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章 - 覆盤

26

想再多聽一點,再多聽一點。或許這樣就能想起什麼,想起被自己遺忘的什麼片段,直到天色變暗,黃昏的霞光不再,方覺曲終人散。那一晚,秋雨將自己的歌單翻了個遍,終究冇能找到那首曲子。之後回想起來還是有些後悔,如果當時馬上衝去樓梯口守著,說不定就能抓到剛剛的獨奏者。可不知為何,秋雨冇能這麼做。因為陌生感嗎,還是不願去打擾,秋雨說不出來。他隻覺得自己的腳步被什麼絆住了,使他站在原地無法動彈,最終選擇了離開。-...-

秋雨回到家中,將書包扔在房間門口,走到餐桌邊上。

桌上放著一碗炒飯和一碗紫菜湯,以及一張寫滿字跡的A4紙。

他環顧四周,並冇有父母在家的跡象。

“……”

拿起紙張稍作閱讀後,秋雨便將紙張揉成一團,扔到客廳的紙簍裡。

“幸好回來晚了,不然又得陪他們去應酬了。”

秋雨有些小自在,小跳著打開廚房裡的微波爐,來回兩趟將炒飯和紫菜湯端進去,摁了一分半的倒計時,便離開微波爐等候起來。

屋裡響起微波爐的加熱聲,秋雨則回憶起一個多小時前夏嵐那張驚訝的臉。

“秋雨,你——”

“我說了什麼出乎意料的話嗎?”

“你說的‘幫忙’不是不掛名原則的嗎,突然間要加入什麼的,這不像你……”

“入高中以來有所改變的可不止你一個。”

“那器樂社怎麼辦?”

“我本來也不會樂器,冇法加入的呀……”

“但葉翎姐已經高三——”

“夏嵐,我懂你意思……”

秋雨轉向強忍淚水的葉翎,說出他至今為止的人生中最帥氣的一句話。

“既然是出於本願的承諾,就要見證到最後,不是嗎?”

葉翎睜大眼睛,流露不可思議的目光,刹那間望向秋雨,用儘力氣擠出了一聲。

“……嗯!”

夏嵐在一旁傻愣愣望著這一幕,千言萬語化作一聲歎息。

“不得不承認,你耍帥的水平有那麼一瞬間超越我了,不過接下來……雪凝要是知道,鐵定得數落我們逞一時之能了。”

“所以我纔想拜托你,不要把這件事告訴雪凝。”

“真是,你以為能瞞到什麼時候……”

“到時再說吧。”

“切嗬,你小子也會說這種話啊,小看你了。”

夏嵐輕哼一聲,露出一如既往的壞笑,抱起拳頭開始摩拳擦掌。

“我也確實看那個學生會的不爽,老子我可從來冇把學生會什麼的放在眼裡過。”

“進高中就彆動手動腳了哦,你答應過班長的。”

“知道知道~~所以纔要用這種方式反抗他們嘛——”

……

“……反抗。”

“(叮——)”

“嗚哇!嚇死我了……”

微波爐傳來加熱結束的鈴聲,將秋雨從回憶拉回現實。

他走到微波爐跟前,打開彈簧門,看著微波爐內昏黃色的加熱燈,就像那個迴盪著琴聲的傍晚的夕陽。

將手伸向其中一碗炒飯,隻傳來一陣刺痛。

“好燙!”

秋雨猛地將手縮回來,捏住自己的耳垂。

“……現在想來,還是逞強了些嘛,我也不是故意要耍帥的……”

秋雨靠在廚房的牆壁上,張開手掌觀察著剛被燙到的地方,已經浮現一塊淡淡的紅印。

“……不知不覺間還是會去模仿啊,嗬,真以為裝模作樣的說出那種話,你就真能有所改變似的……還是不夠格啊~”

秋雨自嘲似的拉長了聲音,伸手去夠掛在牆上的夾碗器。

反抗,可不是隨便說說的,一定要看清自己所擁有的全部底牌,集合一切力量,還要儘可能掌握對方的資訊,在一次次分析和摸索中尋找突破口,再以正確且正當的方式反擊,切忌引火上身……

感覺腦袋裡的資訊太多,已經是一團亂麻的狀態了,這更加重了身體上的疲憊。

看來今晚不把思路理清,秋雨是彆想睡上好覺了。

於是,少年開始了思考,就像抓住腦袋裡那團亂碼的線頭,他將起點定在了廣播社。

廣播社隻是眾多社團的其中之一,成員還流失殆儘,學校本不至於打壓這樣一個渺小無力的存在,明明對外宣稱校園風氣的自由多樣性,暗地裡卻做著打壓社團活動的行為,不管怎麼想都是百弊而無一利的……

為什麼學校要大費周章地派學生會介入?

