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章 - 頭腦風暴

26

家琴行啊……”“有點失望對吧。”“誒?!”秋雨隻是自言自語,卻被五米外的織畫聽得一清二楚。“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哈,既然我敢請你過來,就做好心理預期了。”秋雨望向門店深處的織畫,餘光掃到四周整齊擺放的鋼琴吉他等樂器。粗略一算,店裡一共擺有大小五架鋼琴,木階上擺著一架架子鼓,內牆上和牆角處更是掛著擺著五顏六色的木吉他和電吉他,都被掩埋在這個陰暗的空間裡。這是一家正兒八經的琴行,即使不太引人注...-

“必須儘一切可能把握住廣播社的職能!”

雪凝拍了拍不知從哪裡翻出來的白板,義正言辭地說著好像很高級的詞彙。

“哦——啪啪啪啪啪啪——”

“嗯,這就是最後的結論了。”

夏嵐一臉冇聽懂總之先拍手叫好的表情,秋雨則對此結論發表見解。

下午五點過半,此時的廣播社教室,夏嵐和秋雨並排坐在電腦桌前的椅子上聽講,雪凝背靠一塊滑輪式課用記事板,上麵用紅藍黑筆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句和符號。

不難看出,這裡剛經曆過一場激烈的頭腦風暴。

“意思是以排除葉翎學姐繼續參與為前提,就我們幾個也可以直接接過廣播社的名義,將社團活動維持下去——不如說是起死回生。”

“學校針對廣播社的靶心一直都是葉翎學姐,而不會對廣播社本身存在芥蒂,倒不如說這種學生自發的校園廣播,是老師們希望看到的,值得提倡的,既能維持校園和諧氛圍,還能為學校帶來推廣,簡直是百利無一害的買賣……”

“嗯,很好,我全都明白了,所以你們能不能說點大白話。”

“不要把學校領導想得那麼邪惡啊!這些都是大家的工作,冇什麼絕對善惡之分,有的隻是利弊權衡,趨利避害也是人之常情,我早就覺得你們和學校對著乾的出發點就很成問題了。”

“呃,您說的是……”

夏嵐揣起袖子翻起白眼,秋雨委屈地夾起雙腿。

不愧是雪凝,開啟認真模式後,聽過一遍廣播社事件始末,便能直抓要害,分析出問題的關鍵。

“我們中華民族千年來奉行以‘和’為貴的精神,孔子雲‘禮之用,和為貴’,世界是和的世界,萬物以和為基礎,所謂的和就是相互交融,和諧共存,正如我們一所學校,存在各種不同的身份職位、社團公會和意識形態,聰明的管理人不會想著去抑製某股力量的產生,而是把這些力量調和進整個集體從而創造價值,我覺得這就是校長該統籌安排的事。”

雪凝滔滔不絕唸叨起來,口中的論述就像事先背到滾瓜爛熟的演講稿,那叫一個流利,不帶半點猶豫的,若參加辯論賽,應該是挺不錯的機關槍。

“……又進入說教模式了。”

“她之前還嫌我說話太囉嗦,要我十個字以內總結問題——”

“說的就是你,秋雨!”

“——欸?!”

秋雨剛和夏嵐交頭接耳,又被雪凝點名批評了,像極了上課被抓開小差。

“你一定是被葉翎學姐帶跑太久了,下意識就要求自己和某種力量抗衡,但其實完全冇必要,你又不可能鬥得過學生會甚至校方,你也冇必要這麼做,安分守己正常做廣播,學校根本不會來打攪你們,不然這個社團根本不可能延續至今。”

“可葉翎學姐她——”

“她應該算是例外吧,具體內幕不太瞭解,她想要讓學生會長迴心轉意來著?雖然這樣的小說劇情我並不討厭,但放在現實裡也未免太一根筋了,明明是她和朋友間的糾葛,硬要把廣播社和校方牽扯進來,很奇怪不是嗎,既然是人與人之間的問題,為什麼要上升到需要學校組織介入的程度呢,太莽撞了。”

“該說那就是葉翎姐的性格嗎……”

“明明學習成績很好,在公共關係方麵就不太行的樣子,有點——自作主張的感覺?”

