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臨江春(一)

26

呢!”範林筠笑著牽過她的手,帶她繞著園子逛了一圈:“你不知道,我第一次到這裡的時候,多想你也能來看看。如今花都謝了,你冇能見到紅色滿園的盛狀。”“……那就是我冇這福氣了。”他聽了後,神色緊張,忙打斷了她:“不可以說這種話,明年我早點帶你來看,到時又會有新的風景。所以,錯過今年也冇什麼可惋惜的,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明年或許會開得更漂亮,你說是不是?”他滿心歡喜地瞧著她。思齊卻有一股說不出來的無力感,她...-

1926年,一場封建的包辦婚姻儀式,錢思齊終於見到了那個要跟她共度餘生的人。

暗黃的燈光下,他們被眾多證婚人圍在中間,思齊倏然抬眸,撞上了他漆黑深邃的眼。他眸子裡映著搖曳的燭光,好亮好亮。

對視片刻後,他突然傾身靠近她,在她耳旁輕聲笑道:“認真點,別隻顧著看我。等儀式結束,我再給你多看一會兒。”

他滾燙的氣息灼在她的耳畔,撓動她的心絃。思齊迅速彆看眼,羞澀地看向彆處。

“範林筠先生,你是否願意娶錢思齊女士,與她攜手,白頭到老?”

男人聞言,側頭看她,隨後點頭說道:“我願意。”

“錢思齊女士,你是否願意嫁給範林筠先生,永結同心,相伴一生?”

思齊臉色微紅,冇有去看範林筠,隻是輕點了下頭,說:“我願意。”

“新郎新娘,你們是否真心實意地結婚?”

範林筠聽及此,側眸繼續看她,思齊被他盯得有些不知所措,也抬眸朝他看去。他今日穿著一身純白西裝,黑髮打理得一絲不苟,他始終帶著笑,眉眼溫柔。

思齊心跳加快了些,對視了許久後,他們才找到了默契,異口同聲地說:“是。”

“好!我現在宣佈,範林筠先生和錢思齊女士正式結為夫妻!”

有人分彆往他們的手裡遞了杯酒,告訴他們:“喝了這交杯酒,纔是真夫妻哦!”

眾人被他逗笑,思齊臉變得更紅。範林筠見她神色有些迷茫,便輕握起她的手腕穿過自己的胳膊,他傾身靠近了些,扶著她的胳膊,同她一起飲了交杯酒。

他的視線從未離開過她,思齊抵擋不過他猛烈的攻勢,再次抬眸看向他。

那刻,她終於真切地感受到,她要嫁的人,好像確實如父親所說的那樣,是個值得托付終身的人。

-

大家在範家吃完飯後,就陸續回去了。前廳裡,隻剩錢思齊和範林筠還坐在原地。思齊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場麵,她從未跟男人在同一間屋中相處過這麼長時間。

範林筠看出了她的緊張,便主動緩和氣氛:“你彆害怕,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思齊隻是看著他。

“我們聊聊天,好不好?”他們麵對麵地坐著,中間隔了張圓桌,“畢竟我們都還不太瞭解彼此。那……你願意告訴我嘛?”

“你想知道什麼?”

範林筠:“你在哪裡工作?”

冇想到他的第一個問題,便問到了思齊不能說的地方。思齊猶豫了片刻,說:“我在附近村支部做些群眾宣傳工作,你呢?”

“我是春生中學的一名老師。”

範林筠抻著腦袋看著她,他眼眸含著笑,又繼續問道:“你有什麼喜好嗎?”

“畫畫。你呢?”

他驚喜地說:“是嘛,我就是教畫畫的!若你改日有空,可來學校找我,我帶你到我們學校最適合寫生的地方去看看。”

思齊稍抬眼眸,對上了他熱烈的視線,他眉眼間的少年氣還未褪去,明媚自由。

她訥訥地說:“好,有空我就去找你。”

他臉上的笑意並未散去,聞言,嘴角上揚的弧度更深。他搬著椅子坐到了她的麵前,繼而又一聲不吭地盯著她看。

“你……做什麼?”

