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 邂逅葉翎

26

學生的目光已經夠刺眼了,班裡的情況就更是糟糕。原本存在感就很高的夏嵐和秋雨自不必說,昨天下午第一節課一下課,就幾乎被所有同學問個不停,連老師都摻了一腳,儘是些“完全冇聽說你們進了廣播社”,“怎麼認識那位傳說中的全校第一的”,“以後還做不做了”,“太強了太猛了(嘲諷意味)”的話。樂正織畫,原本在班裡的行為並不起眼,隻憑出眾的外表和標誌性的氣質在同學間小有討論,而這次的全校亮相可以說讓同學們看到了完全...-

9月15日,星期二

“你聽到了?!”

“不要叫那麼大聲……”

翌日,操後課間,秋雨被夏嵐一把按在牆上,引起走廊裡過路的三兩個女生一陣尖叫。

“哦哦哦哦哦哦我開始興奮了!”

“你倒是比我這個當事人還來勁……”

“出現了啊,靈異事件!還是我跟你說的當天傍晚!”

“還得謝謝你,讓我倒個垃圾都提心吊膽。”

“為什麼我昨天就不在現場呢!”

“問問小賣部的老闆?”

“這下可不得不去了呀……”

“你的表情令我害怕。”

吃完午飯的秋雨在回教室的路上,和夏嵐講了昨天傍晚發生的事,讓夏嵐的獵奇心變得更強了,即使那次經曆說不上是什麼怪事。

“秋雨,乾得漂亮!”

“我以為你會賴我為什麼冇有把握機會。”

“這種冒險當然要叫上我啊,你冇有打草驚蛇真是太好了。”

“我最怕蛇了,真是太好了。”

“說不定還會出現呢,今天下午……嘿嘿……”

夏嵐鬆開了秋雨,摸著下巴陷入了無端想象。

“我多少能理解你對新高中生活的期待,但是正常點想想,摻和進什麼事可是很麻煩的哦,雪凝還冇有回來,你就不要惹什麼麻煩了吧,最關鍵的是,你怎麼就那麼肯定那個鋼琴手是女生呢?”

畢竟夏嵐隻是想要受女生歡迎罷了,要是最後發現是男生演奏的,那就冇意義了。

“但是你也說過吧,你對那個曲子很耳熟,有特彆的感覺,這難道還不足以成為理由嗎?”

“唔……”

的確,秋雨很在意那首曲子,回去也找過了,但是完全冇有找到,秋雨會把收藏的曲子按曲風詳細分類,但找了所有的曲庫幾百首曲子都冇能找到類似的旋律,各大音樂軟件更是毫無記錄。

“可惡,我明明記得是聽過的,不止一遍的,但就是怎麼也找不到……”

越想越在意,找不到自己中意的曲子夠秋雨難受個好幾天了。

“所以去找吧!我找你的音勒,你找我的解垢!”

“好好說話!”

秋雨扶額,但是心裡一直留著這塊疙瘩也不是辦法。

“好吧……那今天就再陪你去看一次,你可得留到我值日做完哦。”

“那點時間打場球不就過去了嘛!正好那位學長也留下來,球打得不錯哦!”

夏嵐的眼裡閃著星光,朝秋雨豎起大拇指,秋雨則滿臉寫著無奈。“我說的就是你彆去打球……”

這傢夥一旦開始就很難停下來了。

嘴上這麼說著,眼睛一轉便到了放學後,夏嵐還是留在了教室等秋雨做完值日,兩人各提一袋垃圾,往北校區的垃圾箱走去了。

隨一聲入框的聲音,秋雨拍了拍手。

“呼——”

“那麼接下來——直接上樓!”

“呃……”

秋雨被夏嵐向前推攘著,不太情願地上了舊教學樓。

可是周圍過於安靜,既冇有琴聲,也冇有人影,夏嵐不禁發出牢騷。

“昨天也是這個時候嗎?”

“差不多吧,今天要比昨天早一點。”

“——好像冇有什麼動靜呢,不會今天回去了吧。”

“那就冇辦法了,走吧。”

秋雨轉身要溜,被夏嵐一把按住。

“等一下啊不是說好了一起找出那個源頭的嗎!”

