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章 - 暖意

26

微彎下腰,兩鬢銀髮微微垂落,竟能看到細長耳廓底端打了對耳洞,他搭住小女孩的肩膀把她護過去,皺著眉頭像是在說教的樣子,語氣裡卻充滿了寵溺。按理說,秋雨應該完全不認識這兩個人,他在生活中並冇有和什麼淘氣的小女孩或是銀髮的大哥哥有過交集,可由於那位男生的髮色太令人印象深刻了,讓他不禁想起每週一國旗下講話時,經常出現在主席台後方的一位學長。儘管秋雨叫不出他的名字,他的髮色卻令秋雨難以忘懷。恐怕這就是那位學...-

“……”

“呼……呼……”

“你可算來了啊,我們等你好久了~”

秋雨納悶得眯起眼睛,看著桌前並排坐的夏嵐和雪凝——雪凝擺出一副刻意的笑容,夏嵐則是大口喘著氣,看起來十分可疑。

“我以為你們已經點好菜了……”

“我們想等你來了再點,菜涼了吃下去可是會拉肚子的~”

“可為什麼是川菜館,我吃辣的一樣容易拉肚子……”

“剛好找到這家店了嘛,我對這附近不熟,就隨便挑了家,你也可以挑不辣的吃嘛~”

“為什麼夏嵐一副累到虛脫的樣子?”

“可能是因為剛剛在走廊上跑步的緣故吧,織畫跑那麼快,他要攔住可不容易啊~”

“這都過去多久了,夏嵐,你不該是這種體力啊。”

“還不是因為某人的體重——”

“——天冷了,做激烈運動確實容易倒吸涼氣,來喝點熱水暖暖身子——”

“燙燙燙燙燙——!”

雪凝把剛倒好的熱茶往夏嵐嘴邊懟,夏嵐被燙的哇哇直叫。

“哎,我還以為能把她說動……”

“你跟她說了些什麼呀?”

“……一些,瑣事……”

秋雨抬眼看了看雪凝,又看看她身邊的夏嵐。

“瑣事——算什麼啊,那能把織畫說動嘛。”

“啊哈哈,我不太會說話啦,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不知道要怎樣處理……”

雪凝看秋雨的情緒有些低落,愣了兩秒,隨即抬高嗓門招呼起來。

“彆拉著個臉啦~織畫不來已經很遺憾了,連你都這麼低沉該怎麼辦纔好,來來來,服務員,我們這裡點菜——”

“雪凝……”

“秋雨,你可看著點,雪凝點的菜單要是不查一遍,今晚你我都彆想站著走出廁所。”

見雪凝開始招呼來服務員,夏嵐探身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

“至於嗎,雪凝可比你成熟多了,她有分寸的——”

“——先來個麻辣鍋。”

“你給我等一下!”

聽到雪凝張口的那一刻,秋雨和夏嵐齊刷刷抬手製止。

“嗯?有什麼奇怪的嗎?”

“為什麼要擺出一副天真無邪的表情,你那是剛出院的樣子嗎!”

“要怎麼想的才能毫不猶豫點這家店最辣的底料啊!”

“你們在說什麼啊,天冷了吃火鍋是理所應當的吧?”

“吃火鍋冇問題,但是你點的是什麼鬼啊!”

“這個啊——”

雪凝翻轉菜單,將菜單上的參考圖片指給兩人看,那是畫麵上最大最紅的火鍋料理,比較其他的菜名,唯獨這個火鍋的邊上標註著最多的五個辣椒圖案。

“問題就在這裡啊!”

“你到底是不是浙江人啊,為什麼有川蜀的飲食偏好!”

“哎呀,我想著今天降溫。所以來點辣味暖暖身子~”

“這已經超過暖身子的範疇了!還有你纔出院吧,用屁股想都知道醫生叮囑過你清淡飲食了吧!”

“有這回事嗎,我記性不好欸——”

“騙鬼啊!百科全書你都會背吧!”

“那倒不至於。”

“總之!”

秋雨一把搶過雪凝手裡的菜單,雪凝可憐兮兮地要伸手奪回,被夏嵐反手按回座椅。

“——這次由我來點!”

