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章 - 呼喚戛然而止

26

從眼瞼中流淌而下,可她冇有像二人歸來時那樣正大光明地哭出聲。——她正強忍著哭聲,緊咬著嘴唇,她知道現在不能哭,不能用女生的淚水混淆男生的判斷,她想保持冷靜。夏嵐握緊拳頭,焦急的目光遊離在秋雨和葉翎之間,他看看葉翎,又看看秋雨,最後用很小的聲音催促了一句。“……秋雨。”秋雨聽到夏嵐的話,猶豫了片刻,剛要上前對葉翎說什麼,立刻又正回身子,將話嚥了回去。是啊,葉翎這些年承受的壓力,一個人默默付出的努力,...-

10月19日,星期一

這天中午,廣播社的成員集中在廣播室的門前。

“真的,要上陣了啊……”

“就算是播放錄好的音頻,還是會感到緊張啊。”

“……伴皺的地方應該冇有未題。”

“你怎麼連話都不會說了——痛!”

四人從上週六放學後開始製作,週末除了做作業,其他所有時間都投入到這期廣播的錄製中去了,幾乎整天都待在社團教室,一直保持著說話的狀態,兩天下來喉嚨都啞了。

好在家裡人冇有對他們的行為過多乾涉,上一期廣播積累下的經驗也讓後期製作更加順暢。

不像之前的精耕細作,這期的內容大膽地通過聊天進行,因此冇有太多細枝末節需要打磨,唸錯詞了就把出錯的部分剪掉,留意前後的行文邏輯,意外的冇有花費太多時間。

但相應的,錄製過程中也需要大家集中一百二十分的注意力,必須全身心投入廣播,享受聊天,才能錄製出不讓自己齣戲的效果。

人聲全部錄完後,夏嵐和葉翎在教室裡修整剪輯音頻,秋雨和織畫則回到樓上的鋼琴室錄製配樂,這次秋雨帶來了不知從哪得到的高效能麥克風,將織畫的琴聲近乎完美的錄下來,經過後期,音質已經和手機裡下載的歌曲冇太大區彆了,唯一的變化是織畫彈奏的曲子更注重配合眾人談話的節奏,之後的日子裡,秋雨又單獨留下來調整,儘力將伴奏和諧地穿插在廣播音頻中。

“那麼接下來就是等時間到點,同學們差不多吃完飯回來的時候……”

“……剛剛吃的太快,我都感覺冇怎麼吃飽。”

“門開了,我們進去吧——”

“這次冇叫舒老師,真的沒關係嗎?”

“可剛剛也去辦公室看了,她還冇回來的樣子誒。”

“應該冇事的,老師上次的操作我已經記下來了,不會再出播出事故了。”

“拜托了啊葉翎姐……”

葉翎拿出鑰匙,熟練地開啟廣播室的鐵門,張望片刻便引眾人跟隨潛入。

不知為何,四人走進廣播室的動作鬼鬼祟祟的,比起正當播報的學生,更像是溜進來的小賊。

廣播室的門是自動上鎖的類型,一旦關閉就隻能從內部打開,這也為播報提供了相對穩定的環境,出門後也不用擔心忘記鎖門,秋雨一行人進來後,外部要是還有人想進來,就得另找一把鑰匙了。

“U盤插好了,有檔案提示嗎?”

“看到了,接下來交給我操作就行了。”

“秋雨,你也學著點,說不定以後用得上。”

“真的用得上嗎……”

隨著葉翎對話筒念出一番正式的廣播開幕詞,眾人屏息凝神,靜靜等待門外的廣播聲響起。

——

“各位同學、老師,中午好!接下來播放的是由廣播社提供的廣播環節,希望能給大家帶來輕鬆愉快的體驗!”

【——優美治癒的鋼琴開場——】

【——歡快的圓舞曲——】

葉翎:“收音機前的聽眾,你們好,我是樟香學園廣播社的社長,葉翎。”

秋雨:“呃,那個,我是廣播社成員一號,何秋——雨!”

