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兒,一點都不笨,隻是被寵壞,除了漂亮還有很多很多優點,比如懂事,比如善良。她曾親眼見過,女兒讓仆人給路邊的乞丐送銀兩。這句話說到梁婉婉心坎裡。嚴格來說兩人算同行,而且再往深處想,她好像當不了真正的深宅貴婦,短時間可以,時間長了肯定不行。女子冇有從政的說法,當然更不可能進大理寺。秦漢的職業,再適合不過,她可以當幕後參謀,要知道,她可是來自未來,有著先進破案和解剖的資深法醫。梁婉婉很快說服了自己。決定...-

男尊女卑的世界,即使貴為郡主也不能避免。

皇上賜婚那可是天大的事,不管什麼原因成不了,梁婉婉的名聲都會受到損害,認為問題出在她身上,而且秦漢那麼優秀。

當然可以再嫁。

但更難了,除非不看對方家世人品。

“婉婉啊,你是郡主,天下男子不知道多少人想娶,但大多數想娶的是郡主,不是你這個人。”靜安王妃能當上王妃,當然不是一般的女子,她認真道,“秦漢委婉拒絕,我反而覺得是好事,說明有誌向,不攀權富貴。”

梁婉婉使勁點頭,說的的確很有道理。

靜安王妃拉著她坐到窗前,繼續道:“大理石少卿何等位置,秦漢年紀輕輕,幾乎冇有任何背景,說明他足夠優秀,這樣的男子,對待婚姻和普通男子不一樣,他呀,可能隻道聽途說,不瞭解真正的婉婉。”

流言蜚語害死人。

靜安王妃眼裡的女兒,一點都不笨,隻是被寵壞,除了漂亮還有很多很多優點,比如懂事,比如善良。

她曾親眼見過,女兒讓仆人給路邊的乞丐送銀兩。

這句話說到梁婉婉心坎裡。

嚴格來說兩人算同行,而且再往深處想,她好像當不了真正的深宅貴婦,短時間可以,時間長了肯定不行。

女子冇有從政的說法,當然更不可能進大理寺。

秦漢的職業,再適合不過,她可以當幕後參謀,要知道,她可是來自未來,有著先進破案和解剖的資深法醫。

梁婉婉很快說服了自己。

決定按照靜安王妃說的先試一試,讓秦漢瞭解自己,實在不行,還可以當朋友嘛。

第二天一早,先派丫鬟去秦家打聽情況,得知昨天郊外發生件大案,秦漢從梁家出來便去了案發現場,一直冇回來。

負責接待的管家大概知道梁婉婉的意思,描述之詳細快趕上說書先生了,什麼屍體被砍了無數塊,現場一地的血等等,把丫鬟給嚇的雙腿發軟。

換做一般的女子,可能真的會猶豫。

梁婉婉隻感覺到了興奮和急切,分屍案?

發生的可真是時候!

但凡凶殺案,排除極個彆意外等情況,凶手大都會儘量掩蓋犯罪證據,所以驗屍非常重要。

梁婉婉在一家人殷切目光中出門,向著郊區出發。

隨行的丫鬟叫春兒,家生子,一路上不停嘮叨:“小姐,待會如果看到嚇人的畫麵啥的,您可以大叫,但是千萬不能表現出嫌棄姑爺的樣子。”

她之前冇有太深刻的體會,但從秦府回來,才真正意識到小姐以後要麵對什麼。

整天和屍體打交道啊,晚上怎麼睡一起啊,吃飯都會感覺不舒服吧。

梁婉婉敷衍點頭,問道:“屍體腐爛程度如何,完整嗎?”

“好像挺新鮮的。”春兒被自己說的新鮮倆字搞的頭皮發麻,“一個村民叫郊外先發現了一條人胳膊,嚇的趕緊報官,姑爺趕到後,好像在附近又找到很多,哦,好像冇有頭,從脖子那裡斷的,管家還說,割頭的工具應該不怎麼鋒利,肉爛.......啊啊啊!小姐,你問這些做什麼!”

春兒無法再說下去,抱住頭使勁搖了搖,她已經努力在忘記,這麼一問,又全部想起來了。

梁婉婉非常理解她的恐懼,普通人就這樣,她當初第一次見屍體時直接吐了呢。

案發現場就在緊挨著京城的村莊。

五月的天,是滿山看不到邊的綠,五月的風,還是涼的。

當路過一個村莊時,路邊忽然傳來爭吵聲,哭聲。

一箇中年漢子正在打一個女子,旁邊很多人圍觀,有男有女,卻冇一個上前幫忙的,而女子似乎做了什麼虧心事,被打的披頭散髮不還手,坐在地上嚶嚶哭泣。

梁婉婉職業病發作,彆管什麼事,打人是不對的。

村民當然不認識梁婉婉,但會看穿著打扮,明白不是普通人。

春兒打開傘,舉在小姐頭頂,凶巴巴問:“為什麼打人?”

她特喜歡小姐的善良,換做彆家小姐不欺淩就不錯了,纔不管這種閒事。

所以外界隻看到小姐的缺點,無視優點。

打人的中年漢子縮縮脖子:“你們是誰,我打自己的婆娘,和你們沒關係。”

春兒冷哼一聲:“就你,不配知道我家小姐是誰,裡正可在?”

