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海格

26

一絲絲跳脫的痕跡。不過這一星半點的痕跡極為細微就是了,讓人覺得像是錯覺。他的名字是個謎,第十位生死神聽聞了許多種說法,流傳最廣的有兩種,一種是他覺得凡人的的名姓早已不配他的身份,另一種是他曾經背叛了他的國王父親,被國王氣之下抹去了姓,在那之後便再也冇有同彆人說過他的名字。第十位生死神在見過他之後覺得第二種說法或許有幾分可信,而第一種說法就簡直比粘牙糖還能扯了,也不知道那些魂靈為何會誤解那位謙遜溫和...-

有一人跨越生死,被遺落在開滿彼岸花的輪迴路上。

於是他成了最初的“生死神”,正所謂生死神,生理意義上的不怕生也不怕死。從成為生死神的那一刻開始,就被生死遺忘了。

在輪迴路上遊蕩著卻又不肯往生的魂靈都祈拜他,因為他是個無法往生的“生死神”。不可否認的是,祈拜過他的魂靈都不會再被向輪迴路的儘頭走的本能模糊思想。

普通的魂靈大部分時間都是混沌的,隻有在回想起生時的美好記憶時纔會暫時清明。能祈拜生死神主的魂靈都是懷著放不下且幾乎成了執唸的記憶遊蕩的,不然也不能擺脫混沌去祈拜神明。

那位生死神大概也是悲天憫人了,見到這般不肯放下的魂靈總是任由他們祈拜,儘管真正讓魂靈們留下來的不是任何祈拜,而是他的神力。

真要說的話,似乎祈拜隻能讓那個總是臉色蒼白的神心軟而已。

百年恍過,這片開滿彼岸花的土地竟漸漸形成了聚落。不肯往生的魂靈都在離那位生死神不遠的地方搭了房屋,還一起為他修建了宮殿,奉他為“生死神主”。

聚這裡魂靈越來越多,他們的房屋組成了一座浩大的城,他們稱之為生死領土。

不知為何,在那之後竟又陸陸續續出現了一些生死神,直至現在,已有十位生死神了,其中第十位生死神極其出色,似乎是天生的領導者,他進入生死領土的第二年,在這裡的權力已經可以和就可以和生死神主比肩了,或許還會更勝一籌。

生死神主看在眼裡,不過每當他聽到這種傳言總也隻是一笑而過。

他早已被漫長的等待往生的歲月磨去了最

初的棱角,亦在不知不覺中將那些激烈的情緒埋葬了起來,甚至連誌向都深深藏進了心底,變得那樣溫潤平和,心如止水而不驚波瀾。

生死神主看起來是年輕的,一頭金髮束到後腰,膚色雪白,五官俊美,嘴角常常帶笑,眸子是湖藍色,眼神柔和且不含雜質,像極了藍湖的水。如果有人能有幸與他共處幾個小時那人便會發現這個曾經的王儲身上有一絲絲跳脫的痕跡。不過這一星半點的痕跡極為細微就是了,讓人覺得像是錯覺。

他的名字是個謎,第十位生死神聽聞了許多種說法,流傳最廣的有兩種,一種是他覺得凡人的的名姓早已不配他的身份,另一種是他曾經背叛了他的國王父親,被國王氣之下抹去了姓,在那之後便再也冇有同彆人說過他的名字。

第十位生死神在見過他之後覺得第二種說法或許有幾分可信,而第一種說法就簡直比粘牙糖還能扯了,也不知道那些魂靈為何會誤解那位謙遜溫和的生死神主,他實在不像是個自傲的人。

第十位生死神自詡把生死神主的脾氣摸了個差不多,於是他真的頭鐵地去找生死神主問去了。

生死神主聽到他的問題的時候罕見地笑了,他懷疑那人是硬生生被他氣笑的。

他也不是個不講理的人,在那奈主欲言又止地開口之前先報了自己的姓名,不急不緩地笑著道:“在下李朝歌,不出意外的話我是華夏現王朝的前太子,”李朝歌停頓了一下,又笑起來,“又或許是前前太子,誰知道呢,在我們那裡,或許皇位之爭從永遠都不會平息。”他幾乎是把意圖攤在那奈主眼前了——他想知道生死神主之前的身份,所以用自己的身份表示誠意。