“嗚嗚嗚~兩個大男人聯手欺負弱女子……”

“能把兩個大男人辣死的弱女子……”

“這是為了我今晚如廁的幸福,雪凝,原諒我。”

“至少點個鴛鴦鍋啊啊——”

“高湯鍋,謝謝。”

“嗚哇啊啊啊~”

雪凝發出鬧彆扭的聲音,胡亂捶打著夏嵐的肩膀。

夏嵐被小拳頭錘得在座椅上上下顛簸,表情冇有絲毫波瀾,像個木樁任由雪凝發泄不滿。

“接下來是——我看看哈,冇怎麼吃過川菜,怎麼都是……”

“毛血旺,多加鴨血和牛肚,嗯,然後水煮魚,少放豆芽多放魚肉,接著大份的泡椒牛蛙,多點醋,還有麻婆豆腐,多點肉末,豆腐儘量挑嫩一點的——”

秋雨還翻著菜單,為尋找清淡的菜而猶豫不決,雪凝一轉眼又把服務員叫到跟前,像背古詩一樣流利地報出一道道菜名和細節要求。

“這些不都是最辣的菜嗎?!”

“我冇看菜單所以不算!”

“你分明就是剛記下來了!都說了菜由我來點了啦!”

“看你這麼糾結我幫你一把還不好嘛!”

“而且你點這麼多有考慮過價格嗎,我們三個吃得完嗎!”

“這頓我來買單就好了嘛,吃不完打包嘛!”

“那個,客人,你們到底誰點菜……”

“我點!”

“我點!”

“……”

兩人為到底該點什麼吵得不可開交,難為了站在一旁的服務員。

“看吧,你這麼慢吞吞的,服務員小姐都生氣了。”

“還不是因為你儘點些辛辣的食物!”

“我冇有生氣,隻是想請你們儘快……”

服務員低聲下氣地在一旁解釋,可並冇有人聽見,桌上隻有秋雨和雪凝喋喋不休的爭吵,夏嵐靜靜坐在一旁說什麼也不是,默默端起茶杯嘬了一口。

“嘶——好茶。”

“——不點這些菜來川菜館還有什麼意義!”

“果然是故意選的這裡嗎!”

“我好不容易纔出來的,三個月,你知道這三個月我是怎麼過來的嗎!”

“我管你怎麼過來的,現在放縱你就是害你再回去一趟!”

“嗚嗚嗚我要吃好吃的,嗚嗚嗚嗚~”

雪凝可憐巴巴趴在桌子上撒嬌,夏嵐都有點看不下去了。

“秋雨,我看——就依她一次吧……”

“怎麼連你也說這種話!”

“就點一個吧,你看她這樣子……”

夏嵐側頭點了點雪凝,秋雨見狀,不由得心軟了一下。

“……”

“嗚嗚嗚……好羨慕你們能隨便出門,想吃什麼吃什麼,我也好想出來玩……”

雪凝鼓起腮幫子,腦袋搭在疊放的手臂上,皺起兩彎細眉,眼底的臥蠶包裹著水汪汪的眼睛,隨時都會哭出來的樣子。

不行,雪凝這個樣子讓人根本無法拒絕,她似乎掌握了男生的軟肋一般,還夾起嗓子發出咽嗚聲,像是剛出生不久的小奶貓,聽得人心裡一顫一顫的。

“那我怎麼辦嘛,龍教授那邊誰去交代……”

“適當給她解解饞就好了,雪凝的要求其實不多。”

“麻辣香鍋,口水雞,剁椒魚頭,辣子雞,嗚嗚嗚嗚……”

“……你管這叫要求不多?”

“所以說就答應點一個,這是條件,然後我們再點些清淡的,像是木瓜牛奶,龜苓膏這種去熱清火的中和一下,應該不會有大問題——雪凝你說呢?”

“……隻要能讓我吃點好的,我什麼都聽你們的。”

“看吧,她還是會妥協的嘛——”

“我什麼都會做的!”

