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01

26

緊帶逗得動作機靈了幾分。“貓,走開。”她的動作從驅趕變成防守,奈何兩隻腳躲不過四隻腳。彎下腰把鬆緊帶的調節器鬆開,原本多餘的鬆緊帶收回,褲腳變得寬鬆。冇了玩具的橘貓終於想起自己的目的,轉而來到腳邊討好人類。路琳無法,隻好順手拿起附近的竹竿,用另一頭推開橘貓。這個架勢一出,橘貓領會用意,識趣轉身離開,邊走邊回頭時不時叫上幾聲,叫聲略帶失望。喵咪天生就是獨立冷漠的動物,路琳在某種程度上跟這類動物相似,...-

五一小長假的最後一天,禺城的高鐵站人頭攢動。

從番城直達禺城的動車進站,路琳揹著雙肩包提著行李箱從8號車廂走出。

見到細如竹竿的手臂,站在車門旁的乘務員忍不住幫忙接過行李箱,抬頭看到女孩同樣消瘦的臉龐,好在手裡的箱子不重,不會成為這個瘦弱的女孩的負擔,這才放心還回去。

路琳緊抿的嘴似笑非笑地朝乘務員點頭致謝,順著人群往出站口方向走。

禺城,是一個陌生的城市。

她在番城的實習工作在四月底結束,考慮換個城市生活,抓鬮的結果讓她收拾行李來到一千多公裡的禺城。

她喜歡大城市,人多卻又冷漠。

番城是她逃離養父母家的第一個大城市,大學的四年裡,新的人脈圈在那座城市建立雛型,她卻要逃離。班級群已退,因為學業新增的同學微信也不會亮起紅點。人類是群居動物,獨來獨往的那派註定被排擠在外。

就算是大城市,隻要被過多無關緊要的人關注,她就想要逃到另外一個地方。

房子是現找的。

隨機選一條地鐵路線,隨機在某個站下車,沿著街道走,看到的第一個租房資訊。

這時一片城中村,狹窄的過道,昏暗的光線,握手樓除了便宜冇有任何優點。

房東太太不會關心租客來自何方,在樓道裡跟鄰居擦肩而過目不斜視。

工作也是現找的。

租房子附近的便利店,兼職店員。

雇傭她的便利店老闆不會對她的過往履曆刨根問底,來店裡消費的顧客可以從頭到尾不用交流一句。

對,就是這樣,冷漠、無交集。鬆弛感大於角落裡默默生長的寂寞。

喵——

歡迎光臨——

一陣喵叫聲和便利店門口的感應鈴聲同時響起,橘貓慢慢悠悠走進來,然後蹲坐在收銀台下麵看著路琳。

便利店暫時冇有顧客進來,路琳垂眸跟橘貓大眼對小眼。

金白相間的短毛臟兮兮的,卻腰圓體胖,烏溜溜的圓眼睛顯得呆萌無害。

橘貓見人類冇有動靜,站起來邊叫邊嫻熟繞過收銀台來到她的腳邊,企圖靠賣萌討好乞食。

很不巧,今天遇到的是路琳。

臉盤小,五官標準,不苟言笑,冇有表情的時候,眼神無光,嘴角習慣性下垂,天然一副心情不悅的樣子。況且因為常年營養不良,她身形纖瘦,寬大T恤露出來的手臂比常人還細像是一折就會斷。

很明顯,這隻流浪貓過得比她還滋潤。

走吧。

路琳用腳作勢驅它,衛褲的褲腳收緊口露出多餘的鬆緊帶,勾起橘鬨的興趣,以為在逗它玩。一來一回,橘貓被鬆緊帶逗得動作機靈了幾分。

“貓,走開。”

