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章 - 雙邊試探

26

同學已經到的差不多了,秋雨前座的同學無聲地出現在夏嵐邊上。“夏嵐同學……你們聊完了嗎?”“啊!不好意思!”夏嵐說著趕緊跳起來跑開,指著秋雨叫道。“說好了昂!到時叫上你昂!”“不必啦!”話音剛落,一位年輕的老師走進了教室,雖說是老師,外表看上去卻和普通女同學冇什麼不同,年輕的臉龐,略顯知性的眼鏡,唯一的區彆就是她微微燙卷的短髮,就算是在樟香學園,這也是隻有大人才享有的特權。這位老師的名字叫熊夢瓊,大...-

10月14日,星期三

放學鈴聲響起後,秋雨和夏嵐,正從辦公室裡走出來。

“……”

“……”

不知為何,兩個人的臉上佈滿肉眼可見的黑線。

“……秋雨。”

“……”

“為什麼這麼晚交英語作業?”

“——你還有臉說我!”

事情是這樣的——

由於秋雨昨天晚上和雪凝通完電話,便迷迷糊糊地睡著了,醒來後忘了自己的英語作業冇寫完,收拾好了書包,直到第二天早自習才發現自己還有兩頁選擇題冇寫,便開始瘋狂補作業。

為了能快點將空填滿,秋雨顧不上仔細讀題,僅憑直覺迅速做好了選擇題,並趕在第一節課上課前將自己的作業本送到了英語老師辦公室,放在自己班作業堆的最上方。

而與此同時,夏嵐才氣喘籲籲趕到教室,翻出作業本抱去辦公室上交,這也本應該是普通的遲到而已。

可等到下午的英語課,莫名其妙的,謝老師說秋雨和夏嵐的單選題全錯,而且錯得一模一樣……

然後就出現了現在的一幕。

“——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抄我作業!”

“情況緊急我根本冇注意名字啊!我真不知道那本是你的啊!”

“你抄作業也挑好的抄啊,就挑最上麵一本的嗎?!”

“所以你為什麼最後一個交啊!你不是應該最早交的嗎!”

“這是問題的重點嗎!是重點嗎?!”

“誰知道你會全錯啊!你哪怕蒙對兩道老師也不容易看出來啊!”

“這是你抄作業的理由嗎!虧我還這麼信任你!”

“明明是我太信任你了!居然連單選題都要水,我自己做的話最多錯兩道!”

“你剛還說冇注意看名字的!”

兩人在走廊上罵罵咧咧地走回教室,看著來往的同學們羨慕不已。

“啊——我寶貴的自習課,有那時間做兩門課的作業也比在辦公室挨訓強啊——”

“最後一節明明是體鍛課好吧,啊——我今天唯一的打球時光就在辦公室裡浪費了——”

“球球球就知道打球,昨天晚上該做作業的時候乾嘛去了。”

“你纔是,居然會漏做作業的,太過分了,回頭跟雪凝告狀去。”

“抄作業的人居然還敢主動告狀——”

秋雨突然想起來,雪凝之前說夏嵐偷偷找過她的事,可不能讓夏嵐知道,不然又是一樁麻煩事。

“這麼說來,樂正應該已經先過去了吧。”

兩人說著說著走回教室,發現教室裡的同學已經走了大半,包括秋雨的後桌。

“看樣子是了,畢竟她練琴至上的嘛……”

“那我們也過去吧,看看葉翎姐有什麼新想法。”

“嗯——”

——

“——太有趣了吧!”

“啥玩意?!”

剛來到廣播社教室的秋雨和夏嵐,瞬間被葉翎一個人團團圍住,她滿眼閃著星光,喜形於色,天真得像個剛發現寶藏的孩子,哥倫布當年發現新大陸估計也就這表情了。

秋雨勉強從葉翎身邊擠進去,將包放在一旁的凳子上,絲滑的鋼琴旋律從窗外流淌進來,看來織畫正在樓上練琴。

“秋雨!昨晚的小說!我看了!”

“呃,啊,是嘛!”

“這真是我這個星期看過的最有趣的故事了!”

“劃定的範圍還挺小的啊。”

“我們要能做出這樣的廣播,一定會受到同學們的歡迎!”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

“我來給你們講講!”

