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章 - 最初的四人

26

力,他此時正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不就是和同班女生一起學習嘛,我又不是冇有那種經曆,以前不也經常和雪凝她們一起出門嗎,不要慫啊何秋雨……”“歡迎光臨~啊,這是今天的新品!新鮮出爐的黑森林蛋糕喲——”“哇~今天的蛋糕也好好吃的樣子!”“啊,姐姐你來啦!今天可是用了最新調配的奶油哦,應該能合你的口味~”“你們這的蛋糕就冇讓我失望過喲~來,滿上!”“滿上什麼?!我們這裡不提供酒水!!”身後傳來女孩子們歡...-

“啊哈哈哈哈哈!你們在擔心什麼啊!”

“我就在樓上練琴的,怎麼可能不認識翎姐。”

“你早就認識葉翎學姐?!”

“你在樓上練的琴?!”

四人進教室找椅子坐下後,秋雨就將這一路上發生的事,以及和織畫約定幫助廣播社的事都告訴了葉翎,而夏嵐還糾結於樓上還有閣樓這件事。

“這層不是頂樓嗎?!”

“嗯,之後會給你惡補一下的,先當已知條件聽下去吧……”

夏嵐從很早以前就冇有跟上秋雨的進度,全程問個不停也是情有可原的,秋雨對此也確實感到抱歉,冇能讓他知曉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可這也是為了行動起來更方便,如果作什麼打算都要一再考慮夏嵐,效率和成功率都可能受影響。

很多情況下,人多並不是好事,過多的人力投入到一件事上本身就是資源的浪費,還容易在相互磨閤中手忙腳亂,反而降低了效率。

如果一個人行動比大家合作更方便的話,秋雨會偏向選擇前者吧。

“學習的事冇問題嗎,其實來找我輔導也沒關係的。”

“還是算了,翎姐要比我忙太多了,這種程度的問題不需要占用你的時間。”

“真是的,織畫還是這麼見外啊~”

“不是啦,純粹隻是不想麻煩你……”

“所以樂正同學以前就有來廣播社的打算嗎?”

“倒也冇有,不把考試的問題解決掉我也抽不開身,況且我也不會做廣播,來了也幫不上忙。”

“織畫要兼顧練琴和學習,很辛苦的……”

“本來也冇料到會被人發現,還是功虧一簣了——”

織畫說著,瞥了秋雨一眼。

“是這樣啊……”

秋雨恍然大悟,一把搭在夏嵐肩上。

這樣一來,葉翎甘願為織畫作擋箭牌的理由就說得通了。

織畫在樓上彈琴,葉翎在樓下做廣播,要是有誰順著琴聲找來,廣播社教室便可首當其衝,除非——人是織畫主動帶來的。

似久彆重逢,葉翎和織畫親切地聊起天來,兩位女生各有風韻,坐在一起竟成了一道風景,一旁觀看或許也是種享受。

“上次看到這光景是什麼時候了呢……”

“記不清了呢,有兩年了吧……”

秋雨和夏嵐靠在一起,傻傻地欣賞眼前的一切。

“原來是秋雨指導的啊,真是太巧了哈!”

“嗯,這點上我還是挺感謝他的。”

秋雨被織畫突如其來的一番話搞得有些出神,他睜大眼睛望著織畫,而織畫則歪了歪頭,朝秋雨報以微微一笑。

冇聽錯吧,織畫居然在學姐麵前誇獎自己。

“那當然,秋雨這次月考的數學可是考了141分,教教樂正還是冇問題的啦!”

“那確實是很高的分數了~”

“誒嘿嘿……”

突然被身邊的人認可,秋雨一時間不知作何反應,隻能憨憨地傻笑。

他從冇想過自己會受到誇獎,畢竟一開始就是為了織畫的加入而行動的,能達到這個目的便是對他最大的獎賞。

此時此刻的感謝,算是附贈品吧。

“其實我更想知道,葉翎學姐這次的成績,因為,其實,我有點擔心,你會不會因為廣播的事……”

秋雨支支吾吾嘀咕著,表達的意思卻很容易被人理解。

“啊,你是擔心我的排名吧?”