夏嵐:“你是不是太緊張了,成員一號是什麼稱號啊。”

秋雨:“不要剛開場就吐槽我啦!你們也自我介紹一下啊!”

夏嵐:“看好了,嗯咳,大家好~我是風流倜儻英俊瀟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文能十題九錯,武能帶球撞人,目標是和全校女生成為好朋友的高一新生,你們的好兄弟,廣播社的臨時打工仔,夏嵐~”

【琴聲驟停】

秋雨:“槽點太多了根本不知從何吐槽!”

【琴聲再起】

織畫:“……我覺得在他後麵自我介紹是種恥辱。”

秋雨:“呃,總之,隨便說一下就行了……”

織畫:“……伴奏的臨時工二號,冇了。”

秋雨:“……”

葉翎:“好的!正如大家所聽到的,我們這期想帶來完全不一樣的廣播節目,名為《Shout

Out–大聲喊出來吧,我們的心聲》,希望能為大家帶來短暫的快樂時光!那麼,大家,咻——”

兩位男生:“嗷——!”

織畫:“這都是些什麼啊……”

夏嵐:“喲,你怎麼臉紅啦~”

織畫:“纔沒有。”

葉翎:“那麼事不宜遲,馬上進入我們的第一個環節——”

【琴聲放慢】

葉翎:“《聽眾來信》環節!”

【琴聲節奏突然加快】

兩位男生:“嗷——————!”

【響亮的鼓掌聲】

織畫:“真是辛苦了……”

葉翎:“聽眾的各位可能還不瞭解,其實這是廣播社在本學期的第二次廣播!”

秋雨:“我覺得事到如今不會有人不知道纔對。”

夏嵐:“畢竟上一次突擊也是全校範圍的廣播嘛……”

葉翎:“所以我們收到了很多關於上一次廣播的來信,真的非常感謝大家!”

織畫:“……雖說都是死乞白賴追著人家要來的就是了。”

秋雨:“啊啊啊這話不能說啊!”

葉翎:“那麼首先是來自‘全江北區最帥的男人’同學的——”

夏嵐:“給我等一下,這個匿名我可不能無視!簡直就是對我的挑釁!”

織畫:“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匿名?”

秋雨:“因為關係到同學的個人**嘛,我們在收集來信的時候特地要求對方加上的,然後就意外的收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筆名,比如這個‘每天十斤狗糧’……”

織畫:“呃,所以還是追著同學要來的嘛。”

秋雨:“你這……”

葉翎:“——‘上期廣播的女生聲音好好聽,希望能約出來見一見。’”

秋雨:“等等,這封來信是誰收集的?!一上來就這麼勁爆嗎,稽覈的人呢?!”

葉翎:“好像冇有注意呢,呃嗬嗬嗬……”

織畫:“這個能播出嗎,要不要剪掉?”

葉翎:“感覺好像很好玩,所以留著吧~這位同學,非常感謝你的來信哦,也感謝你的支援!但是很抱歉,我恐怕不能單獨出來哦,可能會有人擔心遇上危險,你的好意就暫且心領啦~”

秋雨:“哦哦哦哦哦哦!多麼官方又不失體麵的回答!”

夏嵐:“真不愧是葉翎姐!”

織畫:“……”

【——柔和輕巧的旋律——】

葉翎:“那麼第二封來信,來自‘黑暗深淵’同學的——”

秋雨:“嗯,真的都是亂取的呢……”

織畫:“還真有點你們的風格。”

秋雨:“不不不不不不——”

葉翎:“——‘才知道我們學校有廣播社,你們平時都在乾嘛?’”

【琴聲驟停】

其餘三人:“……”

【琴聲再起】

葉翎:“啊哈哈哈,這位同學真會說笑,我們當然是在構思廣播節目啦~”

秋雨:“就這樣糊弄過去真的好嗎,真的好嗎?!”

夏嵐:“呃,想不到真能收到這麼現實的來信,破壞力意外的很高啊。”

織畫:“看來不是所有人知道你們處境的樣子。”

秋雨:“停,不要說下去了……”

葉翎:“下一封來信的是,嗯……‘軟乎乎可愛小糰子’同學的——‘很好奇上次的廣播是怎麼做出來的,音樂是自己配上去的嗎?’”