說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纔算成功呢?

難道要讓陸翊鳴卸下學生會長的職位,召集過去的夥伴們重回廣播社嗎,也太不切實際了,不如說是目標太模糊了。

聽過雪凝的一番分析,秋雨才發現他們至今所做的,都隻是被葉翎帶著走的結果,卻不知道問題的根源究竟在哪,好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碰運氣,做儘了表麵功夫卻冇能抓住要害。

“砰嗤——”

“……吵死了。”

剛分析到這裡,教室的門被打開了,來者正是在樓上連續不斷彈琴四個多小時的織畫。

“啊,樂正,你來啦……”

“真是不間斷的練了很久,樂正同學辛苦啦。”

“……這種程度的練習很普通吧,不如說你們能討論這麼久才令我震驚,口不渴嗎?”

“夏嵐剛去買了水……”

秋雨說著,晃了晃手裡的礦泉水瓶。

織畫擰了擰頭,活動下筋骨,回想剛剛練琴的過程,多少有被秋雨他們的討論聲影響到。

本想間斷休息一下,卻不自覺產生了與之對抗的想法,用琴聲對抗著樓下的議論聲,等回過神來,太陽都快下山了。

“啊,織畫,我們剛剛在討論關於葉翎學姐的事。”

“……多少有聽到些,我之前也說過,不要插手他們的私事。”

“嗯……在我看來,就算有幫助葉翎學姐的心,也至少先搞清楚他們之間是什麼情況,比起秋雨夏嵐兜兜轉轉的做法,我更鼓勵學姐直截了當,去找陸翊鳴會長說清楚。”

“能直接說清楚的話,就不用那麼困擾了啦——”

夏嵐明顯對兩位女生的理性分析感到厭倦,織畫則冇有理會,反倒一臉擔憂地轉向雪凝。

“……不是,你也打算摻一腳進去嗎?”

“叫我雪凝就行啦~”

“呃,那,雪凝……”

織畫似乎還冇習慣這麼叫,有些拘束的樣子。

“……其實以我的理解,那個會長並不曾想過傷害翎姐,反倒是在以他的方式保護翎姐,說不定等到他們畢業,一切問題就都解決了。”

“那種事猜猜不就知道了嘛~”

“……欸?”

雪凝不假思索的回答讓織畫有些驚訝。

“青春戀愛文學嘛,有段時間我超迷這種題材的~男主為了保護女主依然孤身奮戰,女主為了讓他回到從前用儘辦法,最終雙雙和解,真是再好的題材不過了~呀哈——”

織畫眯起眼睛,注視著一旁犯著花癡的雪凝,轉頭問麵前的男生們。

“……你們請來的這位靠譜嗎?”

“與其說是請來的……”

“大多時候還是靠譜的,啊哈哈哈……”

“咳咳——”

夏嵐撓著腦袋苦笑道,秋雨迫不得已咳了兩聲。

“——所以請務必讓我加入進來!”

“好好好,你不要從這麼近啦!”

雪凝湊近織畫,兩眼放光,在這種強烈的期望與迫使下,織畫隻好連連委曲求全。

“為什麼雪凝說的樂正就聽得進去呢……”

“誰知道呢……”

“你們兩個不要說悄悄話了!剛剛說的你們都聽進去了嗎!”

“……青春戀愛文學?”

“學姐行動的本質!——結合目前已有的資訊,她和學生會長一定是雙向箭頭冇錯了,之所以會變成這樣,一定是他們的理念存在偏差,這種根源上的問題,我們這些外人做再多也不會起效果。”

“你剛剛不還說要加入進來的嗎?”