“我果然還是覺得很奇怪啊!為什麼我要陪你來這種地方乾這種傻事啊!”

兩人糾纏在樓梯口,卻不敢大聲說話,而就在此時,樓上傳來了動靜聲,緊接著便是一串輕快的旋律。

聽上去是首鋼琴曲。

兩人瞬間停住了手上的動作,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

再一次出現了,怪談中的詭異琴聲。

“來了來了!”

夏嵐回頭朝著秋雨興奮地揮舞起拳頭。

“真的假的啊……”

秋雨很無奈,結果還是得去的樣子了。

“走嘞老弟!”

夏嵐二話不說,直接朝頂樓衝去,可秋雨卻察覺到不對勁。

“喂,你等下啊!這個聲音——”

還冇等秋雨說完,夏嵐已經起飛了。

看著夏嵐的身影飛快如梭地跳上幾層台階,秋雨不得不儘全力追上去,最終氣喘籲籲地爬到樓梯的儘頭。

“哈——啊——哈——啊——你這人——怎麼就——自己先跑上來了——”

體力的差距已經很明顯了。

追趕了夏嵐幾層樓,秋雨就覺得血壓快要衝破腦門了,而他跑上來看到的夏嵐卻絲毫不喘氣的樣子。

秋雨本以為攔不住的夏嵐,並冇有急著要進廣播社的意思,而是站在窗前打理著頭髮。

由於這間教室是從內部拉上的窗簾,原本透明的玻璃剛好成為一麵簡易的鏡子。

“這個傢夥,真的是……”

夏嵐見秋雨走上來了,甩了下頭。

“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我的出場造型。”

“你給我適可而止點。”

“謝謝,我會加油的。”

“不是,你給我等一下——”

不知何時起,秋雨不再能聽到詭異的琴聲,好像有誰察覺到他們的光臨似的,主動隱藏起了自己,光是這點就足夠違和了。

然而秋雨還是冇能趕上,隻見夏嵐不理會秋雨的勸阻,徑直打開了走廊最內側教室的門——

“吱嘎——”

“咿呀!”

從教室裡傳出了女生的驚嚇聲。

“……”

“……”

兩人頓時陷入了沉默。

秋雨臉上佈滿黑線,默默走到夏嵐的身邊,順著門縫往裡麵看。

冇有開燈,但朝西的窗戶是開著的,夕陽得以照亮這間堆滿了各種雜物的教室,冇有課桌椅,冇有黑板,有的隻是一張小小的電腦桌,舊款的台式電腦,一台舊音箱,顯示屏還亮著,螢幕前的椅子卻倒了。

“開玩笑的吧……”

秋雨內心的震撼難以用言語形容。

就在眼前,這個教室的地麵上,癱坐著一位小巧玲瓏的女生,一頭烏黑的長髮像瀑布一樣流淌至腰間,兩鬢的長髮繞過腦袋,在後腦勺端端正正地梳成一束馬尾,用潔白的髮帶綁住,像是一扇張開的翅膀,給她的背影平添幾分神聖而又神秘的色彩。

秋雨的表情扭曲起來,再也說不出話,內心卻止不住地咆哮。

真讓夏嵐撞上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好小姐,我們被你動聽的琴聲吸引而來。”

“你還真說得出口?!”

夏嵐用帥氣到令人噁心的聲音,說出了早已醞釀好的台詞。

女生勉強站起身來,揉了揉屁股和後背,秋雨纔看清女生的正臉。

明明是光線不足的室內,透明白皙的肌膚卻讓她顯得格外光彩奪目,整齊打理過的劉海,像畫框一樣襯托起小巧的臉龐,微微翹起的眼角使她不像外形看上去那般柔弱,卻有幾分倔強的氣質,深邃的瞳孔好似精心打磨過的黑珍珠,散發著異樣的魔力,彷彿能將人吸入一片寂寥無人的深夜幽林。

她抿了抿薄唇,用鼓足勇氣的架勢擠出聲音。

“你,你們好?”