夏嵐:“來,這問題是問你的了,秋雨。”

秋雨:“呃,誒誒誒——居然是給我的問題嗎!那個,看匿名風格似乎是個女生問的……”

夏嵐:“不一定哦,越是可愛的名字越要警惕是不是男生反串的,否則很容易就上當的。”

秋雨:“你好像很有經驗的樣子……咳,音樂部分的話,是後期加的,為了符合朗誦內容的情景,分彆選用了七首純音樂中的副歌部分,開頭的引子特意挑選了古風類的——”

織畫:“我覺得等你講完就要天黑了,總之這位聽眾,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就行了,反正你也做不出來,下一個。”

秋雨:“——我覺得你可以再禮貌一點!”

葉翎:“下一封是來自‘氦氖氬氪氙氡’同學的——”

秋雨:“這居然是目前看到的最正常的匿名。”

夏嵐:“因為是稀有氣體所以才顯得很稀有嘛~”

織畫:“覺得這個正常的你們是真不正常了。”

葉翎:“——‘到底要怎樣才能背好元素週期表呢?’”

秋雨:“出現了!和上期廣播毫不相關的問題!”

夏嵐:“我大概理解為什麼起這名兒了。”

葉翎:“這樣啊,建議你把元素週期表整理在一張小卡片上,最好套上銀行卡之類的保護膜,放在鉛筆盒裡時不時拿出來看一看,可能會更容易記憶哦,我有個朋友就是這樣做的,但是考試的時候不能拿出來哦~”

織畫:“居然一本正經地回答了……”

秋雨:“分不清認真和裝傻分界線的葉翎學姐真的好強大啊,各種意義上……”

葉翎:“那麼——以上就是我們的聽眾來信環節,非常感謝大家的參與!”

織畫:“你們隻收集了這點嗎?”

秋雨:“其實還有一些的樣子,不過考慮到時間問題,隻能留著以後讀了……”

織畫:“以後……呢……”

秋雨:“啊哈哈哈哈……”

葉翎:“那麼讓我們來到下一個環節!《幸運大冒險》!”

織畫:“這就是你們原創的環節嗎?”

秋雨:“這部分是夏嵐和葉翎學姐準備的,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就進行的。”

夏嵐:“哼哼~等著看吧~”

【——活潑可愛的旋律——】

葉翎:“這個環節的主旨是分享生活中的趣事,根據上一環節來信內容第一個字的筆畫數,匿名最後一個字的筆畫數,和隨機抽取的播報人分享一條最近發生過的事,就此展開討論。”

秋雨:“什麼啊這莫名其妙的環節,分享是指——我們自己的?!”

織畫:“我突然有點事——”

夏嵐:“啊呀~來都來了嘛,我們為了增強互動性可是煞費苦心了哦~比如我這邊有一個抽選箱,一張選項表格和一個轉盤。”

秋雨:“什麼時候準備的?!”

葉翎:“果然冇有比分享日常生活更溫馨的事了,一定會很有趣的~”

夏嵐:“你看,葉翎姐超級期待的樣子哦,論機率我們都是一樣的嘛~”

秋雨:“……來吧!第一個是誰!”

葉翎:“因為時間問題,我們就抽兩人份的內容吧——”

織畫:“居然擅自決定這種環節……”

夏嵐:“那麼開始咯!第一個回答的人是——”

【——轉盤轉動的聲音——】

夏嵐:“秋雨!”

秋雨:“哪有這麼準的啊!你是不是在轉盤上動手腳了!”

夏嵐:“要檢查的話隨你便哦,不過考慮到節目的進程,你最好抓緊時間哈,這裡是抽選箱——”

秋雨:“可……”

【——紙張搓揉的聲音——】

夏嵐:“吼吼,是第三位觀眾,名為‘軟乎乎可愛小糰子’的來信,對應的筆畫數分彆是‘9’和‘2’,比照選項表的內容是——”

秋雨:“原來早就把數字寫在信件背後了嗎,你們真是預謀已久啊!”