“夏嵐,你先聽著,我上去叫織畫——”

“等等,為什麼是我留下?!葉翎姐這個樣子怎麼看都很奇——”

還冇等夏嵐把話說完,秋雨就奪門而出,一把將門關上。

第一次見到如此亢奮的葉翎學姐,總之就交給同樣精力旺盛的夏嵐應付吧,他應該很高興能與學姐獨處。

秋雨沿走廊朝右走了幾步,來到熟悉的鐵柵欄門前,輕輕拉開沾滿鐵鏽的門把,踩上一如既往搖搖欲墜的樓梯。

葉翎學姐這樣子,一定是靈感爆棚的表現,那麼接下來隻要把織畫叫下來——希望不會打擾到她練琴,像初次見麵那樣。

認識這麼久了,被她趕下來的畫麵還是曆曆在目,該說是後怕來得太晚了嗎?

至少,麵對已經成為合作夥伴的織畫,應該表現得更自然些。

秋雨握住五樓的門把,比起第一次打開它時的緊張與魯莽,現在多了一份自信與從容。

現在來找織畫,隻不過是陪她從一個房間走到另一個房間而已。

秋雨還特意停頓了片刻,等織畫的一首練習曲結束後,才輕輕敲門示意,優雅地推開這扇通往異世界的大門。

“——樂正同——”

“不要。”

“……誒?”

“不要,我拒絕,向後轉,出去,關門。”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我不想說第二遍。”

“這就是第二遍了!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又這麼拒絕了?!”

還冇等秋雨享受完開門前莫名的自信,織畫就將冰冷的話語如箭矢般悉數射來,搞得秋雨的心態如同過山車,緩緩上坡後迎來的是激烈的俯衝。

也冇來得及多想,秋雨立刻按照織畫的指示,轉身走出門去,順手把門帶上了。

這次他格外小心,免得像上次那樣滾下樓梯。

另一側的織畫則是繼續彈奏剛剛的練習曲,不知為何音色漸漸變得奇怪起來,速度也逐漸加快。

秋雨還不想放棄,畢竟這也是難得的討論機會,想到葉翎和夏嵐還在樓下等著,便又微微開了一道門縫,向織畫打招呼。

“樂、樂正同學,那個,也很抱歉又打擾到你,但葉翎學姐還在樓下等我們……”

“噔——”

織畫雙手一停,在琴鍵上敲出一陣亂音,緊接著雙手微微抱頭,表情似乎流露出恐懼。

“太可怕了……翎姐……太可怕了……”

“……”

哦,原來是這樣。

看來親自來叫織畫是正確的選擇。

“呃,她對你做了什麼……”

“她隻是……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在我耳邊——”

“——好了,我大概明白了。”

“可是——字好多!”

“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

本以為隻有雪凝會如此沉迷小說,想不到葉翎學姐也會為之瘋狂,難道學習好的人看到喜歡的文章都是這副模樣嗎?

“起來啦樂正同學——夏嵐他也在樓下啦——”

“……那個白癡也來了啊?”

“他冇理由不來好嗎!”

“……真是可憐。”

“我頭一回聽到你同情他?!真的這麼恐怖的嗎!”

“……走吧,既然你們來了,應該就不會纏著我不放了。”

“雖然你的想法也有點問題,但願意下來真是太好了。”

織畫不情願地將鋼琴蓋板蓋上,勉為其難地站起身來,拍拍裙子上的灰塵,頭也不回地經過秋雨,往門外走去了。

“……唉。”

“啊,等等我——”

踩著一聲輕喊,秋雨隨織畫走下樓梯。

這會兒秋雨還納悶,葉翎學姐雖比平時激動了許多,也隻是表達對作品的喜愛吧,學姐還是學姐,不至於令人抗拒到遠離的地步。

倒不如說,一直都悶悶不樂的葉翎,如今能綻放出如此燦爛的笑容,應該是件值得慶幸的事,倘若能讓她開心,秋雨至今為止付出的努力也不算白費了。

如此漂亮的臉蛋,果然還是笑起來才更加動人呢,這話或許同樣適用於跟前的女生。

織畫走到廣播社教室門前,為秋雨讓出一個身位。

“……你開。”

“唉,至於嘛……”

秋雨看織畫如此謹慎,不禁露出苦笑,看來女生畢竟還是女生,開門這種事還是要交給立誌於獨當一麵的男子漢才行的嘛。

秋雨緩緩轉開門把,剛將門打開了一條縫隙,裡麵出現了夏嵐憔悴的臉龐。

“秋雨……快跑……”

“砰——”

秋雨又優雅地將門關上。

“……”

“……你看著我乾嘛?”

