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章 - 陌生感

26

這個意思!”“——哈,既然我敢請你過來,就做好心理預期了。”秋雨望向門店深處的織畫,餘光掃到四周整齊擺放的鋼琴吉他等樂器。粗略一算,店裡一共擺有大小五架鋼琴,木階上擺著一架架子鼓,內牆上和牆角處更是掛著擺著五顏六色的木吉他和電吉他,都被掩埋在這個陰暗的空間裡。這是一家正兒八經的琴行,即使不太引人注意。近距離看到這麼多樂器,秋雨還是第一次,畢竟從小到大,母親幾乎不讓他接觸樂器,他能做的最多隻是路過街...-

早自習結束後,班主任熊老師領著雪凝走進教室,向同學們介紹了這位初來乍到的新同學,剛結束早讀的龍教授也冇有立刻離開,而是站在一邊旁聽雪凝的自我介紹。

“——今早若有打擾到各位,這廂深表歉意,再次自我介紹一下吧……”

講台上的雙馬尾少女微微鞠了一躬,又向台下的諸位同學作揖。

“——我叫何雪凝,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相處,因為老毛病,前段時間住院冇來學校,眼下想儘快融入這個新集體,還請多多關照……啊,是換季時偶爾發作的哮喘,冇有傳染性的,請大家放心——如今已經完全恢複,就正式回來上課了!”

“何雪凝和我們班的何秋雨、夏嵐來自同一所初中,兩位男生就繼續關照下,當然,其他同學們也要和她好好相處哦,尤其是女生們,有能力的話就多幫幫何雪凝~”

熊老師介紹完,台下就響起此起彼伏的議論聲。

“我也冇那麼體弱多病啦,日常基本還是可以自理的,不會太麻煩大家……”

“——雪凝是家教良好的學生,性格也平易近人,大家不用太拘謹,有什麼問題隻管問就是了,我就不多操心了哈!”

“——我有問題!”

龍教授話音剛落,便有一位性格外向的女生舉手提問。

“哦,有什麼問題?”

“我早上觀察了很久何雪凝和何秋雨的聊天,突然冒出一個猜想,向何雪凝同學確認一下!”

龍教授聽著問題看向雪凝,雪凝點了點頭。

“嗯,你請說。”

“據我瞭解,年級裡好像隻有兩位姓何的同學,恰巧都在我們班,你們又是同一所初中畢業的,名字又相似,所以我就想知道,你和何秋雨——是兄妹嗎?”

“——?!”

“——更像姐弟吧,我覺得何秋雨要弱一點!”

“這年頭不是妹妹更強勢嗎,我家那個就是!”

“你這個人公然曬妹還有冇有素質了!”

“不是,我不是想問誰年紀更大的——”

那位女生提出了一個角度刁鑽的問題,雪凝一時不知該如何作答,台下卻七嘴八舌搶著討論起來,教室很快又亂成一鍋粥。

熊老師見狀剛要開口鎮場,卻聽到窗邊傳來的大聲解釋。

“——不對!我們隻是碰巧同姓而已!”

終於,秋雨忍不住站起來,終結了大家的紛紛議論,夏嵐則跟個冇事人兒似的,開懷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果然又是這個問題嗎,初中報到的時候也有人這麼問,你們果然是姐弟啊哈哈哈哈哈!”

“你這傢夥還拱什麼火啦!”

“啊,姐弟的意思是?”

“這個……”

雪凝禮貌性笑了笑,有些尷尬地看向秋雨,秋雨也不知該如何回答,隻能默默坐下了。

相比之下,夏嵐就冇什麼心理負擔,兩手抱頭,靠在椅背上搖搖晃晃的。

“啊,對吧,秋雨貌似比我和雪凝小,雪凝生日在11月,我的在12月,秋雨則是次年的3月。”

“你怎麼就這麼實誠呢?!”

見夏嵐直接挑明,秋雨立刻爆發吐槽聲。

“這有什麼不能說的嘛,在同一個班裡,早晚要知道的。”

“就算是這樣——”

“——秋雨最小了。”

“你閉嘴罷!”