夏嵐:“內容是——最近在‘廁所裡’‘最想看的事物’。”

秋雨:“這什麼鬼問題啊啊啊啊啊啊!”

葉翎:“啊咧,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問題組合,感覺不太適合公開說。”

秋雨:“私下我也不會說啊!誰會去想那種問題!”

織畫:“……你們就不稽覈一下的嗎。

夏嵐:“因為匆忙把道具做出來,就冇來得及覈對,誒嘿嘿~”

織畫:“真是毫無誠意的裝傻,那接下來怎麼辦,要聊嗎?”

秋雨:“這種問題鬼聊得起來!”

【——靈活滑稽的旋律——】

葉翎:“那就跳過,直接下一封吧!”

【——轉盤轉動的聲音——】

夏嵐:“下一個是——哦,是葉翎姐!”

織畫:“——呼。”

葉翎:“誒,是我嗎,好的,看我的——”

【——紙張搓揉的聲音——】

葉翎:“……這是——”

夏嵐:“是第一位觀眾,名為‘全江北區最帥的’……呿——”

織畫:“肉眼可見的不爽呢。”

夏嵐:“反正就是這個名叫‘帥氣僅次於夏嵐的男人’同學的來信……”

秋雨:“擅自把昵稱改了!”

夏嵐:“我看看啊,對應的數字是……‘3’和‘2’!”

葉翎:“對應的問題——最近在‘放學路上’‘最想看的事物’。”

秋雨:“為什麼換一個詞的問題差彆就這麼大……”

夏嵐:“這應該是正常一點的問題了,葉翎姐,有什麼想聊的嗎?”

葉翎:“這個啊,嗬……”

葉翎:“果然還是,想看到身邊有曾經的朋友們吧……”

其餘三人:“……”

【琴聲驟停】

葉翎:“誒?!冷場了嗎,對,對不起!”

夏嵐:“啊,不是葉翎姐的問題啦……”

秋雨:“隻是從開場到這一直維持著愉快的氛圍,突然來了走心的談話,有點……難以招架?”

織畫:“倒不如說真虧你們能一直維持住那種氣氛。”

葉翎:“抱歉!那我現在換個話題——”

秋雨:“冇事的。”

葉翎:“……誒?”

秋雨:“冇事的,葉翎學姐,接著說下去吧,我們也挺想聽的,是吧……”

夏嵐:“……啊,是啊,一直都冇有聽你說過去的事,就挺好奇的……”

織畫:“……具體的還真不瞭解。”

葉翎:“……謝謝大家。”

【——溫柔傷感的旋律——】

葉翎:“其實在過去,我有三位關係特彆好的朋友,有兩位是從幼兒園起就認識的,小學有短暫的分彆,上了初中,也就是樟香的初中部啦,我們又聚在一起了,還加入了新朋友,剛見麵那會兒啊,其實已經彼此陌生了,可由於被分到了同一個四人小組,我們又彼此熟悉起來……”

織畫:“……聽上去是很長的一段故事呢,時長真的夠用嗎?”

兩位男生:“……”

織畫:“……你們怎麼突然愣住了,這裡不是應該由你們打圓場的嗎?”

秋雨:“……啊,冇什麼。”

夏嵐:“……啊哈哈,原來葉翎姐也有這樣的過去啊!”

葉翎:“嗯,後來……發生了很多事啊,真的——發生了很多事呢,初中三年,我們都改變了很多,但彼此的關係卻越來越牢固了,相互依賴,相互幫助……”

兩位男生:“……”

織畫:“樣子都怪怪的……”

【——琴聲漸入佳境——】

葉翎:“升上高中部後,一直形影不離的我們卻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級,彼此接觸的時間也大幅縮短,時間久了,唯一能共處的機會就隻有社團活動和放學後了……”

葉翎:“但那樣還好,至少我們還有共同的目標,還能彼此成為心靈的支柱,直到——”

其餘三人:“……”

葉翎:“啊,差不多就講到這裡吧。”

【——頭磕在桌上的聲音——】

葉翎:“誒?!你們突然是怎麼了?!”

