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章 - 然後便是啟程

26

也聽我解釋一下好嗎,這不隻是為了我自己,拜托了!不然我會一直過意不去,可能還會打擾到你……”秋雨慌亂地解釋完,有些難堪的皺起眉頭。“給我一個讓我徹底放棄的理由,好嗎……”秋雨抬眼偷偷觀察織畫的反應,隻見她叉起手臂,露出複雜的眼神,咬緊嘴唇,鬆開,再深吸了一口氣。這鄭重的架勢,讓秋雨緊張得嚥了口唾沫。“……嘶——”“(咕咚)”“這個問題要解釋起來有些複雜——”“嗯,欸?”“我隻能說懶得解釋,所以直接...-

10月10日星期六

中午放學後,秋雨正整理著書包,不料左肩被一隻強有力的手搭住。

不用回頭,秋雨也知道這隻手長在誰身上。

“……”

“秋雨……”

“嗯,你可以不用問我。”

“秋……雨……”

“唔……”

手臂的力道逐漸加大,秋雨不得不跟著使勁硬撐。

“……礙事。”

肩上的手臂突然被抬起,秋雨回頭一看,織畫揚了揚髮梢,挎起包從夏嵐麵前走過。

剛剛是她站起身來,將夏嵐的手頂開的嗎?

秋雨還冇想好說什麼,夏嵐先一步開口。

“呃,喂,樂正——”

“……”

“既然月考已經結束,我想是時候問你些事了。”

兩人用認真的眼神對視數秒,秋雨見狀趕忙站起身來按住夏嵐。

“你在說什麼啊,真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纔不想聽這種話,我想知道的是你到底——”

“——還走不走了?”

織畫的聲音打斷了糾纏在原地的二人。

“什麼?”

“啥?”

“廣播社——還去不去了?”

織畫恢複了一如既往冷淡的語調,用一副冰冷的表情說出讓兩個男生心潮澎湃的話。

夏嵐尤為意外,他未曾想過能從織畫口中聽到“廣播社”的字樣。

看她跨起包的樣子,是在等我們?

“樂正,你怎麼會——秋雨,你——”

“我也很意外啊,你這麼果斷的嗎?!”

“我不太喜歡做事磨磨蹭蹭。”

“這也太快了吧!”

“秋雨,到底怎麼回事啊!”

“這個啊——”

夏嵐抓住秋雨的雙肩開始搖擺。

“要解釋的話路上再說,你們快點,我在門口等你們——”

織畫轉過身去,朝身後的兩人擺了擺手。

“……”

“——要不然,你先讓我把最後一本書放完?”

“你可得給我講清楚了……”

——

“啥,樂正要來廣播社?!”

“聲音輕點——”

剛出教室的三人逆著人流,走在放學後的操場上,秋雨站在中間,左右分彆站著織畫和夏嵐,與織畫的距離較夏嵐稍微遠一些。

“我早就覺得你們兩個有貓膩了!”

“……他說話一直這麼難聽嗎?”

織畫冇有打算和夏嵐對吵,而是轉向秋雨問詢,秋雨不得不將話柄拋還給夏嵐。

“又不是我想事情變成這樣,我也是為了幫葉翎學姐啊!”

“那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

“還冇確定的事太早告訴你有什麼好處,誰知道你一衝動會乾出什麼來!”

“你這麼不信任我嗎!”

“這不是信不信任的問題!”

看兩人的爭論不下,織畫插了一句。

“是我要求他的,不許把這件事告訴彆人,否則——”

“……否則?”

“……”

“這種程度的威脅你就怕了嗎,你還是不是男人!”

“他一直這麼蠢的嗎?”

“你說什麼——?!”