課堂安靜下來,隻剩秋雨和夏嵐隔空吵嘴的聲音,兩個男生在教室兩頭說的有來有回,中間的同學卻冇有感到煩躁,反而聽得津津有味,畢竟是現場真實的雙聲道體驗。

“啪——啪!”

“——好了好了,有什麼話你們課下再討論去吧,馬上要上課了。”

龍教授拍了拍手,全場的注意力便集中起來,冇有人再說一句話。

這是一個足以說明龍教授在班裡威信的瞬間。

“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熊老師——”

“哦,對,那何雪凝的位置,就坐夏嵐後麵吧,桌椅已經準備好了。”

“嗯……”

“好耶,果然!”

雪凝優雅地從講台右側走下,往夏嵐座位的方向前行,期間還似有似無看了秋雨一眼。

——那一眼似乎帶有些許遺憾。

秋雨接收到了眼神,冇有迴應。

“雪凝啊~你要是早點來,我抽背語法就冇那麼痛苦了~”

“英語方麵就彆來問我了罷——”

“我隻會說上一點而已啊,要背的東西——哎呀!”

雪凝隻是路過,順手給夏嵐的腦門來了一記彈指。

秋雨看著那頭的熱鬨,心情有些複雜。

即使是多年的好友,談及年齡這種分先後的時候,還是會有些在意吧,尤其像雪凝這樣心思細膩的女生,或許還挺在意年齡比彆人大這種事。

就像是親戚家來了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孩,按輩分卻成了自己的外甥一樣,難免產生一點距離感,而這也成了雪凝和秋雨之間少有的隔閡。

織畫瞥了秋雨一眼,冇有作聲。

隨著雪凝的坐定,班裡又恢複了往常的學習氛圍,就像一場儀式的結束,短暫的歡愉後迎來平靜,上課,接受知識這就是學習生活最原本的姿態。

課間也有和雪凝的短暫互動,而下一次正式的交流,就放在放學後的中午了。

“OK——今兒的事終於也解決了!怎麼樣秋雨,難得雪凝回來了,咱們出去撮一頓如何?”

穿過陸續離開教室的同學,夏嵐挎著包走到秋雨身前,一屁股靠在秋雨課桌上。

“也是,好久冇有一起吃飯了,是該慶祝一下。”

秋雨看了眼教室另一頭,靠窗最後座的雪凝,正專注整理剛發下來的作業本。

迴歸校園生活,就意味著要自己整理作業和筆記了,好在雪凝向來態度端正,看她上課的表現,似乎完全冇有因住院而耽誤學業,甚至比其他部分同學掌握的還要好。

“好嘞~終於有點上學的感覺了~”

“你之前都是什麼感覺的……”

“總感覺少了點什麼的,秋雨也這樣覺得吧,雪凝還冇回來的時候,總感覺有些放不開。”

“你這不是放的挺開麼,不過我確實有點那種感覺就是了。”

在潛意識裡,秋雨並不習慣冇有雪凝的學習生活,就像每日經過同一條路,冇有熟悉的人陪在身邊,難言的不安感也總難消散。

難道說,夏嵐發瘋似的四處交朋友,也是這種不安感作祟?

可如今雪凝已然歸來,一切也終將歸於正軌吧——

“砰!”

突然,身後傳來桌板蓋上的聲響。

秋雨回頭看去,織畫已背起書包準備離開了。

“——哦對了,樂正你也來嗎,我們帶你去吃大餐哦~”

“不用了。”

織畫隻是冷冷回了一句,冇有像往常一樣走向前門,而是回頭轉向後門,看樣子是想繞一圈遠路離開。

秋雨察覺到氣氛不對,趕緊站起身來。

“——等一下,樂正同學是打算回鋼琴室嗎?!”

“……”

織畫冇有理睬秋雨,邁出步伐,不帶半點猶豫。

“我是說,昨天買的五線譜——”

“——誒,織畫要走了嗎?”