“樂正同學,這裡麵好像養了隻殭屍。”

“今天算是見識到男生之間的友誼了。”

“你請稍等,我去樓上找點傢夥。”

“你敢動鋼琴一下就把你腿打斷。”

真是可怕的玩笑話啊,但比起織畫,秋雨更擔心教室裡的危險。

要進去嗎?

這明明不是什麼需要猶豫的事,秋雨的臉上卻滑落一滴汗水。

“……我們進來咯——”

“——然後呢!其他成員就一起喊,‘不要再說啦!’”

“不要再說啦!”

“這裡的安排妙就妙在和之前的笑點呼應的同時,還順便回收了伏筆!這裡提到的配樂的名字也進一步提升了搞笑程度!”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啊!求求你不要再念啦!”

“還有還有,在下一段的開頭你知道男主說了什麼嗎——”

房間內,夏嵐癱坐在椅子上,葉翎學姐則是緊緊圍繞在他身邊,以難以描述的語速折磨夏嵐的耳朵,就像一隻圍繞花朵來回盤旋的小蜜蜂。

奇怪,總覺得他們的角色互換了,平時糾纏女生的不應該是夏嵐嗎?

“……這裡是地獄嗎?”

秋雨望著奄奄一息的夏嵐,不由得發出感慨。

“這才過了幾分鐘啊,一點持久力都冇有,你行不行啊夏嵐。”

“你看到這副情形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損我嗎?!”

“這可是和美少女學姐近距離獨處的機會哦,你夢寐以求的哦?”

“我纔不想以這種方式獨處!”

“你終於也體會到被搭訕的辛苦了呢~”

“……葉翎姐,秋雨他看過這小說,應該有很多能和你聊的。”

“笨蛋,你乾嘛——”

“——真的嗎!?”

為了報複秋雨的嘲諷,夏嵐一句話將葉翎的注意力轉移到秋雨身上。

“沉迷給夏嵐講內容了,都冇注意你來了!”

“這也太誇張了吧!”

“秋雨!關於我對這段內容的理解,嗯……既然你來了,那就從開頭開始講起吧!”

“——噗!”

夏嵐仰過頭去,噴出一口氣來,聽上去好像吐血的聲音。

“你先等一下啦葉翎學姐,我剛是去樓上叫樂正同學的,大家人齊了再開始慢慢討論好嗎,先不要全部講完吧!”

“啊,說的是哦,可是織畫不是還冇來嗎?”

“——樂正同學?!”

回過神一看,織畫早已不見蹤影,秋雨感覺衝出門外,發現織畫正偷偷摸摸的打開隔壁的鐵門。

“樂正同學!這個時候溜走是鬨哪樣啊!”

“看到那種狀態下的翎姐你居然還無動於衷嗎!”

秋雨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拽住織畫的手臂,阻止她踩上樓梯。

“這種時候就忍耐一下啦,我們冇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浪費了啦!”

“啊啊啊為什麼我非得受這種苦不可啊!”

“——織畫。”

聽到身後傳來葉翎的聲音,糾纏在樓梯口的兩人停下了動作。

“就差你了,我們可以開始了哦~”

“……”

“……哦。”

葉翎學姐好像恢複正常了。

——

“咳咳,總之……現在開始研討雪凝發來的小說片段,描寫的應該是廣播方麵的劇情。”

“嗯!”

“葉翎學姐真是乾勁十足啊。”

“那是當然!”

“相比之下,其他兩位同學就冇什麼精神呢。”

“……”

“……”

“夏嵐注意一下表情管理,不要裝死,樂正同學請把頭轉過來。”

“行行行——”

“……哼。”

“葉翎學姐看樣子已經全部看過了吧。”

“對的,我昨晚就看完了,剛剛也給織畫夏嵐大致講了一下,我擔心時間緊張所以冇有講很仔細,如果還不太清楚的話我可以再詳細——”

“不用了!”

“不用了!!”

這兩個人什麼時候這麼默契了。

“原來大家都這麼瞭解了嗎……看來隻有我冇看過了。”

“……?”

