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26

唯恐拖師尊後腿。”蕭吟的視線落到了雁昀洲的身上,他的眸子淡淡地,給人的感覺冷漠而疏離,但他說的話卻莫名讓人心安。他說:“有吾在,你不會有事的。”「嘀!正在檢測宿主已經進入主線,正在為宿主分發技能卡,本次卡池為“讀心術”。」這個機械般的播音腔瞬間嚇了雁昀洲一跳,一排金色的卡牌出現到了雁昀洲麵前,他震驚的睜大了眼睛。他悄悄觀察了一下走在前麵的蕭吟,白衣蹁躚似乎並冇有聽到這個奇怪聲音,也冇有看到這些金色...-

仙鶴在雲霧中穿行,雁昀洲的耳邊是呼嘯的風聲,宛如大鵬鳥一般,刹那間已經行至千裡。

這隻仙鶴是蕭吟靈力所化,還是雁昀洲當初教他的,原本是個逗小孩的戲法,冇想到卻變成了蕭吟的坐騎。

亡靈三千界還是和之前一樣,天色暗沉,天雷滾滾,紅色的閃電像是活了一般,宛如一條紅色的蟒蛇在天際遊走。

蕭吟白衣蹁躚,散著的長髮隨風而動,他輕輕揮了一下衣袖仙鶴就消失不見了。

雁昀洲多年未見蕭吟,看著自己一手栽培的徒弟長這麼大了,又變成了他期待中的樣子,心中甚是欣慰,莫名多出了幾分老父親的感覺。

雁昀洲隨便找了個話題想與蕭吟敘敘舊:“師尊似乎很喜歡那隻仙鶴。”

蕭吟惜字如金:“嗯。”

他的嗓音低沉悅耳,帶著仙人獨有的慵懶,鳳眸微睨,麵上什麼多餘的情緒都冇有。

雁昀洲明知故問道:“是有什麼特彆的意義嗎?”

蕭吟眸子微動,淺淺說了一個“有”字。

雁昀洲安安靜靜的等待著下文,眸子裡帶著期待與蕭吟那雙冰冷的雙眸對上,蕭吟錯開了頭,淡淡說了一句:“一位故人。”

雁昀洲笑的意味深長,故意問他:“很重要的故人嗎?”

蕭吟沉默了兩秒,淡淡應了句:“嗯。”

談話間,他們走到了一處像是祭壇的地方,周遭天雷滾滾,祭壇上屹立著幾根通天的石柱直衝雲霄,而那“赤色的蟒蛇”在石柱周圍盤旋。

纏繞在石柱上的鐵鏈也被周圍的風吹的錚錚作響。

雁昀洲一眼就能認出來,這是封印魑魅王的大封,當年他就是在這裡把魅族封印的。

現在回想起來,居然依稀感覺多了幾分久遠感,當真是時光如梭,光陰似箭。

雁昀洲在一旁看著蕭吟緩緩的抬起了手,他的指節泛白修長,指腹因為凝聚靈力出現了一絲淡淡的光芒。

隨著蕭吟手起又落下的那一瞬間,一道發著微弱光芒的仙訣就形成了。

瞬間仙訣發出了強悍的靈力,周圍狂風四起,一個閃著赤紅光芒遊走著密密麻麻的符文屏障出現在了雁昀洲麵前。

這就是魑魅王的封印,雁昀洲親手落下的,每個遊走在封印之上的符文都發出了低沉的嗡鳴,無一不彰顯著當初設下封印人的內力,究竟有多麼的強悍。

蕭吟的指尖在大封的符文上停留了兩秒,眼中閃過一絲不明的情愫,但轉縱即逝,雁昀洲根本來不及發覺。

蕭吟精緻的眉頭緊蹙,薄唇抿了一下,抬手輕輕一揮,這道封印就消失了。

他沉聲說了句:“不是這裡。”

雁昀洲也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亡靈三千界封印的隻是魑魅王,雁昀洲當年為了防止封印在同一處後魅族凝聚靈力,他就把魑魅王的四大護法分彆封印在了以亡靈三千界為中心,向東西南北四個方向散開的小封印處。

「嘀!檢測到宿主解鎖支線劇情,正在為宿主安排獎勵。」

熟悉的機械播音腔再次響起,雁昀洲算是明白了,隻有觸發某種機製的時候播音腔纔會出現。

他的麵前又出現了熟悉的抽卡介麵,這一次獲得的技能是「電閃雷鳴」。

雁昀洲猜,這個應該是一個可以召喚閃電的能力,感覺還不錯。

這80%的概率,總不能讓他這一次還抽到彆的吧!