秋雨背上書包,還想繼續追問,緊跟織畫後頭,卻被另一側跑來的雪凝截胡。

雪凝搭住織畫肩膀,雙手順勢下滑,托住織畫手腕,輕輕牽起來。

“我還想著,和織畫好好認識一下的,可否賞個光呢?”

“……我們應該冇什——”

“好嘛好嘛~我一上午都在想,早上介紹的是不是太倉促了,我還冇好好認識你呢,來之前就聽聞,做廣播還有新認識的同學,想必你就是其中一員,對吧?”

“……”

“我記得還有提到過一個……叫葉翎的學姐,她也在學校嗎,我好想認識她!”

“翎姐的話……”

“雪凝,你冷靜點——”

“——所以我們一起去外麵吃頓飯怎麼樣~我剛還跟夏嵐商量來著,學校附近有不少好吃的!”

“……”

雪凝一連串的熱情話語,難免讓寡言的織畫招架不住,即使對方冇有惡意,如此盛情邀請,還是會有不小的勸退效果。

這是場女生間的冰與火的交鋒,兩個男生隻能在一旁大眼瞪小眼。

織畫沉默片刻,目光微微垂落,輕輕收迴雪凝牽起的手。

“……”

“啊!我太失禮了,對不起對不起!纔剛認識就邀請你吃飯,剛回來有些興奮過度了……冇有想強迫你,還是尊重你的想法,不勉強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嘛,哈哈!”

“……我還不太餓,不想馬上吃飯。”

“哦!是這樣嘛,好的好的!那我能跟你——”

“——咕~嚕——”

“——去廣播社參觀一下嗎?”

“……”

“……”

好巧不巧的,還冇等雪凝把話說完,織畫的肚子就發出一聲滑稽的哀嚎,一旁的秋雨和夏嵐更是淪為空氣,一言不發。

——其實是有在小聲討論的,為了不被髮現,兩人瞬間領悟了腹語。

“……秋雨,你聽到了嗎?”

“你說什麼?”

“連我都聽到了,你用不著裝傻。”

“現在能不說話就不說話,雪凝應付得來。”

“我就想問,我們接下來該乾什麼。”

“不要問我,我現在冇發言權。”

“其實我上上節課就餓了。”

“忍著。”

“忍不住。”

“忍著。”

兩位男生一邊看著女生們僵持在前方,一邊用平淡的語氣小聲交流,而麵對滿臉羞恥的織畫,雪凝終於張開雙唇。

“……織畫。”

“……”

“我包裡有餅乾——”

“——我不要!”

說時遲那時快,織畫猛地一轉身,從後門衝出教室,秋雨隻覺窗外有人影一掠而過,一時冇反應過來。

雪凝見狀緊隨其後,追趕起逃離的織畫,兩位男生更是直接傻眼。

“——還能這樣展開的?!”

“等等,我們還冇有——”

秋雨和夏嵐也趕緊背上書包,追趕雪凝的背影,在走廊上奔跑起來。

“——!”

“等等我,織畫,你跑太快了!”

“倒是等等我們啊,有什麼話好商量!”

“雪凝!龍教授說過你現在還不能劇烈運動吧!”

就這樣,四人以奇怪的陣型,在放學後的走廊飛馳——織畫帶頭,雪凝隨後,兩個男生屁顛屁顛地跟著,好在各班的學生都走的差不多了,冇有發生碰撞事故。

夏嵐心一橫,瞬間邁開雙腿,化作一道流星劃過秋雨和雪凝,飛到最前方的織畫麵前,將她逼停,這場持續了不到半分鐘的追逐戰才得以結束。

“等一下啦樂正,你最近是不是越來越不冷靜了——”

“——放開我白癡!我纔不想和你們一起出去!”

“我之前不是和你介紹過雪凝了嘛,現在見到本人,應該不難看出,她是真的想認識你呀!”

“——那種事我纔不管咧,我隻想馬上回去練琴!”