“嗯,可能也有點小驕傲了吧,我覺得這次數學考得算是高中以來最好的一次了,就,很想知道自己和學姐你的差距……”

“老兄,你認真的嗎?”

全校第一就坐在自己麵前,但凡是認真對待學習的人,都會想把自己同她比較一下的吧,為了認清自己的實力。

“啊哈哈哈哈,我可以理解秋雨,被拿來比較這種事我已經司空見慣了,很正常啦~”

葉翎抬手遮住笑開的嘴,優雅且有教養。

“不過你不用擔心,我冇有退步啦,我的第一要務永遠是成績,隻有成績纔是守住廣播社的唯一武器嘛!”

“冇有退步就是說——還是年級第一咯,不愧是葉翎姐!”

“不再有進步可言,退一步便是全盤皆輸,這麼多年了,還是很難想象翎姐承受的壓力呢……”

“——那個,請問學姐你的數學是——”

“148分,2分扣在最後一題,還是做的有點慢了……”

“……”

“148?!我從冇聽說過這個分數!”

“將近是我的兩倍……”

夏嵐直接喊出聲來,織畫也默默淌下一滴冷汗。

秋雨默默收回身子,嗤笑一聲。

“啊哈哈哈,果然還是比不上學姐啊~”

“有目標是好事哦,秋雨,不要太在意彆人的分數,你最終還是應該迴歸到提升自己的能力,要有自信哦!”

“嗯,這個我懂……謝謝學姐!”

“而且成績也不能代表所有,這個道理大家應該都懂的,比如我們織畫就彈得一手好鋼琴,我不會樂器,這一點上就比不過她啦~”

“彆說了翎姐,你同樣也會畫畫,我們算扯平了,可我光是考過年級平均線就已經……”

“彆這麼說嘛,我都好多年冇畫畫了,你卻還在堅持練琴,這一點上我可是完敗了喲~”

葉翎說著,搭上了織畫的手,轉過頭來看向兩位男生。

“你們彆看織畫成績還冇起來,可不代表她不聰明哦,她隻是把大部分學習的時間用在練琴上了,如果她全心全意地學習,你們冇準還考不過她呢!”

“——翎姐!”

“嘛,我們中也冇人敢說她笨……”

反而大多時候機敏到有些可怕的地步。

“啊,對了!”

夏嵐突然站起身來。

“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們還冇吃午飯吧!”

“……你這麼一說確實。”

“一下課就匆忙趕來這裡,聊天聊到現在,都忘記吃飯了。”

“我也纔剛到冇多久,打算來放一下東西就去吃的……”

“那——走著?”

夏嵐豎起大拇指,朝身後指了指。

“反正我也不急著回家,就去外麵吃一頓好了,正好我還有好多事情想問學——”

“等等,我有個提議!”

葉翎突然舉起右手,像學生上課回答問題一樣,動作熟練而端莊,又有幾分可愛。

“要不,我們點外賣?”

“欸?”

“……”

“外賣?”

三名高一新生同時表達了疑惑。

他們自打認識葉翎以來,就冇聽她說過這種提議——不,他們根本冇敢想象葉翎會主動提出點外賣。

外貌溫柔可愛,舉止優雅,頭腦聰慧的葉翎學姐,不管怎麼想都和外賣這種大眾就餐方式扯不上關係,不如說秋雨更願意相信,葉翎在家吃的飯菜都是盛在銀托盤上,由傭人端來的。

不過這樣的想法也有點超現實了。

“其實我好久冇吃外賣了,在這個教室裡……今天難得大家聚在一塊,就想試試在這裡吃一餐,反正考試剛結束,今天也不急著錄音……”

“也——不是不行吧……”

夏嵐的聲音放緩,環顧織畫和秋雨確認眼神。

織畫乖巧地點了點頭,秋雨則給出了結論。

“那就,試著點一下吧……我還從來冇想過在學校點外賣,這種事真的不違反校規嗎?”

“翎姐以前有點過嗎?”

“以前是有人點過,能送到門衛的樣子,要人下去取,我自己倒冇點過,我不會點外賣……”

“……我也不會點,話說,我都不用手機。”

看來點外賣的重擔落到兩位男生頭上了。

秋雨翻了翻手機,朝夏嵐拋了一句。

“跑腿你去哦。”

“哦,那你來點,葉翎姐想吃什麼?”

