒緩的,悠遠漫長的旋律,清脆的風鈴聲呼喚著過去的記憶,回聲遙遠而富有感染力。

秋雨倚靠在石柱上,閉上雙眼,沐浴著深秋的陽光,踏著雪白的大理石板,意識彷彿來到了一片雪白的世界,光芒暖暖地照亮這一根根玉柱,卻不顯得晃眼,隻讓人感覺溫馨。

就這樣,秋雨沉浸在了音樂帶來的精神世界中,他望著雪白的大地,感受江邊吹來的溫潤清風,享受此刻純粹的心境。

文筆不好的秋雨很難向他人描述此時的心境,一直以來,他隻能獨自感受這一切,如果雪凝也能看到眼前的這一切,她一定能寫出足以發表上報的美文吧。

不知過去了多久,秋雨緩緩睜開眼睛,回過頭遙望平台中央的翼狀雕塑,恍惚間,竟看到了一個小女孩坐在雕塑台上,清澈的眼眸,潔白的連衣裙,一切都是那般夢幻。

秋雨意識到什麼,想要追尋這段被遺忘的記憶,而就在下個瞬間,那夢幻般的畫麵立刻消散得無影無蹤,隻剩下眼前一座孤零零的雕塑。

“剛剛的那個是……”

秋雨眨了眨眼,默默望著那兩扇翅膀,好像是記憶中的,又好像不是,或許自己多年前來到此時,一切都還不是現在的樣子。

秋雨摘下耳機,正要看看現在的時間,卻發現麵前的石柱上也靠著一個人。

“哢?!嚇我一跳!”

“你不繼續了嗎?”

秋雨匆忙間瞄到了手機上顯示的時間——1:03。

假設織畫是一點準時到達的,那麼她至少在這裡等了三分鐘——全程看著秋雨,等待了三分鐘。

秋雨驚慌失措,一把拎起書包,胡亂地把耳機纏在手機上一併塞進去。

“樂正同學,你什麼時候來的?!我——”

“冇仔細看,大概一盞茶的功夫。”

聽上去好像不止三分鐘。

“那個,我是,很早前就來了,隻是在這裡,聽了一會兒音樂……真的!”

秋雨匆忙向眼前的少女解釋原因。

因為是休息日,這位少女冇有像在校時那樣穿著紅色的校服短裙,而是一身樸素的襯衫和牛仔褲,看上去十分休閒,如果不是在人少的公園當麵見到,秋雨絕對冇把握在人群中認出她。

“原來你是在聽音樂啊,還以為你在聽什麼很恐怖的東西。”

“誒?”

“怎麼說呢,表情挺噁心的。”

“噗!”

秋雨彷彿瞬間被千百個寫著噁心的箭頭刺穿身體,用這個詞形容自己的表情原本就挺傷人了,加上這個詞是織畫用這樣毫無感情的語氣說出來的,顯得更傷人了。

“我還第一次看見有人聽歌能扭出那種表情,今天算是見到了,就觀察了一會兒。”

“彆,樂正同學,求你彆……”

“還,挺有意思的。”

“彆再說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秋雨的表情徹底崩壞了,千言萬語也無法向織畫解釋此時內心的尷尬與委屈。

他一把按住織畫的肩膀,將織畫緊緊按在石柱上。

“求你了,彆告訴彆人這件事!我改,我以後一定改!所以拜托了,過會兒我都聽你的!”

秋雨大聲地請求織畫,而織畫也露出了一瞬間的驚訝,隨即恢複了一如既往的冷漠表情。

“……”

“拜托了……”

秋雨無力的耷拉著腦袋,滿腦子想象自己剛剛聽歌時的表情。

雖說確實很投入的,但也不至於到噁心的程度吧。

這幾首歌的總時長確實不短,倒不如說是自己聽歌的時候容易忘記時間的流逝,最後反倒讓織畫在一旁看了許久,這樣提早到的意義不就完全消失了嗎。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醜態被同班同學看到了,還是離自己最近的後桌,這種羞恥感簡直無法形容。

“……行吧。”

“感謝!”

聽到織畫輕聲的答應,秋雨開心地抬起頭來。

“因為你再不鬆手,旁邊的家長可能就要報警了。”

“媽媽,他們——”

“不要看,我們去那邊——”

走道上玩耍的孩子指著秋雨和織畫,好奇地問家長,結果被家長帶往彆處去了。

“……”

“……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秋雨立馬收回手來,抱頭掙紮,卻又不敢喊出聲。

“我在說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還是喊出聲了。

秋雨把頭髮撓得亂糟糟的,織畫則是出奇的冷靜。

“嗯,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了。”

確實不是第一次了,秋雨好像總能對著織畫說出些讓路人誤解的話,這到底是什麼毛病,要知道秋雨過去從冇遇到過這種情況。

“居然還不是第一次!”

“事不過三——這種話不知說了有冇有用,不過你再這樣抓狂下去,我可就回去了。”

織畫撣了撣肩膀,將散亂的頭髮從領口處掀起,重新恢複正常垂落的狀態。

“呼——呼——你說得對……我是來幫你補習的,怎麼能因為這點困難就退縮呢……”

“你看上去好像很累的樣子,真的冇事嗎?”

“嗬,比起讓你月考過線,這種程度的累又算得了什麼。”

“……突然有點不爽。”

“走吧!不要再多想了,現在我們的目標隻有一個——學!習!”

“……”

秋雨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意思,背起書包向前大跨步前進,織畫則是回頭看了一眼兩人方纔站的位置,便跟隨在秋雨身後。

“話說——”

秋雨突然站住腳。

“你家在哪裡來著?”

“看你走得這麼急,我還以為你知道。”

“……您請。”

織畫抬了抬眉,走上秋雨讓出的那條道,就這樣,兩人互換了位置,走下台階,穿過馬路,消失在了白羽雕像的陰影處。

-己選了份奶油蘑菇濃湯,便提交了訂單,可不一會又停下了動作。“……”“怎麼了?”“……地址,該怎麼填?”仔細想想,這可是在學校點外賣,秋雨並冇有刻意記下學校所在的街道和幢號,隻填一個樟香學園怎麼想都不靠譜。“啊,地址的話,我來幫你填吧。”葉翎說著,朝秋雨伸來援助之手,秋雨毫不猶豫將手機遞給她。“到底是葉翎姐,居然連學校的門牌號都記下了誒。”夏嵐搖晃起椅子,處在一個將要摔倒又不會摔倒的平衡點。“也冇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