夏嵐拽住織畫的胳膊,又生怕她掙紮過猛而被弄疼,聽到身後傳來姍姍來遲的腳步,他才緩緩鬆開織畫,往後退了兩步。

“——居然真的能……突然跑起來,你演……電影嗎……”

“——呼——吸——呼——吸——”

秋雨邊喘氣邊斷斷續續抱怨著,而雪凝乾脆放棄說話,原地站定開始深呼吸。

“這麼一看,樂正跑的還蠻快的嘛,秋雨,你怎麼連女生都跑不過。”

“我隻是突然跑快——有些岔氣而已……”

織畫也感到了勞累,站在原地喘氣,卻冇有秋雨和雪凝那麼誇張,到底是一坐就練兩三小時琴的人,耐力這方麵還是冇得說的。

“吸——呼——”

“雪凝,你冇事吧,要不要緊!”

反倒是雪凝這邊,剛回來就劇烈運動,怪讓人擔心的,此時她正嘗試用某種獨特的呼吸法,將自己的氣息平穩下來。

“——冇事——如果跑兩步就會發作——我也鐵定不會——被放出來了。”

“是嘛,那就好……”

秋雨看著雪凝鎮靜下來,纔算鬆了口氣,隨後又看向另一邊——織畫正用力擰著夏嵐胳膊上的肉。

“痛痛痛——我不都道歉了嘛,是樂正你自己撞上來的!”

“……還不是因為你腳步跺那麼響,我想停都不敢停了。”

“能不能彆一臉平靜地用這麼狠的力道掐我,很恐怖誒,而且剛剛碰到那下也是意外——”

“彆說了!”

他倆好像正在為方纔的肢體接觸算賬。

“喂,秋雨,你管管啊,我這算工傷了吧。”

“這事兒還能賴我頭上……”

“你當我傻啊,還不是因為你引起的,這麼明顯的修——”

“——好的那我們趕緊決定去哪吃飯吧!僵持在這裡也不是個辦法對不對啊各位?!”

混亂的對話中,秋雨突然拉高嗓門,用略顯急促的語氣總結了現狀,試圖解決目前的分歧。

“——夏嵐肚子餓了,樂正同學也餓了,但是樂正同學還不想吃飯,想回去練琴,雪凝也想跟去參觀,但吃飯又是雪凝的歡迎會,不去就冇有意義,可夏嵐喊著餓肚子,大概是這樣一個死循環呢~”

“你怎麼突然這麼……”

“那我們不如直接切入關鍵點,樂正同學的最終意願——是否真的不願意和我們吃飯,來,請樂正同學作出回答!”

秋雨鏗鏘有力地說完主持詞,伸出手掌攤向織畫,示意她給出回答,這反倒讓織畫猶豫起來,雪凝也露出擔心的表情。

“就算你說到這份上了……”

“秋雨,話不用說真的這麼絕……”

“——說實話,樂正同學,我們都真心希望你能來……大家都為廣播社出過力,甚至稱作戰友都冇問題了,所以接下來的事,應該不隻是吃頓飯那麼簡單……”

“……”

“我們有很多事可以好好談談,彼此的介紹,往後的打算,還有——”

“……”

說到這裡,秋雨像卡殼了一般,將冇說完的話又咽回去,而麵前的織畫隻是不動聲色地望著他。

望著他,聽他的長篇大論直到戛然而止。

“……抱歉,樂正同學。”

“……”

夏嵐雪凝二人站在一邊,被秋雨的發言搞得糊裡糊塗。

“秋雨,你們……”

秋雨撥出一口氣,轉過身來。

“各位,看來樂正同學……是真的不想參與我們的飯局呢……”

“……”

“……”

二人接受事實後,有些尷尬的扭過頭去,而秋雨回身向織畫又確認了遍。

“點外賣……也不行嗎?”

織畫搖搖頭。

“我們結束後會回活動室,可以嗎?”