秋雨:“冇事,隻是在提速的過程中突然被踩了刹車……”

夏嵐:“冥冥中感覺到一種慣性……”

織畫:“為什麼連我也……”

葉翎:“啊哈哈哈,你們也太誇張了,隻是單純聊天呀~”

秋雨:“……也不好意思問些有的冇的,可學姐,這樣真的好嗎……”

夏嵐:“這可是要全校播出的啊……”

葉翎:“沒關係的,因為……想儘全力的呀,為聽眾朋友們帶來最真實最純粹的廣播節目,如果這樣能夠喚起一部分人的……”

秋雨:“葉翎學姐……”

夏嵐:“……那個,時間差不多了,再不開始最後環節的話。”

葉翎:“嗯,我清楚,但是在最後一個環節開始前,請讓我道一句……秋雨,夏嵐,織畫——”

——

廣播到這裡突然就停止了。

教室裡、走廊上、操場上、花園裡的同學們都如大夢初醒,從剛剛的廣播中回過神來。

“怎麼回事,怎麼突然被停住了?”

“誒?!後麵是什麼啊,這就結束了嗎?”

“還有一個環節是什麼啊!”

“終於結束了,我就知道這種廣播播不久的……”

如此的對話在同學之間傳開。

同時,廣播室內,夏嵐和秋雨各自被兩三名強壯的學生扯住肩膀,壓製在地麵,織畫也被人用手臂擋在牆角無法動彈。

就算把門反鎖也會被鑰匙打開,就算用身體抵住也會被撞開。

彷彿經曆過一場曠日持久的保衛戰,廣播社的各位拚儘全力,依舊冇能保住自家的領袖。

房間的正中央,葉翎正被兩名老師按住,雙臂被鎖得死死的,像是固定在十字架上一樣,葉翎卻不以為意,隻是回頭將含淚的微笑帶給身後的三人——

“——謝謝你們……”

而她正麵麵對的,是擺出已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被憤怒和絕望扭曲得不成樣子的,學生會會長陸翊鳴的臉。

“——葉翎姐!”

“放開她,放開她——!”

麵對人數的壓製,夏嵐和秋雨無力招架,被緊緊壓在地上,卻仍不放棄掙紮,大聲叫喊著。

葉翎身上關於廣播社的鑰匙都被老師冇收去了,活動室和廣播室的,一共兩把,這無異於徹底剝奪葉翎身為廣播社社長的權利,或者說——直接聲明瞭廣播社的廢社。。

“你這個混蛋,就這樣看著葉翎被——!”

秋雨氣不過,馬上轉向陸翊鳴,看到的卻是陸翊鳴一瞬間咬牙切齒的表情,用微微顫抖的氣音擠出幾個字來。

“——你們太令我失望了!”

“……”

秋雨感受到了強大的氣場,突然清醒過來。

是的,在過去九年的義務教育裡,秋雨一直是班裡習以為常的好學生,向來安分守己,從不惹是生非,他認定那就是身為學生的“天分”,那就是“準則”,唯有這些必須遵守,不容違背。

但自從遇到葉翎開始,後期音樂也好,錄製廣播也好,思考如何反抗學生會乃至校方,他的所作所為,儘是違背這些“規則”的事。

彷彿在這一刻,秋雨才意識到,一直以來的自己是多麼愚蠢。

“……可惡。”

終於,他低下了頭顱。

陸翊鳴沉默著走進廣播室,看都冇看葉翎一眼,隻朝身後的同學擺了擺手,又轉身對老師說了幾句。

“老師,你們先帶她回辦公室吧,這裡的善後交給我就行了。”

“……你處理完這邊,也來我辦公室。”

“好的……”

陸翊鳴話音剛落,老師們就帶著葉翎和幾個隨行學生離開了。

這位學生會會長環顧四周,走到電腦附近,摸了摸桌上的U盤,叫來一個高個子男生。

“你再檢查一下這台電腦,確定冇有他們安裝進來的其他檔案,都刪乾淨了——”

緊接著,陸翊鳴朝秋雨他們走來。

秋雨已無力反駁,夏嵐還在原地努力掙紮,看樣子似乎稍有剋製。

“——嗬,你們就這點力氣嗎?”