“秋雨,你剛說啥?”

“啊哈哈哈,可能有點難以啟齒,其實我昨晚把這篇小說轉給學姐後就睡著了,所以還冇看過,本想今天來這,和大家一邊看一邊討論的……”

明明是第一個接收到檔案的人,卻冇有過目,直到最後才冒出來解釋,令大家驚訝也是理所當然吧,其中葉翎的反應最為激烈。

“誒誒誒誒誒!秋雨原來還冇看過嗎!”

“——喂,樂正。”

“……嗯。”

不知為何,夏嵐和織畫罕見的交換了眼神,一同從座位上站起。

“嗯?你們兩個有事嗎?”

“既然你還冇看,那就讓葉翎姐給你講講唄,我和樂正出去透透氣,等你們講完了再進來。”

“……我聽一遍就夠了。”

“啊咧,你們這麼快就達成共識了嗎?”

“經曆過一遍你就知道了——”

夏嵐擺了擺手,和織畫一起走出門外。

“那秋雨,我來好好跟你講講,這個開頭首先是廣播的介紹——”

“唔咕……”

麵對葉翎無形的威壓,秋雨嚥下一口唾沫。

——

走廊上,夏嵐和織畫站在一起,隔了半個身位,一言不發。

該說是弄巧成拙嗎,兩位因不想再聽葉翎的嘮叨,順勢走出門來,反而造成了這個獨處的窘況。

意識到這個局麵後,氣氛突然變得尷尬起來。

夏嵐看向織畫,織畫抬頭看了他一眼,迅速撇開視線。

“……呃。”

“……”

“那個……哈嘍?”

“想不到說什麼可以不說。”

“啊哈哈哈……不知怎麼的,就變成我們兩個在外麵了呢!”

“彆說了,越聽越尷尬。”

“哈……”

織畫叉起雙手,轉身靠在內牆上,閉目養神,夏嵐隻得看向走廊外的天空,尷尬地撓起頭來。

的確,夏嵐和織畫都不太會處理現在的狀況。

夏嵐是秋雨的摯友,織畫是秋雨找來的幫手,兩人雖是同班同學,除了開學第一天打過招呼,就再也冇有交集——可兩人又因為秋雨的行動,在一個半月後的今天站在一起。

某種意義上,這也是種命運使然吧。

夏嵐背靠在朝外的矮圍牆上,搭上雙手,仰頭望著天空中淺藍色的流雲浮動。

今天傍晚的天氣很晴朗,應該過會就能看到夕陽光從地平線投來。

兩人誰也冇看誰,在清冷的晚風中沉默了半晌。

終於,夏嵐決定率先打破沉悶的空氣。

“我說,樂正。”

“……”

“你和秋雨是什麼時候認識的啊?”

“……”

織畫並冇有理會夏嵐的意思。

“我最初看你們一起出教室的時候,以為隻是前後桌,多少相互認識點,可漸漸的,我發現……不,隻是感覺吧——”

“……”

織畫睜開一隻眼,瞥向仰著頭的夏嵐。

“——你們的關係,不隻是這樣而已吧。”

“……你是希望我誇獎你嗎?”

“如果是‘觀察力敏銳’的話,我可大大的歡迎~”

“可惜,是‘想象力豐富’。”

“啊哈哈哈哈哈,那還真是!”

“……”

夏嵐撐了一下,將上身從矮牆上收回,插起褲兜從織畫麵前走過。

“我和秋雨是初中認識的,但要說最早見麵,大概要追溯到小學了……”

“……”

織畫冇有多說什麼,便默默地聽著。

“還有就是雪凝了,你也知道的,那篇小說就是她發給秋雨的。”

“……就是那篇字很多的。”

“什麼嘛,原來你還是在聽我說話的嘛~”

“……哼。”

織畫扭過頭去,要往遠離夏嵐的方向走,夏嵐趕緊喊停。

“等等啊!要是這就來氣就太小氣了吧!”

“我討厭被人試探。”

“行行行!我不說總行了吧——”

“……所以你想說什麼?”

織畫再次雙臂抱胸,有些不耐煩地皺起眉頭。

夏嵐鬆了口氣,又從織畫麵前踱步而過,趴回教室門前的矮圍牆上,看見三兩隻鳥雀從樹叢間略過。

“如你所知,我,秋雨還有雪凝,是一起初中畢業後,一起入讀樟香的。”

“我對你們的過去不感興趣。”

“哈哈哈哈,真像是你會說的話!”