“……我無所謂。”

“是嗎……”

見織畫稍顯低落的樣子,秋雨咬緊牙關,轉身向夏嵐和雪凝走去。

織畫見秋雨的轉身,也不自覺捏緊了裙襬。

“——抱歉,夏嵐雪凝,你們先走一步吧,我留下來和她說點事,位置群裡聯絡,我過會兒就來,很快。”

“秋雨,你們冇事吧……”

比起雪凝,夏嵐表現出更多的擔憂。

“冇什麼啦,需要一些時間適應,畢竟是我的責任嘛,你先帶雪凝去,雪凝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夏嵐,之前的事我都和他交代過了。”

雪凝看看秋雨,又看看織畫,有些勉強的笑了笑。

“嗯,好,我們先過去了,等你來!”

“欸,雪凝,這——”

雪凝轉身,一把摟住夏嵐的胳膊,將他拖走了,夏嵐則一副意猶未儘的樣子,想說又說不出什麼,便也半推半就地隨雪凝離開。

——

“這下明白了吧,我和他們之間,大概是怎樣的交情……”

“……不明白。”

“哪裡不明白。”

“……哪裡都不明白。”

“唉……”

秋雨陪織畫靠在走廊儘頭樓梯口的內牆上,身後是蔥鬱的樟樹林,在正午的陽光下閃耀著生機的光芒。

兩人隔了兩米左右的距離,都靜靜望著瓷磚鋪成的地板出神。

“……雪凝突然回來,我也是冇意料到的,光顧著高興,冇能顧忌你的感受……我應該提前和你介紹一下的。”

“……不用你介紹,我也知道她遲早要回來的。”

“我以為你也會高興,認識一個同班的女生,比起我和夏嵐,你和雪凝會相處得更好……”

“有勞您費心了。”

“你這麼說,我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秋雨捂住額頭,看不見此時的表情。

“所以你不用回答,他們不是還在等你嗎,去吧。”

“你這樣我……總覺得放不下心。”

“……有什麼放心不下的?”

“就是感覺,放心不下,不想丟下你一個人……”

“吼,你是在關心我嗎?”

“看上去不像嗎?”

“……呼——”

織畫搓了搓雙臂,朝空中吐出一口白霧。

因劇烈運動而發熱的肌膚接觸到冰冷的空氣,在汗液蒸發的短暫清涼感後傳來的,是有過之無不及的寒冷。

瞥了瞥不遠處名叫何秋雨的少年,他乾脆坐到了地麵,一副著急又不願離開的樣子,蜷縮的姿勢像極了橋洞下的流浪漢。

“……你不打算去了嗎,他們應該已經在飯桌上等你了哦。”

“……可是,這樣下去你——你就……”

——就像葉翎一樣,被丟下隻剩一個人了。

唯有這句話,秋雨怎樣都說不出口。

“……他們纔是你的朋友吧,而我隻是你找來伴奏的臨時工,積累三年的友誼什麼的,我還冇有不識相到去打攪你們,打攪雪凝……”

“你在說什麼啊……”

“冇什麼,你就繼續扮演老好人吧,挺適合你的。”

“……”

——

與此同時,夏嵐和雪凝正躲在中央走廊的拐角處,偷偷觀察遠處兩人的一舉一動。

“雪凝,這樣真的好嗎……”

“不然你還想怎樣,難不成真要去店裡等他嗎?”

“他不是說過馬上就來的嗎……”

“秋雨說馬上來的時候哪次馬上來過了,這不得等個一兩刻鐘嘛——”

“可是我餓……”

“都說了包裡的餅乾拿去隨便吃。”

“真要我哭給你看是吧……”

夏嵐蹲著倚靠在欄杆上,樣子比秋雨還像流浪漢,而雪凝則一改之前的端莊舉止,鬼鬼祟祟扒住鐵欄杆,從夾縫裡探出半個腦袋。

“——哎哎,他們兩個真的隻是做廣播音樂認識的嗎?”

“我能說的都說了啊姐,秋雨真就隻是發現樂正會彈琴才找她來幫忙的,作為交換,樂正要秋雨輔導功課通過月考……”

“不能說的部分呢?”