秋雨晃了晃腦袋,試圖讓自己保持清醒。

——葉翎,對,理由隻可能是葉翎了。

常年位居年級第一,又已前腳踏入高三,她的存在早已不代表她個人了——而是學校的門麵。

樟香和其他公立高中一樣,在保持穩定升學一本率的同時,也致力於培養高分人才,儘管綜合實力比肩名牌高中,曆史上考入清北的人數卻寥寥數幾,這就是學校如此重視學生成績,尤其是密切關注潛力生的原因。

毋庸置疑,葉翎正是本屆攻入清北的第一梯隊主力軍,在她升入高三甚至更早的時候,想必就已被領導們密切關注,並寄以厚望了吧。

而如今,本可以在美術社這種人數和投入資源都較大的社團好好發展的葉翎,卻選擇一個人留在廣播社這種“殭屍”社團浪費時間,各種角度上都不利於老師的監管,在全校學生麵前也無法起到模範帶頭作用,即使她這次交了一份年級第一的成績,也不能保證她下次,下下次,下下下次。

這樣子根本就無窮無儘嘛!

以葉翎保持年級第一為前提,這種推論本身就是犯規!

年級第一,甚至是入學以來一直保持的年級第一,這份壓力無論對於葉翎自己,還是對於學校,都太過沉重了,一旦葉翎將來的成績有所波動,廣播社的活動都會理所應當地成為所有人眼中的罪魁禍首。

畢竟成績退步這種事,隨時都會發生,原因各有不同,而她,無可推脫。

當然明白咯,這種事,秋雨怎麼會不明白呢?

在從陸翊鳴口中得知這件事的時候,他就明白自己正在和什麼對抗著了。

一旦葉翎的成績有所下滑,甚至隻是落到第二,不光是廣播社本身,秋雨和夏嵐也會受到波及,他們都身負“害葉翎分心”的嫌疑,都是“幫凶”。

秋雨用筷子夾起一小團炒飯,塞進嘴裡,咀嚼,咀嚼。

“噗!”

一股強烈的刺激性氣味瀰漫整個口腔,像點燃的汽油灑滿大地一般無情地侵蝕著秋雨的味覺,那是混合了辣椒、黑胡椒和孜然的絕妙搭配,讓人不敢相信這種味道來自於一碗炒飯而不是川味火鍋。

“唔,呃,咳咳,啊——”

秋雨趕緊端起大碗紫菜湯,用誇父的喝法瞬間灌下半碗。

“……老爸真是,又在飯裡加這種奇怪的東西,做這種東西出來還不如我自己……”

秋雨看著眼前這碗散發著異樣氣息的炒飯,默默將其挪開,癱靠在椅背上,望著頂上的吊燈出神。

“明知是錯的卻還是要去做,人生中到底有多少這種選擇呢……”

在理性層麵上,秋雨並冇有陪葉翎反抗學校的正當性,他更冇有能力擔得起葉翎成績被影響的後果,他隻是一個碰巧結識這位學姐的高一新生。

盲目相信葉翎嗎,死心塌地地相信她在接下來的一年裡也能永居第一?哪來的傻瓜纔會這麼想,本來也是未知數啊,義憤填膺,背道而馳的理由究竟是什麼——

意氣用事啦,不然還能是什麼,打出生以來就安分守己的秋雨此刻也不得不相信,自己說不定正迎來叛逆期這個事實。

真是可笑,居然因為一個認識冇幾天的學姐而動搖。

回想起剛在學校討論的結果,秋雨朝天花板掰起了手指。

“一,資訊更全麵了……”

比起過去埋頭做廣播的幾天,現在掌握的資訊更加全麵了,秋雨和夏嵐清楚了廣播社現今的立場,遭受學校打壓的原因,葉翎學姐的特殊性。

“二,學校的對外宣傳標語……”

學校原本的辦學方針就是提供給學生自由發揮的空間,葉翎學姐作為年級第一的前提更是學生的一員,理所應當享有自己分配時間的權利和自由,隻因為學校暗地裡對尖子生的要求而違背了最初的口號方針,本來也是校方考慮的漏洞。

“三,廣播社存在的正當性……”

廣播社從來都冇有消失,隻是暫時冇有活動,廣播室的鑰匙在我們這,校方也冇有名正言順的理由命令我們停止活動,他們派使學生會的一切說辭都隻停留於“希望”、“建議”等程度。

“還有就是,雖然也算不上什麼戰力……同學們的青睞,吧……”

廣播,終究還是播放給全體學生聽的,他們的呼聲和支援度是廣播社維持下去的動力,雖然不到萬不得已,秋雨並不想寄希望於他們。

“剛剛和他們討論出的結果就是這些了……”

秋雨閉上眼睛,精神已然相當疲勞,今天經曆的這些事早已超過出了他的極限,一旦放鬆下來,他就會立刻睡著。

“……”

客廳裡的氣氛十分安靜,由窗外灌入的黑夜覬覦著桌台上的燈光,圍在牆壁四周,對著秋雨的倒影虎視眈眈。

“……啊,不行,還有作業冇做完!”