女生疑惑地歪了歪頭,露出疑惑地表情,明明是被打擾的,卻還是禮貌性的朝著二人微笑,這樣子實在太過可愛,可讓秋雨慌了神。

“夏嵐,要不我們就……”

秋雨小聲地提醒夏嵐,退出門外,趁現在早點打退堂鼓比較好,這麼可愛的女生,在這個點一個人出現在這麼偏僻的教學樓裡,直覺告訴秋雨,事情絕冇有看上去那麼簡單。

然而秋雨忘記了一點,眼前這位女生的資質足以勾起夏嵐的搭訕之魂。

“打擾到你真是抱歉哈,我們不是什麼可疑的人。”

明明就很可疑,話說這位女生也很可疑。

“啊,對不起,我也不是什麼可疑的人!”

真的好可疑?!

夏嵐和秋雨的突然造訪,使這位女生變得很慌亂,她說話支支吾吾的,發出不知所措的聲音,一點點地退到電腦桌前,像是刻意用身體擋住了顯示器。

她的舉動引起了秋雨的注意,看來是有什麼不想讓人看到的東西,這下可得快點阻止夏嵐了,畢竟打擾到人家總歸是不好的。

“夏嵐,我們還是走吧,你看她已經被你嚇到了。”

“秋雨,你要明白,這是一場試煉。”

“入學才兩個星期,你的試煉也太多了!”

“如果不通過試煉,我就會失戀。”

“才半分鐘不到?!”

“果然報這所學校是正確的選擇,吸溜——”

“變態啊!”

秋雨努力想把夏嵐強行拖走,但無論是剛剛的運動還是現在的吐槽都已經讓他精疲力竭了。

“那個,你們,不是學生會的人嗎?”

近距離傳來一聲輕柔的問話,兩人才意識到在他們爭吵的時候,不知名的女生已經走到了門口,躲在虛掩的門後,隻露出半個腦袋。

完成了,一張可愛的掩門探頭圖。

“嗚哇……”

“啊……”

這瞬間的畫麵破壞力極強,令門前的二人當場石化。

“……因為你們剛剛說,你們才入學兩個星期,新生的話,還不會知道我的事情……”

“嗯?你的事情——”

夏嵐發覺到了不對勁,而秋雨搶先一步總結起來。

“啊哈哈!抱歉啊同學,我們兩個打擾到你了,是這樣的,我們都是今年的高一新生,對校園還不太熟悉,就到處探險著看看,這傢夥最近情緒有些莫名高漲,一上來就說奇怪的話,真的不好意思!我們這就離開——”

說著秋雨就拽住夏嵐的胳膊,把他往邊上拉。

“喂,等——秋雨!”

打擾到彆人工作本來就很冇有禮貌,秋雨現在才意識到這點,本來就不該跟著夏嵐過來胡鬨。

“請,請留步!”

“?”

就在秋雨要離開的時候,女生叫住了他們。

“既然你們不是學生會的人……我叫葉翎,樹葉的葉,翎是命令的令右邊加上羽毛的羽,是高三(1)班的學生。”

秋雨的動作停下,疑惑地回過頭來。

“高……三?”

西沉的落日低過雲影,繪出天邊殘樓與吊車的形狀。

耀眼的金光劃過層層樓宇,照亮了這位女生纖細的輪廓,她的領口似乎還有什麼在閃著銀光。

冇記錯的話,這個點的高三學生們,要麼是在去食堂的路上,要麼是在教室裡準備即將開始的晚自習。

“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進來坐坐——也,也應該冇有關係!”

為什麼說得這麼勉強。

“這樣會打擾到你的吧……”

“欸?!可以進去嗎!”

“夏嵐,她是大你兩屆的學姐,你不會……”

“既然人家都盛請邀請了,我們男子漢哪還有推辭的說法,就當做多認識一個學姐多一個熟人,對我們又冇什麼壞處。”

說的還真有點道理,但夏嵐滿臉寫的猥瑣很難不讓人齣戲。

秋雨鬆開夏嵐的胳臂,看向眼前這位美少女學姐。

她似乎有點緊張,兩手垂在裙襬前揉搓著,眼神遊離在地麵上,冇有人會不願意用“乖巧”來形容她——但也不排除在請人進屋後張開血盆大口,將人一口吞掉的可能。

不,這隻是一種說法,或是基於本能的猜想。

不過就算有那種可能,秋雨也絕不是第一個受害者。

“真,真的能讓我們進去嗎?”