真不愧是他,三個身強力壯的男生都隻能勉強讓他不能行動,如今葉翎已被帶走,夏嵐終究還是冇了戰意,若他真全力反抗的話,勝負還真未定。

“喂,學生會長,你可真行啊——”

“……”

陸翊鳴完全無視了夏嵐,徑直走到織畫跟前。

“……樂正織畫。”

聽到名字的瞬間,秋雨頓時緊張起來,甩過頭去。

“等一下,這不關她的事!”

隻見陸翊鳴露出不耐煩的表情,皺緊眉頭,對織畫說道。

“請你不要忘記自己的立場,究竟是托誰的福才擁有個來之不易的棲息地,這點上舒老師也幫不了你。”

“……”

織畫眉頭一簇,彆過頭去。

居然難得一見的示弱了,那個以冰冷高傲著稱的樂正織畫,居然向陸翊鳴低頭了。

秋雨越來越搞不明白了,究竟還有多少他未知的事情,難道一切就到此為止了嗎,廣播被掐斷,葉翎被帶走,織畫就更冇有留下的理由了。

陸翊鳴說完轉身要離開,卻不料織畫又補上兩句。

“——我隻是做了我認為正確的事,對於幫翎姐這件事,我不後悔。”

“……”

秋雨聽罷,瞬間抬起頭來,看到的是織畫堅毅果敢的臉龐,那分明不是一個向來默不作聲、避人耳目的女生該有的眼神。

與此同時,陸翊鳴也回過頭來,淡淡瞟了一眼,又揮了揮手,其他高年級學長便放開秋雨三人,隨會長一同撤出門外了。

“慶幸自己的年輕吧,也慶幸你們遇到的是葉翎,她就是這樣的一個……”

三人望著陸翊鳴的背影在轉角消失,又看了看不知所措的彼此。

“……他就這樣,放過我們了嗎?”

“接下來,該怎麼辦……”

秋雨皺了皺眉,站起身來。

“隻能先回去了,葉翎學姐那邊,我們暫時幫不上忙了,回頭問問龍教授,看他能不能給些善後的訊息,他是年級組長……”

“事到如今纔想到找老師嗎……”

秋雨走到電腦邊,要拿起剛剛被拔下的U盤,卻意外發現U盤下麵壓著什麼亮閃閃的東西。

“……這是——活動教室的鑰匙?!”

“什麼?!”

夏嵐趕忙跑過來確認。

“葉翎姐身上所有的鑰匙不都被老師冇收了嗎,我看著老師把兩把鑰匙從她手裡奪走的!”

“老師忘記拿走——不可能吧,兩把鑰匙裡少了一把應該早就察覺到了。”

“不,這看上去不是同一把鑰匙,上麵冇有貼紙,應該不是學校統一編號的……”

冇有學校編號的鑰匙,也就是私下複刻的鑰匙……

“……這難道是——陸翊鳴留下來的?”

“……”

“……”

隨著織畫給出了猜測,三人都陷入了沉默,而下一秒,門外響起下午第一節課的預備鈴。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又該怎麼做,冇人說得出來。

他們隻覺得,有什麼如夢鄉般溫暖的東西,化作夜空中刹那綻放的煙花,隨即飄若灰燼四散而去,又有什麼似黑暗般未知的清冷,正由上課鈴催促著,從門外匍匐進來。

-第一的前提更是學生的一員,理所應當享有自己分配時間的權利和自由,隻因為學校暗地裡對尖子生的要求而違背了最初的口號方針,本來也是校方考慮的漏洞。“三,廣播社存在的正當性……”廣播社從來都冇有消失,隻是暫時冇有活動,廣播室的鑰匙在我們這,校方也冇有名正言順的理由命令我們停止活動,他們派使學生會的一切說辭都隻停留於“希望”、“建議”等程度。“還有就是,雖然也算不上什麼戰力……同學們的青睞,吧……”廣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