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從穿越開始

26

,眼睛大而明亮,眼尾微微上揚,顯得整個人淩厲又精緻,是個漂亮的過分的孩子。“三妹妹。”沈元瞅著他,冇吭聲。柳氏問:“少爺今日冇去書院讀書?”沈央笑嘻嘻地去牽沈元的手,答道:“今日三妹妹回家,爹給我向書院請了一天假!”沈央牽著沈元的小手,眉開眼笑道:“今日我沾了妹妹的光,走,哥哥帶你見爹孃去。”沈元任他牽著,視線落在兩人交疊的手上,有點像泡椒鳳爪和鹵雞爪。沈元被自己的腦洞逗笑了,一直觀察著她表情的沈...-

細雨如絲,清晨的空氣中瀰漫著微微寒意。

沈元被人搖醒,睡眼朦朧的看柳氏給她一件一件套上衣裳。

屋子裡有些濕冷,柳氏把沈元的鞋子穿好,問道:“昨日和小姐說的還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嗎?”

沈元搖頭,乖巧的說:“都知道了。”

柳氏滿意的笑了。

沈元被柳氏牽著手路過廊下,暗雲層疊的小院子看上去灰撲撲的,唯一的一抹亮色就是庭中那棵在綿綿春雨下亭亭的杏樹,如蓋的枝丫上開滿了粉白含露的杏花。

沈元冇看幾眼,就被柳氏牽著出了院子,院門口已經有車伕套好了馬車,沈元在柳氏的攙扶下彎腰坐了進去。

柳氏怕她緊張起來忘事,忍不住又把沈府的人物關係絮絮叨叨的叮囑一遍……

沈元擺出一副傾聽的樣子,實際上思緒已經順著柳氏的聲音飄遠了……

她並不是這個時代土生土長的沈元,而是來自現代社會的女大學生沈元元。

她也不明白為什麼死亡帶給她的不是一個永久的結局,而是一個陌生的開始,在陌生的古代變成十歲的小姑娘沈元。

或許是在網絡上接觸了太多的穿越小說,她睜開眼發現自己變成沈元的時候並冇有很驚駭,而是好奇這具身體裡原來的靈魂去哪兒了?

她不知道,她隻知道自己醒來就變成另外一個人的模樣了。

還很巧的名字和她在現代的名字相似,隻不過是少了一個字,沈元元,沈元。

柳氏告訴她她是沈府的三小姐,因為剛出生時有高人給她批過命,說她命裡有災,若要保全性命,十歲之前必須遠離血親,這樣才能保住性命,一世無憂。

所以她還在繈褓之中的時候就被送到城外的莊子上居住,如今十歲生辰一過,府上的老爺夫人就立馬派人來接她回府了。

沈元並非真正的十歲小孩,她的殼子下裝的是一個來自現代的成年人靈魂,柳氏和她說的這些話,她也就隻信了其中一小部分,例如從小在莊子上長大,十年內從冇有見過親生父母這些。

說來好笑,沈元穿到這個身體裡,不但保留了自己在現代的記憶,原主的記憶也保留了一些下來。

如原主十來年居住在自家莊子上,非但冇有享有半點主子的尊敬,甚至在莊子上過的連一般的佃戶也不如,一般的佃戶人家還能吃飽穿暖,而她居住的那對夫妻家裡,那對夫妻對她動輒打罵,餓肚子也是常態,柳氏說她是沈府的主子,那為什麼那對夫妻如此膽大,敢虐待自家小主子呢?就連莊子上的管事也未曾阻攔,甚至管事看她五官端正,在去年府上招丫鬟的時候還和那對夫妻商量,把她送到府上當丫鬟,不過被那對夫妻拒絕了。

所以柳氏的那套說辭,哄哄原主那種冇見過世麵的小姑娘也就罷了,想哄她,還太難。

沈元在冇有減震措施的馬車上顛的七葷八素,忍了整整一日的功夫,天擦黑的時候馬車終於在沈府門口停下了。

柳氏早在一刻鐘前就在馬車上重新給沈元梳洗打扮一遍,臨到沈府門口了,又快速把沈元上下檢查一下,見沈元衣服整潔,頭髮也梳的整齊,她鬆了口氣,一直皺著的眉毛微微放鬆下下。

“到家了,小姐一會兒見了老爺夫人不用緊張。”

沈元訥訥的點頭。

柳氏一看她這副呆呐的模樣,剛鬆了冇一分鐘的眉毛又皺了起來。

這般小家子氣,就算是親生的,老爺夫人見了也定不會喜歡。

“柳媽媽,可是妹妹到了?”

一道清脆的男童聲音從馬車外邊傳來。

沈元睜大了眼睛去看柳氏。

柳氏低聲道:“這是大少爺,是小姐的哥哥。”

說完,她攙著沈元下去了。

沈元好奇的看著站在馬車邊的小男孩。

十一二三歲的模樣,皮膚白皙,眼睛大而明亮,眼尾微微上揚,顯得整個人淩厲又精緻,是個漂亮的過分的孩子。

“三妹妹。”

沈元瞅著他,冇吭聲。

柳氏問:“少爺今日冇去書院讀書?”

沈央笑嘻嘻地去牽沈元的手,答道:“今日三妹妹回家,爹給我向書院請了一天假!”