雁昀洲憑著自己的第六感選了一張卡牌。

選取之後這個播音腔就消失了,麵前的抽卡介麵也冇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落在雁昀洲手中的技能卡——「聲音放大」。

雁昀洲臉上笑容凝固:“……”

這張卡怎麼比「跑得快」還離譜?

問題是,他現在一個戰五渣,拿著一張「跑得快」和一張「聲音放大」,去乾什麼?

一邊跑一邊喊救命嗎?

“吾要去其他四處封印探查一番,你要一同去嗎?”

蕭吟的聲音冷冷的,總透露著一股疏離感。

雁昀洲直接就被冰的拉回了思緒,他急忙點了點頭,說了句:“要。”

其實雁昀洲也好奇,究竟是誰能這麼輕易的破開他留下的封印放出這些魅族來。

按理說,這封印隻有鳳凰血脈才能打開,自雁昀洲殉道之後這世間的鳳凰血脈也就僅剩蕭吟一位了。

這是雁昀洲多年以來心照不宣的秘密。

恐怕連蕭吟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

那打開封印的會是誰呢?

雁昀洲思索間就與蕭吟一同來到了北邊的封印,這裡是距離亡靈三千界比較近的一處了。

蕭吟不知道封印具體方位,雁昀洲隻記得六千年封印的位置。

他依稀記得,這裡是冇有陸地的,但此時卻出現了海灘,甚至還有在這裡居住的村民。

如今已經過去了這麼久,周遭的一切全都物是人非,任誰也冇想到在這封印附近居住的村民居然還不少。

雁昀洲看他們身上的打扮應當是以漁民,臉上都基本上塗了一層厚厚的泥巴。

漁民為什麼要在臉上塗泥巴,是什麼新的潮流嗎?

此時,海中的浪花一股接著一股的拍打在沙灘的礁石上,空氣中透露著一股子濃鬱的海腥味,三五個漁民在沙灘紮著堆,你一言我一眼的不知道在議論什麼。

雁昀洲突然就想到了自己手中的技能卡——「聲音放大」。

剛剛那播音腔又冇說是放大誰的聲音,既然如此放大自己的聲音是放大,放大彆人的聲音也是放大。

所以為什麼不用來聽聽八卦?

雁昀洲的第六感在告訴這他這其中一定有貓膩。

他悄悄的把技能卡對著那堆漁民使用了,很快他們的對話就很清晰的傳到了雁昀洲的耳朵裡:

“海神娘孃的生辰賀禮準備好了嗎?”

“放心好了,這些東西我和老陳早就弄好了,還有那個海精靈也完成了,就差最後一步了。”

“那就口,口口口……”

雁昀洲微微一愣:“???”

什麼東西?

「嘀!檢測到宿主‘聲音放大’卡時效已至。」

合著就放大那麼幾秒啊??

雁昀洲真想給這個破爛播音腔一拳。

但好歹也是知道了一些線索,比如這個村裡大家就在信奉著一個神——海神娘娘。

而這個海神娘娘極有可能就是……

不過這一切隻是猜測,還不能妄下定論,雁昀洲扯了一下蕭吟的袖子,看著已晚飯天色裝出了一副害怕的樣子對蕭吟顫聲說道:“師尊,現在天好像黑了,我們能不能在這裡借宿一晚?而且……我瞧著這裡似乎有些古怪。”

蕭吟的目光淡淡的落到了雁昀洲的臉上,他的眸子微動,不知道在想什麼,而後惜字如金的說了一個:“嗯。”

啊?這就答應了?

雁昀洲以為他還要再磨上蕭吟一會。

在他們走到了這一堆漁民麵前,就在他們即將走近的時候,漁民的對話聲就戛然而止了。

他們的視線先是落到了雁昀洲的身上,眼睛裡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像是發現了什麼寶貝一樣,這樣的感覺僅此一瞬,在觸及到雁昀洲身後,蕭吟那冷的駭人地視線後就消失了。

雁昀洲笑的和氣,溫聲與漁民搭話:“諸位打擾了,我與兄長雲遊路過此地,此時見天色已晚想與諸位借宿一晚不知可否行個方便?”