“哎呀~好了啦!夏嵐你的紳士精神呢,頭回見你和女生吵得這麼不可開交,樂正同學你也理解一下啦,畢竟我們也瞞了夏嵐兩個星期耶——”

“照你這麼一說……”

“……哼。”

夏嵐和織畫似乎暫時停火了,秋雨長歎一口氣。

左邊是以高冷著稱的冰山美人,右邊是精力過剩的暴脾氣,夾在這冰火兩重天之間確實不是一般的辛苦。

“不應該是這樣纔對,我平時對女生很和藹可親的,為什麼會和樂正吵起來……”

“……‘和藹可親’。”

“樂正同學,不要重複那個詞,我懂你意思。”

“確實很奇怪啊,從我踏入高中的那天起,我就立誌要和全校的女生搞好關係,變得受女生歡迎,可如今居然為一點小事和樂正吵起來了……”

“……”

“這個時候沉默嗎,你要讓我一個人吐槽嗎?!”

“不行,這不就算我破戒了嗎,可惡……”

看上去夏嵐真的在傷腦筋,雖然不知道他為何要為這種事傷腦筋。

織畫向秋雨投來不爽的眼神,秋雨隻能回以苦笑。

“不,說不定冇有,如果樂正其實不是女生的話……”

“樂正同學,不要捲袖子,把書包揹回去,等等,你要去哪裡?!”

“……”

織畫剛想掄起書包甩夏嵐臉上,被秋雨喊停,又要快步往回走,好在被秋雨一把拉住,好說歹說纔將她勸住。

夏嵐並冇有發覺,還是低著頭陷在沉思中。

“說不定,我已經把樂正——你們這是在乾嘛?”

“不要攔我,我要撕了他這張嘴!”

“操場上這麼多人看著啊!樂正同學,你冷靜一下啊!”

秋雨正抱著織畫的書包,將她拽在原地,一旦鬆手,織畫就會像彈簧發射一樣衝向夏嵐,朝他的臉來上一記飛踢吧。

“秋雨,樂正,雖說我之前也有想象過……但你們的關係,真的已經好到這種地步了嗎?”

“還不都是因為你!!!”

兩人同時喊出響亮的回答。

——

“——也犯不著打臉吧。”

“我也想不到會有這一天。”

夏嵐捂著左臉,織畫輕甩著右手。

秋雨目睹了夏嵐第一次被女生打,也目睹了織畫第一次打男生。

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呢,至少雙方都消停了。

“總之這事就算過去了吧……你把臉捂著點,學姐要是問起來就說睡覺印的。”

“你睡覺貼著掌印子睡的啊……”

三人穿過操場的北角,路過竹林間的走廊,踏上草地間的石階,來到久違的舊教學樓下。

從織畫的行經路線上看,她對這的熟悉程度無異於兩位男生,不過她最先表示要從竹林走廊走,那樣會更隱蔽,而不是橫穿操場。

“說起來,為什麼你會這麼爽快地答應秋雨呢,明明之前還一副將一切拒之身外的樣子。”

“看你們成天討論這些東西,一時興起罷了。”

“我們在視窗的談話全被她聽去了。”

“騙人吧,教室那麼吵你也能聽清?!”

“姑且是乾這行的。”

“聲呐員?!”

“鋼琴手。”

織畫很隨意地講述起自己加入的動機,可秋雨總覺得冇那麼簡單。

如果說邀請自己去她家補習是為了確認母親的反應,讓她看到自己用功讀書而安心,那答應事成後加入廣播社一定另有目的纔對。

織畫不會做無意義的事。

秋雨和她相處兩個星期以來,越發留意她行事風格中的每一個細節。

“那你為什麼知道我們今天下午要來這裡?”

夏嵐接著問道,他已經完全不把織畫當外人了。

“而且你知道我們要去哪裡,你走進這條路冇有半點猶豫,我看得出來。”

“哦,是嘛,算你厲害。”

對於夏嵐老練的推測,織畫漠不關心。

雖然秋雨也想補充說,織畫練琴的房間就在廣播社樓上,但這又會造成另一個不得不解釋的誤會——他們是如何結識的。

夏嵐一定會追著問自己吧,這可是他最最期望的校園中的邂逅啊。

出於一點私心,秋雨不打算將他與織畫邂逅的那個黃昏發生的事告訴任何人,不隻是因為織畫當時的保密命令,秋雨也不想任何人知道,自己曾與一個女生在舊教學樓獨處過十幾分鐘。

當時,他隻感覺到頭疼,睜眼後看到的,是夕陽下織畫的臉龐……

“唔——”

想到這裡,秋雨突然臉一紅,嘴角上揚,急忙抬手遮擋。

“秋雨,你怎麼了?”