“行了啦,你這哪是淑女的發言啊。”

在夏嵐的接哄帶勸下,雪凝終於直起腰桿,恢複了些許元氣。

秋雨看罷,隻得低頭長歎一聲。

“唉,真拿你們冇辦法……”

——

“吼——吼——好辣,嘶——”

“你吃得太快啦,吹涼了再吃冇人跟你搶。”

雪凝正狼吞虎嚥地吃著鍋裡的毛血旺,一邊大口顧著白米飯,腮幫子鼓得像隻小鬆鼠,看上去十分滿足。

“……你不吃點嗎,學校裡可是你先喊餓的。”

“現在反倒不那麼餓了。”

“放鬆下來了,反而還不餓了?”

“能坐在這暖和的地兒就夠管飽的了~”

夏嵐說著,單手開了兩罐可樂,推給秋雨一罐。

秋雨接過可樂,抬手舉過肩膀。

“以後有的是機會呢。”

“是啊~”

清脆一聲響起,兩位男生在空中碰了一杯,抬頭飲下。

“啊——果然吃火鍋就是要配汽水嘛!”

“總算是放鬆下來了,今早發生了好多事啊——”

“好夯過夢一昂(好像做夢一樣)。”

“把飯嚥下去再說話。”

雪凝夾起一把豆芽塞進嘴裡,腮幫子又鼓了起來。

“真是的,越來越不注意形象了。”

秋雨說著,抽出兩張餐巾紙遞給雪凝,雪凝連忙接下,往嘴邊抹了一通,夏嵐則從火鍋中夾起一筷子涮羊肉,放進料碟子裡。

“可彆把校服沾到了哦,你那身可是新衣服。”

“沒關係,反正也是紅色,不影響的啦~”

雪凝喝了一口茶,滿臉幸福的表情,傻乎乎地笑起來。

“也隻有在你們麵前不用矜持了嘛,這樣多好~”

“我倒是覺得你進教室的瞬間就火力全開了。”

“我已經很努力了好吧,儘可能展現出自然的一麵,畢竟初來乍到,大部分人都不認識,超緊張的好不好~”

“嗯,能把自我介紹講到那種程度,我覺得已經很了不起了,至少冇有秋雨當初的那麼尷尬。”

“你瞧不起誰呢,一張嘴就邀請女生去看你打球,惡不噁心啊,男生看了好感度都直接沉底好嘛?”

“那可是正當的自我表現!”

“行了行了,現在整個年級都知道二班有個流裡流氣的花花公子了。”

“提升知名度也要一步步來的嘛~”

夏嵐嘬了口可樂,低頭看見雪凝湊到麵前。

“你還真敢到處勾搭女生啊,我以為秋雨在群裡隻是說說的。”

“這,這也是為了提升自我嘛……”

看著雪凝直勾勾的眼神,夏嵐有些手足無措。

“你們開學的自我介紹是什麼樣,說來聽聽?”

“……真的要說嗎?”

“來嘛~說嘛~也幫我補補漏下的精彩片段~”

“……秋雨。”

“硬是把話茬拋給我了是嗎?”

“(咕咚——)”

“還擅自喝起來了!”

“(咕咚——)”

“喝的時間有夠久啊你!”

“秋——雨——”

雪凝見夏嵐抬起可樂豪飲許久都冇放下,轉頭不懷好意地看向秋雨。

“嗚咕——”

“快說。”

“我,我就跟大家說,我叫何秋雨,初中畢業於晨光中學,喜歡聽純音樂,各種風格的都聽,但主要是鋼琴曲,有自己的歌單,希望能在班裡找到同樣喜歡純音樂的同學,多多交流,接下來的三年請大家多多關照,這樣而已!”

“……”

“漏了一個,漏了最後的傻笑。”

“終於喝完啦你!”

“服務員,再來兩罐冰可樂——”

夏嵐抬手招呼服務員,強壯的臂膀下方,是雪凝尷尬的眼神。

“……一開始就展露自己的興趣,還真是,讓人不知道怎麼回答呢。”

“我當然也知道,純音樂相比流行歌曲要冷門很多啦!可情急之下也想不到彆的東西可以介紹了嘛!”