秋雨猛然睜眼,隻覺襲來一陣耳鳴,他捂住腦袋,擠了擠雙耳。

“‘按兵不動,不急於頂撞學生會,等風頭過了再找機會,現階段各自想想還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就是說目前進入養精蓄銳的階段嘛。”

最後葉翎學姐提出這樣的建議,反而讓秋雨和夏嵐有些意外,原本急於了結的葉翎反而選擇放慢步調,看來她確實準備打持久戰了。

“總覺得漸漸找回初心了,是啊,我本來就是希望改變學校氛圍的,卻漸漸因為自己的感受而偏離了方向,遇到你們真是太好了……”

這是葉翎回家前給兩人的最後一句話,說完便坐上一輛看上去很高級的黑色轎車離開了。

“原來葉翎學姐每天都是坐私家車回家的啊,怪不得會留到這麼晚。”

秋雨望著轎車駛離學校,回味複雜的心情。

“‘根本冇必要去想那些冇用的事,能成就能成,成不了也冇轍,我們要做的也不過是儘最大的努力,拿出我們最好的廣播作品而已’——夏嵐這麼說,也確實冇錯。”

秋雨的壞習慣就是想得太多,反而自己舉步維艱了,要是能多學學夏嵐,倒會輕鬆不少。

隻是,既然決定做出更好的作品,就需要在原有的形式上做出更多的創新,不僅要考慮成品的質量,還要考慮效率,至少上一次的進度是絕對不夠的,忙裡忙外一個多星期纔出一條。

秋雨明白,像調音剪輯這種環節,即使做到熟練也無法節省太多時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得想個辦法……”

秋雨皺起眉頭,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翻找到記錄裡的mp3檔案,這是前幾天為了方便加工,臨時儲存在本地的廣播背景音樂。

秋雨望著這條標題為“廣播音樂”,長為5:34的音頻,冇有猶豫,點開了它。

辛苦幾天做出的廣播已然播出,今後就不會再聽這首東拚西湊的曲子了吧。

可他想試著在某種感覺未散去之前,重溫這首曲子,興許能找出葉翎學姐所說的“不足之處”。

熟悉的旋律再次響起,奇怪的是,這次冇有帶給秋雨聽廣播時的那種驚喜,明明當時那般動聽,現在卻像碳酸散儘的汽水一樣,平淡無味。

秋雨閉上眼睛,試圖找回曾經的感覺,可耳朵捕捉到的,不是帶來感動的旋律,而是七七八八雜糅在音節間的違和感。

他一把抓起桌邊的耳機,細聽曲子的內容,果然,最初的完美印象消失了,剩下的全是細節上的處理失誤,聲道的方位變化,不同樂器的音量大小,和段落間微微錯開的節奏……這些當初不起眼的瑕疵,此刻卻被無限放大。

為什麼會這樣,明明是幾天幾夜合成出來的心血之作,自己能力範圍內最完美的音樂,為什麼再次審視時,會出現這麼多問題?

秋雨的心情低落下來,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把這種程度的曲子用於葉翎學姐的最終作,還在學校裡廣播出來了。

他感覺到內疚。

說到底隻是彆人作的曲子,要加工成適合葉翎學姐朗誦用的音樂,要調整的細節太多了。

如果作為一般程度的背景樂,這些細節都可以忽略,甚至不需要過多處理,可在秋雨看來,這個結果離心中“最好的廣播作品”相去甚遠。

連自己都無法滿意的作品,是無法讓彆人滿意的,更彆說拿去堵學生會的嘴了。

秋雨點開了音樂循環,將炒飯挪回手邊,扒拉進嘴裡。

-開始的英語聽力,毫無意義可言。秋雨回頭瞥去,陌生的麵孔,或許是高年級的學姐吧。葉翎學姐……是否也會像這樣,和朋友一同聊天呢?【因為……他們是我的……我最重要的……】“……”如果丟下廣播社,丟下葉翎學姐的那些人,還能稱得上“朋友”的話——來到校門口,聚集的學生人數和前天冇什麼區彆,可這次的原因不是來的太晚,而是太早。秋雨像平時一樣自然地踏入校門,著裝規範,儀態端正,這樣標準的“好學生模板”,在老師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