“如果你隻是想找人懷舊的話,那就找錯人了。”

“——我一直把秋雨當兄弟看待,至於雪凝……不,這話不應該由我來說……”

“……”

“之前聽你們說,你們有過約定,秋雨輔導你學習,讓你考過年級平均線,你就答應他加入廣播社,對吧。”

“我冇有說要加入,純粹隻是來還個人情。”

“純粹,隻是還個人情嘛……”

夏嵐莫名露出苦笑。

“可為什麼呢……看著你們相處,我會有種不甘心的感覺,我不知道雪凝看到了會不會是同樣的感覺。”

“我來告訴你原因,因為你‘自我意識過剩’,好像在期待我追著解釋‘我和他什麼關係也冇有’,但我不會做那種愚蠢的行為,你們怎麼想跟我冇有關係。”

“是這樣嘛……我也不清楚啦,所以纔會想和你聊聊這些。”

夏嵐轉過身來,露出難得一見的弱氣神情,令織畫有些意外。

“……”

“其實,秋雨過去是個很孤僻的人,哈,我也冇資格說他吧,但在我的印象裡,他曾是我們三人中,最冰冷的人,冰冷到對身邊發生的一切都冇有興趣,也冇有表情,永遠一個人孤零零地戴著耳機聽歌。”

“……”

“我們花了三年的磨合,互相接納,纔有今天這樣的交情,可你僅花了一個月時間,就和他走得這麼近,若不是因為他升上高中後的改變,就是你的存在本身很特殊。”

“這話你也要對翎姐說一遍嗎?”

“葉翎姐是我們入學以來第一位認識的學姐,也是我們的前輩,秋雨敬佩她的堅強與不屈,事實上,她的精神確實符合我們之間的信條……可那是對前輩的,所以我才更想知道,他對於同齡人的你,是怎麼想的。”

“……”

“難道隻是因為你會彈琴,他才找你來的嗎?”

回想起秋雨最初找到織畫的樣子,大汗淋漓,氣喘籲籲,卻依然勇敢麵對這位素未謀麵的鋼琴手,他究竟是出於什麼,才表現出這般熱情的呢?

織畫本想說“這話你不去問他,來問我?”,可最終冇能開口。

她停頓了下,眼神有一瞬的遊離,又恍若直截了當般看向夏嵐。

“對,就因為這個,他來求我幫廣播社伴奏,作為交換,他要讓我的成績有所提升。”

“……啊,所以我才說,會感到不甘心啊……”

“什麼?”

“原來是這樣,果然是這樣,必須是這樣才行啊……”

夏嵐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織畫反倒困擾起來。

“看來你找到答案了。”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嘛,我喜歡體育,雪凝喜歡文學,而秋雨獨愛音樂,這麼想來,我們三個纔是最奇怪的組合吧,明明興趣完全不搭邊,卻能成為朋友。”

“所以你們不懂音樂。”

“也不能這麼說吧,其實我還好,還喜歡聽一些秋雨分享的燃曲,雪凝則不太感興趣,我們能做的隻有聽歌而已,卻無法做到秋雨那般共情,更彆說對旋律隱含情感的見解……所以我時常在想,即使有我們在身邊,他依然會感到孤獨吧……”

“……哦。”

“如果是你的話,或許能理解他心中的音樂,或許能成為他興趣上的同好,我是這樣想的。”

“——當代男高之間的情誼嘛,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這樣想其實我也挺矛盾的,因為雪凝她——”

“——關我什麼事。”

“……誒?”

“我說過了,你們怎麼想跟我冇有關係,我有自己的行事準則,你現在看到的隻是我行動帶來的結果,又不是起因——聽你說了這麼多,我還是冇搞懂你希望我靠近他還是遠離他,但其實都無所謂,因為我的行為不會隨你的想法而改變,即使你是出於好心。”

“是這樣嘛……那樣也好,你要能和秋雨好好相處的話,我也不介意重新認識你一下,隻是……”

“——我們講完了哦~夏嵐,織畫,你們可以進來咯~”

教室的門突然打開,綁有白色緞帶的腦袋從中探出,用保育員呼喚孩子的語氣招呼走廊那邊的二人。

“——哦,來了!”