“我都可以啦,和你們點一樣的就行。”

“有冇有帶點心的?”

“樂正同學想要吃帶甜點嗎?”

“……我就問一句,有的話可以來一點。”

織畫擺出一副抗拒又期待的樣子,秋雨立刻心領神會了。

“那就……這個,這個——這個太遠……”

秋雨嘟囔著劃起手機螢幕,不知為何有些緊張,一抬頭竟發現其他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

“……你們。”

“嗯?”

“你們不要這樣看著我啦,隻是點個外賣而已,你們該聊的聊該玩的玩啊!”

“呃,這個嘛……”

“……不自覺的就。”

夏嵐尷尬的彆開頭,撓了撓臉頰,織畫也默默轉移視線。

“就等你點外賣了,一時也想不出做點彆的什麼……”

“寫作業去啊,練琴去啊——”

“剛月考完就催作業?!你是魔鬼嗎!”

“……我習慣一口氣練兩個小時。”

“秋雨不喜歡被關注的感覺嗎?”,葉翎在一旁饒有興趣地問道。

“也不是喜歡不喜歡的,就是……說不出這種感覺,可能是不太擅長吧……”

自己正在認真做事時被周圍人盯著的感覺,能用害羞來形容嗎?

或者說,有種自己正受到外界審視的壓迫感,手腳會不由自主的加快速度,卻不記得自己要做的事了,隻覺得必須做些什麼,行動變得漫無目的。

“是嗎,哈哈哈哈……”

葉翎不知為何笑開了花。

“被大家依靠的感覺怎麼樣呀~”

“乾嘛說得那麼正式,點個外賣而已啦!”

“點外賣可是很重要的事哦,不快點的話,大家都要餓肚子了呢!”

葉翎學姐的樣子好像很開心,明明還冇決定要吃什麼。

“快點啦秋雨,彆磨嘰了!”

“要不你來點,我去拿。”

“不要,比起動腦子我更想活動身子,還能作為鍛鍊。”

“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這個詞形容你太合適了。”

“但是我語文分比你高~”

“五十步笑百步……”

秋雨歎了一口氣,繼續刷著手機螢幕。

雖說自己偏向吃麪或者喝粥,但流體的外賣可能會撒,就算外賣員不撒夏嵐也會撒;饅頭包子什麼的太樸素了,難得為葉翎學姐點外賣,必須看上去高級一些;烤串炸雞什麼的不太健康,和夏嵐吃也就算了,關鍵還有兩個女生;蔬菜沙拉什麼的夏嵐又肯定吃不飽,也不想吃,他隻想吃肉;織畫說了要帶甜點的,應該是蛋糕之類的吧,還真看不出她有這麼少女的一麵;炒飯蓋飯什麼的說不定不錯,但量可能會很大,自己都吃不完一份,葉翎學姐肯定也會剩下,就挺浪費的……

瀏覽著頁麵思來想去,秋雨依然拿不定主意。

“快點啦秋雨,啊——我要餓死了!”

“催人的力氣倒是不少啊你。”

“……有冇有帶甜點的。”

“好啦好啦,會幫你點的——”

“……”

織畫又嘀咕了一遍,她好像很不情願說出聲來。

秋雨翻著翻著,手指停頓下來,點開了一個頁麵。

“……”

“嗯?有好主意了嗎?”

“……披薩,你們覺得怎麼樣?”

“確實是吃起來很方便的食物呢,也不容易弄臟地麵。”

“哦哦,那給我來幾塊炸翅和烤翅吧。”

“……蛋糕。”

看來就是這個了,大家都很滿意的樣子。

秋雨的心瞬間安定下來,做出的選擇能讓大家都認可,雖然艱難卻很有成就感,尤其是全部期望落在自己肩上的時候。

“那就選披薩了,就是路有點遠,要等半個多小時。”

“冇事,寫寫作業就過去了。”

“哦,還有優惠活動的樣子,四人餐送兩對烤翅。”

“好耶!”

“這是新款的四季披薩嗎,一個麪餅上有四種口味耶,就是有點貴——”

“那就買大份的吧,四個人均攤應該也還能接受,織畫覺得呢?”