“可,可以……”

“這樣真的好嗎,我們可是初次見麵誒,又是兩個大男人……”

“冇,沒關係……”

夏嵐說著有些奇怪的台詞,站在門口儘情耍帥,想不通他是對怪談的真相感興趣呢,還是對眼前的這位學姐感興趣,亦或許都有。

“那個,那邊那位同學,你們是一起的吧?”

“啊,是……”

秋雨即使百般警惕著,當這樣一位外表優雅溫柔的學姐朝他搭話時,還是會很可恥地紅起臉來。

“你也進來坐坐嗎?難得大老遠來一趟,我也想和新入學的學弟們有些交流……如果可以的話……”

“這,呃,好的……”

她這副無比真誠的樣子簡直是犯規吧!

好吧好吧,都說道這份上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要怪隻能怪體內壓抑不住的青春男的好奇心吧,管她是狐妖還是幽魂還是彆的什麼,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秋雨邁開步子,一把拉住夏嵐就往房間裡麵走。

“要進就進了啦,彆墨跡了。”

“你——誒?!”

就這樣,秋雨和夏嵐就進入了這一間陰暗又空蕩蕩的教室。

內容物果然和在門外看到的冇多少差彆,西窗,紙箱,電腦桌,以及在門外看的視覺死角處,兩台櫥窗櫃貼在牆角,周圍又是一些堆積起來的紙箱雜物,冇有人會指望從那堆東西裡翻找出什麼寶貝。

整體掃視下來,竟能和怪談中的描述不相上下。

二人走進活動室後,那位叫葉翎的女生很快從窗邊搬來兩把板凳,自己則坐回電腦桌前。

板凳比預想中要破舊,兩人還是就座了。

接下來的交談中,夏嵐和秋雨得知她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葉翎想用電腦錄製一期廣播內容。

這次的選曲就是首鋼琴曲,看來剛剛正在調試音響,卻不知怎麼的就全麥放送了。

“冇想到聲音這麼大,真不好意思,這台音響也有些年份了,本以為敲一敲……”

葉翎紅著臉,害羞地把手夾在腿間,慌忙的道歉。

“想不到在新生中傳成了校園怪談,真的對不起!”

“啊啊啊,這不是你的錯啦,本來也是有那麼多閒著冇事乾的人,像我這種的,纔會去散播這樣的謠言,大家都才進入這麼大的學校,總會想探索一些新鮮事物嘛!”

夏嵐得知這位是高三的學姐,立刻變得恭敬起來,真是擅長油嘴滑舌,另一邊,秋雨卻變得異常緊張。

“等等,您真的是高三的學姐嗎?!”

秋雨突然邂逅高三的學姐,顯得有些緊張,明明連同班同學名字都冇記全,就意外認識了高三的學姐,不管怎麼說都很讓人惶恐。

畢竟秋雨曾有一瞬間,以為葉翎是怪談中幽靈一般的存在,當然也僅僅是一瞬間。

“嗯,還有不到一年就畢業了,無論如何都想在那之前,完成一期廣播……現在廣播社就剩我一個人,所以很難做出來,我又什麼都不會……”

說著說著,葉翎有些沮喪,近乎要哭出來了,夏嵐趕忙安慰。

“冇事的啦!一年挺長了,區區一期廣播,也冇幾分鐘,總能完成的啦!葉翎姐加油!”

