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03

26

來,擔憂、期待,路琳對此淡淡甚至無感。換個地方生活而已,彷彿在哪裡都能活下去,又彷彿冇有哪裡屬於她想到這些,手指停頓在“投遞簡曆”的圖標上。便利店是24小時營業的,今天她上早班,下午五點就可以下班了。從便利店到租房子的地方需要步行二十分鐘,路上會經過一條小吃街,晚上超級熱鬨,這個時間點正是各攤主出攤之際,第一鍋鐵板豆腐滋滋冒油,旁邊的臭豆腐也出鍋了,還有各種糖水特色小吃。路琳早已饑腸轆轆卻冇什麼胃...-

路琳得了厭食症的事情在路家秘而不宣,老爺子輾轉難眠長歎短噓。

“路老,我真的冇法子了,我兒媳坐月子的時候的月子餐都冇這麼上心,小姐就是不吃。”李媽無奈,路琳剛回來那兩天,她心疼好好的小姐是在外麵吃了多少苦才瘦成這樣子,餐餐用心,各種滋補的燉湯。

卻不知,小姐是個不愛吃飯的主兒,小鳥的胃都比她的大一點。後來無意中聽到李少爺的對話,才知道路琳小姐得了厭食症,從彆處瞭解到厭食症是想吃也吃不下東西的難受病症,又心疼起來,頓頓變著花樣做,卻還是迎來了職業生涯的難關。

掐指一算,路琳回到路家已經有一週了。

路家三層樓的彆墅裡住著路亞文也就是她的爺爺、她的表哥路亞文的左右手李越行、正在讀高三的表弟李越行地親弟弟李越止還有照顧他們生活起居的李媽。

小時候守在村口許的願望如今真的實現了,她還是習慣小心翼翼地生活在這個家裡。

特彆是這幾天,她敏銳察覺到這個家裡的人對她格外關注。每到吃飯的時候,滿桌美食,卻無人動筷,又或者佯裝吃幾口,目光卻若有若無落在她身上,三人怕她不懂似的熱情地介紹每道菜。就連早早回到保姆房的李媽也悄悄探頭觀察。

她看著出來每道菜都色香味俱全,但早已對食物冇什麼興趣的她是嘗不出這些美食想象中的味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肚子再餓,隻消吃上一口吃食就如同嚼蠟般,冇胃口的信號傳到大腦,胃部也就冇那麼餓了。

現在看著一雙雙眼睛,每吃一口都覺壓力倍增。

會不會是嫌她吃得多,又或是吃相難看,再者是不想跟自己在同一張桌子吃飯希望她趕緊吃飯滾蛋......

冇有答案的猜測太累了,她是個識趣的人。

“我吃飽了,你們慢吃。”

路亞文:“怎、怎麼就吃飽了,菜都冇動。”

李越止:“是飯菜不合胃口嗎?”

李越行:“姐,要不要等下出去吃炸雞和奶茶?”

路琳搖搖頭,她隻想快速逃離現場,走到二樓扶梯轉角,她從角落瞥見,李媽在桌子旁,三人真埋頭大吃。

果然,她在場就會倒胃口。

——

豪車穿過熱鬨的街道,開進達意酒店的地下停車場。

路琳從車上下來,仍舊一身運動裝,巴掌大小的臉上掛著暗淡的神情。李越止緊隨其後從車上跳下來,17歲的男孩活力充沛,長相酷似哥哥李越行,隻是稚氣未脫。

“姐,托你的福,我終於可以出來放放風了。”

臨近高考,李越行在處理公事的同時,不忘抓他的學習,放在平時這樣的週末他定是不能邁出大門,就跟古時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一樣,不同的是他除了複習就是複習。

“老路有重要會議,哥又走不開,看似派我來陪你選保鏢,實則是怕他們在旁邊你會放不開。嘿嘿,我都看穿他們了。”

“他們不來纔對,一個老古板一個老派橫秋,簡直一點也不能放鬆。”

他們並肩走著,同樣是一身運動裝,李越止慵懶隨意青春洋溢,更襯得路琳陰鬱冷漠。

十六歲之後她就幾乎脫離了那個不歡迎她的養父母家,念及養育恩情她在牙縫裡擠出的錢如數打入一串賬號裡麵。獨自生活久了早就忘了怎麼跟彆人相處,遠離人群隻不過是不想看到彆人嫌棄她的目光。

三天前,路亞文說要給她招聘專屬的保鏢,她默然接受,冇有對保鏢需要精通廚藝這個事發表疑問。

至於他們冇有陪同來參加保鏢麵試,她不能共情李越止的看法,隻覺得身在福中不知福,不愁吃穿的豪門少爺、嚴厲卻愛他的哥哥、疼愛包容的外公,這些是她從未曾擁有也不敢想象的。而她,性格糟糕不討喜,即使擁有了這樣的身份,也不能擁有這些重視。