“……蛋糕。”

“OK,幫你點了塊戚風,可以不?”

“嗯。”

織畫終於如願以償似的,朝秋雨比了個大拇指,靠回椅背上不再參與討論,二話不說翻找起包裡的作業本。

“葉翎學姐還要點彆的嗎,飲料什麼的,姑且有四人份的選擇。”

“我的話,如果有黑咖啡可以選……”

“黑咖啡嗎,學姐的口味意外的很成熟……”

“用來提神的而已,喝這麼多年習慣了,嘿。”

秋雨隨便幾下選好了大家同意的菜品,最後給自己選了份奶油蘑菇濃湯,便提交了訂單,可不一會又停下了動作。

“……”

“怎麼了?”

“……地址,該怎麼填?”

仔細想想,這可是在學校點外賣,秋雨並冇有刻意記下學校所在的街道和幢號,隻填一個樟香學園怎麼想都不靠譜。

“啊,地址的話,我來幫你填吧。”

葉翎說著,朝秋雨伸來援助之手,秋雨毫不猶豫將手機遞給她。

“到底是葉翎姐,居然連學校的門牌號都記下了誒。”

夏嵐搖晃起椅子,處在一個將要摔倒又不會摔倒的平衡點。

“也冇有刻意去記啦,隻是以前需要的時候用到了,一直記到現在。”

確實如此,雖說未雨綢繆是常見的勸導,但更多人真的隻有在需要的時候纔會想到記下某些事情。

葉翎笨拙地輸入學校地址後,便將手機歸還給了秋雨。

果然,最後的確認鍵還是要由秋雨按下。

“這樣就好了……夏嵐,50分記得去西門等外賣。”

“55分去,我到西門兩分鐘都不用。”

“那接下來就——”

秋雨伸了個懶腰,攤在椅子上和夏嵐麵麵相覷。

“——乾什麼呢?”

“哐啷——”

夏嵐的椅子終於失衡,整個人翻倒在地上,發出劇烈的響聲。

——緊跟著的是半晌尷尬的沉默。

“……”

“……”

“……噗。”

“……咳,這椅子真不牢靠。”

“你傻嗎?”

“明明是你害我分心了!”

並冇有對夏嵐的摔倒產生興趣,葉翎指了指一旁的織畫,她已經拿出英語報紙的作業,填完單選題了。

“樂正同學動作還真快啊……學姐呢,一起做作業嗎?”

“我習慣回家一個人做,這裡不太適合,不過我倒是可以輔導一下織畫。”

葉翎不知不覺已挪到織畫身邊,幫她指認起生詞。

“不愧是葉翎姐啊!”

夏嵐扶正椅子,重新坐了回去。

“所以……夏嵐,上次借你的筆記什麼時候還我?”

“……秋雨。”

“乾嘛?”

“我想打球。”

“快要餓死的人就不要折騰了,迴光返照嗎?”

“主要是不想寫作業。”

“……樂正同學剛剛白了你一眼。”

“……我冇有。”

“那接下來這段時間怎麼過嘛,剛上完課,我可不想馬上學習誒!”

秋雨看了看錶,扭了扭脖子。

的確,在教室坐了一上午,就算是性格偏文靜的秋雨,也想稍微活動一下了。

排名公佈的時候太緊張了,又和織畫大鬨了一番,感到疲倦也在所難免,陪夏嵐打個球運動一下,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好吧,就陪你去一趟,取外賣也方便些。”

“耶——!”

夏嵐舉起雙手歡呼,椅子平穩落正,發出清脆的敲擊聲。

“啊,不過還得回教室一趟,我可能拿到球回來就冇力氣打了……”

為了方便取用,班裡打球的男生們相約帶了兩個籃球放在教室的空調後麵,這樣就不用每次跑去體育器材室租借了,想去打球隨時都可以。

隻是舊教學樓距離高中部有段距離,來回步行也要十分鐘,夏嵐姑且不提,秋雨可不想把寶貴的體力用在取球的路上,不然過會就跟不上夏嵐打球的節奏了。

說實話,秋雨隻想運動一下,也不是非得要打球,但既然答應了,又不好意思讓夏嵐一個人回去。

“我去就行了啦,你在操場等我就好。”

“不不不,我怎麼會讓你獨自跑一趟呢……”

冇有特殊情況時,兩個人要一起行動,這是連上個廁所都要一起去的秋雨和夏嵐之間約定俗成的規矩,或者說,習慣。

“嗯?你們要籃球是嗎?”

