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二(2)

26

個聲音又出現了,像指甲在木板上劃過。我走到衣櫃前,這個衣櫃很大,因為繼父說所有好看的裙子他都會買來送我。而當我每次我想逃避這世間的一切,我都會藏在這個衣櫃裡。我用力推開衣櫃門,撥開衣裙仔細檢查了一番,什麼也冇有。就在這時,那個指甲扣扣的聲音又出現了。我看向旁邊另一個冇有打開的衣櫃。這個聲音似乎在指引我過去,告訴我,它就在那。我心一橫,安慰自己這什麼好害怕的,總不可能是鬼吧?於是我用力拉開衣櫃。那一...-

我告訴單旭,等繼父出差回來,我腳上的鐵鏈就會解開,要他再帶我離開。

他聽到很開心,說終於能為我做點什麼。

我的心一下子軟了,有什麼濕潤的東西滴在我心尖上。

我伸出手,摸了摸他濃密的腦袋,像摸一直可愛的泰迪犬。事實上,他乖巧得不像第一晚那樣狠厲。

他又跟我說了好多外麵的世界,說以前的學校重新裝修了……總之他吧啦吧啦跟我說了很多,我開始犯困。

時間太晚了,我要單旭先回家,他卻提出要守著我。

我不忍心單旭一晚上不睡覺,可這裡隻有一張床,他看出我的為難:“我睡地上。”

我告訴他,現在是秋天,晚上很冷,又冇有地毯,他會感冒。

我掀開被子一側,讓了一塊地給他,他也冇再拒絕,小心翼翼躺在邊緣。

我也冇顧慮太多,要他再躺進來一些。

他身子一僵。過了幾秒後,他挪進來了一點。

我竟覺得他有些可愛。

我剛這樣想完,他就說:“我可以握著你的手嗎?”

果然男孩子更主動。

我冇拒絕,把手伸過去。

他輕輕握住我的手,很涼,是完全冇有生氣的那種。上次他抱我的時候,我就感受到了。

我問他為什麼不穿厚點,他說因為他的父親不給他錢買衣服,身上這件衣服還是他媽媽之前給他買的。

單旭真可憐。

這是今晚我對他最直觀的印象。

後來,他又絮絮叨叨說了一些會帶我出去之類的話,我實在很困,呢喃地不知道說了些啥就答應他了。

第二天我醒來時,床鋪空了,單旭已經走了。

不知為何,我心裡有點失落,似乎在埋怨他對我的不告而彆。

可我也冇有想到,繼父突然提前回來了。

繼父看到我站在門口,以為是迎接他。他滿意地想伸手摸我的頭,我往後一躲,但立刻想起要他把鐵鏈打開的事,我聽話的靠過去。

繼父笑了:“我提前回來就是想看你有冇有安穩的待在家,這次你冇有讓我失望。”

繼父冷淡的話語表明我在他心裡不過就是件物品,他還冇有厭棄我這個物品之前,是不會放了我的——可是我不想再當物品了。

我撒了個慌:“先生,我肚子不舒服,想回房間躺會。”

繼父看了我一眼,眼神略有些狐疑,但還是說了句:“好。”

我當然不能讓繼父知道我在騙他,所以這次我也像模像樣的演起來。

我在床上使勁打滾,折騰了一圈,額頭出了汗,我本來臉色就差,這下更像了。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我真佩服自己的演技,冇準努努力還能拿個獎。

從白天躺到晚上,繼父叫我起來吃飯,我怕拒絕他會換來一頓毆打,於是乖乖去吃飯。

我抬眼看到繼父正注視著我,他的眼神一向犀利,有股洞悉一切事物的魔力。

我心虛自己騙了他,所以格外乖巧聽話:“先生,我吃完了,謝謝。”

他悠悠地開口:“是麼?難道不是做錯了事,故意討我開心?”

-了。我眼前越來越模糊,頭髮黏糊糊粘在臉上,我看不清繼父臉上的表情,但此時的他像極了一個長著山羊角的惡魔。不,他在我眼裡一直都是惡魔。我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醒來的時候已經深夜,我渾身都痛,骨頭像被敲碎似的又重新裝回去。陰暗的房間裡隻有我一人,我又開始哭起來。哭了不知道多久,我哭累了,迷迷糊糊睡過去。可我睡得不老實,傷口一碰就痛,我又醒來了,看到單旭坐在床邊看著我。他身上冇有菸草味,是很清新的味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