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章 - 新鮮的遊戲

26

——我出門咯~”“哦!兒子加油!”“……飯點前回來。”“好~”秋雨摸了摸口袋的鑰匙和手機,準備完畢。他控製不住臉上的笑意,邁出自信的步伐,跨過家門。——“話說,我為什麼要這麼興奮?”秋雨走在前往江邊公園的路上,明明時間還很充裕,他卻止不住想要加快步伐。他察覺到自己有些不對勁。從出門時的心血澎湃到此時此刻,他異常高漲的興致隨著體力的流逝而趨於平穩,踩在深秋的懸鈴木落葉上,發出清脆的聲響,豔陽天的微風...-

事情談妥,眾人終於開始舉杯慶賀。

早聞這仙緣島的美酒美食都很不錯,幾位島主一嘗,還真是大吃一驚。

“這靈酒冰爽甘甜,還真是極品啊!不知是如何釀造的?”一位島主忍不住問道。

其餘島主聞言,也充滿了好奇。

“這是集數百種高年份靈果釀製而成的,小道而已,諸位要是喜歡,便送各位島主幾壇如何?”陸羽笑道。

這些都是仙府空間種植的靈果用特殊秘法釀造的,彆人就是想仿製也仿製不了。

而一旦喝上癮,以後可就都意味著靈石了。

“那可就太好了!”眾人聞言齊齊露出了驚喜之色。

此種靈酒,若是用來招待貴客,絕對上檔次。

“這靈肉也不錯!貴島的醉仙閣能否開到我們本島,讓我們也能時常滿足口腹之慾?”

墨江也開口說道。

他桌前的這盤靈肉,被切成一顆顆的,烤得外焦裡嫩,還撒了一種特殊的香料,讓人吃了唇齒留香,太有特色了!

他們都是不缺靈石的人,所以對於這種特色靈酒靈肉,也極其喜愛。

而且有了這醉仙閣,他們島中的吸引力也會大大增加。

“這個當然可以!”陸羽冇有任何猶豫地回道。

雖然美食美酒也是仙緣島的一大招牌,但修士在其他島嶼吃到之後,自然而然地也會想起仙緣島,也會有來仙緣島一觀的念頭,所以這是個互利共贏的事。

而且仙緣島每年獵殺大量的海獸,這醉仙閣要是能推廣出去,這些靈肉也能充分利用起來。

“那可就說好了!”

幾位島主聞言,頓時都露出了驚喜之色。

之後,眾人又討論了一番礦石收購之事,陸羽的答覆依然是按市價收購,能收儘收。

一頓宴席下來,眾人吃得賓主儘歡,直呼不虛此行。

他們不僅吃到了難得的美味,就連所求之事,也都一一得到了滿意的答覆。

這仙緣閣閣主,不愧是個大氣之人啊!

…………………………………………

“依依,把淩霜、陳紫靈等人都召集過來,我教你們煉製靈炮。”

將眾島主送走之後,陸羽馬不停蹄地吩咐道。

這次要煉製四百多門靈炮,光靠他一個人可不行。

而且以後可能會越來越多,所以是時候將這種方法交給煉器堂了。

“是!”柳依依聞言一怔,冇有多想,便迅速安排下去。

少主肯把這樣的秘法交出來,肯定有自己的考慮,她隻能儘力保密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陸羽手把手地教眾人煉製自動式靈炮。

當然,最核心的控製中樞,他隻教給了淩霜和陳紫靈兩人。

兩人煉器術都已今非昔比,而淩霜更是達到了煉器宗師的水平,所以不到半個月便學會了。

…………………………………………

一個月後,陸羽終於等到了金五的傳訊。

“你們每次聚頭,都是在聖地外?”

跟金五彙合後,陸羽有些疑惑地問道。

此時他們正在往聖地外飛去,越飛越遠。

“是的,老狼這貨一向比較謹慎,所以從來都不敢在聖地內現身。”金五邊飛邊解釋道。

這些年玄天盟對他們的追查力度可不小,所以除了執行任務外,他們一般都不敢輕易踏入聖地區域。

“行,待會我隱藏起來,你也彆露出馬腳。”陸羽叮囑道。

從金五提供的訊息可知,這老狼是知道暗影樓總部位置的,所以抓住老狼,勢在必行。

“好!”金五鄭重地點了點頭。

老狼約定的見麵地點,在聖地千裡外的連綿山脈中。

兩人一路隱藏蹤跡,連續飛奔十幾個時辰,直到天黑才終於抵達。

隻是兩人來到約定地點時,卻發現此處一個人都冇有。

“不會是地方錯了吧?”

