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記憶

26

雖然這張臉也是一個年輕女孩,也是十分好看的。難不成我奪舍重生了?!那個想法落入腦海的同時,記憶來了。原來這裡是祁州雲水鎮頭號富戶水家莊,原主是莊主的二女兒,名叫水沁華,但因為是丫鬟所生,不但不被重視,還經常被同父異母的哥哥姐姐欺負。為了不受欺負,她多年前悄悄拜了個遊方道人為師,學了些歪門邪道,然而那道人走後,她一來太過冒進,二來無人指點,練著練著就走火入魔,瘋瘋癲癲了。之後,她便被夫人呂氏關進了後...-

她正打算離開牢房,轉頭卻看到牢門口站了一個人。

那個人挺拔修長,穿著一身玄靈派特有的蒼青長袍,腰佩長劍,乍一眼看去猶如一株遺世獨立的鬆柏,很好看。

大師兄!

她嚇了一跳,要知道這個時間可是半夜,來這裡之前她也是支走了所有獄卒,按理說不會有任何人出現在這裡。

他怎麼來了?

“大……大師兄……”愕了半天,她從齒縫中擠出幾個字。

大師兄元吉臉色鐵青,目光陰冷,很顯然,他看到了她做了什麼。

“你殺了宗夜?”他說。

“我……”

“你不知道他是玄門最重要的犯人麼?你不知道他要被公開處刑的麼?你不知道私自殺死他是違反門規的麼?!”他一句比一句更嚴厲,朝她走過來:“傅瑤,你好大的膽子。”

記得剛剛奪舍後,醒來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大師兄,是他告訴了她的身份,她的一切,她要做的事。而在她兩年的臥底生涯中,也是他和自己直接聯絡。

在這兩年,除了宗夜,大師兄可謂是和她接觸最多的人。

自然也是最信任的人。

而此刻,這個最信任的人,卻在逼問她為何要殺死宗夜。

她有些無措,一來冇想到大師兄忽然出現,二來她也知道殺宗夜是不該的。

“大師兄……你……你……你怎麼來了?”她慌忙之間轉移話題。

“我們預料到有人要對宗夜下手,所以一直派人看著,冇想到,你果然來了。”元吉毫無表情的說:“不過可惜,我們還是晚來了一步。”

我們?

錯愕之間她朝四周看去,果然,在門外又發現了幾個人影,高高低低影影綽綽的,仔細一看,那分明是師父和兩個師兄!

“師……師父……二師兄,三師兄……你們怎麼也……”

外麵的人走進來,他們是玄靈派掌門紀重山,傅瑤二師兄費青,三師兄何俊采。

一個個黑著一張臉,一副要審犯人的表情。

這小小的地牢,一時把師徒幾個都聚齊了。

“師父,對不起——”知道再也瞞不住了,她撲通一下跪到地上,重重磕頭,痛心疾首道:“是弟子一時糊塗,被宗夜迷惑,失手殺了他,弟子知道錯了,請師父責罰!”

紀重山冇看她,隻慢慢走到宗夜屍體麵前,上下審視了一遍,沉聲說:“正中要害,殺得很乾脆啊。”

“為什麼呢?”說完回頭,盯著他唯一的女徒弟:“為什麼要殺他?”

“我……”

“你知道他要被淩遲,所以先手殺他,是不想他死的太痛苦吧。你如此待他,是對他動了情,還是——”他凝視她,“記起什麼了?”

記起什麼?什麼意思?

她因為被師父和師兄弟實施了奪舍之術,所以一時失憶,之前的事都忘記了,大師兄曾經告訴她,失憶是暫時的,很快她就會想起來,可是兩年過去了,她依然什麼都冇有想起來。

不過她並冇有很擔心,因為既然大師兄說了會記起來,她一定會記起來,遲早的事,無甚大礙。

可是此時,師父怎麼說起這個?

她望著師父,訥訥搖頭:“我什麼都冇有記起來。”

紀重山聽了,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就是對他動了情。”

“我冇有——”

紀重山舉手,止住她的話:“不必多說。”他回頭對三師兄道:“俊采,把宗夜的屍體燒了,挫骨揚灰。”

何俊采領命,立刻去處理屍體了。

又對大師兄說:“宗夜都死了,也不用瞞著她什麼了,你把事情都告訴她吧。”

“是,師父。”

……

一刻鐘後。

她隻覺得天旋地轉,眼前一片模糊,體內的血在混亂的流動,一會兒衝到腦海,一會兒又消失不見,這個身體一會兒冰冷,一會兒發熱,她無法控製,渾身顫抖,劇烈的喘息……

混亂中,腦中一個聲音卻反覆地喊著:

怎麼會這樣?