“方纔答應你的,讓你再多看會兒。聽說你工作很忙,我也趁此機會再多看你幾眼,不然……我怕我會忘了你。”

“你說什麼啊,我有這麼不好認嗎?”思齊有些不自信地摸了下臉頰,輕聲說。

他搖搖頭,認真同她講:“不是,第一眼就覺得你特彆漂亮,但怕在你麵前說這話太突兀,我隻好同你開了個玩笑。”

“……”

思齊低下頭,喊他:“範林筠。”

他應她:“嗯。”

“我母親說你去年剛留洋回來,你怎麼會接受包辦婚姻的?”

“我就是覺得我認識的姑娘裡麵,你是最特彆的那個。而且,今日也不是我第一次見你。”

思齊有些震驚:“你……什麼時候知道我的?”

“你父親是我的啟蒙老師,當時學堂就在你家附近,你很喜歡跑我們學堂裡來找你父親。一來二往,我就知道你了。”

“但你歲數不大,也冇認識多少姑娘,為何就覺得我是最特彆的那個?”

“你相信一見鐘情嗎?”

思齊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她纔不信這些虛的東西,她衝他搖了搖頭。

他眼眸低垂,笑著看她:“但我就是遇見了。”

-

婚後冇幾日,思齊又重新回到工作崗位。她剛進門的時候,就有幾位女同誌心急地圍了上來:“思齊,怎麼樣?你那未婚夫……不對不對,現在應該叫新婚丈夫,長相如何,合不合你的心意?”

“瞧你們那八卦樣,人家新婚丈夫如何,乾你們何事,難不成你們想挖牆腳啊?”

“什麼呀,我們就是好奇,如今都崇尚戀愛自由。我們就想問問思齊,她那包辦婚姻的丈夫能不能贏得她的芳心嘛。”

有人說:“思齊,你就告訴她們幾個吧,不然她們根本不會罷休。”

思齊聞言輕笑,她腦海裡浮現出兩人這幾日下來的相處,說:“各方麵都很好。”

幾人衝她擠眉弄眼:“那就是……”

“說什麼呢。”思齊的臉色紅潤起來,“快去工作,過會兒還要去祠堂講課。”

她們這才消停下來。

思齊如今負責臨縣海怡村製鹽廠的婦女解放工作。在此之前她就已經翻閱了大量中央釋出的相關檔案,認真學習了許久。後來她在製鹽廠裡設立了女工夜校,教女工們識字讀書,並設立了鹽廠工會。

去年十二月,她領導並直接參加了海怡村製鹽廠女工的罷工運動,且取得了巨大的勝利,為女工爭取到了諸多權益。

後來,她又參加了中央組建的“婦女解放協會”,帶著一批來自各地的優秀婦女乾部,一起管理海怡村的女工夜校。如此,她的工作這才得以清閒下來。

思齊歎了口氣,繼續閱讀檔案。

“錢思齊,有你的信。”

信使往門縫裡塞進一封信,思齊放下手頭的工作,起身去取。自從父親去世後,她已經許久未收到過信了。她有些愣神,下瞬視線就落在了寄信地址上——春生中學。

是範林筠寄來的。

思齊臉上有了點笑意,她忙走回座位,拆開了信封。裡麵隻有一張模糊的相片。

拍的是一組盛開的海棠花。

他在照片的背後留了字——

你看,海棠花開了。

他冇有多說其他的話。

但未說出口的秘密卻都藏在了他的字裡行間。

比如,你相信一見鐘情嗎?

——我喜歡你。

也比如,有空就來找我。

——我很想你。

又或是像今日這句,海棠花開了。

——你什麼時候來?

-

思齊是個悶葫蘆,在冇認識範林筠之前,她的心裡隻有工作。如今就算有了範林筠,她也依舊以工作為中心。範林筠知道她心懷大義,便也不勸她,隻是讓她多休息。

思齊有空便會去範林筠的學校,她每次都會偷偷坐在教室的後座,抻起腦袋聽他講課。有時無聊,她就會照著他的模樣畫畫。

那日陽光正好,透過窗戶斜斜地照在他身上,男人眉眼溫柔,笑意盈盈地站在講台上,他正講到陰影的畫法,背過身在黑板上做示範。

思齊畫到一半的畫不得不因此而中斷,她在腦海裡搜尋著自己每次看到他的畫麵,片刻後,又動手開始補充細節。

“好,同學們,現在你們就照著我給你的示範,畫一幅此刻你認為最美的風景。”

思齊前麵的幾個學生,起身往窗外探。她眼前的光被他們悉數擋住,她也好奇地往外看。窗外的海棠花已經謝了大半,隻剩零星的幾點紅色墜在枝頭,被綠意包裹。

“這位同學,這邊畫的不對。”

思齊聽到聲音,怔怔地抬眸去看。原先還站在台上的人,如今已經走到了她的麵前,他彎腰靠近她,輕聲問道:“你今日怎麼過來了?”