“……你剛剛想說什麼?”

“也——冇什麼,可能真就是‘自我意識過剩’吧!比起這個,我更想看看那傢夥精力憔悴的慘樣,嘻嘻嘻嘻~”

“……哼。”

——

“秋雨~地獄的滋味如何呀~”

“原來如此,我完全理解你了——”

“哈哈哈哈~你終於也體會到我剛纔的痛苦了吧~”

“——葉翎學姐。”

“理解的是那一邊嗎?!”

看到秋雨如此冷靜地做出結論,夏嵐不禁爆發猛烈的吐槽。

織畫跟隨夏嵐走進教室,發現秋雨正抬起右手按揉著太陽穴,一本正經地看著手機思考,和之前進來時夏嵐的樣子天差地彆。

“為什麼你能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啊!有冇有好好聽葉翎姐的講解啊!”

“嗯?我給秋雨講得要比給你們講得還要詳細哦——”

“語速呢?!”

“內容比較多,所以講得快了一些。”

“還有這種事?!”

夏嵐看上去快要崩潰了,要知道他聽葉翎說書的時候宛如聽天書,時間久了甚至還有緊箍咒的效果,可秋雨非但冇有累癱,反而一臉認同的表情。

“因為秋雨也在積極地和我討論,梳理劇情邏輯,還從中提取了不少可現成使用的廣播技巧和包袱,事實上,我們已經總結出一套適合我們的流程了,花的時間比預計要多很多的樣子,你們在外麵等了很久了吧……”

“不!那倒不是等很久的問題——我現在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什麼,翎姐你們是已經討論出結果了嗎?”

“嗯,有粗略的成果了。”

“比起成果啊,你看啊樂正!這小子居然麵不改色地在看小說誒!”

秋雨仔細滑動著手機螢幕,時不時歪一歪腦袋,嘴裡還唸叨著什麼。

“……原來你這麼厲害嗎,居然能跟上翎姐的節奏。”

“——看你們兩個一臉不情願的樣子,聽過葉翎學姐的講解還是那副德性,如果連我都倒下了,廣播就真的做不成了吧……”

“還一副遊刃有餘的樣子!”

“……總感覺被小看了。”

其實要說退路還是有的,那就是回過頭谘詢小說的來源——雪凝,不過秋雨也有不肯讓步的理由吧。

事到如今都不能自己解決的話,還有什麼臉麵去找雪凝呢。

經過十多分鐘的討論,秋雨大概明白雪凝推給他這段內容的原因了。

小說講的是四名學生會的成員搶占學校廣播,將播報內容變成搞笑對話的劇情。

雖然這種劇情一看就是隻可能出現在小說裡,現實中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但也正因為目的就是搞笑,表現出來的對話效果和笑點才顯得純粹自然,行文節奏就像是廣播的流程安排,井然有序,同時也帶來了不少可以參考的“廣播環節”,不像生活中聽到的官方性質的廣播,冇有“傳遞資訊”這個負擔,而更像是眾人蔘與的“玩耍”。

高層尚不清楚,但如果是這種互動性強的廣播,不光是學生,就連龍教授那樣樂於和學生交流的老師也會喜歡吧。

“根據目前整理出來的資訊分析,我們要在下一次廣播中做到的事有——啊,大家都聽一下哈。”

秋雨一邊看著螢幕上的記事本,一邊眼神示意其他人將注意力轉向他。

“居然還有模有樣的。”

“……難道你很擅長這種活兒嗎?”

“大家靜下來,聽秋雨怎麼說吧~”

“咳,首先第一點,新增固定環節,內容不一定得是小說中寫的,我們可以自行設定——”

“這麼說來,葉翎姐確實提到過廣播環節……果然娛樂廣播必須得有這樣的安排啊。”

“但具體的環節構思要求很高吧,一但冇把握好搞笑的度就會出現反效果,雖說目標人群是學生,但也不能超過校領導容忍的底線,否則不要說廣播社,就連我們本身都會有危險。”

“……這個可以之後再討論,然後呢?”

“——第二點,也是很重要的一點,配樂,這裡需要充分運用織畫的能力,為廣播配上合適的音樂,以調整好廣播的行文節奏——”

“哦~這倒是個不錯的點子~就靠樂正你啦!”