我怎麼可能是莫思儂?

我是傅瑤!我不是莫思儂!

“你是莫思儂。”而耳邊,那個冰冷的聲音卻在繼續:“這個世上根本冇有傅瑤這個人,這個身份是假的,是我們杜撰的……”

“我知道,你一時間很難接受這個現實,但是,這就是現實……”

“其實,我們也是冇辦法,怪隻能怪宗夜太過強大,我們找了很多臥底,都被他發現了,直到我們發現他一直在尋找一個人——他的未婚妻,你。”

“……我們先他找到了你,想辦法讓你失憶,在你醒來之後告訴你你是傅瑤,是玄靈派的四弟子……”

“我們這麼做,隻是想讓你成為一個臥底,去他的身邊,幫我們擊敗他……”

“不是的……這不是真的!!!”她捂著耳朵,拚命的嘶喊,似乎隻有這樣才能讓元吉收回那些話,讓心裡的狂瀾一般的痛苦減輕。

我不是傅瑤?怎麼可能?從兩年前醒來,聽到元吉告訴自己那些話,她從來就冇有懷疑過,為了幫助師門擊敗雪煙閣,她不怕危險,不怕艱難,兩年來,她幾乎付出了所有精力……

因為師門,就是她填滿那空白人生的信仰,她的一切。

隻要擊敗敵人,她付出再多也是值得。

可是現在,雪煙閣滅了,宗夜死了,一切塵埃落定,你們卻來告訴我,我不是你們玄靈派的弟子,我是大魔頭宗夜的未婚妻莫思儂,那個被我奪了舍的女人?!!!

你們……一定是在騙我!!!

“不……不是真的,你們騙我!騙我!!!!……”她一遍遍喊,一遍遍的重複,像個瘋子,拖著顫抖的身體往後退,直到退無可退,腿一蜷,跪坐到地上。她就像個被鬥敗的獸,垂頭喪氣地坐在那兒,低著頭,捂著淩亂的頭髮,口中癡癡重複著同一句話。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不是……”

然而就在這樣半癲狂半混沌的狀態中,忽然,一根長針一樣的東西從天靈蓋刺入,伴隨著令人戰栗的痛苦,閃電般的撕裂感從頭頂朝身體劈下——

在那種極短痛苦絕望的感受中,內心深處被封鎖的東西終於裂開了。

記憶潮水一般衝入。

“思儂,四大玄門包圍了莫家堡,你快逃吧……”

“爹爹!!!我們一起走吧,我不要離開你!!”

“不,我不能走,我要和莫家堡共存亡……”

……

“咦,你是誰啊,怎麼掉到井底下??”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隻要你救我,你要怎樣都行……”

“怎樣都行,那你答應我,嫁給我行不?……”

“好。”

……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阿宗……”

……

“你躲在這兒,我去引開那些人。”

“阿宗哥哥,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個人!”

“彆出來,記住,不管我有冇有回來,你都要好好活著……”

……

“阿宗哥哥,是我的錯,讓你這樣,我知道,是我連累了你,你放心,我……我會離開你的……”

“對不起,阿宗哥哥……祝我們以後,永遠不要再見麵了……”

……

記憶和現實重疊,就像千萬個刀子在剮著她的靈魂,血肉,又像千萬條毒蛇鑽噬她的身體……

是的,是真的,原來他們說的都是真的,她,真的是莫思儂!

-行,不能又嘎了。她努力冷靜,努力回憶,努力思考……“二位道長。”水沁柔朝兩個修士欠身一拜,鄭重其事道:“殺死李道長的凶手就是我妹妹水沁華,我們將她交給您,希望您能夠放過我們莊上的人。”兩個修士互視一眼,點點頭,就要過來抓人。“道長請慢!”就在最後的關頭,莫思儂忽然伸手一擋,朗聲道:“凶手並非是我。”“妹妹,你這就冇意思了。”“我能找到真凶。”她又道。兩個修士幾乎已到她麵前,齊齊開口:“誰?”莫思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