裡正,就是一村之長,這麼大的事,應該在。

人群中鑽出個小老頭,姿態放得很低,深深鞠躬見禮:“啟稟貴人,這女子被打是有原因的,她傷風敗俗,又不同意和離,非要糾纏不放。”

作為裡正,他的見識遠超其他人,他看到馬車上的梁字,雖然不敢肯定是不是那個梁家,但哪裡還敢隱瞞。

女子柳氏,閨名一個蘭,今早出門時,看到路邊有一塊新鮮的血肉。

附近山裡常有野獸出冇,她以為是獵戶不小心遺落下的,所以冇多想,撿起來放到竹籃。

肉雖然不大,但夠全家人吃一頓的。

說到這裡,裡正吞吞吐吐:“不曾想,那,那肉.......”

春兒不耐心道:“肉怎麼了,和傷風敗俗又有什麼關係?”

小姐等著去姑爺那裡表現呢,冇多餘的時間浪費。

立正老臉通紅,低下頭:“小民不敢說,怕臟了貴人的耳朵,總之,那是男人身上的東西......”

春兒:“.......”

梁婉婉淡淡道:“然後呢?”

中年男子一臉悲憤:“然後,這個蠢女人拿到了家裡,要不是被我發現,全家人都被他害了,真要吃了,以後還怎麼活。”

柳蘭放聲大哭:“夫君,我真的不知道啊。”

肉那麼貴,她生怕失主發現,根本冇多看,回家後欣喜告訴男人,冇想到.......

梁婉婉搞清楚來龍去脈,嚴肅道:“那東西呢?”

柳蘭哭哭慼慼:“還在灶屋地上。”

梁婉婉點頭:“拿來給我。”

春兒感覺天靈蓋快被炸飛了,結結巴巴:“小,小姐,你要乾嘛?”

梁婉婉冇解釋,示意快點去拿。

那可是很重要的證據,大概率和秦漢正處理的分屍案有關。

一群人目瞪口呆看著梁婉婉拿了個手絹接過,震驚的快不會說話了,那東西雖然是死的,但也是男人的**部位了,一個千金大小姐,該不會瘋了吧。

“你叫柳蘭是吧,我問你兩個問題,想好了再回答我。”梁婉婉冇有立刻離開,男尊女卑的大環境,不是她一個人,也不是片刻間能改變的,但她可以做些彆的,“第一,他應該是要休妻吧,你不同意,為了他這個人,還是孩子?”

柳蘭眼淚再次洶湧而出:“小姐,我孩子才五歲,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啊。”

她知道,今天過後,自己將成為村裡的笑談,揀了,且摸了男人的那東西,即使她是無意的。

可她捨不得孩子。

男人還年輕,肯定要再娶,等有了兩人的孩子,她的兒子可怎麼辦?

“莫哭,我姓梁,叫梁婉婉。”梁婉婉溫聲道,“第二個問題,你願不願意跟我走?我會讓管家給你安排個粗使婆子之類的工作。”

梁婉婉很理性,明白當前兩人麵臨的問題,其實這事可大可小,關鍵點在於男子,如果他鐵了心維護柳蘭,時間長了也就過去了。

但他冇有,相反,第一反應是休妻。

這個時代的法律,兩人和離,孩子歸男家。

她即是郡主,短時間也改變不了,但她可以給柳蘭新的人生。

裡正終於證實自己的猜測,激動的老臉通紅:“梁,梁小姐,您可是梁郡主?”

梁婉婉冇有架子:“我是。”

“小民叩見郡主。”裡正跪下,其他人也嚇得跟著紛紛下跪,看向柳蘭的眼神火熱,滿滿的羨慕。

靜安王爺的,長公主啊,即使一個粗使婆子,那也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存在。

柳蘭這是遇到貴人了。

柳蘭男人傻了,眼神直勾勾的,好一會大喊道:“傻愣著做什麼,還不給郡主叩頭。”

“不用磕頭,有句話我冇說明白,前提是,你必須和離。”梁婉婉深深看了眼柳蘭,“不用急著回答,想好了,隨時來找我。”

梁婉婉不是聖母。

她可以幫柳蘭,但是,首先得值得幫。

男人看她在謀了份差事想和好,如果她連這點都看不清,隻能說是她的自己的選擇。

梁婉婉說完便不再想了,上了馬車,立刻仔細觀察那堆碎肉,身邊冇有驗屍的工具,她隨手拔下根金釵,挑開外麵的皮膚組織。

驗屍第一步,先確認死亡的大概時間。

-除了漂亮還有很多很多優點,比如懂事,比如善良。她曾親眼見過,女兒讓仆人給路邊的乞丐送銀兩。這句話說到梁婉婉心坎裡。嚴格來說兩人算同行,而且再往深處想,她好像當不了真正的深宅貴婦,短時間可以,時間長了肯定不行。女子冇有從政的說法,當然更不可能進大理寺。秦漢的職業,再適合不過,她可以當幕後參謀,要知道,她可是來自未來,有著先進破案和解剖的資深法醫。梁婉婉很快說服了自己。決定按照靜安王妃說的先試一試,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