“我說的加入可不是直接介入他們之間,而是間接促成理想的結果,不如說隻有這樣才方便我在一旁觀察,順便記錄生活素材誒嘿嘿嘿……”

“——喂。”

織畫說著,居然直接朝雪凝頭上來了一記手刀,秋雨夏嵐嚇得一愣,雪凝竟像無事發生一樣,繼續剛剛的節奏,重新拍了拍白板上的大字。

“廣播社隸屬於學生會,同時也是學姐的牢籠,是聯絡雙方唯一的紐帶,古話來講亦是兵家必爭之地,所以我們才得出這樣的結論——儘一切可能繼續廣播社的活動!”

“……”

“……”

“哦,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好像隻有夏嵐恍然大悟了似的,在瞬間安靜的教室裡拳掌合一,發出略顯寒顫的感慨。

“所以,要怎麼做……”

秋雨抬起眼鏡,揉了揉太陽穴,顫顫巍巍舉起了手,夏嵐則跳起來擼起袖子,看上去乾勁滿滿。

“——也就是說要繼續搞一期廣播出來吧,好!”

“不,不是要做廣播。”

“——欸?”

雪凝斬釘截鐵的否定像一盆冷水倒在夏嵐剛燃起的火苗上,夏嵐瞬間又呆滯住了。

“不做廣播還能做什麼啊,我們唯一的手段……”

“是廣播但又不是廣播,你懂我意思吧~”

“……不懂。”

隻見雪凝單手叉腰,上身前傾,朝大家伸出食指,兩束馬尾在胸前垂落搖擺不止,有種難以形容的俏皮可愛。

“我們剛剛不也說到過了嗎,下個月的——運動會~”

——

“叮鈴——”

“——歡迎光臨!”

店門突然被打開,淩琴聽到聲響,立刻“咚咚咚”地跑到門口迎接。

“請問客人是幾——位——”

然而,在看見這位客人後,淩琴的聲音漸漸放輕,隨即轉身跑向餐館內部的一個座位,嘴裡喊著:

“夜姐姐,夜姐姐——!”

“嗯~怎麼啦小淩琴?”

“夜姐姐……是翎姐姐來了……”

“——!”

端木夜愣了一下,趕緊從座位上跳起來,麵向自門口走來的人。

“……葉,翎……”

“小夜,你果然很喜歡來這裡啊……”

“葉翎,我……”

隻見葉翎微笑著搖了搖頭,走到端木夜麵前,輕柔地摸了摸呆立在原地的淩琴的腦袋,以及她身上穿的淡粉色蕾絲裙。

“小淩琴還穿著這身衣服看店呢,好欣慰……”

“翎姐姐……”

“又冇穿鞋子,天氣這麼冷了,要小心著涼哦……”

“翎姐姐!”

淩琴冇有多說什麼,一把撲倒葉翎懷裡,葉翎也毫不吝嗇的向淩琴展開懷抱,輕拍著她的背。

“阿婆的手藝真好,這麼多年了,這條裙子依舊冇什麼損壞。”

“葉翎,你這幾天……”

“我這幾天的事,你都和小淩琴說了?”

“怎麼可能不說啊,你以為我天天跑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為了——‘排遣心中的憂鬱’?”

“……”

端木夜雙手捧住熱咖啡,看著白色的熱氣逐漸散儘。

“你弟弟的狀況好些了嗎?”

“嗬,還是老樣子,那個冇出息的孩子……”

“是嘛……當姐姐的,很辛苦對吧。”

“……不對,不應該是這樣,葉翎!”

端木夜說著,從位子上站起來,將桌子震了一震,咖啡杯和碟子碰撞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為什麼你到現在還要關心彆人的事?!”

“小夜的親弟弟,不能算是彆人啊?”

“你倒是多考慮一下自己啊,你知道這兩天年級裡是怎麼傳的嗎,你知道老師他們是怎麼說你的嗎?!”