“……配樂我是明白,但是你要指定好曲目,不至於要我在你們廣播的時候自由發揮吧?”

“關於曲目的話,我可以提供參考的曲子,但彈奏還是需要由你來,而且我認為單純的伴奏還不夠,我們還得在伴奏上加入點娛樂要素。”

“……聽上去不是個簡單的活。”

“我們可是很看好織畫你的能力哦~”

“……知道了。”

看到葉翎充滿信賴的眼神,織畫隻能勉強答應了。

“然後第三點,來信環節。”

“——等一下,我們才第一期,哪來什麼來信啊!”

“……難道你的意思是——”

“嗯,我們需要主動去收集來信,冇事的,廣播本來就有時間限製,所以來信不需要多,哪怕是按人頭算,四到六條就足夠了,明天一天就能收集完畢了吧。”

“這麼一來倒有點電台的味道了,來信嘛,嘿嘿……”

“我覺得閱讀來信能拉近和聽眾之間的距離,這也是以前廣播冇有的環節,所以很值得嘗試一下~”

夏嵐看上去有些興致勃勃了,葉翎也對讀信這個環節充滿期待,本來這也是她強烈要求加入的。

“——第四點,下一次廣播——希望全員上場。”

“——?!”

“……!”

聽到秋雨說出這句話的瞬間,夏嵐和織畫都愣住了,一時間無言以對。

“……你說,全員是指?”

“這個教室裡的所有人,我們四個人。”

“不對不對,真的嗎,真的需要這麼大動乾戈嗎?!”

夏嵐看上去更是意外。

“你在說什麼啊,當初提出全員上陣的人可是你哦?”

“我倒是不要緊,可樂正不是還要配樂……”

夏嵐說著,朝織畫瞄了一眼,話裡有話的樣子,秋雨並冇有太在意,給出瞭解釋。

“所以我接下來要說的最後一點是,這次依舊采用錄播,也就是說,樂正同學可以在我們錄完音後再配樂。”

“……不是很能理解,我以為你找我來隻是為了伴奏。”

織畫叉起手來,整個人再次變得冰冷起來,連葉翎也開始緊張了。

“……秋雨,要不還是……”

“確實,實行這一點就意味著樂正同學的負擔會變重,原則上還是要經過你同意……”

“秋雨想的是我們要考慮男女的平衡,如果真要自由廣播的話,隻有秋雨和夏嵐的默契配合才能穩住場,我作為社長也要出聲,可那樣會產生聽覺上的不協調……”

“男女比例是一點,更重要的是,這很可能是我們的最後一次廣播,從最壞的方向考慮,即使廣播受到好評,學生會依舊不會放過葉翎學姐,嚴重起來甚至會直接取消她的廣播社活動……”

當然也考慮到那個學生會長的心情,他肯定不希望葉翎獨自和其他兩個男生一起廣播吧。

“我這幾天也在思考,如果這是最後一次,究竟該用怎樣的態度去麵對這期廣播……答案顯而易見,就是我們最初說的,不傾儘全力的話,就無法向全校所有人傳達我們的立場和心聲,所以——!”

“夠了……”

織畫突然站起身來,踱步到窗邊,撩開窗簾看了眼外麵的操場,已然被夕陽染得通紅,同時放進了一束陽光照在身上。

“樂正同學……”

“越是不想受到關注,你就越會給我安排差事,僅僅一次月考真是虧大發了……”

秋雨也慌忙站起身來,朝織畫走去。

“我不是想違背約定!隻是目前從小說裡總結出這樣的方針——”

“彆以為你幫過我,就可以隨意差遣我了,得寸進尺!”

“……對不起。”

夕陽的光照在織畫肩上,描繪出她半臉輪廓的同時,使她的身形光暗分明,格外有壓迫感。

“……呼——”

她低下頭,陷入了沉思,教室也瞬間安靜下來,夏嵐和葉翎都不自覺緊張起來。

秋雨看著夕陽下的織畫,冰冷與溫暖同時存在,冷靜思考的樣子讓人不敢相信她的成績纔剛過平均線,硬要說的話,那就是氣質上的差異吧——樂正織畫這個人,在氣質上有遠超其他人的地方,隻是秋雨無法想到合適的詞去形容那種氣質。

如果不得不找一個詞的話,秋雨認為“純粹”最為接近。

如純音樂一般的純粹,不含雜念,堅貞不移。

此時的她在想什麼呢?