“嗯,至少在某些方麵有點理解你了。”

“……哪些方麵?”

“——然後就是冷場了,指向性太過明顯,連熊老師都不知道怎麼接話了,加上那傻笑,噗——”

“還真要謝謝你啊,當時笑得那麼大聲!”

“不過不擅長說謊這點,倒也是你的優點吧,至少那個瞬間,全班人都達成了共識,‘這人,是個老實人’這種感覺。”

“反正我這種人到哪都會被欺負啦……”

“有夏嵐在應該冇人敢欺負你吧。”

“倒也是,光夏嵐的自我介紹就夠嚇倒一群人了。”

“說來聽聽?”

雪凝撐起下巴,饒有興趣地側身看向夏嵐,秋雨則在一旁解釋道。

“剛剛邀請女同學看他打球的事也說了,‘說不定帥你一臉哦’這種噁心的發言也讓不少人笑場了,然後就說——”

“‘剛剛那個喜歡聽歌的老實人是我兄弟,初中時欺負過他的人都被我揍了’,我記得當時是這樣說的。”

夏嵐見逃脫不掉,主動把話頭接過來了。

“哦~聽上去很有安全感嘛,這種話纔是女生愛聽哦~”

“然後就說了特彆冇安全感的話,‘當然各位女同學要是遇到什麼困難,比如被奇怪的男生欺負或者搭訕什麼的,也可以第一時間找我求助哦~’,讓我有一瞬產生的感動又很快消退了。”

秋雨如是補充道,捋平了雪凝剛揚起的嘴角,隻留下猶如睏倦般透出無奈的眼神。

“聽上去你就是那種隨便搭訕的奇怪男生。”

“我有權保持沉默。”

“實際上他第二天就這麼乾了。”

“你懂不懂啊秋雨,這是身為男人的誌向!整天聽你那小曲兒能變得受歡迎嗎,能得到大家的青睞嗎!”

“我又不是為了受歡迎才聽音樂的……”

“——而且這也是為了提升自我,隻有和各種各樣的人接觸交流,才能變得更加成熟!”

“和各種各樣的女生?”

“說話歸說話,彆站起來。”

不知不覺,夏嵐已經激動得站起來了,方纔的義正詞嚴反倒成了他不成熟的表現。

“快坐下,搞得我們都害臊了。”

雪凝捂著眼睛,抬手搭住夏嵐的肩膀示意他坐下,夏嵐意外的很順從,呆愣愣坐回位子上,看上去有些出神。

“嗯,我多少清楚了,你倆是比以前更放得開了……”

雪凝端起熱茶嘬了一口,又條件反射地把頭移開,吐出粉紅色的舌尖。

“燙……”

“還不是你剛吃了辣的。”

“快,可樂借我喝一口。”

“我的喝完了。”

雪凝見秋雨如是說,隨手端起夏嵐的可樂,灌了兩口進去,擦了擦嘴,抬眼端詳起麵前的秋雨和身邊的夏嵐,露出幾番欣慰的微笑。

“——這不是好事嗎,大家都有所改變——都有自己的目標了。”

“這算,有目標了嗎……”

秋雨勉強嘟囔了兩句,夏嵐卻皺起眉頭。

“你幫學姐籌備著完成廣播,夏嵐也努力想被更多人接受,當然算是有目標啦~”

“唉,可眼下還是困難重重啊,各種意義上——”

“——必須要做的……”

秋雨還發著牢騷,口中的碎語被夏嵐應聲打斷——用非常認真的語氣。

“——如果不作出改變,就冇法向班長交代了。”

“……”

“……”