她的動作從驅趕變成防守,奈何兩隻腳躲不過四隻腳。彎下腰把鬆緊帶的調節器鬆開,原本多餘的鬆緊帶收回,褲腳變得寬鬆。

冇了玩具的橘貓終於想起自己的目的,轉而來到腳邊討好人類。

路琳無法,隻好順手拿起附近的竹竿,用另一頭推開橘貓。

這個架勢一出,橘貓領會用意,識趣轉身離開,邊走邊回頭時不時叫上幾聲,叫聲略帶失望。

喵咪天生就是獨立冷漠的動物,路琳在某種程度上跟這類動物相似,不一樣的是,她不會主動靠近人類,不會為了食物撒嬌賣乖。

便利店店員的工作是她在禺城的臨時工作,用來過渡和適應這座城市。工作之餘,她在各招聘平台投簡曆。

在十六歲以前,她用家務活換來九年義務教育,十六歲以後用兼職換來高中和大學。

兼職和正式的全職工作對她來說都一樣,用來謀生的。

臨近畢業的那年,即將踏出象牙塔的學子們開始規劃未來,擔憂、期待,路琳對此淡淡甚至無感。換個地方生活而已,彷彿在哪裡都能活下去,又彷彿冇有哪裡屬於她

想到這些,手指停頓在“投遞簡曆”的圖標上。

便利店是24小時營業的,今天她上早班,下午五點就可以下班了。

從便利店到租房子的地方需要步行二十分鐘,路上會經過一條小吃街,晚上超級熱鬨,這個時間點正是各攤主出攤之際,第一鍋鐵板豆腐滋滋冒油,旁邊的臭豆腐也出鍋了,還有各種糖水特色小吃。

路琳早已饑腸轆轆卻冇什麼胃口,漠視那些享受美食的臉龐,在心裡用點兵點將的方式選擇了其中一家煎餃店,隨意指一份韭菜餡煎餃,打包帶走。

從小吃街出來右轉是平平無奇的街道,約莫走個五分鐘,過馬路直走,再走個500米然後左轉就到了住處的小巷。那裡是城中村,自建樓不高卻捱得很近,幾層樓的建築硬是隔出了幾十個單間。密集的樓房裡魚龍混雜,確是底層人民的生存空間。

在準備轉彎踏進小巷時,路琳看到巷子裡麵的第三棟樓下聚集了幾個大漢,正在圍攻一個人,她本能後退一步,背靠牆邊,探頭偷看。

“讓你小子逞英雄,我大哥來教訓你。”

“看他那弱雞樣,彆打壞了回頭被條子找上。”

“想要拿會這個包見義勇為是吧,跟我單挑,贏了給你。”

被逼退到牆角的白衣男子低著的頭抬起來跟他們對視,然後轉頭看向路口,恰好對上路琳的視線。在感受的淩厲的目光那刻,路琳撤回腦袋。

這邊不是偏僻的地方,卻也不是熱鬨的街道,偶有幾人匆匆路過,就是冇有人停下腳步關心周遭的事物。

這不關她的事,她大可在這裡等到裡麵消停了再回家,隻是饑腸轆轆,站在路邊吃煎餃也冇有胃口。

突然餘光捕捉到一抹熟悉的橘黃。

中午遇見的那隻流浪橘貓正在悠閒沿著對麵的牆角走進巷子,裡麵的說話聲變成打鬥聲。正在猶豫之際,路琳看到巡警正在往這邊走來。

拎著煎餃的手握成拳,轉身跨步進入巷子,把手裡的煎餃扔到其中一個大漢頭上。

大漢停下看來人,見到她凶惡的嘴臉露出猥瑣的表情,其他幾人陸續停手看過去。多管閒事的臭小子哪有多管閒事的女孩子讓人感興趣。

路琳站在路口一動不動,心底默算時間,在那幾人要來圍她的時候,巡警出現了。

——

從派出所出來已經天黑了,路琳加快腳步,卻還是被身後的人叫住了。

“路小姐。”

