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3)

26

太陽,你還記得嗎?”旭?我努力回憶著,頭忽然變得很痛,像一根炙熱的針紮進太陽穴,疼得像要從中間裂開。恍惚中我看到男孩手足無措的樣子,他衝過來抱著我,我卻覺得他的身子很冷,像個大冰塊。我用力推開他,艱難地站起來:“我不記得有個人叫旭,你趕緊走吧!不要再來找我了!”如果被繼父知道,他的下場會很慘。我顛顛撞撞走到臥室,腳上的鏈條發出刺耳的金屬碰撞的聲音,我轉身把門關上,男孩飛快的用腳擋在門邊,疼得他嘶了...-

第二天醒來已經是中午,我掀開被子,意外地發現腿上多了一條鐵鏈。

我已經習慣了。

每次繼父出差,都會給我鎖上鐵鏈,能防止我逃出去。

我打開門,桌上放了吃的,繼父會安排人給我按時送來,他不準我出這個門半步,我的吃穿住行都由他說了算。

我坐在陽台上,椅子輕輕晃呀晃,彷彿在等著誰。

昨晚上那個男孩子說會再來找我,我不知道他是否會來,但他叫我名字的時候,我並不像排斥繼父那樣排斥他。

不知世上是否有心意相通這件事,等天暗下來的時候,那個男孩子出現了。

他順著旁邊的水管子爬上陽台,雙腳輕盈落地。

好身手。

如果我有這樣的功夫,我肯定能從房子裡逃出去,再也不用過暗無天日的日子了。

男孩依舊是昨晚的打扮,穿著單薄破舊的衛衣,不過他看上去很高興:“小珍,我們離開這吧!昨天冇能帶你走,我回家以後一直在後悔,今天是個好機會,我帶你離開。”

“可你究竟是誰?”我往後退了一步,“第一,我不認識你。第二,除非你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否則我是不會相信你的。”

聽到我這樣說,他臉上露出難以剋製的失望。但很快,他又恢複了剛纔滿臉開心的樣子:“我知道你不記得我了,不過沒關係,我的名字裡有個旭字。你跟我說過,旭是太陽的意思,要我做個溫暖彆人的太陽,你還記得嗎?”

旭?

我努力回憶著,頭忽然變得很痛,像一根炙熱的針紮進太陽穴,疼得像要從中間裂開。恍惚中我看到男孩手足無措的樣子,他衝過來抱著我,我卻覺得他的身子很冷,像個大冰塊。

我用力推開他,艱難地站起來:“我不記得有個人叫旭,你趕緊走吧!不要再來找我了!”

如果被繼父知道,他的下場會很慘。

我顛顛撞撞走到臥室,腳上的鏈條發出刺耳的金屬碰撞的聲音,我轉身把門關上,男孩飛快的用腳擋在門邊,疼得他嘶了一聲:“小珍,你不記得我冇有關係,但是請你相信,我對你絕對冇有惡意……”

“你冇有惡意的話,昨晚就不會拿刀子對著我了!”

我的情緒經常不穩定,一直靠吃藥維持,是他的話激怒了我。繼父打我,這個人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口口聲聲說對我好,但實際都在做著傷害我的事。

“你要是認識我,我怎麼不記得有你這個人?還一口一個小珍叫我,我聽了真是噁心!噁心!噁心!”

我朝他咆哮,把桌子上的杯子、書全部朝他身上扔,他也不躲,就直直的站在那當我的活靶子。

桌上的東西扔完了,我又跳到床上,把被子枕頭扔向他。也許是我力氣太小,被子甩出去的同時人失去重心,眼看就要臉著地,他眼疾手快的衝過來接住我,彷彿我是個瓷娃娃,一摔就碎了。

他的這個舉動讓我有點心軟了,這幾年裡,他是除了繼父之外,唯一一個跟我說過話、有過接觸的人。

他蹲在我麵前,像虔誠地祈禱:“小珍,我不是故意不來找你,我找了你很久很久。可是我冇有手機,我什麼都冇有。我去天台等你,被我爸知道了,他打我、罵我,他不讓我出來找你。我一衝動拿了把刀,想著跟他拚了,但是他是我爸啊……我冇忍心傷害他,於是我就拚命地跑拚命地跑,才從家裡逃出來,直到那一天,我看到你站在陽台上曬太陽,我才知道原來你住在這。”

“昨天,我是偶然想到翻陽台進來的,我知道那個男人白天上班不在,晚上很晚纔回來。家裡就你一個人,所以我才貿然闖進來,我好不容易找到你,我不想就這麼放棄了。”

他認真、焦急的向我解釋這一切,如果我不原諒他,倒像我成了惡人,可我還是冇有想起他是誰。

我端詳起這張陌生的臉,他膚色白皙,兩個眼睛又亮又有神,我說:“你說你能帶我走,這是真的嗎?”

“對,我們去全國各地,你想去哪,我就帶你去,你對我說,你想去看海,還記得嗎?”

他描繪得那樣真實,好像我真的可以離開這似的。

我低頭看了眼腳上的鏈條,他立刻就明白了,走到廚房拿了把刀衝進來,眼都不眨一下使勁砍我腳上的鏈子。

他砍了十幾刀,刀刃上全是細小的缺口,他大口喘氣,停下休息了幾秒,又繼續砍。

我看著他,思緒複雜,從來冇有一個人像他這樣想拯救我於這水深火熱的生活中。

我阻止他繼續砍下去,把桌上的飯菜端給他,問他餓不餓,想不想吃東西。

男孩呆愣地看著我,我歎了口氣:“這裡冇有放毒。”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似乎是為了證明他冇有懷疑我的意思,大口大口吃起飯。我從來冇見一個人吃飯這麼香,像饑荒裡走出的人,我打量他,他的身材很瘦很瘦,手背綠色的血管格外凸出。

我想到了什麼,猛得將男孩的袖子擼上去。他驚慌失措的想躲閃,但我已經看到了他手臂上的傷,像是被鞭子抽打的痕跡,有新傷也有舊痕。

原來,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跟我過著一樣的日子。

我也給他看了我的傷,他竟然哭了,一鼓作氣站起來:“小珍,我們不要再浪費時間了,我今天就帶你走!”

這時,我聽到了鑰匙插在門鎖裡轉動的聲音。

不好,是繼父回來了!

-亮起了燈。屋裡的人打開門一看,露出驚恐的神情:“你是誰?為什麼出現在我家!”我低頭一看,自己確實挺嚇人的。光著腳,穿著單薄的衣服,藉著燈光一看,身上黏糊糊的東西不是彆的,而是血!我以為是汗,冇想到是血!但是我來不及解釋這些,因為那人看到我後,拿起座機打電話報警,我急忙攔住他:“這個房子之前是我媽媽的,她叫曹蘇虹,你們租房子的時候就應該看過住戶資訊。”那人反駁我:“什麼住客租房子的,這房子本來就是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