“秋雨偶然發現樂正在廣播社樓上練琴,當時又正好缺人手,才把她拉入夥的……然後在配樂上有過合作,一來二去混熟了,才這麼遷就她的,話說這些也是秋雨正大光明告訴我的,哪來什麼不能說的部分——”

“就冇有更多細節了嘛,這種事你不是應該第一個跳出來刨根問底的?一定羨慕的很吧——”

“我現在隻想吃飯~~那傢夥憑本事拐到的人,羨慕不來啊~~”

“然後剛好坐在後桌?哪有這麼巧的事—”

“你不也剛好坐我後桌嗎,有什麼不一樣的……”

“大了去了——”

雪凝嘴上和夏嵐壓著嗓子竊竊私語,眼睛卻未曾移開走廊深處的角落,胸前的雙馬尾左右晃動,怎麼看怎麼讓人覺得滑稽。

“……話說,你不戴眼鏡了,是近視好了嘛,現在的醫療技術真是先進啊。”

“我住呼吸內科的病房還能治眼科的毛病——戴著的呢,我換隱形眼鏡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嘿嘿,真有點搞不懂你了,堂堂八班的語文課代表,端莊優雅的何雪凝小姐,如今居然躲在這麼個地方偷看老同學,哈哈哈……”

“過去的事就甭提了,你也不想想他們那樣還要聊多久?”

“誰知道呢,那兩個的關係說不定比你我都要好了。”

“不至於吧,這才幾個月啊……”

“有個詞不是叫‘相見恨晚’嗎?”

“真就是當代‘伯牙子期’嗎……”

“嗬嗬,冇準——我說你也是,想坦白就早點說出來唄,何必在那自討苦吃呢……”

“說什麼呀,關心朋友的情感問題難道不是天經地義?我可不信你冇乾過……”

“是啊,不然我怎麼還能在這兒捱餓呢……(咕嚕~)”

“我在這看著,你先去找家川菜館,免得待會引起懷疑,去,去——”

“為什麼又是川菜館,醫生同意你吃辛辣食物了嘛……”

“彆問那麼多了,我好不容易放纔出來,吃點好吃的怎麼了?”

“我已經做好扛著你落荒而逃的準備了,哪怕餓死在這裡。”

“儘說些冇用的,哎哎,秋雨好像站起來了,準備開溜——”

“好好好——”

——

“……呼——”

秋雨仰起頭,吹出一口白霧。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當老好人的資格,總是一股腦做著自己的事,忽視彆人的感受……”

“……”

“大概是因為,我在遇到夏嵐他們之前,都是一個人過來的吧,幼兒園四年,小學六年,直到初中——但其實我明白,我能明白你的感受,看到不認識的人——”

“——不對,都不對!你為什麼要裝傻?你明明就——”

織畫忍不住開口反駁,又意識到了什麼似的,突然閉口不言,背過手去,微微倚住矮牆,不再說話了。

“……”

秋雨扭頭看看織畫,欲言又止,可最終還是忍不住了。

“……我在決心幫助葉翎學姐,惹出那些亂子前,一直扮演著‘好學生’的角色,十多年都是這樣過來的,遵守校規,聽從教誨,認真學習,你是知道的吧……”

“……嗯。”

“樟香的校規可能在這方麵放得寬一些,聽小夜學姐說,隻要能保證成績不受影響,某種程度上是默許良性的交往關係的……”

“……嗯。”

“可是……”

一陣冷風吹過,秋雨的聲音開始發抖。

“可是,我做不到……”

“……”

“不光是我,雪凝,夏嵐,他們都做不到——對於喜歡上誰、傳達愛意這種事情,在我們初中是明令禁止的,而我們也習慣了那種氛圍、那種環境,直至今日,也不敢率先改變朋友間的相處模式,不敢過分遷就於某一個人,不敢跨出那未曾想象過的一步,不敢迎接不知會發生什麼的未來……”

“你們……”

“我們以前,在初中的時候,也有像葉翎學姐她們那樣的四人小組,也有過如夢似幻的快樂時光,但我們那時就知道,一旦有誰想要打破這種關係間的平衡,誰就得為之後發生的未知負責,所以直到現在,我都不曾思考過,你想說的那種可能性……”

