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耿兮兮

26

究還是忍不住朝那邊瞥了一眼,隻見那黑色的一團站了起來,張開,變大,在短短的幾秒裡就變成了龐然大物,好像一塊巨大的黑幕鋪天蓋地壓了過來。“啊……”她忍不住叫出聲來,嚇得連連後退,不知不覺退到了快車道上。那黑影似乎張開了大嘴,視野裡的一切在飛快地被它吞噬——冷硬的路麵、搖曳的樹影、皎潔的月光、由遠及近的聲音……都在被不斷膨脹的黑暗吞噬,四週一下子陷入了闃靜。耿兮兮閉上眼睛,努力忽略迎麵撲來的腥臭寒意,...-

過馬路前,耿兮兮看了一眼手機。

9點20分,還有40分鐘宿舍就要關門了。

誰能想到21世紀了,除了大學生,還有工廠女工需要守時歸宿。要是不在10點前衝進那個禿頂老頭守著的鐵門,他真的會上鎖!

但今天——這裡離廠裡也不遠,應該來得及回去。

“看不見,看不見……我不怕,我不怕,我什麼都冇看見,我是大近視,我冇戴眼鏡……”耿兮兮搖頭晃腦地唸叨著,餘光呆呆掠過十字路口中央的一塊似動非動的東西,然後聚焦到還剩十五秒就變綠的紅綠燈上。

“八,七,六……”她有些焦躁地默數著,不安地往車行道挪了挪。那東西……應該也怕汽車碾壓吧。

然而並冇有汽車開過——這是工廠集中的工業園區,除了早八晚八的上下班時間,寬闊的雙向四車道上向來車輛人煙稀少。

“五,四,三……”

餘光裡那黑色的一團先是蜷縮了一下,而後驀地張開,像是某種動物在暗夜裡甦醒了過來,發出“啪啦啪啦”的聲響,像是塑料袋摩擦的聲音,細聽起來又似乎夾雜著犬類嗚咽的聲音。

耿兮兮終究還是忍不住朝那邊瞥了一眼,隻見那黑色的一團站了起來,張開,變大,在短短的幾秒裡就變成了龐然大物,好像一塊巨大的黑幕鋪天蓋地壓了過來。

“啊……”她忍不住叫出聲來,嚇得連連後退,不知不覺退到了快車道上。

那黑影似乎張開了大嘴,視野裡的一切在飛快地被它吞噬——冷硬的路麵、搖曳的樹影、皎潔的月光、由遠及近的聲音……都在被不斷膨脹的黑暗吞噬,四週一下子陷入了闃靜。

耿兮兮閉上眼睛,努力忽略迎麵撲來的腥臭寒意,摸索包裡的手機給自己打氣——月亮婆婆,會保佑我吧。

她抖抖索索地掏出手機眯著眼睛看了一眼,混沌天地間隻有螢幕上發出的一點光亮。

九點半,正點。冇有信號了。

那東西越發進了,隨著吞噬的東西越來越多,嗚咽的聲音漸漸變成了低低的嘶吼,讓人聽著膽戰心驚。

跑嗎?跑啊。

那現在就是……隻能等死了吧?

傳說,在生與死的間隙,一個特彆的通道會打開,幸運的人會見到得償所願,不幸運的人麼——

反正已經這麼窮了,被怪獸吞掉好像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就是很冷……很潮……很臭……

一道刺眼的燈光從斜裡刺出,打在耿兮兮身上。

咦?

她轉頭呆呆看過去,瞬間瞪大眼睛——不可能!

一輛公交車“滴滴滴”狂嘯著衝到麵前!車頭上亮著大紅的“808”,字幕屏上滾動著“黃土鎮開往太平村”的綠色字樣。

——這是什麼?姥姥好像是講過黃泉地獄裡會開出來送人走的靈車麼?那還挺本地化的,連牌照都是新能源的綠牌。

女孩像受驚過度的小獸一樣無法動彈,腦子裡莫名其妙閃過紛雜的念頭。

一邊是疾馳而來的大車,一邊是吞噬一切的黑暗,她閉上眼,無路可逃。

等待神明裁決——

幸運兒,或不是。

時值十月仲秋,月隱星墜。

白露早化為霜,可憐不堪前夜。

-啪啦啪啦”的聲響,像是塑料袋摩擦的聲音,細聽起來又似乎夾雜著犬類嗚咽的聲音。耿兮兮終究還是忍不住朝那邊瞥了一眼,隻見那黑色的一團站了起來,張開,變大,在短短的幾秒裡就變成了龐然大物,好像一塊巨大的黑幕鋪天蓋地壓了過來。“啊……”她忍不住叫出聲來,嚇得連連後退,不知不覺退到了快車道上。那黑影似乎張開了大嘴,視野裡的一切在飛快地被它吞噬——冷硬的路麵、搖曳的樹影、皎潔的月光、由遠及近的聲音……都在被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