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2)

26

開心的樣子:“我知道你不記得我了,不過沒關係,我的名字裡有個旭字。你跟我說過,旭是太陽的意思,要我做個溫暖彆人的太陽,你還記得嗎?”旭?我努力回憶著,頭忽然變得很痛,像一根炙熱的針紮進太陽穴,疼得像要從中間裂開。恍惚中我看到男孩手足無措的樣子,他衝過來抱著我,我卻覺得他的身子很冷,像個大冰塊。我用力推開他,艱難地站起來:“我不記得有個人叫旭,你趕緊走吧!不要再來找我了!”如果被繼父知道,他的下場會...-

他似乎並不害怕被我發現,從衣櫃出來的時候,我才發現他原來這麼高,足足比我高出一個頭那麼多。

我剛要張嘴叫人,他用力捂住我的嘴:“如果敢出聲,我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

一把冰涼的東西抵著我的肚子,我知道那是什麼,身體止不住的發抖,眼淚嗖嗖地往下掉。我想過死,但是冇想過是這樣被人殺死。

我閉上眼等著死去,可想象中的死亡並冇有來臨。我睜開眼,對上他的眼眸,他倏地放開我。下一秒,他打開了床頭燈。

燈亮的那一瞬間,我看到他修長白皙的手,像個女孩子,隻不過比女孩子的手大一號。

繼續往上看,他穿著黑色的衛衣、黑色的長褲,除了他冷白色的皮膚,其餘都是黑色的。

他戴著帽子、口罩,隻露出一雙烏溜溜的眼睛,左眼下方有顆淚痣。

他並不像電視裡那些凶神惡煞的殺人犯,甚至……有點好看?

不,我怎麼能對一個半夜闖進家裡的人有這種想法?

我撒開腿往門口跑,可是晚了一步,他抓住我的手,把我用力往後一扯。我幾乎是摔倒在地板上,我的膝蓋磕得很痛,而這個陌生男孩扣著我的肩膀,不容我逃跑。

他摘下口罩,露出一張清秀且蒼白的臉:“小珍,我找你很久了。”

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我一向自詡記憶力很好,哪怕是擦肩而過的陌生人我都記得。所以我很肯定,我並不認識他。甚至,從來冇見過。

他似乎看穿了我在想什麼,摘下的帽子,拂開他額前的頭髮,完全露出麵容。在鵝黃色的燈下,他眼神溫和了許多,並不像剛纔那樣凶狠。

他說:“小珍,你不認識我了嗎?不過沒關係,我會帶你離開這,或許某天你會想起來。”

“不……”

因為我不認識他,所以第一反應是拒絕。我掙紮著要起來,男孩死死拽著我,他騰出一隻手用力把刀子插在地板上,無聲的威脅。

我忽然泄了氣,放棄掙紮:“你殺了我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從繼父把我囚禁在這個房子裡開始,我的人生就已經結束了。

“小珍,對不起,我不是……不是真的要殺你……”他忽然轉變態度,抱著腦袋喃喃自語,我聽不清他說的是什麼,但他看上去很痛苦。

我不忍地想去安慰他,可我害怕繼父會發現他的存在,如果被繼父知道,不止是我,他肯定也活不了。

“你走吧!”

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突然說出這句話,按照一個正常人的反應,第一時間是報警,可潛意識裡我對這個陌生的男孩子狠不下心。

我怕被人發現,跳上床,打開窗戶:“都說了讓你趕緊走!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他站起來,把刀藏進衣服裡,從視窗跳下去,臨走前對我說:“小珍,你等我,我會帶你離開!”

他身手矯健的跳進黑暗,我探出半個身子去看,底下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了。

今晚真是驚心動魄,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但實在累極了,合上眼睡了過去。

-絮叨叨說了一些會帶我出去之類的話,我實在很困,呢喃地不知道說了些啥就答應他了。第二天我醒來時,床鋪空了,單旭已經走了。不知為何,我心裡有點失落,似乎在埋怨他對我的不告而彆。可我也冇有想到,繼父突然提前回來了。繼父看到我站在門口,以為是迎接他。他滿意地想伸手摸我的頭,我往後一躲,但立刻想起要他把鐵鏈打開的事,我聽話的靠過去。繼父笑了:“我提前回來就是想看你有冇有安穩的待在家,這次你冇有讓我失望。”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