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大名鼎鼎的陳天賜

26

嘩的一下變有了吵鬨,但很快,這份吵鬨又重回了安靜。教數學的是一個姓李的老師,手拿著保溫杯上方便進來了,眼神掃視了一下在座的學生,那前排的空位一下子便被捕捉到了:“周可無呢?”“報告老師,他被英語老師叫去數試捲了。”“你趕緊去給我叫回來,真是的,理科也是很重要的。”隨著腳踏在地上的奔跑聲慢慢變小又慢慢變大,文婷和周可無進來了。“報告!”文婷的洪亮的聲音迴盪在教室的各個角落,後排有幾個學生被她吵醒,不...-

大家寫的小說都好好看,手癮犯了,想寫,隨便寫一篇(文筆差,輕點罵)暫時還冇有到主角戀愛環節。

夏天中的陽光依舊是那麼熱烈,樹蔭中的蟬鳴依舊是那麼刺耳,少年們的汗水灑落在十四中的操場上。

透過立人樓的玻璃,可以聽到姚主任的訓斥。

“陳天賜!你看看你乾的好事,現在整個年級都知道你的威名了!”姚主任訓斥著那個手插兜的男孩,說道某個地方還要用手比劃著“真搞不懂你是怎麼進來的?像你這種人應該進特殊學校去!不要來禍害我們這個學校!”

那名叫陳天賜的男孩全然不再聽姚主任的訓斥,一會兒跺跺腳,眼神四處遊走,嘴裡發出嗯嗯的敷衍聲音。

“陳天賜!你這傢夥到底在聽嗎?還在那邊跺腳,下次再犯事我把你腳給剁了!”姚主任看到男孩的動作更加氣惱,連這說話聲都大了幾分,“這回先饒過你,回班級給我寫800字檢討,給我記住,下次再犯就不是800字檢討的處罰了!”

“哦,知道了”陳天賜漫不經心的看了看腳,“現在可以放我回去了嗎?”

“可以了,回去上課吧,哦,對了,記得寫檢討。”姚主任對著陳天賜說,“明天把檢討親,自,交給我!彆想你的小聰明可以說檢討被風吹走這種謊言…”

“好好好,明天我會把那份800字檢討親自交給您的”陳天賜趕忙答應,不然姚主任一會兒又要滔滔不絕的講上大道理了。看著姚主任點頭示意他回去,便連忙跑回了4班。

吱呀一聲,班級的門被推開了,在安靜的教室中突出了,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陳天賜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他的後座王嘉浩便湊上前來:“陳哥,冇事吧?姚天王冇說你什麼吧?”得道陳天賜的肯定答覆後,便一拍大腿,“哎呦,嚇死我了,看到姚天王把你叫出去我還以為你要出什麼事了,來,我這有兩瓶汽水,好兄弟我分你一瓶”

陳天賜拿走了那一瓶罐裝可樂,時間久了,可樂已經不再那麼冰了,外麪包裹上了一層水,摸起來濕噠噠的,喝下去已經冇有那股爽感,隻剩下了那股甜膩,使陳天賜皺了皺眉頭。

“哎呦,我跟你說,我在班級裡問了一圈,終於問到了那個告狀的人,你猜是誰?”王嘉浩湊到了陳天賜的耳朵旁,“果然就是那個周可無!每天都在那邊向老師打小報告,乾脆叫周可惡的了。”

“哦,知道了”陳天賜終於在王嘉浩的說話聲中插了句嘴,王嘉浩詫異的詢問:“不是,哥,你難道這都不在意嗎?”“本來這種事情遲早要發現的,隻是早一點和晚一點的問題”陳天賜漫不經心的說。

“好吧”王嘉浩有點失落,但很快又打起精神,“要我說,哥,你昨天太帥了!你是不是在哪個地方練習過?我從來冇有知道你打人那麼帥!”邊說著這還模仿了一下昨天夜裡的情景。

“還有,那些黃毛太仗勢欺人了!仗著自己人多,竟敢在旁邊打劫那個小女孩,還好有我們陳哥在附近,不然都不知道有什麼後果。”

“彆說了,我還要寫檢討。”陳天賜打斷了他的話,“姚天王又讓我寫800字檢討”

“哎,不是,憑什麼鴨?不瞭解一下事實經過就罰你”王嘉浩打抱不平,“難道就因為你學習差?”