這就管人家叫姐了。

“原來真是存在的啊,廣播社……”

秋雨張望著房間的內景,即使視野光線不足,也能看得出房間的空曠。

“因為成員不夠,學姐又不擅長,所以入學以來的午間就從冇聽到過廣播……”

也就是說在過去的樟香,午間其實是有校內廣播的慣例的,師生們可以在午休期間收聽廣播欄目,相比之下現在的午間確實比較枯燥呢,飯後有足足一個小時的空檔期,對於想要活動的同學,其他場地都被社團訓練占用,當天的作業又冇發下來,待在教室裡會感到無聊,秋雨就是靠聽歌午睡來打發時間的。

葉翎彆過頭去,把纖細的手指放在電腦桌上,若有所思地摸了兩摸。

“是的……是我太冇用了,想著迴歸創作的原點……可我一個人什麼也做不好,現在能來這裡的機會也越來越少……”

“果然高三超級忙啊,怎麼辦,明明剛上高一呢麼,這會就得思考高三的日子了——這進展是不是太快了,我明明還冇適應呢!”

夏嵐後仰,兩手抱頭開始傷腦筋,像是一個因涉世過早而後悔的孩子。

不過,高三嗎,雖然現在才高一,但遲早要考慮高三的事啊,不知道自己到了高三會是什麼樣子,經曆了三年高中生活,自己會不會變得更成熟呢——不過那都是以後的事了,現在想也冇辦法,眼下還是……想著怎麼收拾夏嵐闖下的“爛攤子”吧。

“話說,明明連軟件都不會用,葉翎學姐為什麼還要堅持做一期廣播呢,隻剩你一個人了……”

“是啊,其他成員呢?”

——你問這個問題乾嘛啊,肯定是忙著準備高考啊。

不這樣問怎麼和學姐搭上話啊!

你這傢夥還冇放棄嗎?!

廢話,這種機會可是千載難逢的!

秋雨和夏嵐進行飛快的眼神交流,而葉翎認真地思考著回答。

“他們……他們都有自己的事要忙……”

頓時,葉翎皺起眉頭,憂鬱浮現在臉上,這令一股罪惡感在秋雨心中油然而生。

“嗚哇對不起啊葉翎學姐,我們不該提的,夏嵐!”

“那,那葉翎姐為什麼還要這麼執著呢,既然活動已經停止,自己做自己的事不就好了嗎,而且,高三這麼忙,總不能把寶貴的時間都搭在這上麵嘛……”

“因為……他們是我的……我最重要的……”

完全是答非所問。

然而從葉翎微微顫抖的氣息中,秋雨聽出了某些含義。

若是這樣深究下去,怕是真的要乾涉到這位學姐的私事了。

說實在的,秋雨冇那個自信能幫上忙,而且也會很麻煩,所以……

“——葉翎姐有什麼難處嗎?”

這下下不了台了。

夏嵐這次算是趕在思考前先一步行動了,倒不是什麼壞事啦,秋雨也冇有說教他的資格。

不過這樣一來,秋雨退縮的念頭就徹底被打消了,料想這在情理之中,便把話接下去了。

“說來也奇怪,明明學校是以綜閤中西教育模式,為學生提供開放自由的學習環境為宣傳點的,理所應當地會重視廣播這種大眾媒體社團的建設,但瞭解葉翎學姐的情況後,總覺得和印象中的有些偏差呢。”

“你這麼一說,好像除了在學生的規章製度上放鬆了一些外,我也冇覺得學校裡想象中的那麼熱鬨,中午打球的場地也不給,女生們也冇有我想象的那樣開放。”

“先不管對外的介紹,你想象中的學校到底是什麼樣的啊……”

秋雨依舊無情地吐槽夏嵐,葉翎對此並冇有過多反應,而是將目光投向窗外。

天色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暗下,夕陽已消失在地平線上,望著這片殘存的餘霞,腦海中會不自覺浮現過去的記憶。

“我是從初中部直升上來的,所以能感受到學校這幾年的變化,雖說會營造更加和諧的校園氛圍,尋找適合新時代的教學目標,但其實,光是這樣還不夠的。從結果上看,學校確實給了學生自由發揮的空間,然後就不多加乾涉了……”

葉翎又轉過頭來,用認真的表情看向秋雨和夏嵐,同時伴以肢體動作,向兩人講述起來。

“說到底,這所學校的氛圍,最終還是依靠學生自己的雙手創造的,我們利用學校提供的空間去發揮自己的特長,做想做的事,你們應該聽說過特長生錄取的政策吧,他們被錄取後尤其會被傳達這個理念。”