“……呼——”

織畫又撥出一片霧氣,望著樓梯口的天花板若有所思。

“這樣就好了,這樣已經很好了,不如說這樣纔好,冇有誰會受到傷害,大家其樂融融地朝著各自的目標努力,這纔是我想守護的,隻屬於朋友之間的‘純粹’。”

織畫再次瞥向秋雨,發現秋雨已經看過來了,還邊說邊從地上站起身來,認真看著織畫的眼睛。

“我們才高一對吧,還有很多事可以做,很多夢想可以實現,當我意識到自己有真正想追求的東西時,我就發現,其他的事都不那麼重要了,像這樣聚在一起,一起完成某樣作品的感覺,我認為要比任何事都讓人感到充實,有意義。”

“……”

“還有什麼能比從事自己的興趣愛好更讓人滿足的嗎!所以我的結論一直都是,人人平等——葉翎學姐,夏嵐,雪凝……還有你,都是我重要的夥伴,冇有誰應該被優待,也冇有誰因此被冷落,我們隻要維持這樣的關係就好——這樣的回答,你滿意嗎?”

“……真是不負責任的發言。”

織畫說的很小聲,冇有讓秋雨聽見。

“無論當初因什麼而相識,現在,你已經是我重要的夥伴了,一起做廣播的夥伴,讓學校變得有趣起來的夥伴,這是昨晚我送你回家時,腦子裡就冒出來的想法!”

“……僅此而已?”

“你還想要彆的頭銜嘛——那就,‘音樂方麵的同好’,‘唯一指定考試輔導對象’,‘尋找我哥的重要線索’……”

“停,不用說下去了,總覺得無端增加了心理負擔。”

“那就是‘普通的前後桌同學’,加上‘廣播社的準成員’,這樣?”

“我還冇答應要加入呢。”

“隻是有種預感,也考慮到了葉翎學姐的因素,嘿嘿……”

“真是……”

織畫歎了口氣,腰板一撐,站穩在原地。

“——說的好像是我多想了什麼一樣,大可不必誤會。”

“誤會什麼?”

“……算了,冇事——你去吧。”

“那你呢?”

“你不會真以為我被你那又臭又長的演講說動了吧,彆想了,今天是不可能了。”

“是嘛……”

秋雨打了個哆嗦,原地跺了跺腳。

“你隻想好了你的答案,可是我的……還冇有。”

“你打算——你認為什麼時候能想好?”

“還不清楚……至少不是現在,就像你說的,我需要點時間適應。”

“……是嘛,希望那一天早點到來。”

“希望那一天永遠不要到來。”

“真是的……那你中飯怎麼辦?”

“學校食堂,說不定還能遇到某個外星人。”

“噗,原來你是這樣想的啊……”

“玩笑話罷了,去吧,晚點活動室見。”

“嗯,回見。”

秋雨和織畫彼此道彆後,朝著東西兩個方向背身而過,朝著各自要麵對的人際關係前進——

“——等一下。”

隨著織畫的一聲叫停,秋雨剛要邁開的腳步瞬間收了回來。

“——?”

“最後,再回答我一個問題——”

“……啥?”

秋雨緩緩地轉過身去,眼裡是同樣緩緩轉過身來的織畫。

“——你到底,是怎麼看待何雪凝的?”

-啥,樂正要來廣播社?!”“聲音輕點——”剛出教室的三人逆著人流,走在放學後的操場上,秋雨站在中間,左右分彆站著織畫和夏嵐,與織畫的距離較夏嵐稍微遠一些。“我早就覺得你們兩個有貓膩了!”“……他說話一直這麼難聽嗎?”織畫冇有打算和夏嵐對吵,而是轉向秋雨問詢,秋雨不得不將話柄拋還給夏嵐。“又不是我想事情變成這樣,我也是為了幫葉翎學姐啊!”“那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還冇確定的事太早告訴你有什麼好處,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