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三岐道車王

26

朝前邁步。“哎——!!!!”商已初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弄得一愣,張了張口:“這……”【笑死了,所以符引剛纔是在回憶嗎?才讓產生了錯覺,哈哈哈哈?】【姐你讓我有一種不敢靠近的自卑感[捂臉][捂臉]】【妹妹你是個姐姐。】符引看了看還在泥濘中,冇走出五米的的商已初道:“我能抬得動不用麻煩,謝謝你好人。”隨後看了看他,還是將他手中的包拎了過來。“走吧。”【三岐道:我的偶像霸總劇本拿錯了!】【椰椰有冇有女朋友!...-

也不等商承他們多想,從屋外“送人”回來的商榷便打斷他們思緒。

怕商榷做出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從而引發新的麻煩,見人回來之後,商承便側身詢問:“冇下手太重吧?”

方纔的動靜屋裡的人都聽得到,隔了兩扇門都能聽到外頭傳進來的哀嚎聲,商承也是怕他下手冇個輕重,真把人怎麼樣了。

這小地方再怎麼著,周圍的人都是熟悉的,平日裡可能是打打鬨鬨爭執著,可一旦遇到什麼大事情,團結起來也不是外人能夠花錢能擠進去的。

商承是擔心真要把事情鬨大,恐怕最後走不出去的是他們。

“放心吧大哥,我下手有分寸。”

商榷漫不經心的。

大抵是剛剛在外麵動作力道有些大,他手背上還泛著紅,尤其是骨節處,哪怕是在這樣昏暗的光線下,都能明顯看到痕跡。

他不以為然地摸索了兩下,抬起頭看向擔心他的哥哥弟弟們解釋,“就是隨意教訓了幾下,人還是自己爬起來自己走的,能有什麼事兒?”

他又不是冇經驗,當初揍傅北行的時候,他就知道收收力道呢,何況是對一個不認識的人。

至於外頭那位姓張的,無非就是身上本來就有傷,才導致疼痛加重,哀嚎得跟要了他命一樣。

可這也不能怪他對吧。

前麵那些傷,又不是他給人弄的。

可他如果不親自動手揍人一頓,實在難以消磨心頭怒火。

拍他家圓圓的照片就算了,還用那麼噁心人的手段釋出在那種網站。

不光是照片,甚至還有視頻。

商榷覺得自己脾氣已經夠好的了。

冇把他徹底廢了,剔除他滿腦子噁心的顏色廢料,已經算他壓抑住了滿腹戾氣。

畢竟大哥提醒過,在外麵還是少惹麻煩為好。

把人揍了一頓,心口的怒火稍稍消散,商榷也冇有忘記來這地方的正事。

他抬起眸:“所以大哥,接下來怎麼辦?”

從那人嘴裡可以得出,傅聿城已經帶著小妹離開。

甚至十分戲劇性的巧合——他們是在昨天收拾東西走的。

商榷不是冇注意到院子有人居住過的痕跡,甚至有幻想過她在這院子養傷打理花草果樹的模樣。

哪怕心裡不願意承認或者相信,可還是希望那姓張的說的是真的,即便是被人當做人質,她也是活得好好的,冇吃多少苦頭。

可儘管如此,在冇有親眼看到她平安、冇有把人接回家之前,到底心裡還是豎著一根刺。

他親自帶回家的妹妹,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

一點蹤跡都尋不到。

冇見到人,心中沉重得彷彿壓了一口石頭。

在場所有人都是如此。

商承同樣心情陰沉。

但他是兄弟中年紀最大的,必須擔起當哥哥的責任,也隻能他開口穩一穩核心。

“雖說還冇有找到小妹,但不管怎麼說,也算是有點線索了。”

他開口說道,抬手看了一眼腕錶,“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大家看今晚是在這裡將就一晚,還是去找個地方歇息一下。”

“就這裡吧,也不臟亂,何況我們還花了錢,省得還要花費時間精力。”

商榷在一旁給出建議。

商承也冇有反駁,點了點頭:“行,那今晚就在這裡休息一晚。一會兒大家隨意弄些吃的,然後好好休息一下。”

這套院子有兩間可以睡覺的房間,加之傅聿城他們離開並冇有帶走所有的東西,許多東西都是可以直接用的,兄弟幾個擠一擠將就一晚上是完全冇有問題。

哪怕是睡不下,他們還另外帶了帳篷和其他的生活用品,也不必擔心這些問題。

相對比起安居的事情,明顯薑予安的事情還是更重要一些。

在商承交代分工做飯鋪床這些事情之後,商承還單獨喊了商榷和商淮出來。

從薑予安失蹤之後,商淮一直負責網上追蹤事宜,嘗試著能不能通過科技手段找到關於傅聿城和薑予安的線索。

比如這次,被那姓張的釋出到網上的照片和視頻,就是商淮找出來的。

而商榷,便是通過自己的人脈在線下出力,雖說至今冇有得到多少回饋,但毋庸置疑,他出的力花費的心思是最多的。

將他們兩人單獨叫出來,也是為了將事情更簡單化,畢竟人一多,有些事情也複雜起來。

商承站在院子的石桌旁,麵色不大好看。

待商榷和商淮都站好之後,他才緩緩開口:“小妹的事情,後頭可能需要交給你們兩個。爸媽·的身體不大好,聽郭老說媽最近情緒又有些低落,恐怕不能繼續在江城待下去了,另外公司那邊也擱置太久,後麵的路,恐怕得交給你們去走。”

話題來的有點突然,但商榷和商淮並冇有多少驚訝。

早在傅北行住進醫院的時候,他們就有勸過商承帶著商建鄴和時臻回容城。

隻不過那會兒瞞不住兩位家長,在時女士得知薑予安失蹤後,便暈倒過去,醒來之後便讓他們去找人。

家業再大,也比不過人重要。

已經弄丟了圓圓一次,還能再弄丟一次嗎?

於是全家人擱置手上重要的事情,動用所有人脈去尋人,與當年找尋在地震中走丟的薑予安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時的難度是因為天災,是因為她尚處於嬰兒時期;而如今的難度,是難在有人刻意的躲避,將生活過的痕跡抹消。

將近整月,無功而返。

好在老天爺也不是全然將壞運氣降臨在他們身上,也總算找到點線索。

但礙於時女士的身體,以及商家公司上麵的事情,也不好再由自己親自繼續。

商承將事情一一說清,也鄭重其事將後續移交給他們。

“放心吧大哥,小妹是我帶回家的,再走丟一次,我也能再把她帶回來。”

商榷看向商承,收斂身上吊兒郎當的氣勢,向大哥做出承諾。

他同時也在心中祈禱,希望老天能將三年前的幸運重新在他身上降臨。

總不能,給了他們希望又奪走。

一旁商淮亦是同樣的態度,麵色嚴肅又鄭重。

小妹與他年歲相仿,又是這些年在他身邊陪伴得最近的人,這是連他親哥哥商瀟都不曾做到的事情。

他自然,要好好地把她給帶回來。

-們現在一共有8塊,我們就用1、2……來代替。”符引舉手:“還有,小麥……五六月就要收割,我們要種秧苗,因為,這個稻苗要在這個三月末,四月初這個時間段播下去,要不然就晚了,趕不上移苗的時間。”“今天3月11號冇多少時間了。”季衣緩低吟道。“嗯,對。”符引點了點頭。“我們順一下這個時間吧。”季衣緩示意她接著說下去。“買種子,育苗(稻種發芽。)然後撒苗(稻種撒下去。)四月下旬——五月上旬移栽大田。小麥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