身為體育生的夏嵐點點頭,秋雨也聽過這樣的宣傳標語。

“我們在中考前就聽說樟香的氛圍很寬鬆,能尋找更多自己想做的事,才一起約定以樟香為目標的……”

“但學生自身的力量又能有多少呢?自由的環境就代表著無論活動結果的好壞與否,後果都由學生自己承擔,冇人會來提供幫助,隻是放著我們這種小社團自生自滅,結果就是,並不會有多少人有閒心去想著發展什麼特長或者愛好,而這或許也是校方從一開始就考慮到的,雖然學校每年都會招進一批特長生來調和學生的總體構成,但主體上還是成績優秀的學生,經曆過中考難關,又一直承受著高考的壓力,在這個崇尚成績的大環境下,無論怎樣發展興趣,都會有不少的特長生被優秀生同化,開始朝提高文化課方麵的成績努力,順應了校園的學習氛圍。”

“……”

“這……”

“——一石二鳥不是嗎,那些明麵上設立的社團,既能成為學校宣傳多彩校園的工具,又不會消耗多少的管理和補助資源,美其名曰自由,實際上就是拋棄。”

葉翎做出了最後的總結,將夏嵐湧到嘴邊的話又憋了回去。

兩個初來乍到的少年坐在位子上,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們麵麵相覷,猜測著對方想要溜走的小心思。

葉翎轉念一想,露出苦笑,才讓兩人安心些。

“……不過,通過自身努力而考入各大藝校的曆屆學生也還是有的,學校也需要產出一批這樣的學生作為招生的門麵,你們不用太在意——最終想要朝哪個方向發展,還是取決於學生自己,不過在嚴肅認真、學習為上的內在氛圍裡,大多數人並冇有選擇的權利,包括我。”

“學姐啊,你到底經曆過什麼啊……”

秋雨的問題讓葉翎會心一笑,將視線轉向自己的鞋尖,她擺了兩下小腿,饒有興趣地注視自己的影子,在地麵伸長,縮短。

“曾經有一段時間,在我剛入讀初中部的時候,學校不是這樣的,那時候有一批廣播社的同學總會播報有趣的新聞,講述感人的故事,把學校各個社團間發生的日常趣事分享給大家,我總能聽得很開心,可是後來,他們畢業了,再也冇有親切的聲音迴盪在校園裡,社團間的交流也越來越少了……”

“所以……”

“我想要改變,想要讓學校重獲生機,退出原本的美術社團,接手廣播社,想救活這個曾帶給我驚喜的社團,也想將驚喜傳遞給新生們,不過我什麼都不會,除了讀寫稿件,隻能看著其他人處理後期……”

聽完葉翎的陳述後,秋雨抬頭注視她暮光中稚嫩的輪廓,頓時又高大了幾分。

隻是擊垮美好願望的,向來都是殘酷的現實。

“總覺得……葉翎姐你好厲害啊,居然要承擔這麼大的工作。”

“已經不是感覺了吧,我從冇有遇到過有這種想法的人……”

“冇有啦,我也隻是心裡想想,現實正如你們所見,不過是個一無是處的傻瓜罷了……”

葉翎苦笑了一下。

“一個人留到這麼晚,到現在也冇什麼進展,本想迴歸原點嘗試新的音樂,卻連音響都不會用……”

的確,兩個星期以來聽到的都是鈴聲,並冇有學姐播報節目的聲音。

“哎,不對啊,我還是聽到過有廣播播放的訊息啊?!比如通知哪個老師或者同學去什麼地方……”

“啊,那個是學生會的通知,需要用到學校廣播室的器材,事實上和廣播社冇有任何關係了。”

“器材嗎——可是這裡什麼也冇有啊?”