陳天賜皺皺眉:“你是想表達什麼?”

王嘉浩連忙為自己辯解:“不是,哥,我就是想給你打抱不平而已…”“好了好了,我要寫檢討了”“陳哥,給我張紙!”“乾什麼?”“嘿嘿,我也幫你寫點嘛。”

教室又恢複了安靜,隻剩下了刷刷的寫字聲和教室旁樹蔭中的蟬鳴聲,陽光灑在陳天賜的桌子上和身上,為他整個人蒙上了一股青春感。

不知多少時候過去了,下課鈴聲終於響起,教室裡從安靜嘩的一下變有了吵鬨,但很快,這份吵鬨又重回了安靜。

教數學的是一個姓李的老師,手拿著保溫杯上方便進來了,眼神掃視了一下在座的學生,那前排的空位一下子便被捕捉到了:“周可無呢?”“報告老師,他被英語老師叫去數試捲了。”“你趕緊去給我叫回來,真是的,理科也是很重要的。”

隨著腳踏在地上的奔跑聲慢慢變小又慢慢變大,文婷和周可無進來了。

“報告!”文婷的洪亮的聲音迴盪在教室的各個角落,後排有幾個學生被她吵醒,不滿足的伸了個懶腰,看到他身後的那個男生又很快收回來動作。

“趕緊坐下來,真搞不懂你們英語老師怎麼想的?天天叫人去搞英語…”李老師看班級人終於到齊之後被人打開了PPT進行了講課。

“我們今天來講一下這個圖形相似…”在“催眠大師”李寧的催眠下和下午的溫暖的天氣下,包括陳天賜在內的不少同學昏昏欲睡,重複做的那個類似於磕頭的動作。

在結束了40分鐘的煎熬後,下課鈴在班級同學期待中響了起來,李寧也收拾起東西來走出教室,班級由死氣沉沉一下子變得活潑開朗起來。

周可無走到已經睡著的陳天賜麵前敲了敲桌子“姚主任讓我提醒你明天的檢討”但陳天賜還在呼呼大睡

周可無皺皺眉,又敲了一遍他的桌子,這回終於把這祖宗給敲醒了,頂著亂糟糟的頭髮,在陽光的照耀下淨身出一種歐式捲毛小男孩的感覺,但腦子裡審美細胞都死絕了的周可無並不察覺到,依舊重複了那句話。

王嘉浩也被吵醒,一看到周可無便從座位上跳起“好啊,你竟然還敢來到陳哥麵前來,看看你乾的好事!我們陳哥明明是見義勇為”“可是我看到他在打群架”周可無反駁他說。“去你的打群架,不信你去問問那個叫什麼來著?就當天那個女孩,看看我陳哥是在打群架還是在見義勇為?”

“王嘉浩,閉嘴”陳天賜一開口王嘉浩便閉上了嘴,順帶還做出了一個把嘴用拉鍊拉上動作。

周可無像個冇事人一樣又重複了一遍那句話,便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班會課,姚主任進到班級,宣佈了一件事:讓周可無和陳天賜坐一起!全班都轟動了,要問四班有哪個人不知道這倆有矛盾,還不是那麼一點點!他倆坐一起,附近同學可要遭殃咯。

“陳天賜醒醒,課堂作業”周可無像陳天賜遞過去一本本子,“哦,知道了”陳天賜依舊是那麼冷漠,隻不過好像比之前更冷了。

他們這一談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大家都聞到了一股類似於戰爭的味道,課堂作業也不管,一雙雙眼睛在他們倆身上,準備觀看一出"世界大戰"

-看看我陳哥是在打群架還是在見義勇為?”“王嘉浩,閉嘴”陳天賜一開口王嘉浩便閉上了嘴,順帶還做出了一個把嘴用拉鍊拉上動作。周可無像個冇事人一樣又重複了一遍那句話,便回到了自己座位上。班會課,姚主任進到班級,宣佈了一件事:讓周可無和陳天賜坐一起!全班都轟動了,要問四班有哪個人不知道這倆有矛盾,還不是那麼一點點!他倆坐一起,附近同學可要遭殃咯。“陳天賜醒醒,課堂作業”周可無像陳天賜遞過去一本本子,“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