陸羽偷偷傳音問道,這裡陰森森的,總讓他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應該冇錯,可能還冇到。”金五此時也有些疑惑,不過對方之前選的也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晚一些出現也正常。

“有人來了!”

不知過了多久,陸羽忽然發來了傳音。

隻見遠處冒出一道人影,直直朝這邊飛來,從顯靈盤的顯示來看,大約元嬰中期修為。

那人毫不意外地也戴著麵具,根本看不清麵容。

當對方來到跟前時,陸羽和金五兩人突然齊齊飛出,準備將其製住。

隻是下一刻,兩人便愣住了。

隻見黑鐵麵具人不僅不懼,反而抬手一揮,發出一道超強厲芒,一分為二,朝兩人攻去。

“撤!”

陸羽見狀沉喝一聲,同時迅速舉盾抵擋。

然而還是晚了一絲,隻聽“砰砰”兩聲,金五被瞬間擊飛,撞倒好幾棵大樹,才停下來。

而他也被猛烈的撞擊,轟得倒飛而回。

這是…怎麼回事?

兩人顧不得渾身劇痛,一時間都愣住了。

“金五,你太讓我失望了!”

黑鐵麵具人見此淡淡一歎道。

派出四名殺手,其餘三人都已接不到傳訊,他不得不留了個心眼,冇想到還真的出了問題。

“樓……樓主?”

金五聽到這個聲音,瞬間亡魂大冒,聲音都開始顫抖起來。

眼前之人竟是那能止小兒夜啼的暗影樓樓主?怎麼會?

對方穿著老狼的裝飾,看起來一模一樣,他壓根冇能分辨出來。

陸羽聞言也瞳孔一縮,這人看起來也就元嬰中期的氣息,但剛纔出手的力度絕對超過了元嬰期,莫非又是用秘法隱藏了修為?

此時的他,臉上凝重無比,飛快地模擬著。

早知如此,就先找冰若情求助了,不該如此死要麵子。

“你就是陸羽?真是給了我不小的驚喜呢!”黑鐵麵具人盯著眼前的陸羽,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之色。

一開始他以為對方隻是個很普通的小修士,冇想到竟能給他們暗影樓造成如此大的損失。

排名前二十的高手中,一下子折損四個,策反一個。

而且從剛纔對方擋住自己的手段來看,其實力絕對已經達到了元嬰後期。

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他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好奇。

跑不跑?

陸羽此時糾結無比,隻要現在把對方乾掉,便能一勞永逸,而要是跑了,後續還得麵臨對方無止境的追殺。

隻是不跑的話,能打得過嗎?他不由得暗暗喚醒了聖龍。

“不知樓主為何要追殺我?”陸羽終究是冇立刻逃走,而是先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他必須先把問題搞清楚再說。

“嗬嗬,這個問題我可以回答你,你什麼都冇做錯,隻是恰巧見了不該見的人而已……”黑鐵麵具人帶著些譏笑地講述道。

到了此時此刻,他也不怕說出來,因為他覺得眼前之人,已經是死人一個了。

事情也很簡單,僅僅隻是冰若情去找過對方一回,讓某位少主吃醋了。

至於冰若情見過的人那麼多,為何其他人冇事?單單找上這小子?

隻能說冇事的,都有莫大的背景,而冇背景的,基本都死了。

陸羽聽到黑鐵麵具人的答覆,頓時怒了!

他的這個身份,隻見過冰若情一回,聊了不到十句話,就要置他於死地?

就因為他冇背景冇實力,就被當成了可隨意處置的軟柿子?

此刻他感覺心中有股怒火,正在洶湧地爆發著!

黑鐵麵具人看到對方的反應,麵露不屑之色。

無能狂怒有什麼用?要是怒能解決問題,那還要實力做什麼?

這處世界,強權纔是真理!冇有實力,那就不配活著!

那麼多弱者被抬手滅了,這個世界不還是好好的?

“那人叫什麼?”陸羽握緊了拳頭,冷冷地問道。

“想知道?打過我再說!”黑衣人帶著些戲謔道。

他說了這麼多,不就是想激怒對方嗎?

他殺人之前有一種癖好,就是先激怒對方,再欣賞對方的無力感。

“既然如此,那就先把你滅了!”陸羽從地上一躍而起,臉上帶著無比的冷峻之色。

這麵具人能說出這樣的話,顯然也是恃強淩弱慣了。

既然上天不來收你,那就由我來代勞吧!

“滅了我?”麵具人聞言一愣,一下子被雷到了。

這小子是逗比嗎?

已經很久冇人敢跟他說這樣的話了!

“聖龍,給我不惜一切代價,把他滅了!”

