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7 章

26

紛,這是何許人也?江湖中從來冇聞過這等人物。小小看著這張散發著清清幽香的素箋,底下一枝蘭花妖嬈多姿地在綻放,可以想象其主人也如同蘭花這般嫵媚多情。小小歎口氣,將素箋遞給手拿摺扇的蘇無痕:“公子,這是你的,莫不是風流債又追到了?”蘇無痕穿著一襲淡紫色的長衫,麵如冠玉,臉上噙著讓小小心醉的微笑,低低一聲:“小小,我好似聞到一股酸味。”小小不由自主地紅了臉,再次換來蘇無痕低低的淺笑聲。一道紅色的身影從門...-

小小看到蘇無痕和段逍遙,哭叫道:“公子,救救我們!”

蘇無痕看著小小臉上的淡淡的傷痕,微微一笑。

柳紛紛說:“陳公子難道不憐香惜玉嗎?這麼一個大美人,真是我見猶憐啊!”

段逍遙嗬嗬一笑說:“我家大哥雖憐香惜玉,但來曆不明的美人兒也不敢受。”

柳紛紛變了臉色:“是哪裡露出了破綻?”

蘇無痕輕輕將摺扇打開,“宮主既然以冒牌貨示之,是不誠心待我等,那麼,告辭!”

“蘇公子請留步!”從柳紛紛身後轉出另一個柳紛紛,長相穿著一模一樣,連神態也帶著五分相似的嫵媚風情。前一個柳紛紛向後一個柳紛紛行了一個禮,彎腰退下。

柳紛紛坐下主座,示意蘇無痕和段逍遙坐下,用柔荑指著小小等三人問:“蘇公子火眼金睛,如何看出剛纔那個和此三人是冒牌貨呢?”

蘇無痕反問道:“宮主為何認定在下是蘇公子?”

柳紛紛掩唇輕笑說:“江湖中以摺扇不離身的,不多。加之又是翩翩濁公子”,說完飛來一個媚眼,“更不多,再加上遇事冷靜睿智的,除卻蘇無痕之外又有誰呢?”

蘇無痕大笑,“宮主細緻入微,洞察力極佳,我正是蘇無痕。”

段逍遙上前:“我是段逍遙。”

柳紛紛竟從座位上緩緩站起身來,向兩人施了一個禮。

兩人忙還禮不迭。

蘇無痕說:“剛纔的柳宮主雖神似,但眉宇之間少了一種貴氣,那是天生的的,後天培養不出來。至於此三人,”指了指小小等三人,笑著說:“小小號稱‘女諸葛’,遇事極其冷靜自持。在此險境,又知我不願暴露身份,豈會拆穿於我?”

柳紛紛撫掌大笑,聲音極其清脆,如同黃鶯出穀般悅耳。

假扮小小等人一齊退下。

室內隻剩下柳紛紛、蘇無痕、段逍遙三人。

柳紛紛突然上前,段逍遙以為她要采取不利措施,手中暗釦幾枚小小的鐵刺。柳紛紛彷彿看出了他的舉動,嫵媚一笑,彎膝竟緩緩跪下,說:“蘇公子,段公子,妾身想懇求兩位尋一個人。”

蘇無痕暗吸一口氣,雙手虛往上扶,說:“宮主有事旦講無妨,不必如此。”柳紛紛再也跪不下去,說:“妾身受命,尋找此人已三年,有人說此人已死,但死不見屍,有人說此人已落髮爲僧。三年來,妾身運用無數人力物力財力,但都如石沉大海,無半點訊息。知道蘇公子、段公子神通廣大,無奈之下出此下策,請兩位不要見怪。”

說完出示一幅畫像,畫中是一位正在揮毫潑墨書寫的年輕人,看此人舉止和身上的華服,知此人非富即貴。

段逍遙心直口快,說道:“地下暗宮實力如此之強,高手如此之多,尚且尋不到此人,何況我等?”

柳紛紛麵有難色,“雖通過各種手段網羅了江湖上的一批高手,但是武功、智慧均屬上等的少之極少,為此,妾身每月圓之夜,都要受七蟲之毒,生不如死,滿頭青絲變成一頭銀髮。”

七蟲之毒,七種有害毒蟲,除了下毒之人,誰也不敢亂配解藥,如果一種解藥成分差之一毫,當場七竅流血而亡。

畫中之人是誰?柳紛紛背後之人又是誰?

-梳著高高的宮髻,赤著兩隻塗著寇丹的雙腳,前麵十個少婦身著輕紗,若隱若現的身材在燭火下更顯嫵媚風情,少婦一邊走著一邊從提籃裡取出玫瑰花瓣高高灑落,少女的赤足落在玫瑰花瓣上,風情更甚。隻是,這些少婦與少女都板著一張臉,與眼前旖旎的場景不符。少婦與少女分做兩排站立,兩隻素手向前伸直,似在邀請著什麼。曲調一變,隨著悠揚的樂曲聲,一位宮裝麗人身著薄紗輕輕而行,一雙妙目含情脈脈,無論你在哪個位置,她的眼睛好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