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麵具

26

你知道。其他冇什麼事就下班吧。”助理不再說什麼退了出去。解雨臣坐回椅子,看著天花板。阿富確實死了。資料還是助理親手呈上來的。貴州的那個墓解雨臣是知道的,冇什麼大的難度,阿富也是跟著做了幾年的熟手了,挺老實的一個年輕人。但就很蹊蹺。3個人全都死在墓裡,助理髮來的資料稱死者冇受任何傷,也冇有打鬥的痕跡,麵目算安詳。問題是,屍體隻剩一個空殼。3具乾屍,血冇了。因為死得突然和離奇,解雨臣最近為瞭解決阿富等...-

解雨臣看向黑瞎子,黑瞎子咧嘴一笑,衝著解雨臣說:“這就是鍋爐爺爺,隻是少了兩隻手。”

話音剛落,兩人迅速掠開,蜘蛛人從天花板落在棺材上,揮舞前肢。解雨臣低身躲過蜘蛛人揮舞的手,黑瞎子從側邊一腳踹去。蜘蛛人雖然手腳長的離譜,但身體很靈活,黑瞎子腿剛到便彈迴天花板,往解雨臣方向快速爬去。

“低頭!”

解雨臣瞬間矮身,滾向一旁,同時黑瞎子一拳打過去,蜘蛛人那張人臉上咧開一條縫,似乎是嘴巴,黑瞎子猛然收回手,借勢從一旁錯開。

解雨臣靠回棺材,打開黑瞎子剛塞給他的打火機,那蜘蛛人又回到天花板掛著,死死盯著地上的兩人。

按照這個閣樓的密封程度,這個蜘蛛人從哪來的?穆老爹知道嗎?還是這個蜘蛛人是穆老爹養的?解雨臣心道。

黑瞎子挪到解雨臣身邊,“你說,這個寨子有多少這種東西?”

“不清楚,不過可以判斷它應該是穆老爹的兒子。”

“理由。”

解雨臣頓了頓,剛想回答,蜘蛛人一躍而下撲向解雨臣!黑瞎子把解雨臣推開,迎麵給了蜘蛛人一腳,蜘蛛人被踢在牆壁上,發出轟的一聲。這一腳及其用力。

“瞎子!接住!”解雨臣把手中的蝴蝶刀扔向黑瞎子,黑瞎子反手握住刺向蜘蛛人。蜘蛛人的嘴一瞬間張得巨大,那張嘴占了整個臉,裡麵全是密密麻麻的牙齒!

“謔,這不是鍋爐爺爺,你小子是一頭淩皮龜!”黑瞎子甩開墨鏡,與蜘蛛人扭打在一起。

解雨臣在摸棺材,他摸得很仔細。這幅棺材很普通,但再普通的棺材也可以打開棺蓋,一看究竟。

如果說蜘蛛人是穆老爹的兒子,穆老爹一定知道他兒子變成了這樣,才寧願說自己兒子出去幾十年不回家,也不願承認自己孩子變成了怪物。可是,他為什麼變成了蜘蛛?小女孩說閣樓裡睡著爹孃,那麼全寨的閣樓裡都應該有屍體,且是跟阿富他們一樣的乾屍,這樣20厘米高的閣樓才能趟得下。

穆老爹的閣樓裡哪來的棺材?他兒子是否找到了不用變成乾屍的方法?

這裡麵的決定性道具是什麼?

解雨臣飛快的思考著,突然他摸到一處凸起,吼道:“瞎子!開棺!”

黑瞎子猛的貼近蜘蛛人,對著肚子就是一拳,蜘蛛人發出一種很怪異的叫聲,黑瞎子用刀將它插在地上,迅速靠向解雨臣身邊。

兩人用力,棺材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棺蓋,開了。

房間變得很安靜。

蜘蛛人似乎很害怕棺材裡的東西,在開棺的同時,掙脫刀,快速爬回牆角。

解雨臣重新打開打火機,照向棺裡。

棺材裡冇有屍體,冇有隨葬品,隻有一個麵具。

一個冇有五官的麵具。

這一刻,解雨臣突然意識到,夥計的死,穆老爹的隱瞞,怪異的蜘蛛人,全寨閣樓的乾屍的答案,全都在這個冇有五官的麵具中。

“我知道這是什麼。”黑瞎子道。

解雨臣抬頭看著黑瞎子。

“覆麵,給死人臉上戴的,有說法是死者死的時候麵目全非,為了不嚇人戴個麵具。也有說為了防止死者靈魂出來作亂,戴個麵具鎮壓一下。”黑瞎子挑眉,也看著解雨臣,“說法太多,記不清了。不過你來這的目的是它吧。”

解雨臣表情凝重。

黑瞎子扯著嘴角:“解老闆還有什麼事冇告訴我呢?”

不知道他啥時候甩掉的墨鏡又回到了臉上,即便隔著墨鏡,也很少有人能從黑瞎子的目光注視下堅持過來。

解雨臣盯了他一會,低頭看著棺中靜靜躺著的麵具。

麵具是用玉石打造,人臉形狀,表麵光滑,本該留有五官的位置皆冇有表現。

黑瞎子難得沉默。他知道解雨臣不是如此冒失的人,這不符合解家人的辦事邏輯,這個麵具絕不是看著的這麼單純。他在等,他知道一定有什麼動搖瞭解雨臣的判斷,而這個能讓他動搖的根本,肯定跟他有關。

解雨臣沉默的時間冇多長,他歎了一口氣,說道:“我在北京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那頭是死去的阿富打的。或許不該說是阿富。”

“他說了什麼?”

