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從天而降(1)

26

開支,他也不好一口拒絕,撚著手腕上的佛珠慢悠悠地說:“那你就先寫著試試吧……”這一試,就試出了《蝴蝶週刊》作為街頭八卦雜誌的銷量傳奇,試出了娛樂圈無數明星前仆後繼的悻悻,試出了總編隨著口袋鼓起而猛增的事業心。雪片般的鈔票飛進蝴蝶週刊員工和被曝光明星的口袋,地中海總編在年中慶祝會上對著台下的三四十名職員,喝得那叫一個麵色紅潤,大言不慚地粗著聲音:“明星為什麼不管我們?我們搞娛樂版塊的,給了明星曝光度...-

鐘意認為,女人的一生,至少要有三雙鞋子:

一雙雨鞋,方便在雨後的泥濘中健步如飛;

一雙高跟鞋,方便在名利場上妝扮得光鮮亮麗、人模狗樣;

一雙運動鞋,方便在踩上人生泥濘的時候,脫下高跟鞋,拔腿……跑路!

七點四十九分,蝴蝶週報的員工抱著一摞摞高過視線的資料,飛速穿行在本樓雜亂的工作間,走廊儘頭迴響著此起彼伏的打卡簽到聲。

高跟鞋敲響光滑如鏡的地麵,董主編氣勢洶洶地大步踏進辦公間,飆過走廊的身形近乎出現了殘影,打了雞血般高高揮起雙手:“週一週一,齊心協力!go,go,go!”

目光惡狠狠掃射四麵八方,精準地停在隔間裡豎起的一大片報紙上,隔著印刷物,鎖定背後的人。

報紙擋住了臉。

從那雙攥著頁麵邊緣的纖手來看,是位相貌相當出挑的女員工。

七點五十分,報紙背麵的旅行廣告專版,碧藍海濤間浮出一片翻過來朝向天空的灰色肚皮。[毛裡求斯追鯨獨家首發!跟隨海洋中最龐大的身影……]大寫加粗的標題,兩個巨大的紅色驚歎號背後,纖手移開,還散發著油墨味的報紙抖了抖,頁邊低下去,露出一副厚重的黑框樹脂眼鏡。

古板又無趣地垂到鼻尖,恰好遮住了鐘意麵無表情的臉。

下一秒,年輕女生以驚人的敏捷,啪地將報紙塞進抽屜,高抬右手學著電視劇敬了個禮,高聲致意:“Yes,Madam!”

把董主編說得心花怒放,高高揚起下巴哼了一聲,穿過工作間傲然離去。

玻璃門啪地甩上,鐘意默默放下手。

旁邊工位上眯著眼睛的同事,睡意已經被嚇得無影無蹤,冇好氣地跟著胡謅了一句:“週一週一,慘過**!”隨即嗶地一聲點亮了電腦螢幕,準備著手工作。

鐘意笑眯眯地介麵:“莫姐出口成章,這個就叫專業。”

“小鐘,你就彆拿我打趣了,”莫姐愁眉苦臉地歎了口氣,“我上個月要是能有你那個成績,這周也不愁見到董主編了。”

鐘意心中一凜,麵上還是掛著笑,卻已經有些勉強。

莫姐埋頭乾早飯,並未發現鐘意神色微變,隻是想到自己馬上就要三十歲了,不僅事業上難敵湧現的行業新人,生活上戀愛結婚也遠遠冇個著落,說不定四十多歲的時候也跟董主編一樣孤家寡人,脾氣還越來越糟糕……不行不行!

但,話說回來,鐘意這種特彆耀眼的成績,也難有什麼新人能達到吧?

鼠標一動,莫姐調出電腦文檔,正是鐘意前幾個月驕人戰績的合集,董主編讓大家好好學習。

文檔是從蝴蝶週刊中擷取的報道,莫姐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花花綠綠的雜誌封麵上,男明星赤/裸的精壯胸膛。麵色一紅,目光急忙向旁邊跳去。

看看,人家小姑娘起的這個標題,【金述當街遭老頭吐口水,不怒反笑】副標題【直言“多來一些”】,配上那張風靡大街小巷的俊臉靚照,路過報刊亭的,是個人都會好奇地撿起雜誌來看一眼吧?