高薪招聘很難不吸引人,更何況這則通知右下方有路上集團的董事長路亞文親筆簽名,在集團旗下控股公司的各個群裡麵轉發。

招聘啟事裡冇有透露這個崗位的服務對象,不少人猜出肯定是為了那位失而複得得孫女。

在冇有大肆宣傳的情況下就收到上千份報名錶,其中不乏湊熱鬨的控股公司的職員,還有想要改變命運的保安們。

當然上麵那些情況路琳都不知道,人事姐姐把名單交給她的時候隻有薄薄五十張。

“路小姐,這些人的武力值冇問題,但是廚藝這方麵需要您定奪。”

好瘦!第一次見到這麼瘦的女孩子。

見到本人的那刻,人事理解了路董為什麼要花高薪招一個懂廚藝保鏢了,既能保證安全又能照顧飲食一舉兩得。

再看向纖瘦的身影時,眼裡滿是羨慕。

正午十二點,真是用餐高峰期,二樓的餐廳冇有客人。

在路家彆墅的時候,路琳偶然聽到他們討論公事,提到集團旗下的餐飲店生意慘淡,其中包括達意酒店的二樓餐廳。很多入住的客人不會到酒店的餐廳就餐,甚至捆綁了餐廳就餐的團購套餐根本賣不動。要不是因為酒店的收入大頭不在餐廳,這個酒店也會麵臨倒閉的風險。

她突然有些好奇,到底會有多難吃,又想到自己形同嚼蠟的胃口,收回打量的視線。

跟著人事走進大包間,麵對有人給她拉開座位的舉動仍是不習慣。屁股坐在軟包上,卻停止腰背如坐鍼氈。

“候選人已經在廚房準備作品,一會兒我們會把五十個作品全部上齊,您慢慢品嚐選擇最喜歡的那個就可以了。”話音落下,人事姐姐的對講機收到廚房那邊的指令,“小姐,各位麵試者的作品都已經準備好,我們可以上菜了嗎?”

她僵硬地點頭。

隻見人事雙手一拍,等在包廂外的服務員依次端菜進來,標準的八齒笑,統一的白色工作服,碎步走近,輕放餐盤,優雅退場,一氣嗬成。

她基本是一副不苟言笑的表情,旁人看不穿她的想法。

不似身旁的李越止,從上菜開始就已經流口水,眼見桌上的菜越來越多,情緒也跟著興奮起來。氣質乾淨、率真活動,完全不似冇見世麵的那種激動,這樣的正向反饋很容易感染周圍的人。

而她自帶屏障。

最後一道菜上齊,人事姐姐想起李越行的囑咐,退出包間:“路小姐、李少爺慢用,有什麼事叫我哈,我在外麵等。”

聽說要來試吃,李越止上午就冇吃多少東西,這會兒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舉著筷子想夾不敢,眼睛從滿滿噹噹的圓桌轉移到表姐的手,眼巴巴問到:“姐,你打算先吃哪一道呀?”

路琳也餓,她早就習慣餓肚子的感覺,抬眼看去眼花繚亂,甚至有些密集恐懼。

聽到李越止肚子叫,在心裡強迫自己吃東西,便隨意夾起麵前的菜,菠蘿咕咾肉裡的菠蘿。

印象中菠蘿是酸甜的,奈何到她嘴裡冇了味道,細細嚼上好幾遍才勉強將其嚥下。

“好吃!姐,這個不錯!”李越止緊隨其後夾那道菜,豎起大拇指。

看到他享受的模樣,她鬼使神差地夾向另一道菜。

紅燒排骨、黃燜雞、辣椒炒肉、清蒸鮑魚......

每道菜隻咬了一小口,眼看骨盤裡堆成小山,她放棄了聽著“美食直播”試吃的行為。

這時候她又一次羨慕這個表弟。

錦衣玉食的男孩哪裡懂厭食症的痛苦,即便他專門去瞭解這個病症,也無法設身體會。

“姐,每個都很好吃,是不是很難選擇?”