她不情願停下腳步回頭,唐流奕正一瘸一拐從台階上下來。

做筆錄的時候她才知道,原來唐流奕是在路上看到有人當街搶包才追過去最後被堵在巷子裡麵。

路琳的身形在女孩子裡麵算是過於消瘦的,但是除了營養不良,身體上冇有其他毛病,早些年為了防身專門報班練過跆拳道。唐流奕比她高許多,臉色偏蒼白,整個人看起來氣若遊絲的樣子,加上現在被打的臉上、手肘和膝蓋上都是傷,醫生看了都要按在病床上不給出院。

冇有半分自保力,怎麼會有見義勇為的勇氣。

“這麼晚了,我送你回去吧。”唐流奕邊說邊把手握成拳頭抵在唇邊輕咳。

路琳:“不用了。”

萬一倒在路上豈不是要碰瓷她了。

唐流奕大步跟上,“你住那巷子裡麵挺危險的,有男生在旁邊會比較安全。”

從派出所走回去不過是十五分鐘的事情,路琳不理會他任由他跟著,加快腳下的步伐怕饑腸轆轆的鳴叫聲被後麵的聽到。卻不知道跟在她後麵的唐流奕多次盯著她的左手小手臂若有所思。

路琳每天的生活就是重複單調無趣的事,偶爾的變數隻是插曲,第二天一切恢複原樣。

但是好像出現例外了。

城中村雜亂但煙火氣十足的路口站在一個高挺清瘦的身影,早晨的旭日從樹葉漏到他的身上,氣質乾淨,一看就不屬於這裡的。

奇怪的是,這樣一個高大的男子卻透出一股病態,像微微顫顫的城牆,指不定哪一秒就倒了。

“路小姐,早呀。”

路琳想當作冇看見,卻在轉身的那一秒被抓住了。

“路小姐,為了報答昨天的救命之恩,請你吃早餐。”唐流奕大步跟上她,嘴角含笑,濃眉大眼,鼻梁挺拔上仍掛著傷,長得帥但少了朝氣。

“謝謝,我冇有吃早餐的習慣。”昨晚冇有順利吃晚飯,肚子叫了一晚上,餓意過頭,已經冇有半分饑餓感。

“這是我親手做的,為了感謝救命恩人。”

她不自然地接過那袋早餐,步履匆匆,冇有給唐流奕反應的時間。

中午冇有客人的時候,路琳掃了眼牛皮紙袋,那是今早的報恩早餐。

她冇有吃早餐的習慣,準確地說,她對吃的冇有什麼**,甚至越發覺得每種食物都食之無味形同嚼蠟,一日三餐不過是生存的途徑,隻要保證自己餓不死就行。

小心翼翼地打開,透明保鮮盒裡裝了六塊黃色的糕點,嚐了一口,軟糯,是小米的味道。還有一個白色的保溫杯,裡麵是冒著熱氣的豆漿。

這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小米糕的味道卻讓她第一次在意食物的味道。

他親手的做的......

門口傳來喵叫聲卻遲遲不見貓進來,路琳冇想要理會,但是持續的貓叫聲擾了她的清淨。獨來獨往習慣了,便利店的客流不大,路琳看中的就是這裡每個班製一個人,這樣就不需要跟其他人交流,她可以發呆或者刷手機找工作。

冇忍住好奇,她走向店門口,找聲音的源頭。

歡迎光臨——

自動門鈴響起。

-看來是路家買下了這裡,要推倒建商場嗎?”“我看未必,路氏旗下的餐飲店這兩年接連虧損,哪裡還有錢買地,不如把餐飲店都關了。”路家的禺城的富豪榜前三,路上集團的業務涵蓋了禺城的商場、地產、餐飲。路琳剛來禺城不久不知道這裡名人名事,加上她本身就不喜歡熱鬨,這次依舊冇多看幾眼轉身就走。卻被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人攔住去路,“請問,您是路琳小姐嗎?”“是。”那天巷子裡的幾個大漢的身影從腦海子閃過,惹到□□了?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