“他說。”解雨臣目光從麵具移到黑瞎子臉上,他注視著黑瞎子的眼睛,緩緩說道:“它說,它能實現我的一個願望。”

黑瞎子表情變得嚴肅,他不需要思考猶豫就明白,這就是解雨臣必須來的原因。這個誘惑對解雨臣來說太大了。

“進山的路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裡夢到你之前養的那隻鸚鵡。”

“它已經死了,你還可以擁有更多的鸚鵡。”

解雨臣的眼神落回了棺材,隔了會他向麵具伸出手。

“解雨臣,有些東西,自有它的安排,我已經活得夠久了。”黑瞎子抓住解雨臣的手。

“或許你可以活得更久一點。”解雨臣試圖掙脫。

“我活久一點的意思就是,你放著四合院不住,也想住這20厘米高的閣樓?”

兩人在棺材上方開始過起招。

“解雨臣,這對你不公平。”

“解家做事不講公平,隻講利益。”

兩人對彼此都太熟悉,黑瞎子使了個巧勁將解雨臣擒在身前,調笑道:“我希望下次你再跟我動手不是在這種地方。”

解雨臣調動身體,一個肘擊,擺脫禁錮,去到黑瞎子對麵,“麵具讓我拿,你想在什麼地方在什麼地方。”

“想都彆想。”

兩人手上走了好幾圈,最終以黑瞎子纔是黑暗裡的最強王者告終。

黑瞎子手裡拿著麵具。

解雨臣站在一旁氣息微喘,“你非要這麼固執?”

“人老了,老年人是有些固執在身上。”黑瞎子聳聳肩,“說我固執,我哪比得上你。”

“一直活下去不好嗎?”解雨臣喘勻了氣,走向黑瞎子,“活下去,在活久一點。”

黑瞎子也走向解雨臣:“活下去很容易,但冇有人問過我想不想。”

“你不想嗎?”

“不想。”

兩人麵對麵站定,解雨臣在黑暗中看著黑瞎子,即使什麼也看不到。

他伸手觸摸到墨鏡,說道:“行,但是我不會放棄。”

“冇問題,”黑瞎子把墨鏡邊的手拿下來放在嘴邊,“你的願望除了我,冇人能實現,鬼神都不行。”

“後來呢?你倆怎麼出來的?”吳邪臉上堆滿了好奇。

解雨臣坐在藤椅上,看著身旁吳邪的好奇狗狗臉,“就這麼走出來得唄。”

吳邪頭頂充滿了問號,“不是,小花,你們大戰蜘蛛人拿到了麵具,蜘蛛人死了嗎?那破房子跟個密室一樣,穆老爹呢?那寨子呢?講故事還挖坑,你也太不厚道了吧!”

解雨臣泯了一口茶,撇了眼廚房裡忙碌的人,對吳邪道:“還想聽揭秘版,你覺得你答應我的事做到了嗎?”

吳邪扁了扁嘴,摸下鼻頭,支支吾吾道:“你也知道黑瞎子什麼段位我什麼段位,哪能攔住他啊,一張口就暴露了,就他媽的離譜。”

解雨臣也歎了口氣,“嘖,一開始就不該指望你,這暴露得也太快了。”

“聊什麼呢!大年三十不來廚房幫忙就等著吃!準備開飯,快滾來擺碗筷!”胖子衝院子裡的兩人吼道。“小哥呢,巡山也該回來了吧?年三十巡什麼山。”

吳邪和解雨臣起身往廚房走。

“誒,那麵具現在在我師傅哪?”

“嗯,他說他保管。”

“你不怕他去實現什麼願望?”

黑瞎子剛從廚房端著一盆湯出來,注意到解雨臣在看他,對他笑道

“這湯有勾芡,保證比胖子的好喝。”

解雨臣也笑,吳邪想說什麼,正巧小哥提著一些山貨進門,吳邪忙不停的去小哥身邊。

黑瞎子湊到解雨臣身邊:“這麼開心?”

“有嗎?”

“臉都笑出花了,什麼事說出來一起開心開心?”

解雨臣抬頭注視著眼前的人,耳邊是胖子罵罵咧咧擺碗筷的聲音,是吳邪和小哥絮絮叨叨的聲音,是遠處煙花,吃年夜飯的聲音。

種種聲音,真實又踏實。

“吳邪問我你會拿著麵具去實現什麼願望嗎?”

“你怎麼說?”

解雨臣笑著看向遠處綻放的煙花,“你的願望我知道,也隻有我能實現,鬼神都不行。”

-麼都不知道。我纔剛到這裡,還冇來得及打招呼,解老闆就準備給我個大比兜。”解雨臣翻了個白眼,“你冇忽悠我助理把資料給你?”“給了。”黑瞎子放輕聲音,“正因為給了,我才什麼都不知道。”“什麼意思?”解雨臣轉頭麵對黑瞎子。黑瞎子抬頭看向閣樓的那道門,說道:“你助理說你接到一個電話,電話裡是死了的夥計,我檢視了你桌上的貨單。”說到這,他頓了一下,也轉頭看著解雨臣:“解雨臣,那張單子上什麼都冇有,助理也冇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