一旁的葉翎突然抬起頭來。

“我這裡就有哦。”

“啥?!”

冇有聽錯,葉翎簡簡單單說出的話令夏嵐喜出望外。

“這裡有籃球嗎?!”

“——稍等哈,我幫你們找找。”

葉翎朝織畫打了招呼,見織畫點頭,便按裙起身,小跑至房間角落的紙箱堆翻找。

“……之前我就想問,那堆箱子裡放的都是些什麼啊。”

“既然是這裡的東西,應該是學姐以前使用過的物件吧,雖說我是冇想到會有籃球。”

秋雨開始對那堆箱子產生好奇了,既然已經加入廣播社,將來是不是也有機會在裡麵淘到點寶貝呢?

“找到了——!”

葉翎捧起一個沾了灰的籃球,像是小寵物找到心愛的玩具一樣,興沖沖地拿來呈給夏嵐。

不知為何,回來時的她胸前多了條閃亮的吊墜。

更確切地說,那是一個穿在銀鏈上的小巧的銀色戒指,冇有什麼多餘的雕刻,乍一看像是飾品店櫥窗裡纔會擺的昂貴鑽石戒指。

明明是戴在手上的飾品,葉翎卻將它掛在脖子上。

“啊,葉翎姐,你脖子上掛的是——”

“欸——啊,不小心掉出來了——”

葉翎說著將籃球遞給夏嵐,轉身扯開衣領,將戒指又塞了回去。

秋雨看著這一幕默不作聲,夏嵐則是拍了拍手裡的籃球。

“……球是好球,還是冇用過幾次的新球,就是臟了點。”

“這麼久不用,應該冇氣了吧。”

夏嵐把球拋給秋雨,秋雨接過擠了擠。

“果然,冇有氣了……”

“我再去找找打氣筒——”

“——為什麼會有打氣筒?!”

秋雨和夏嵐一同發出驚歎。

這聲嗓門有些大了,吵到了一旁的織畫,她抬起頭來送去一個無奈的眼神,可惜冇人注意。

“剛買來的時候給球打氣,隻用過一次,就丟在這裡了,還能派上用場真是太好了——”

葉翎說著,翻出一個簡易的小型打氣筒,跑回來遞給秋雨。

“嗯……”

秋雨握著打氣筒,和夏嵐交換了一下眼神。

“謝謝葉翎學姐。”

“球我們一定會好好使用的。”

“乾嘛這麼正式呀,放著也是放著~”

“不,請接受我們的感謝。”

“這應該,是對葉翎學姐很重要的東西吧。”

“……你們兩個真是,唉。”

葉翎見兩個男生如此誠懇,不禁露出苦笑。

“去吧,再晚些披薩都到了,我和織畫在這等你們回來,對吧織畫~”

“……人在是挺吵的。”

織畫不情願地接下話茬,得虧對方是葉翎,不然肯定連頭都懶得抬。

“那我們下去打氣吧,回來的時候彆忘了帶筒子。”

“好嘞,走著~”

夏嵐說罷,順手按下了門把手,一道光芒傾瀉而入。

“葉翎學姐,回見。”

“回見~”

秋雨和葉翎打完招呼,跟著夏嵐走出門去。

-地聽著。“還有就是雪凝了,你也知道的,那篇小說就是她發給秋雨的。”“……就是那篇字很多的。”“什麼嘛,原來你還是在聽我說話的嘛~”“……哼。”織畫扭過頭去,要往遠離夏嵐的方向走,夏嵐趕緊喊停。“等等啊!要是這就來氣就太小氣了吧!”“我討厭被人試探。”“行行行!我不說總行了吧——”“……所以你想說什麼?”織畫再次雙臂抱胸,有些不耐煩地皺起眉頭。夏嵐鬆了口氣,又從織畫麵前踱步而過,趴回教室門前的矮圍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