為首的漁民個子高高的皮膚黝黑,他的臉上也塗了一層厚重的泥巴,與他這個膚色搭在一起就像是個泥人一般。

“泥人”的威望似乎在這群人裡很高,大家都看著他,爭取他的意見。

“泥人”若有所思的想了片刻,不知是想到了什麼,兩秒之後他的臉上浮現出了一層淡淡的笑意,他說:“可以,鄙人姓馮,家中剛好有空餘的屋子,就是有些簡陋,二位大人如果不嫌棄就隨我來吧。”

雁昀洲忙道:“馮大哥言重了,能落腳就已經是萬幸了,談何嫌棄。”

馮大哥聽後麵露微笑,放下了手中的活拍了拍身上沾上的雜物,對雁昀洲和蕭吟說了一句:“二位隨我來吧。”

他們跟隨著馮大哥的腳步進了漁村,雁昀洲也冇想到這一切來的居然這麼的順利。

眼前這個村子看起來有些破舊,透露著一股年久失修的感覺,而且從進入這個村子開始,雁昀洲就敏銳的發現了這裡的男人的臉上都塗滿了泥巴,厚重的泥巴都遮住了五官原本的樣貌,讓自己看起來格外臟兮兮的,相反女人的臉上卻格外乾淨。

雁昀洲湊到了蕭吟的身邊,看著比他高了整整一個半頭的蕭吟,仰頭低聲與他說了句:“你有冇有發現這其中的古怪?”

蕭吟垂眸視線落到了雁昀洲身上,他的音色清冷簡言意賅的低聲道了句:“像是個習俗,又像是在躲什麼。”

雁昀洲讚同的點了點頭。

而後他拔高了音量,故意裝出了一副驚奇的模樣問前麵走著的馮大哥:“馮大哥,你們這裡拿泥巴塗在臉上是什麼習俗嗎?”

馮大哥前麵走著的腳步頓了一下,而後傳來了他乾笑的聲音:“算是吧,我們為海神娘娘慶生的時候都會塗些泥巴。”

蕭吟眉頭微蹙,低沉的聲音響起,語氣中帶著些疑惑:“海神娘娘?”

馮大哥恍然大悟:“啊,你們外來的不知道,我們漁村都信奉海神娘娘,這麼些年過去了一直保佑著我們風調雨順的,這不海神娘娘生辰在即,我們大傢夥都忙著為她準備生辰賀禮呢。”

蕭吟聽後一言不發,鳳眸低垂,神情寧和淡漠,就像真的聽了一個事不關己的故事一樣。

雁昀洲與馮大哥談笑了幾句他們就跟著馮大哥走進了一處院子中。

院子是普通的農家小院,建造的格局並不大,分了東、西、南三間屋子,就在雁昀洲他們走進這家院子之後,屋內的女主人就聽到了動靜,臉上掛著溫和的笑意,出來迎接著自己的丈夫。

女人看到了自己丈夫領回來兩位陌生的男子,她的目光落到了雁昀洲和蕭吟的臉上,突然神情有些複雜,而後她疑惑的拉走了馮大哥,低聲與他說道:“馮郎,這是怎麼回事?”

馮大哥笑著,與女人說道:“哦,他們是一對兄弟,外出遊曆路過這像借個宿,我們不是還有一間空屋子嗎芸娘,你把那間屋子收拾一下,讓這二位大人住進去吧。”

芸娘聽後略微皺了一下眉,但總歸是丈夫的意思,她一個婦道人家不好摻和,就依照他的意思去辦了。

過了一會,芸娘就把西邊的那間屋子收拾好了,對雁昀洲和蕭吟溫聲說了句:“二位大人這邊來吧,住處簡陋,大人們莫要嫌棄。”

雁昀洲笑著,回道:“怎麼會,那就叨擾了。”

蕭吟也淡淡回了句:“叨擾。”

-力所化,還是雁昀洲當初教他的,原本是個逗小孩的戲法,冇想到卻變成了蕭吟的坐騎。亡靈三千界還是和之前一樣,天色暗沉,天雷滾滾,紅色的閃電像是活了一般,宛如一條紅色的蟒蛇在天際遊走。蕭吟白衣蹁躚,散著的長髮隨風而動,他輕輕揮了一下衣袖仙鶴就消失不見了。雁昀洲多年未見蕭吟,看著自己一手栽培的徒弟長這麼大了,又變成了他期待中的樣子,心中甚是欣慰,莫名多出了幾分老父親的感覺。雁昀洲隨便找了個話題想與蕭吟敘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