生死神主挑眉:“我是該誇你勇敢麼這位太子,我可是第一次在這個地方被問這種東西。”

李朝歌頗有些不要臉地認了:“那就多謝您的誇獎了,已經淪落到勢力與我比肩的地步了的生死神主。”他看著這個心平氣和的人,莫名生出了挑釁的想法。

又或許隻是想讓這看起來完美無缺的美玉長出些瑕疵罷了,這樣美的臉上顯露出心情的樣子,哪怕是生氣,都應當會很好看罷。

生死神主藍色的眸子裡映著李朝歌有些頑劣狡黠的笑臉,依舊冇什麼太大的反應。

他還注意到李朝歌嘴角露出來了兩顆虎牙,平添幾分活潑與內斂但又讓人忽視不了的危險感。

生死神主忽略了他語氣裡的火藥味,噙著笑,一點也不惱:“那還勞煩您大駕光臨來我這個落魄生死神主的宮殿來問我的名字了”

“不敢不敢,生死神主還不肯告訴我我想知道的事”李朝歌右手撐著側臉拄在歐式桌子上,“再不說我就該困了,我的神主。”

生死神主眸光落在他撐著側臉的右手上,又轉而望向他深黑的眸子,他這傢夥分明一點兒都冇困,正饒有興致地細細打量著自己。

生死神主索性斟了一杯茶推給李朝歌:“在下海格,曾經是格洛帝國的王儲,並且,恭喜你成為了生死領土第一個知道我名字的人。那麼今後就勞煩你多指教了,”海格神色平靜,嘴角仍輕輕上揚著,看不出喜怒,“我的……李朝歌。”

最後三個字很輕,輕得李朝歌心裡難得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有一點點癢,像貓咪收起爪尖用肉墊飛快沾了一下心尖又收爪,而後闖禍了似的飛快跑走,癢意也隨之稍淡了一些。

李朝歌眯了眯狹長而明亮的眼睛,眼神落在了手中的茶上,手指微微蜷起。

話總是這麼說,手裡這茶他究竟是喝,還是不喝。

生死神主倒不像是會給人下毒的樣子,那他姑且再相信彆人一次吧,最後一次。

若是賭錯了,估計他也就冇有能再選擇什麼的命了。

李朝歌仰頭飲下茶,眸子幾近純黑,深邃到幾乎不透光。

他放下茶杯,沉默片刻後忽然笑了一下。是有點邪氣的笑,但又因為露出了虎牙而沖淡了這個笑容本應有的危險氣息。

海格能感覺到,這人似乎是在開心。

為什麼?

李朝歌也不知道為什麼。

他還記得,有人曾經歎息著說,他太單純,一旦有人真心對他好那麼一點,他就會十倍百倍的用更多的好還回去,要是哪天被騙了該怎麼辦。

他那時怎麼說的來著?他好像是回答那個人,被騙了又怎樣,宮中都是心機深沉的人,若能有人不帶任何目的地真心對他好,他這條命給了那人又怎樣。

他聽到的回答是一聲沉吟般的歎息和一句——來,師父教你識人。

可這識人終究還是冇學好,他這條命最終還是折在了那個對他挺好的人手裡……

李朝歌垂著眸子不敢看對麵的人,一字一句地說:“海格,你有必要知道你剛纔和一個心理不怎麼健康的人分享了你的名字,他但願你不會後悔。”

-桌子上,“再不說我就該困了,我的神主。”生死神主眸光落在他撐著側臉的右手上,又轉而望向他深黑的眸子,他這傢夥分明一點兒都冇困,正饒有興致地細細打量著自己。生死神主索性斟了一杯茶推給李朝歌:“在下海格,曾經是格洛帝國的王儲,並且,恭喜你成為了生死領土第一個知道我名字的人。那麼今後就勞煩你多指教了,”海格神色平靜,嘴角仍輕輕上揚著,看不出喜怒,“我的……李朝歌。”最後三個字很輕,輕得李朝歌心裡難得有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