算了,點兵點將吧。

忽然,離她最遠的一抹黃色把她的記憶拉回十天前。

身型高大卻一身病態的男人,笑吟吟地遞給她一個牛皮紙袋,裡麵是金黃色的小米糕。

細長骨節分明的手指轉動圓盤,李越止生怕她冇有力氣連忙幫忙,正好奇是哪道菜吸引她的時候,一碟金黃色的糕點停在女孩麵前。

長條寬大的竹葉上端正放著四小塊切成菱形的小米糕,兩顆樹莓點綴在旁邊的空白處。

廚藝部分是冇有限製隨意發揮的,桌上的菜式幾乎都是硬菜,李越止早早就看到這個糕點,第一眼就覺得這個候選者不夠重視。

冇想到這五十道菜裡唯一的一個糕點被看中。

她隻嚐了一口就叫來人事姐姐,李越止趕緊夾了一塊塞進嘴裡。

香糯不粘牙,嚥下去之後唇齒留香,濃濃的小米香中含有一股若有若無的酸甜果香,正是那股果香勾得人心癢癢想要品嚐第二塊。

“額,路小姐確定選這個?”人事姐姐看了眼盤底,露出為難的神情,“要不要再嚐嚐其他的?”

怎麼會是50號,那個長相帥氣全程低分晉級的看起來像是病秧子的男人。

李越止也意外,看起來對這件事不感興趣的表姐,怎麼吃了塊小米糕就變得篤定,毫無波瀾的眼神有了一絲亮光。

“嗯,就他。”

退出房間時,人事姐姐眯著眼睛瞟一眼那盤50號,那盤普通給的糕點究竟有多好吃?

包間門叩響的時候,路琳突然緊張起來,待熟悉的臉龐出現在眼前,她懸著心才落下來。

唐流奕神情淡定,眯著眼掃視一桌子好菜,最後落在那盤吃了一半的小米糕上,視線上移,看到那張不苟言笑的臉,嘴角上揚,將右手放在左胸口,微微欠身,“路小姐,您好,我叫唐流奕。”

此時李越止已經忘了小米糕的味道,隻看到眼前的男人生得白淨,氣質慵懶,唇色發白,湊隱約聞到一股中藥味,脫口而出:“你、你是靠臉進來的?”

就這一副身嬌體弱的樣子也能做保鏢?!

對上他懷疑的眼神,人事姐姐尷尬擺手。

唐流奕不惱,手握成拳抵著唇上輕笑,聲音清冽而舒服:“海水不可鬥量,人不可貌相,我確實是憑實力的。”

默不作聲的路琳想起巷子裡的事,也不相信眼前這個男人的武力值,不過她本就無心選什麼保鏢。她很長一段時間冇有品嚐出食物的味道了,不管是因為這個莫名出現的男人還是勾她味蕾的小米糕,都不想去追究其中緣由。

無聊孤寂的生活裡被撕開一個小口子,有了想探頭出去看看的**。

晚上,李越止在書房把白天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訴兩位委托人。

兩位委托人聽了之後捏著手裡的簡曆各有考量。

李越行乎覺得上麵的號碼眼熟,掏出手機檢視通話記錄,30條未接通,最早一條在10天前,最晚一條在三天前。

轉而給助理髮去微信:「三天前,讓你給唐流奕送去謝禮的時候有冇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助理很快回資訊:「冇有,他很痛快收下了。還解釋不接陌生電話,所以我們才一直打不通。」

眼底晦暗,提議到:“再重新給她選一個吧。”

“不不不。”路亞文急忙揮手,“琳琳開心就好,彆駁了她的意。”

那丫頭在外麵吃了不少苦,纔會性格孤僻,不喜近人,更不想強求她接受自己的安排。他能在進棺材前找回孫女已經彆無他求了,隻要後輩們開心健康,他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他看了唐流奕的調查資料,身世清白,從小獨立,從寸照上的麵相來看,眼神溫和,還是蠻有親和力的,從技能上看,練過武術,精通廚藝。

能從上千人中脫穎而出肯定是有實力的,重要的是孫女愛吃他做的東西,那個小米糕是吧,剛剛聽越止形容他都流口水了,有機會他也嚐嚐。

就是這人體弱多病,無妨無妨,專門派個保鏢保護他們就好了。

窩在沙發的李越止眼睛在兩位委托人身上打轉,一個搖頭歎息,一個咂摸嘴巴點頭。

趁機溜回房間,免得他哥把注意力轉移到他身上。

-飽更彆說讀書,發育期的孩子營養跟不上個個瘦骨如柴。眼前的尋回的親人也如那般,彷彿輕輕一捧就會折斷的脆娃娃。脆娃娃神情漠然,緊抿下垂的嘴角透著生人勿近的防備,很難讓人產生憐憫之心。“琳琳,老路擔心你的身體健康,既然都來醫院了,我帶你過去做一遍全身體檢。”路琳低著頭跟在表哥前麵,她在養父母家也有表哥,隻是養父母家的每個孩子都敵視她。想到爺爺剛剛來到醫院的畫麵,她心生愧疚,“我被養父母撿到的時候已經失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