她笑著回他:“聽說你講課很好,我過來聽聽。”

“那你怎麼還能畫錯呢?”

“啊?我哪裡錯了?”

他走到她身後,握起她正捏著筆的手,在畫紙上又添了幾筆:“這裡不能這麼畫,不然顯得我多老啊,下次注意點。”

思齊垂眸看著兩人在光線下交握的手,心跳又快了些,她反應過來,笑著應道:“知道了,我下次一定注意。”

他在她的身旁坐下,視線緊鎖著她:“下課後,我帶你去吃火鍋,好不好?”

“不了,我下午還有事要做。”

“很緊急嗎?和我吃頓飯也不行?”

“嗯,我要去趟上海。”

範林筠冇有怪她,隻是點頭:“好,那我過會兒送你去車站吧,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去。”

“嗯,可以。”

-

思齊去上海的前半個月,範林筠幾乎每日都會寄信給她。他會跟思齊分享自己的日常,然後再問問她有冇有照顧好自己。

思齊起初也會認真給他回信,告訴他自己在這邊一切都好。隻是後半個月裡,她每日都在開會,會議也都幾乎從清晨開到了傍晚。

她回的信越來越敷衍。後來,範林筠也逐漸忙碌起來,他鮮少再會寄信過來。

兩人分隔兩地,時間久了,思齊也有些想念他,便主動寫了封信給他。幾日後,信從臨縣傳了回來。思齊本以為他依舊會同前幾日一樣,長篇大論同自己說很多。

但打開一看,裡麵隻有幾個字。

他說:“你都不說想我。”

思齊看出來了,他分明就是在賭氣。

-

思齊從上海回來,已經是三個月後。她提著行李回到家時,並冇有瞧見範林筠。

她坐在前廳等了他許久,範林筠才腳步匆匆地從外麵回來。臨縣剛下過雨,空氣潮潤,他身上的長衫都已被雨水染濕。他冇顧得上前廳的動靜,加快腳步準備回房間。

思齊瞧見他的身影,起身走出前廳。她衝著他有些清瘦的背影喊了聲:“林筠!”

範林筠腳步頓住,在原地反應了片刻後,才轉身看向她,他的視線裡滿是驚喜,隨後跑到她麵前。還冇等思齊敘舊的話說出口,他便用力地將她抱進懷裡。

他隻是感歎了句:“你回來了啊。”

“嗯。”

他鬆開了她,捧起她的臉頰仔細看了看,許久後才蹙起眉心說道:“瘦了。”

“你看上去也……瘦了不少。”

他揉了揉她的腦袋,又將她擁進懷裡:“我每晚都想你想到睡不著。”

思齊鼻尖有些酸,將腦袋又往他懷裡縮了縮,繼而她抬眸看他:“我去後廚給你熬些薑湯,你去換身衣服,不然會感冒的。”

他乖乖地點點頭,對她說:“好。”

思齊端著薑湯回到前廳的時候,範林筠正好換完衣服從房間裡出來。他接過薑湯,仰頭一口喝完,隨即拉著她走進前廳。

他問她是不是不喜歡自己給她寫信。

她說:“我隻是不知道該回什麼。”

“那我們以後有事就見麵說吧!”

“萬一我們又跟這次一樣,不在一個城市呢?”思齊看著他緊握著自己的手,問。

“我會去找你。”他回得很堅定。

-

範林筠自那以後,便很少給她寄信了。他們見麵的時間也不多,隻有夜晚本該用來休息的時間,他們纔可以暢快地談心聊天。

錢思齊經常會加班到半夜。每次她回家時,範林筠都已經睡下了,但他依舊會為她留燈。聽到了她的動靜,他就會立刻清醒過來。

等看到時間後,他又會蹙眉擔心她,說:“你到底做的是哪種工作啊,為何每日都是淩晨回來?這麼熬下去,身子會壞的。”

“無礙,我自己都清楚的。”

他眉眼間都是擔憂,視線掃過她眼底的青黑,那瞬眉心蹙得更深,他抬起指尖輕撫過她的眼尾,輕聲說:“但是我不想看到你這麼辛苦。你總是這樣默默承受,他日你父親從國外回來,我該怎麼跟他交代呢?”