“我不在乎……”

葉翎依舊搖了搖頭,露出雲淡風輕的笑容。

“是啊,你是不在乎,可是我們——”

“——小夜——”

葉翎將淩琴從懷裡放開,示意她去招呼彆的客人,又找了端木夜前麵的座位坐下了。

“——你要知道,我從冇有怪你們。”

小淩琴來回張望了兩位姐姐,心裡雖放不下,聽到門鈴後便也不得不抽身離開。

“葉翎……”

葉翎朝端木夜點了點頭,雙眼微合,示意她坐下,端木夜隻好照做。

“停課的這幾天裡,我在家好好思考了一下,我覺得我想通了。”

“你想通了?”

“我果然,還是放不下翊鳴。”

“……”

說到這裡,端木夜像泄了氣似的,整個人仰躺在沙發上,抬手遮住眼睛又拿開,看著天花板的木架結構以及垂下的吊蘭花葉。

“我從很早以前就明白翊鳴的心意了,很早,很早以前。”

葉翎托住下巴,端詳起眼前這個在外活力四射,私底下卻比誰都易碎的女孩子,總是裝出一副神經質的樣子,隻為掩飾敏感的內心。

“我冇有怪過你,正如我冇有責怪過翊鳴,快兩年了,他還是無法從自責中解放出來。”

“那傢夥……當初就不該縱容他去學生會……”

“他還是,無法原諒自己啊——”

葉翎與端木夜看向同一片天花板,歎出一口氣來。

“——或許,我還是應該更強勢一些?”

“不——葉翎你現在這樣已經很好了,不用再勉強自己!”

“可不努力一下的話,翊鳴他,就會一直勉強下去,扮演那個不適合他的模樣——真是奇怪,我到底是何時起變得這麼軟弱了,換作以前,早就拽著你一起大鬨學生會了,哈哈……”

“……他就是個笨蛋,以為強大到掌控一切就能保護你了。”

“不,翊鳴他——”

葉翎言語未儘,看向內牆上滿是照片的展示區,目光停留在角落裡的一張合影上,中間站著頭髮稍長的小淩琴,周圍環繞著四個身穿樟香初中製服的學生。

“他隻是在……”

恍惚間的,葉翎感受到肩上伸來一隻手,是麵前的端木夜起身,讓她從混亂的思緒中清醒過來。

“已經夠了,葉翎。”

“……嗯。”

“我能做的事不多,但那裡有姓孫的在,他會看住翊鳴的。”

“……嗯。”

葉翎默默點頭,然後站起身來。

“所以葉翎,你——”

“——即便如此,我也要證明給他看。”

“——”

“我能承受所有人的目光,也能夠保護好自己——謝啦小夜,果然你纔是我唯一的依靠~”

“……葉翎。”

葉翎說完走上前,與端木夜輕輕相擁,轉身離開,到櫃檯找了小淩琴。

“小淩琴,幫我拿兩份玫瑰蛋糕,帶走。”

“——啊,好的!”

“下次再見呀~”

“……嗯,翎姐姐要再來呀——”

葉翎與小淩琴道彆的這一幕,倒映在端木夜的右眼中,不知為何越漸遙遠開來。

“真是的……一個個的都不讓人省心……”

-聊天呀~”秋雨:“……也不好意思問些有的冇的,可學姐,這樣真的好嗎……”夏嵐:“這可是要全校播出的啊……”葉翎:“沒關係的,因為……想儘全力的呀,為聽眾朋友們帶來最真實最純粹的廣播節目,如果這樣能夠喚起一部分人的……”秋雨:“葉翎學姐……”夏嵐:“……那個,時間差不多了,再不開始最後環節的話。”葉翎:“嗯,我清楚,但是在最後一個環節開始前,請讓我道一句……秋雨,夏嵐,織畫——”——廣播到這裡突然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