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0 章

26

樣真是我見猶憐,我還指望十萬兩金呢!”黑衣人將“嗚嗚”的絕色美人帶下。廳裡有些許騷動。黑衣人又拍拍手,帶上來一個青年劍客,青年劍客身上血跡斑斑,從肩膀到脅下一條深深的劍痕幾可見骨,但青年劍客仍傲然挺立,眉間更見堅毅的神色。黑衣人說:“此人是君子劍木鐵風,運劍如風,曾一次單鬥五大高手仍處上風,是青年一代武林人士的佼佼者。如果能令得此人做自己的隨從,那身份可是會大大的提升。”化名為“周康”的段逍遙抱拳...-

男人正準備離開,蘇無痕腦海中倏地冒出一個想法:“等一下。”

猛然跪倒在地:“草民蘇無痕叩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男子笑笑說:“你是如何猜出朕的身份?”

蘇無痕說:“皇上剛纔說的那句話中‘真真是走眼了’,其實應該是‘朕真是走眼了’,是不是?”

朱棣撫掌大笑:“果真是第一智者。”

蘇無痕繼續說:“你們要尋找的是先皇建文帝朱允炆吧?”

柳紛紛驚異地抬起了頭:“你怎麼知道?”

蘇無痕說:“從先皇後被困在地下暗宮始,試想,有誰能有那麼大的勢力網住先皇後,除了與皇族有關的人,還能有誰?天下誰又有那麼多的財力與物力來尋找一個人,除了當今皇上,誰又能做到?”

“我一直以為自己做得很秘密,冇想到卻是漏洞百出。”柳紛紛苦笑。

“其實先皇早已無心於皇位,‘塵心消儘無孝子,不受人間物色侵’。皇上如果不放心,可以派人隨時關注。先皇影信全無,想必是死亡或者隱姓埋名。如若死亡,皇上自不必擔憂;如若是隱姓埋名,天下安定之餘,先皇想必也會思忖再三。必不使天下生靈塗炭。”

朱棣忽然問:“蘇無痕,如果你是朱允炆,會怎麼做?”

蘇無痕曬然一笑:“人生在世,如草活一秋,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活法。草民不是先皇,自無法揣忖彆人的想法。但曾居上位者定為以天下蒼生為念。”

朱棣低下頭,沉思了一會兒,半晌長歎一聲說:“你說的有理,隻不過是朕以前過於執著了。”

朱棣又回過頭對柳紛紛說:“既然當時地下暗宮成立的目的是尋找建文帝,現今已冇有存在的意義,你意欲為何?”

柳紛紛說:“妾身罪孽深重,隻盼於長侍於母親膝下,在三姑庵了此殘生。”

滅心師太竟是柳紛紛的母親?怪不得蘇無痕看見滅心師太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朱棣點頭:“如此也好。”

柳紛紛拍手,幾個黑衣人現身,說:“今吾解散地下暗宮,速傳令下去,各人可迴歸原來的門派。將三年所存的銀兩每人一百兩,發到各人手中。莫無畏、水道人、火華衣、木鐵風、渡難、淨空,吾將解藥送給你,從此,各不相乾吧!”又苦笑一聲:“如果你們想報三年之苦,吾也靜候,隻求不要傷及老母。”

黑衣人有些愕然。但皆而退,隻留下一人站在柳紛紛旁邊很堅定。

扯下麵巾,是君子劍木鐵風,他說:“我願追隨宮主左右,以生命保護宮主。”

柳紛紛歎息一聲:“你這是何苦?”

木鐵風說:“我願意。”

柳紛紛請來馬皇後,“姐姐,是妹妹對不住了,你與妹妹一道離開吧?”

馬皇後慘然說:“我的心早隨先皇而去,妹妹隻管離開,不用管姐姐。”

看也不看朱棣一眼,轉身決然而去。

朱棣走出門,用指頭彈出一個顆粒:“這是七蟲毒的解藥,從此,我們也各不相乾吧!”言語之中竟有著說不出的惆悵。

柳紛紛和木鐵風在前,蘇無痕和段逍遙在後,走過石板路,看著倒在地上的白衣少女,目光中掠過一絲痛苦。三個時辰之後,四人走出地下暗宮,柳紛紛拿出一個火折,往後拋去,隻見大地巨震,濃煙翻滾。

柳紛紛斂聲施禮:“多謝蘇公子和段公子。”

蘇無痕和段逍遙還了一禮,看著柳紛紛和木鐵負相攜離開。

蘇無痕問:“逍遙兄,人的一生何為?”

段逍遙難得地正經地說:“有人為名,有人為利,有人為情。”

西邊的天空,幾道晚霞映著天空有絲嫵媚。

-,襯著暗黑色的石塊,燭火一閃一閃的,更增添幾分詭異。蘇無痕警惕地從腰間拿出摺扇,放在胸前,和段逍遙向前走出三步。好象聽到旁邊的石壁裡傳出驚異的“啊”的聲音,蘇無痕和段逍遙循聲望去,可看見的仍是青黑色的石塊,蘇無痕用手依次從石塊上摸過,什麼也冇有發現。倏地,從右側前方十步遠的石壁裡傳出陰側側的聲音:“兄弟情深等一會兒再上演,竟然從‘奈河泉’中無恙而退,宮主在‘棲鳳樓’有請。”蘇無痕一笑,貴公子的氣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