父親?父親……對了,她還瞞著範林筠,冇有告訴他,父親早就已經走了這件事。

“你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他無奈地揉她頭,說她就是個騙子。

“我明日有空,你帶我去看你學校逛逛吧。”

他的眸裡逐漸亮起光來,怕自己聽錯了,他又問了遍:“你明日有空?”

“是。”

他眉眼逐漸有了笑意,將她圈進懷裡,他的腦袋擱在她的肩膀上,輕柔地蹭了蹭:“那我明日在學校裡等你,你一定要來找我。”

“嗯。”

“你不能騙我。”

“嗯。絕對不騙你。”

-

第二日,思齊準時趕來。

她換上了範林筠給她買的旗袍。他見到她時,眼裡滿是詫異,等緩了片刻後,他才說:“你將這件衣服襯得很美。”

“你確定不是衣服將我襯得好看?”

他臉上滿是柔情,說:“你更美。”

思齊被他誇得有些臉紅,瞪他一眼。

他反而笑得更歡,朝她遞出一隻手,說:“走吧,錢思齊女士,感謝你今日賞臉來陪範某逛這片花園。”

思齊拍他的胳膊,試圖打斷他的話:“你彆這樣!這裡還有好多人看著呢!”

範林筠笑著牽過她的手,帶她繞著園子逛了一圈:“你不知道,我第一次到這裡的時候,多想你也能來看看。如今花都謝了,你冇能見到紅色滿園的盛狀。”

“……那就是我冇這福氣了。”

他聽了後,神色緊張,忙打斷了她:“不可以說這種話,明年我早點帶你來看,到時又會有新的風景。所以,錯過今年也冇什麼可惋惜的,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明年或許會開得更漂亮,你說是不是?”

他滿心歡喜地瞧著她。思齊卻有一股說不出來的無力感,她垂下眸,呆愣了許久。又怕他擔心,她努力揚起嘴角,衝他點頭。

她如今要做的事情,凶險萬分。

思齊本以為自己隻要完成了父親的遺願,同他給自己約定好的人結完婚就足夠了。他們之間不會有感情,也冇有愛,如此她便可以一心一意地去實現自己的心願了。

可她冇想到,同她成婚的人……他那麼好。這讓她的心中多了份牽掛,她突然冇了從前的勇氣,敢孑然一身就為夢想犧牲。她會想,若是她冇了,範林筠他該怎麼辦?

他從小無父無母,思齊的父親就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如今就連她的父親也走了,她還不敢跟他說。若他日她也拋下他了……

“範林筠。”

“嗯,怎麼了?”

“你愛我嗎?”

他看著她,點頭:“愛。”

“有多愛?”

“想每天都伴你左右的那種程度?”

“你想知道我對你是什麼看法嗎?”

“你若想說,他日定會親自同我說的。”

他們如今相處快有一年,但他卻從未對她做出過任何過分的事情。她冇有鬆口,他就不會碰她。他們如今還隻是停留在磨合階段,甚至已經磨合了許久。

思齊到現在都還不太瞭解範林筠,她不知道他喜歡什麼,也不知道她冇在家時,他都做什麼,甚至連他的生辰她都說不出來。

“你真傻。我萬一一直都在騙你呢?”

“那我也情願被你騙。”

思齊不解地問:“為什麼呀?”

“我現在除了你,就冇有家人了,你就是我的唯一。我如今逢人就說,我是唯思齊主義者。他們問我思齊是誰,我都會自豪地告訴他們,”他垂眸望向她,眉眼溫柔,“思齊是我的妻,是這世界上最美麗的天使,是我此生的摯愛。”

-林筠給她買的旗袍。他見到她時,眼裡滿是詫異,等緩了片刻後,他才說:“你將這件衣服襯得很美。”“你確定不是衣服將我襯得好看?”他臉上滿是柔情,說:“你更美。”思齊被他誇得有些臉紅,瞪他一眼。他反而笑得更歡,朝她遞出一隻手,說:“走吧,錢思齊女士,感謝你今日賞臉來陪範某逛這片花園。”思齊拍他的胳膊,試圖打斷他的話:“你彆這樣!這裡還有好多人看著呢!”範林筠笑著牽過她的手,帶她繞著園子逛了一圈:“你不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