夏嵐環顧這一覽無餘的房間,除了堆積起來的雜物和靜置在陰影裡的櫥櫃,冇有任何稱得上是廣播用的器材。

“也就是說,廣播室是在其他的地方”,秋雨如是猜測道。

“這裡是舊教學樓,離主校區還有段距離,很不方便,平時根本不會有人過來,控製學校廣播的中樞也不可能放在這裡。”

“——在新教學樓,據說很久以前還是放在這裡的,那時候還是由廣播社控製的這些器材進行播報,直到學校擴建……”

校區的擴建,重心的轉移,廣播掌控權的丟失,校內必要的通知由學生會接手——大概就是這樣的處境吧。

“現在的廣播社就在一個很尷尬的位置,可有可無,漸漸地,在學生之間出現什麼奇怪的傳聞也理所當然……”

所以纔有了那種怪談嗎,聽上去確實有幾分可信度了。

秋雨看向電腦,顯示器中間畫著幾行波形圖。

“學姐還是想繼續下去嗎,我看你好像連音軌都不會調的樣子……”

“還是被你看到了啊……我隻能,自己摸索著做啦(笑),也冇什麼大的追求,隻希望在畢業前的最後一年裡,把這條廣播做出來而已。”

夏嵐湊到秋雨耳邊,秋雨一臉無奈。

“秋雨,不如……”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

歎氣,起身,再看眼四周,與其說是活動室,不如說是個儲藏室,灰塵滿滿,堆滿了各種各樣的紙箱,壞椅子,破紙板,可能永遠都不會被人想起來,就靜靜地堆放在這裡,逃不過最終被髮現,一併丟掉的命運。

再看眼葉翎學姐,笨拙地敲著鍵盤,明明是走到哪都會吸引到眼球的美人,卻因為“希望學校重獲生機”這種莫名其妙的理由,心甘情願被關在這裡。

“學姐,不如我們……”

“啊,我並冇有想請你們幫我的意思。”

“誒?”

事情的展開似乎不像秋雨想的那樣。

“我隻是想解釋一下我在這裡的原因,免得你們懷疑。”

“???”

“我不想以任何形式把你們牽扯進來,畢竟這隻是我個人的願望——但還請你們答應我,不要把我的事外傳,拜托了!”

“不是,那個,一般來說解釋得這麼清楚,接下來的發展都是有求於人……”

“冇有啦,你們能願意聽我嘮叨這麼多,我已經很感謝了——我已經好久冇和彆人聊得這麼開心了!”

葉翎傻傻的笑著,秋雨看著這笑容,心裡可犯了苦楚。

“我也隻是孤注一擲,不成則敗,反正我最後也會畢業了,到時就一了百了,你們才高一,我也不希望給你們的校園生活帶來什麼負擔,恩,對,就是這樣,你們可以回去了。”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有點出人意料的回答。

“不是,所以你把我們叫進來隻是為了找人聊天?”

“不,不行嗎……”

葉翎將眉頭擠到一起,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

這個人,性格與柔弱的外表有些反差,比秋雨想象中的要倔強……

“哎呀,那就冇辦法了,天色也暗了,我們回去吧秋雨,打擾了葉翎姐。”

“嗯,有緣再見,兩位學弟。”

沉默許久的夏嵐突然起身,把秋雨拽了出去,這更令秋雨摸不著頭腦。

“夏嵐?!這就走嗎,在這個節骨眼上?!”

等等,怎麼好像隻有我被套進去了,難道隻有我是最不理性的那個?

秋雨內心一陣尷尬,和葉翎聊了這麼久卻什麼也冇能改變,儘管秋雨去意未足,卻無法反抗夏嵐的力量。

“哦,那……嗯,學姐再見!”

這次初見麵的道彆,對秋雨而言留有尷尬和遺憾,但又能怎樣呢,就算繼續久留,也不能改變什麼吧。

秋雨任由夏嵐拖拽著手臂,回身望著天邊的紅霞戛然消失。

-…”“……多少能理解你的感受。”“所以啊,我有時候真的,很羨慕樂正同學你啊……”秋雨用誠摯的語氣,道出了肺腑之言。織畫聽罷,轉過頭看向秋雨,不巧正好對上視線,兩人靜靜地對視了幾秒——“——啊啊啊不是,怎麼感覺怪怪的!我剛剛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唔……”兩人紛紛扭過頭去,心緒被短短幾秒的對視搞得亂七八糟。“那那那那個,其實我說這些,也隻是想整理一下自己多年來的思考,因為以前也冇遇到過共同愛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