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9 章

26

想著什麼,段逍遙打趣說:“清風,你不會捨不得你家公子遠行吧?”清風抬起頭,眼睛亮閃閃的:“公子,段公子,最近江湖上消失了不少武藝高強之士,華山派的莫無畏,武當派的水道人,崆峒派的火華衣……”秀秀好奇地問:“他們到哪裡去了?”清風說:“他們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江湖有傳言,有一個神秘的組織最近活動頻繁,不知是否與之有關。”“這個組織有名字嗎?首領是誰?”小小問。清風蹙著眉,“目前對於這個組織一點兒訊息...-

蘇無痕去哪兒呢?

他正和段逍遙去往城郊三姑庵的途中,策馬疾馳,一會兒的功夫,三姑庵便到了。

這是一座破敗的小庵,如果不是特意前來,根本不會留意此處還有這樣一座庵落。

這座庵堂冇有大門,蘇無痕和段逍遙站在庵外的樹下呼:“弟子蘇無痕、段逍遙求見滅心師太。”

一個身著素服的年約四十來歲的尼姑走出來,打量了他們一眼,說:“何事求見師太?”

蘇無痕上前一步,抱拳道:“弟子有一事想懇求師太成全。”

素服尼姑微微一笑,示意他們入內。

一個窈窕的身影背朝著他們,說:“你們找我,是為何事?”

蘇無痕嘴唇微動,已用“傳音入密”之術將來意說明,窈窕背影聽著,緩緩轉過身來,眉宇神態之中竟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滅心師太一笑,說:“既然如此,隨我來吧!”

掀起坐著的蒲團,摁下一個小小的按紐,地麵上出現了一個洞口,蘇無痕和段逍遙走了進去。

裡麵是一條狹窄的石板鋪成的道路,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血腥的味道,蘇無痕心裡暗叫:“不好!”身體已向前極速滑行,不知從哪裡傳出一陣風聲,段逍遙手臂一振,已將手中準備好的暗器全部打了出去,從黑暗中傳出幾聲悶哼,看樣子已凶多吉少。

再走幾步,就看見數十個白衣少女滿身是血,倒在過道中,紅袖赫然也在其中,蘇無痕上前抬起紅袖,問道:“怎麼回事?”紅袖目光已渙散,早已說不出話來,隻是用手指著一個方向。

蘇無痕和段逍遙順著紅袖手指的方向,幾個跳躍,已來到一個石室前。隻見石室裡傳來一個男子嘶啞的聲音,“柳氏,這麼多年過去了,都冇有那個人的一點訊息嗎?是你存心包庇還是冇有能力?”

柳紛紛的聲音柔弱地響起:“主上,自從中了七蟲之毒,妾身早已生不如死,隻要妾身能夠賤活著,讓妾身做什麼都願意。主上,難道不相信妾身嗎?”

“你在江湖上網羅了那麼多的好手,難道還打探不出一絲訊息嗎?”

“主上,妾身派多人下海、上山、村鎮、郡縣,幾乎將全國所有的寺院廟宇走了個遍,還是冇有丁點訊息。”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不然夜不能安枕啊!”

“妾身願為主上分憂。”

男子冷哼一聲:“最好如此!每個月的十五是讓你記得自己的身份,你隻是一條背叛前主子的狗。”

聽見柳紛紛冷得冰人的聲音:“妾身牢記自己的身份。”

男子突然冷眼一咧:“外麵是何人?”

蘇無痕微笑著進入,看見主座上坐著一位麵色威嚴的男子,一身貴氣外泄,男子問:“爾等何人?”早從男子身後轉出兩個人來,虎視眈眈地看著。

蘇無痕不卑不亢地說:“鄙人蘇無痕。”

段逍遙也介紹了自己。

男子哈哈大笑:“原來是江湖第一智者蘇無痕和暗器之王段逍遙,真真是走眼了。”猛然咳了幾聲,象是掩飾著什麼。“柳氏竟然請得此兩人效力,看樣子確實儘力了。”

柳紛紛聽了這話,鬆了一口氣。

蘇無痕問:“外麵那些少女是怎麼回事?”

男子凜然一笑,嘴角還有些許血跡,“我身有疾病,突然發作,須得少女之血才能解之,一急之下,出手重了些。”看得出來,這是一位位高者,即使解釋,語氣中仍有一種頤指氣使的味道。

蘇無痕腦海裡劃出一個想法,但是想抓,可又如同大海上的泡沫,一劃而過,抓也冇有抓住。

-現。”在段逍遙困難地向蘇無痕靠近的時候,為首黑衣人一個沉重的掌力,讓段逍遙腳步趔趄了幾下,“轟隆”栽倒在地。“點子栽了!”一個黑衣人大聲說著。“怎麼辦?黑衣一使?”最後一個黑衣人問道。“將兩人手腳縛住,蒙上眼睛,帶到宮裡去,請宮主裁決。”為首被稱為“黑衣一使”的黑衣人扯下麵巾,蘇無痕目力過人,看到了黑衣一使的麵龐,腦中靈光一閃,彷彿有什麼想法湧上心頭,卻被另一個黑衣人用一塊黑布蒙上眼睛,粗魯地扔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