向來獨來獨往的她究竟將思考推演到什麼地步了?

秋雨想象不到,唯一能確認的是,一場權衡利弊的較量正在她的腦海中上演吧。

時間過了一分鐘,卻讓人感覺時隔一個世紀,終於,織畫抬起頭來,斬釘截鐵地給出一個令人沮喪的回答。

“不行,參與播報這件事對我冇有任何好處。”

“……”

聽到回答後,低頭的人換成了秋雨。

是嗎,果然是這樣嗎?

也是呢,這本來就不該是樂正同學的工作。

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明知她練琴的時間越來越少,卻總給她出難題,這實在不是大丈夫所為啊。

“冇、沒關係的,織畫能為我們伴奏,我們就已經很感激了!”

“再怎麼說也不至於道德綁架的,樂正,我們能理解的。”

夏嵐走到秋雨身邊,一把搭住他的肩膀。

“好了——不來就不來嘛,不用為這種事沮喪,我就這麼靠不住嗎,還做不做廣播了~”

“我纔沒有在沮喪……”

比起沮喪,更像是自我反省,反省對織畫說出這種過分的要求。

“——可不知為什麼呢……”

織畫再次開口。

“——我居然產生了想要再幫你們一把的念頭。”

“……?”

聽到身後的織畫如是說,秋雨的腳步停頓下來,轉身看向她,先開口的卻是夏嵐。

“樂正,你……”

“……就當是,答謝翎姐一直以來的照顧吧。”

織畫有些無奈,明明嘴上謝的是葉翎,眼睛看得卻是秋雨,這令秋雨重燃起希望。

“——真的嗎!你真可以參與播報?!”

織畫微了微雙眼,猶豫過後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嗯,就這一次而已。”

夏嵐看著麵前的兩人,眉頭不自覺蹙在一起。

“……樂正,難道你……”

“……”

“——是傲嬌嗎?”

“不是。”

“冷不丁說什麼呢!她好不容易纔答應的啊!”

見夏嵐莫名其妙的吐槽,秋雨趕緊開口製止。

“樂正,我果然,還是看不懂你啊——”

“是麼。”

“不過,我好像也冇那麼放不開了,嘿嘿~”

“喂,夏嵐,你乾什麼——”

夏嵐摟著秋雨,彷彿在顯擺著什麼一樣,傻憨憨地笑起來,秋雨則是被勒住脖子,痛苦得掙紮起來。

“唔——放叟——!”

“哈哈哈!”

“……”

織畫隻是麵無表情地轉過身去,凝視著依稀映在玻璃窗上的自己,夕陽消失在地平線上,唯有天儘頭現出一片紅霞,夜色已然來襲,織畫的臉上也顯現一絲黯然。

突然,葉翎與秋雨擦身而過,走向織畫身邊。

“真是好景色啊——”

“……翎姐。”

“這裡是全校唯一能看到大片晚霞的地方,你不覺得嗎?”

“……冇有吧,視野比這開闊的地方有的是。”

“但隻要相信,這裡就是最棒的地方哦~”

織畫撇起嘴看向葉翎,葉翎則笑眯眯地歪了歪腦袋。

是出於好心嗎,還是一時興起,織畫說不上來,這種無利可圖的買賣她向來是不做的,她始終希望自己保持清醒的頭腦,權衡利弊,做自己最應該做的事。

——隻是傍晚的某個瞬間,她突然感覺到,自己變得不再像自己了。

織畫咬住了嘴唇,葉翎的垂髮滑落。

“——但有一個條件!”

“啊?”

“誒?樂正同學請講——”

“關於伴奏的曲子,我也要加入自己的選曲!”

-的一陣涼風,飄零到路邊上。【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喜歡聽純音樂了,你知道是為什麼嗎?】對話的節奏突然中斷了,好像步行時突然被小石塊絆了一腳,等了許久,雪凝才發來了回信。【不太明白,我以為你不會問我這種問題……】秋雨擤出一口小氣,苦笑著撥動手指。【起初我也不太明白,以為是我天性如此,後來我也試著反問自己,得到的答案是——我認為純音樂中包含著一種純粹的情感,純淨,自然,冇有人聲,不需要歌詞來灌輸思想,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