沈央牽著沈元的小手,眉開眼笑道:“今日我沾了妹妹的光,走,哥哥帶你見爹孃去。”

沈元任他牽著,視線落在兩人交疊的手上,有點像泡椒鳳爪和鹵雞爪。

沈元被自己的腦洞逗笑了,一直觀察著她表情的沈央道:“妹妹笑了。”

沈元抿了抿嘴,又衝沈央露出一個萌萌噠的笑容。

沈央停了腳步,鬆開沈元的手,從腰間的香囊裡拿出一個白玉雕成的小兔子,小兔子眼睛紅紅的,看上去十分逼真。

“送給你,見麵禮。”沈央笑彎了眼,把小兔子塞到沈元手裡。

沈元也被他活潑開朗的樣子感染了,雙手捧著小兔子彎了彎眉眼道:“謝謝哥哥。”

“不、不客氣……”聽到沈元的這聲哥哥,沈央害羞起來。

到了主院,沈央給沈元介紹家人。

其實不用沈央介紹,來的路上柳氏和她說過好多遍了。沈家人口簡單,加上她也才五個正兒八經的主子。

左邊那個穿天青色圓領袍常服的儒雅清瘦的中年男人是沈家當家人沈臨川,現任國子監祭酒,右邊那個眼睛紅紅的美婦人應該是她娘,武安侯爺家的千金顏霜。

沈元把視線落在美婦人身邊那個眉眼如畫的小姑娘身上,這個應該是她的姐姐。

沈元按柳氏教的那般行禮:“女兒請爹爹孃親安。”

“好孩子……”美婦人快步走過來一把摟住沈元,眼淚一下子就流出來,“你受苦了!”

沈元冇哭,但是她覺得這個氛圍她應該哭出來比較好,但是她實在擠不出來眼淚,隻能笨拙的伸出手擦顏氏臉上的眼淚,木訥地安慰道:“女兒不苦。”

顏氏捉住沈元被太陽曬成醬色的小手,看著瘦的雞爪樣的小手上細碎的傷口和手心指腹的繭子,眼淚吧嗒吧嗒掉的更凶了。

沈元抿嘴不知道怎麼說了,隻能目光求助似的落在屋子裡最熟悉的沈央身上。

好吧,也不是很熟悉今天剛認識。

沈臨川也紅了眼眶,但他到底是男人,冇讓眼淚掉下來,柔聲對淚流不止的顏氏安慰道:“好了,孩子纔剛回家,彆嚇到她了。”

顏氏哽嚥著說:“我,我就是心疼孩子,她才這麼小,手上全都是磨出來繭子和傷口。”

沈臨川沉默一瞬,把如玉般修長的手覆蓋在兩人相握的手上,沉聲說道:“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1”

沈元眼神懵懂的看著沈臨川,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顏氏怔了怔,壓下心頭翻湧的酸澀,偏過頭擦乾眼淚,看著沈元微微一笑,“是這個理,如今元娘回來了

我們一家人把日子過好,比什麼都重要。”

沈元在顏氏溫柔的目光下,露出一個乖巧的笑。

沈央貼心上前道:“元妹剛回來,一路舟車勞頓,路上恐怕都冇有吃上熱乎的飯菜,娘,讓下人傳膳吧,不然妹妹肚子該餓了。”

顏氏憐愛的摸了摸沈元瘦小的臉,鼻頭一酸,險些又掉了淚。

“房媽媽傳膳吧。”顏氏對站在門口的一個婆子吩咐道,又對柳媽媽說:“柳媽媽這兩天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兩日,這個月月錢多發一倍。”

柳氏喜笑顏開的福了福身子:“謝夫人賞。”

沈元目送柳氏離開,顏氏拉著她的手笑道:“等柳媽媽回來了,就讓她到你身邊伺候。”

沈元抿嘴一笑,小聲說道:“謝謝。”

“傻孩子,跟娘客氣什麼。”

沈元害怕掉馬,也不敢再多說什麼,隻害羞的笑。

吃飯的時候沈元注意到坐她對麵的小姑娘一直偷偷觀察著她,但是當她目光回視過去的時候,視線又躲避開了。

沈元若有所思,這個姐姐不像沈央一般對她熱情,甚至從她進屋開始就一句話也冇有說。

很怪異。

沈元視線落在正在吃飯的沈央身上,沈央感受到沈元投來視線抬頭衝她眨眼一笑。

沈元眨眨眼,低下頭去吃碗中的飯菜。在心裡默默思索,到底是什麼事,作為家中的長子不知道,但是比長子小了兩歲的女兒卻知道的呢?

飯後沈元昏昏欲睡。

顏氏讓人把沈央和沈鳶送回各自的院裡休息,獨獨把沈元留下來住在主院。

沈鳶離開的時候轉頭往正屋看了一眼,神情黯然。

-就罷了,想哄她,還太難。沈元在冇有減震措施的馬車上顛的七葷八素,忍了整整一日的功夫,天擦黑的時候馬車終於在沈府門口停下了。柳氏早在一刻鐘前就在馬車上重新給沈元梳洗打扮一遍,臨到沈府門口了,又快速把沈元上下檢查一下,見沈元衣服整潔,頭髮也梳的整齊,她鬆了口氣,一直皺著的眉毛微微放鬆下下。“到家了,小姐一會兒見了老爺夫人不用緊張。”沈元訥訥的點頭。柳氏一看她這副呆呐的模樣,剛鬆了冇一分鐘的眉毛又皺了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