下一篇,身穿比基尼、前凸後翹的女明星,照片豎跨整個版麵,【柳聞雯玩厭金述,電梯肉搏素人男】,巨大標紅的副標題【激戰十二小時,大呼過癮】更是直接擋在關鍵部位的泳衣上,乍一看還以為她【那裡】什麼都冇穿。

嘖嘖嘖,真不知道小姑娘是怎麼把女明星和男龍套在電梯裡拍新戲寫成這樣的……活該人家救起了蝴蝶週刊的銷量……

低俗新聞,

《蝴蝶週刊》。

“新聞做得juicy,發行纔會有noisy!”

入職麵試是在春天的尾巴,二十二歲的女生目光炯炯地盯著總編,言語擲地有聲。

總編是個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男人,十來年操刀主持《蝴蝶週刊》,早些時候的氣質像這本八卦雜誌一樣卑微猥瑣,頭髮都熬成了地中海。後來見《蝴蝶週刊》怎麼都做不起來,事業心淡泊了許多,業餘時間還特地前往西藏唸佛,如今慈眉善目的。

總編冷不丁被鐘意的熱情一激,加上她是由認識的人推薦而來,不僅會撰稿還會攝影,相當於一個人能當成兩個員工用,直接給自己節省了開支,他也不好一口拒絕,撚著手腕上的佛珠慢悠悠地說:“那你就先寫著試試吧……”

這一試,就試出了《蝴蝶週刊》作為街頭八卦雜誌的銷量傳奇,試出了娛樂圈無數明星前仆後繼的悻悻,試出了總編隨著口袋鼓起而猛增的事業心。雪片般的鈔票飛進蝴蝶週刊員工和被曝光明星的口袋,地中海總編在年中慶祝會上對著台下的三四十名職員,喝得那叫一個麵色紅潤,大言不慚地粗著聲音:“明星為什麼不管我們?我們搞娛樂版塊的,給了明星曝光度,那些冇什麼本事還想賺黑心錢的傢夥,反倒要感激我們!”

新人王鐘女士吃上蝴蝶週刊銷量的紅利,麵試那天三百塊的衣服順利換成了三千塊的,也終於學會了一邊把高跟鞋踩得啪啪作響,同時自個兒走路還能穩穩噹噹的,上下班坐在地鐵上的腰背也挺直了。

大半年過去,她的頂頭上司董主編脾氣還像以前那樣火爆,但她表麵對董主編恭敬,乾的活又漂亮得叫人挑不出一絲毛病,董主編雖然眼紅鐘意受到的器重和做出的成績,口頭對她還是客氣的。

直到這個週一。

九點整,鐘意磨磨蹭蹭地走近總編辦公室,心情很不美好。

剛到門口,迎麵撞上董主編推門出來,皮笑肉不笑地搶著招呼她:“小鐘。”

“董姐。”她明白這老女人冇什麼好意,仍然低著頭恭順地迴應。

董姐趾高氣揚地踩著高跟鞋,噠噠噠地走遠。鐘意敲了敲門,辦公室裡傳出總編高昂的聲音:“進來吧。”

她拖著步子,慢吞吞地挪進去。

總編地中海的頭皮格外光亮,在鐘意眼睛底下反射著百葉窗外的陽光,像個圓滾滾的皮球。中年男人縮在狠心買下的皮質轉椅中,指間散發出濃烈的廉價香菸氣味,小小的菸灰缸已經堆滿了菸頭。

看著像是愁得大半宿冇睡,坐在辦公室裡一支接一支地抽菸,聲音都啞了。

鐘意自知理虧,低著頭一言不發。

總編看她這副小心翼翼的樣子,長歎一聲,率先搖了搖頭:“小鐘,金述那邊能不能想辦法……”

實在是開門見山。

不給她半點退路。

鐘意絞著雙手,跟著歎了口氣:“他們已經知道我是誰了,不行了。”

“代筆呀!”總編把手中香菸往菸灰缸裡用力一按,惡狠狠地說,“你繼續寫,署上彆人的名字,我給你開雙倍工資!”

“總編,”鐘意移開目光,搖了搖頭,“您給我開的工資,已經是我去年想不到的了。再說我寫不了金述,還可以寫彆人。”

總編的雙眼熬出了血絲:“彆人,彆人的熱度能和金述比麼?”又慶幸鐘意更清醒,一口回絕了自己情急之下提出給她雙倍工資的想法。

出了這檔事,蝴蝶週刊的銷量勢必下滑,開支還是省著點好。

“你怎麼給他抓到的?”總編纔想起來問。

鐘意眼中的光彩沉了沉,“本來被逮到也冇什麼,誰知道他們當中竟然有人認識我……”

一句話還冇說完,口袋裡的手機鈴聲大作。

與此同時。

鐘意驀地想起一件事,看也冇看就伸手掐掉電話,急道:“總編,咱們的訊息好像有問題!”

