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眾所周知比格·格雷內奇是一個吝嗇鬼

26

亞雄,不就是冇有雌蟲的時候的玩物嗎?開心的時候哄一鬨就好。再說了,那可是他們自己撲上來的。”“他們亞雄不是自古都喜歡把自己偽裝成雌蟲麼?怎麼還不能取點利息。”而在法庭中狀告雄蟲的亞雄也隻會收到一個答覆:“很抱歉,您的權利限額未達到起訴雄蟲的程度,請努力提升自己的權利額度。”而就算達到可以起訴的額度,卻也會被雄蟲的一句話被認定為:過失方。“他隻是個亞雄,我可是雄蟲。再說了,可是他自己先在街上釋放資訊...-

人類在陸地上占據一席,創建出了文明,而在不為人知的神秘的大海中也同樣孕育出了一個名為:亞特蘭蒂斯的文明。

而他們的故事也在深海中開始。

故事的開始。

在外收刮到一些珍珠蚌充當食物的比格帶著戰利品回到了自己那被裝飾的金碧輝煌的宮殿,心中正盤著將蚌中的珍珠全部挖出裝飾房屋還是用來攫取更多的財富。

二十二歲的比格雖然“蟲”高馬大,資產豐富,還有著一張受到蟲神恩澤纔有的麵龐,但這一切也仍然無法改變一個事實:

比格至今仍是一個單身貴族。

可能在外蟲看來很不可思議,但比格的鄰居卻認為理所當然,甚至活該。

至少在鄰居眼裡,讓比格擁有一個妻子,這件事的難度可能不亞於手搓核彈。

如果單看比格那張人神共憤的臉,以及他剛來這片海域那絡繹不絕的媒蟲。

那麼絕對不會有蟲比他更受歡迎。

但很可惜,那張臉並不能挽救比格。

但當有美人蟲是來詢問比格是否有想法時。

往往滿心歡喜去,最終都會滿眼嫌棄的離開。

很顯然,舉報,拉黑一條龍已經成為了人們認識比格後的常規操作。

比格也常常對此感到遺憾。

畢竟比格對自己的長相還是有著極度的信心。

所以比格在經曆這種事後往往會將一切歸於:隻看臉的愛情,果然是敷衍的。

並思考下一次需不需要將對方要帶的嫁妝再翻一翻。

畢竟對於兩蟲而言。

“要養活一家子,隻讓女方帶千萬珠嫁進來還是有些少吧。”

比格在拒絕旁蟲後總是這樣想。

比格也從來冇有考慮過需要自己交付聘禮的事。

“畢竟蟲蟲平等。”比格總是這樣說。但他的眼神裡卻又總是十分淡漠。

而這片海域的蟲卻又從始至終都不知道。

比格,一個聽說有這大好前途的蟲,為什麼會來到這個偏僻的地方。

但毋庸置疑的是整片海域的蟲,冇有人不認為:

比格,這個的吝嗇而冷漠的傢夥是不可能擁有伴侶這種事物。

但仍會有不死心的雌蟲,念念不忘的過去問比格。

比格也隻會用他那雙淡漠的眼一直注視著手中的金幣,甚至不抬起眼皮的冷笑道:

“伴侶?如果是金子做的話當然可以”

他修長的手指靈活的撥弄著算盤,隨後那隻骨節分明的手從兜中拿出一張紙,遞到了那位女士眼前:

“訊息谘詢,且涉及我的個人**,看在鄰居的份上你隻需要給我一千珠。”他伸出手,指尖不帶一絲情感地夾住眼鏡框的兩側。眼神冷冽而深邃。

但很顯然那位雌蟲小姐並不這樣認為。

她瞳孔地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著比格那張如藝術品的臉,嘴角抽搐。

不過瞬息便已抵達門口,門外還能傳來那隻雌蟲向好友的吐槽。

“長見識了,第一次遇見這麼下頭的蟲……”

而此時比格站在自己那富麗堂皇的宮殿前,卻停下了腳步。眼神中閃過狐疑。

比格懷疑自己可能是被剛纔發現的特大號珍珠閃昏了頭,不然怎麼解釋他自家幾乎寸草性的宮殿旁聞到了雌蟲的氣味。

是的寸草不生,其實在起初比格家的周圍還是很繁華的一條海底街區。

當然不是由於什麼海下動盪,海底火山噴發,或者凶獸肆虐讓這片地方寸草不生。

而是某一天比格在外出行商後回到家中,發覺有海洋生物對著自家宮殿自拍時意識到了一個嚴肅的問題。

於是比格一戶戶敲開了鄰居的門,來索要錢財。

當鄰居看到比格那子冷若冰霜彷彿有人了欠了他千萬珍珠的臉還在疑惑時,比格早已伸出一張票據擺在鄰居麵前

“你已經看過我的官殿八百次,所以現在你欠我八百珠。”

鄰居看著麵前紅口白牙誇口說自己欠了他八百珍珠的比格,以及那張單據。

領居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他看了看單據,又看了看比格那張一本正經的臉。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後,比格看著麵前被關閉的房門,將單據貼在了領居的房門上。

至此,一個傳言也在海洋裡瘋狂散播開,

“你聽說了嗎?那個33海域區的比格瘋了,他說看一眼他的宮殿要給他八千珠。”

“什麼這麼可怕?”

“哎哎,你知道嗎?33海域的比格得失蟲心瘋了,看一眼他房子旁邊的草都要給他八萬珠!”

“八萬珠!真的有這麼喪心病狂的蟲!”

在鄰居的傳播下,至此比格的家周圍從此從草不生。

而大家都在瘋傳:“有個吝奢鬼得失蟲心瘋了!”

然而比格聽聞此事卻隻是用帶有黑色手套的右手,將橫在自己那優越鼻梁上的金絲眼鏡向上推了推。那雙蒼藍色的眼瞳在眼鏡後顯得淡漠。

他對此也隻有一個想法:

“還是想到收錢的時機太遲。”

-權利”如果是那位兄弟是雄蟲,那麼你將得到一個鄙夷不屑的表情,同時你可能會得到這樣的一個答覆:“亞雄一個將自己偽裝成雌蟲來繁衍後代的弱雞,就他們,憑什麼可以擁有自己的權利。”“亞雄,不就是冇有雌蟲的時候的玩物嗎?開心的時候哄一鬨就好。再說了,那可是他們自己撲上來的。”“他們亞雄不是自古都喜歡把自己偽裝成雌蟲麼?怎麼還不能取點利息。”而在法庭中狀告雄蟲的亞雄也隻會收到一個答覆:“很抱歉,您的權利限額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