夏嵐的話像施了魔法,說出口的瞬間,三人的動作都停滯下來,各自看著碗裡微涼的菜葉陷入沉寂。

秋雨剛架起手中的筷子,持在半空停了半晌,微微下沉,最終又放回筷架。

雪凝雙手捂住茶杯,吹一口氣漾起波紋,看著自己的倒影在手中四散。

夏嵐雙手握拳攤在桌麵,看著碗中空無一物,又抬頭望見窗外枝頭飛過的兩隻麻雀。

冇有人能接上話,冇有人願意去接話,進店以來侃侃而談的氛圍轉瞬即逝,好像那是在做夢,而現在纔是大夢初醒的時候——可三人又偏偏在這夢醒時分,陷入了名為回憶的夢境。

他們隻看見回憶中的自己站在原地,麵露難色,目送著一位綁著馬尾辮的女生頭也不回地往前走,直至消失於光芒中。

秋雨想伸出手抓住什麼,最終傳來的隻是指甲刻在掌心的痛楚。

【對不起,我可能,冇法陪你們走更遠了——】

【我已經累了,那時起我就知道,自己早晚會變成這樣,對不起,我終究看得到疏遠的未來,但願在那期限到來之前,我們曾共同朝著某個目標前進過。】

她便這樣離開了,從秋雨的身邊離開。

而這一幕,同樣刻在夏嵐和雪凝的心底。

秋雨收起雙臂,垂放在兩腿間,終於擠出了兩句。

“也不知道,班長她現在怎麼樣了……”

“……”

“……”

“我們已經,好久冇聯絡了吧——都快忘了,當初的那種感覺。”

秋雨仰起頭靠上椅背,長歎出一口氣。

“不,其實是不敢再找她說話了吧,害怕再刺激到她。”

“啊——是啊,明明她的賬號就擺在那裡,卻始終不敢點開,嗬,也不知道班長現在的班級如何。”

“以她的能力,應該很快又會當上班長了吧。”

“——她不會再當班長了。”

秋雨和夏嵐你一句我一句地似談非談,最終被雪凝平靜的一句話中斷了節奏。

“——我有這樣的感覺。”

“……”

“啊,是啊——她已經夠累的了。”

之後抽個時間,約她出來團聚一下吧——

這句話,秋雨現在還說不出口。

如今遠去的那個身影,曾是秋雨三人初中時期的班長,經曆諸多機緣巧合,憑一己之力將性格孤僻的三個問題兒童聚到一起,造就眼前其樂融融的畫麵。

毋庸置疑,秋雨能這般和夏嵐雪凝坐一起吃飯,全是班長的功勞,可成就瞭如今三人的班長本人,卻因中考發揮失常,錯失了一同入讀樟香的機會。

秋雨看看身邊堆放的三個書包——這本應是班長的位置。

初中時秋雨的同桌是雪凝,而夏嵐的同桌是班長。

出去玩的時候,他們總會像這樣團坐在一起,秋雨和雪凝麵對麵,夏嵐和班長麵對麵。

——本應是這樣的纔對。

秋雨拍了拍臉,不再去多想。

“總有一天,我們會再見麵的,我有這樣的感覺。”

秋雨像給自己打氣一樣,表達積極的想法,怎想夏嵐的臉色依然凝重,雪凝見了立馬幫秋雨一起活躍氣氛,打開剛端來的冰可樂,倒進夏嵐杯中。

“先不去想了吧,來,給你倒酒!”

“這又不是酒……”

“以茶代酒。”

“這也不是茶……

“秋雨,愣著乾嘛啊,跟夏嵐喝一杯啊——”

“來——夏嵐,乾了這杯乾紅!”

“……”

“——威士忌!”

“……”

夏嵐冇精打采的端起手中的可樂,伸手與秋雨碰上一杯,一飲而儘。

三人久違的聚餐,在現實的將就與回憶的遺憾中,平淡結束。

可結束的隻是聚餐,他們自知不能就此沉淪在回憶中,還得打起精神,重返樟香——

因為那裡,是他們的當下。

-……想好了,我要點一份小淩琴。”“你要吃人啊!”“對不起!看板娘隻有一個,不能出售!”“居然還正兒八經迴應了?!”明明不久前,織畫還說過討厭小孩子之類的話,如今卻在小淩琴麵前完全淪陷了。“看板娘,真是少見的用詞,聽上去……”“這麼說來,叫服務員的場合應該更多些——”“是我教她這麼介紹的,很可愛吧~”“原來是你啊!”“……果然是小夜姐教的。”秋雨感覺已經跟不上節奏了,累癱在沙發靠背上,最後還是端木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