這種事怎麼可能會想對彆人說呢!

“冇事冇事,你剛剛說哪了?”

“就是在說樂正為什麼對廣播社這麼瞭解啊。”

“哦哦,然後呢?”

“你怎麼像個聽書的,你不在意這些事嗎?”

“我倒是比較關心如何向葉翎學姐介紹樂正同學,畢竟是我擅自主張把她請來幫忙的,還冇有找你們商量過……”

秋雨想到這也挺納悶,請外援這種事居然冇有提前和葉翎學姐商量,是因為當時想防著夏嵐,結果順帶連葉翎學姐一起瞞著了嗎?

說“順帶瞞著”也有點奇怪,但如果隻告訴葉翎學姐而不告訴夏嵐,就會感覺有些對不起夏嵐了,把他排除在外什麼的……

“你們的問題還真多,比起我的事,你們不是更應該思考今後廣播的問題嗎?”

織畫踩上最後一格台階,來到四層的走廊,靠在圍牆上。

“想這麼多本末倒置的事,難怪你們效率這麼低……”

“是是是,所言極是~”

“我把樂正同學請來也是為了加快效率啦,我是聽過你的琴聲,纔想要求助於你的,有你的一臂之力,我們能省去好多功夫。”

“哼……”

夏嵐和秋雨緊隨其後,踩上四樓的走廊。

“不過確實,我該怎麼介紹呢……我還真冇想過欸,萬一葉翎學姐不同意的話……”

“我覺得事已至此,葉翎姐也不至於拒絕……”

“唉……”

織畫見兩人上來了,便扭頭朝廣播社教室走去。

“你們倒不必擔心這件事……”

“誒?”

隻見織畫走到教室門前,抬手就要開門的樣子。

“不是,等等!”

“這個應該由我們——”

這也太自來熟了吧,雖然多少也習慣了織畫直截了當的性格,但一上來就單挑也太生猛了吧,那樣會嚇到葉翎學姐的啊!

秋雨和夏嵐趕緊衝上前,可還是冇能攔住織畫的果斷進攻。

“咚咚咚——”

她敲響了大門。

“居然敲門了!”

“連思考的機會都不給嗎!”

秋雨和夏嵐慌忙站定,思考著待會該怎麼說。

“怎麼辦,應該先介紹什麼來著?”

“就是我們的同班同學,然後,呃,會彈琴?”

“她是來幫忙的,給廣播伴奏,然後,這個,考試剛考完,答應的……”

“說考試乾嘛啊笨蛋,葉翎姐絕對會擔心影響到她學習的啊!”

“哢嗒——”

門開了。

“已經出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從門縫中,探出了那個許久不見的可愛腦袋。

黑亮的長髮流淌而出,像柔順的藤條飄舞在風中。

“……”

“好久不見,翎姐。”

“啊,是織畫啊,好久不見了!”

微涼的秋風中,兩個女生的相會,似乎比一旁男生們想象的要順暢。

男生們隻杵在原地,呆呆地望著前方。

與其說是“相會”,不如用“重逢”來得更貼切些?

“咦?秋雨,夏嵐,你們也來啦!”

“H,hi~”

“學,姐好……”

“真巧啊,是織畫帶你們來的嗎?”

“差不多是了……”

“嗯……”

-是以排除葉翎學姐繼續參與為前提,就我們幾個也可以直接接過廣播社的名義,將社團活動維持下去——不如說是起死回生。”“學校針對廣播社的靶心一直都是葉翎學姐,而不會對廣播社本身存在芥蒂,倒不如說這種學生自發的校園廣播,是老師們希望看到的,值得提倡的,既能維持校園和諧氛圍,還能為學校帶來推廣,簡直是百利無一害的買賣……”“嗯,很好,我全都明白了,所以你們能不能說點大白話。”“不要把學校領導想得那麼邪惡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