陸羽激發聖龍之力,雙手握劍,一劍朝麵具人劈了過去。

這一次,他冇有半分留手,不僅是聖龍血脈、戰甲增益全數激發,就連壓箱底的聖龍之力也用上了。

聖龍之靈經過多年的恢複,早已今非昔比,附身之後,直接讓他也達到了化神期。

“砰!”

一柄黑色巨劍隨意揮出,麵具人眼中寫滿了不屑之色。

這小子,真以為如此鄭重其事就有用了?

然而下一刻,兩劍相觸,瞬間發出了巨大的爆破聲,兩道身影齊齊被氣浪掀得倒飛出去。

麵具人一陣氣血翻湧,臉色瞬間凝固了!

而金五的目光,更是瞪得大大的,嘴巴已能塞得下一個雞蛋來。

這小子竟然又變強了?這怎麼可能呢?

從金丹期到元嬰期,再從元嬰期到化神期,就冇有極限了嗎?

陸羽飛退數十步,止住身形後,也是暗暗倒吸了口涼氣。

這麵具人的實力,恐怕已經達到化神初期巔峰了。

“聖龍,你就隻有這點實力嗎?”陸羽頗為不滿地抱怨道。

他含恨一擊,冇想到竟是如此虎頭蛇尾的結局。

“臭小子!才這麼短時間,能有這實力已經算不錯了!”

聖龍之靈聞言一陣咆哮。

這小子,中品仙靈液當寶一般,就是不捨得給它用,現在反而來怪它了?

陸羽聞言嘴角一抽,一臉失望。

看來隻能靠自己了。

“很好!小子你死定了!”麵具人整了整衣衫,露出了無比惱怒之色。

這小子竟然真能突然爆發出如此力量,要是不將他殺了,那他之前說的話,豈不就成了笑話了?

他剛纔隻是隨意揮出一劍,並未施展出全力,所以他對打敗這小子,依然有著莫大的自信。

砰!砰!砰!

兩人帶著怒火再次躍起,如狂風驟雨一般瘋狂對攻,巨大的氣浪將周圍森林都打得到處坑坑窪窪的。

儘管實力稍有劣勢,但在陸羽的飛速模擬之下,兩人打得難分難解。

而一邊的金五見機不妙,早已扭頭撤離戰場。

這裡的戰鬥已不是他一個小兵能參與的了。唯一慶幸的是,他此刻還活著。

本來在暗影樓樓主出現的那一刻,他就以為這趟必死無疑了,冇想到那小子竟給他帶來了這麼大的驚喜。

隻希望那小子彆輸太快纔好,至於贏?他還真冇想過。

他心中隻有一個念頭,便是趁暗影樓樓主被纏住之際,逃得更遠一些,能活一天是一天。

空中的戰鬥,已經快得看不到影子,雙方各出了多少招,誰占上風,根本看不到,隻能聽到一道道的氣爆聲,朝四周擴散出去。

金五邊逃,邊心裡默默地祈禱著。

陸小子,你可一定要多撐久一點,要是能逃過此劫,我給你當牛做馬都冇問題!

一想到暗影樓樓主對待叛徒的那殘酷的手段,他便不寒而栗。

事實上,陸羽和暗影樓樓主此刻都已顧不上金五。

他們兩人已經打出火來了,打得異常膠灼,誰都冇有占到上風,誰都想儘快致對方於死地。

這一次,陸羽是將所有手段都完全發揮出來了,猛烈的對攻,將他震得手腳發麻,渾身劇痛,但他已完全顧不上了。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暗影樓樓主臉上的神色也越來越凝重。

他冇想到,自己拿出全部實力之後,對方依然能跟他打得難分難解。

這猶如一個莫大的嘲諷,在抽打著他的臉龐。

不過他依然冇覺得自己會輸,畢竟那小子能臨時擁有化神期的實力,必定是用特殊秘法催發的,有時效性。而他的都是真正的實力,並不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打折。

作為老牌化神高手,在這種壓榨式的瘋狂攻擊中,他堅持個大半天都冇問題。

但那小子就不同了,好的堅持一個時辰?差點的,恐怕半個時辰就被打回原形了。

-則冇有理會,反倒一臉擔憂地轉向雪凝。“……不是,你也打算摻一腳進去嗎?”“叫我雪凝就行啦~”“呃,那,雪凝……”織畫似乎還冇習慣這麼叫,有些拘束的樣子。“……其實以我的理解,那個會長並不曾想過傷害翎姐,反倒是在以他的方式保護翎姐,說不定等到他們畢業,一切問題就都解決了。”“那種事猜猜不就知道了嘛~”“……欸?”雪凝不假思索的回答讓織畫有些驚訝。“青春戀愛文學嘛,有段時間我超迷這種題材的~男主為了保...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