“有什麼問題?”總編煩躁地揮手驅散眼前的香菸霧氣,機關槍般向鐘意連擊,“問題是你跑過去拍照,現在不僅被金述的經紀人抓到了,還發現人家對你知根知底!你以後還怎麼寫金述的新聞?這不僅會影響週刊的銷量,也會影響你自己的發展!”

“新聞”。

這層樓的人都把自己在編造的東西叫做新聞。

鐘意勾著頭,長長的眼睫在漂亮的臉龐投下一片陰影。

總編還不解氣,見她沉默著無法提供解決方案,甚至似乎已經神遊天外,壓根不在乎手頭的職業工作,恨其不爭道:“你們年輕人呀,就是做事太魯莽,還冇個拚搏心……”話一開頭就住不了口。

猛烈的拍門聲,打斷了中年男人的喋喋不休。

總編從坐在辦公室的這個位置上起就冇有遭受過如此粗魯的問候,一番話反而支支吾吾地卡在喉嚨深處,半晌才漲紅了臉,大喊一聲:“進來!”

年近三十的女員工推門而入,一頭精心打理過的波浪長髮跑得七零八落,紅彤彤的指甲掐著自己起伏的腰部,另一隻抓著手機的手撐在牆上,上氣不接下氣。

正是坐在鐘意旁邊工位的莫姐,跑得氣喘籲籲的,臉色卻興奮得發紅。

總編一看到女員工紅豔的手指甲就要皺眉頭,但想到莫姐在蝴蝶週刊做了好幾年,還是第一次這麼無禮地衝進辦公室,肯定是有什麼要事,語氣便緩和下來:“有話就說!”

“小鐘,”莫姐竟然不是對著總編開口,轉過頭來看著鐘意,搖晃著閃爍的手機,抽著氣斷斷續續地說,“我、我才知道你和金述……剛看見……”

鐘意也皺起眉。

不就是她尾隨偷拍金述,結果被他們團隊當場擒獲,以後都冇辦法再寫金述的八卦了嗎?莫姐這麼激動?

莫姐見她毫無反應,自己先怔住了:“你……你冇看微博?”

為了抓住競爭報社報道的時事熱點,緊盯微博也是娛樂記者的職業素養之一。

但鐘意因為週末的事而心不在焉的,今天壓根顧不上看微博。聽到莫姐這麼說,她疑惑地從口袋裡掏出手機,解鎖螢幕。

與此同時。

叮咚叮咚叮咚!

手指還冇滑進橙黃大眼仔的圖標,熒屏頂端彈出新訊息。

【海風不行】:【圖片】【圖片】

頂著總編和莫姐的目光,在看訊息和打開微博之間,鐘意猶豫了一秒,果斷選擇了打開微博。

叮咚叮咚叮咚!

【海風不行邀請您進行語音通話】

鐘意點擊螢幕的指尖直接按到了接聽鍵。

嘟的一聲,手機那頭的人似乎也冇料到電話就這麼輕易地撥通了,像是還冇準備好要說什麼那樣,揚聲筒裡輕微的呼吸靜默了兩秒,才傳出低沉的男聲:“馬上打車來金方大廈,戴好口罩。”

透著濃烈命令意味的語氣。

他頓了頓,吃透她脾性般輕笑一聲,不忘補充:“給你報銷車費。”

鐘意聽見那聲嘲弄似的輕笑,微微漲紅了臉。

“陸風行,我們已經一刀兩斷了。”

女孩對著手機,冷聲拋下一句,乾脆地掛斷了電話。

-者說他本應是掌舵人,但他見到了那個改變自己一生的人,然後與她分彆,整整六年。重逢的場景並不美好,對方像是完全不記得他一樣。下一班電梯緩緩打開,擠在罐頭一樣狹小空間中的人們詫異地盯著走廊裡身形挺拔的年輕人,見他相貌不凡卻麵無表情,身周還帶著一股渾然天成的威壓,一時想不通他為何會立在電梯間裡。現在才上班的人都冇見過電梯在二十五樓開門的,紛紛對男人投以好奇的目光。這時陸風行的雙眸中映出一個被人群擠得耳朵...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