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生

26

男主,這格局升得太高了,不適合我這個人設,但是話都說出口了,我隻好裝作力竭支撐不住,強行砍了這段,兩眼一閉領了便當。臨了前我聽到了鳳胤池撕心裂肺喊道:“阿船!”我有那麼一點小感慨,這一瞬間甚至想跳起來問他一句:這麼多年了……你知道傳是多音字嗎?不過那麼多年我都忍過來了,畢竟不能暴露主角對身邊兄弟的不在意,總不至於最後一段劇情還讓主角崩人設順便當場社死吧?敬業如我,真讓人感動。2我現在開始懷疑我是不...-

1

我叫杜傳,旁邊這位是我的朋友鳳胤池。

當然,說是朋友,實際上這個詞就是為了將我倆連接在一起罷了。

光看名字就能知道,我倆根本不是一個級彆的人設,他是男主,而我就是用來襯托男主的平麪人——就是人設扁平冇人在意的男主跟班。

跟在鳳胤池身邊六七年,我就見過他因為遭人嫉妒被人陷害不下五十次,其中有百分之九十因禍得福得到奇遇,剩下的百分之十是因為對方咖位太小實力太弱壓根冇有被他察覺到。

而每次事件過後,總會有三四五個漂亮妹子喜歡上他,或一見鐘情,或被他不做作的品格吸引,所以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隻要他想,三千後宮立馬建立起來,數量都不帶虛的。

隻不過鳳胤池拿的劇本是複仇流,心中大恨不消根本不會在意這方麵的事情,每次看見妹子們明裡暗裡地撩鳳胤池我就扼腕。

你他媽就不能開竅一點嗎,冇看見美人臉上的黯然神傷嗎?!

作為一個冇有主線的普通跟班,我根本不期待我會有什麼官配,隻是連帥哥美女談戀愛的劇情都不讓我看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就這樣熬到了鳳胤池手刃仇敵的劇情,結束之後一個我比較看好的女主候補緩緩上前,她一貫冷若冰霜的臉上流露出一點溫柔,抬起瞭如玉般的手指,想替鳳胤池拭去臉上因痛快而落下的一滴淚……

我連他倆表現出心意相通時走上去說的調侃台詞都想好了,結果忽然出現了變故。

最後的大反派一邊吐血,一邊獰笑著大喊誰都彆想好過一邊以自己為陣眼發動了某種秘法,一時間風雲變色,離得最近的鳳胤池頓時陷入了危險中!

這一切在我眼裡變得很慢很慢,慢到我能繞著山頭走一圈再回來一掌把大反派打死阻止這一切,但我畢竟不是男主,既不需要逆襲也不能搶主角風頭,此時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脫口一句“小心!”,然後一步並作三步地衝過去擋在鳳胤池身前替他接下這個不會讓他致命但能讓我致命的劇情。

都大結局了,接下來是男女主甜甜蜜蜜談戀愛的劇情了,我這個路人遲早湮滅在背景後,還不如替鳳胤池死一下,說不定以後他們的孩子還能起個名字叫憶傳呢?

抱著這個想法,我倒在地上,張嘴露出一點被血染紅的牙,對著睜大了眼跪在我身邊的鳳胤池道:“不要……恨了……已經……”

不對,臨終前感化了滿是恨的男主,這格局升得太高了,不適合我這個人設,但是話都說出口了,我隻好裝作力竭支撐不住,強行砍了這段,兩眼一閉領了便當。

臨了前我聽到了鳳胤池撕心裂肺喊道:“阿船!”

我有那麼一點小感慨,這一瞬間甚至想跳起來問他一句:這麼多年了……你知道傳是多音字嗎?

不過那麼多年我都忍過來了,畢竟不能暴露主角對身邊兄弟的不在意,總不至於最後一段劇情還讓主角崩人設順便當場社死吧?

敬業如我,真讓人感動。

2

我現在開始懷疑我是不是變主角了。

原因無他,我重生了。

我現在所在的這座城池早就被毀了。作者隻想著讓場麵更大一些,打起來更酷一點,根本不在意這座不屬於任何一個有名字的角色的故鄉的城池,反正修仙世界,隨隨便便蒸發一座城不是很正常?

當然,始作俑者就是坐在我對麵的好兄弟,主角鳳胤池。

鳳胤池手指撫著茶杯,用他那雙含情卻無情的眼睛看著我,笑道:“阿船,怎麼了?”

這句話瞬間讓我恍然,原來我的重生是主角買一送一得來的。

真正重生的主角依舊是主角。

至於我為什麼會明白過來,因為“阿船”這個稱呼本該是在一年後纔出現的,那時我倆被困在幻境裡,鳳胤池仗著主角光環早早脫身,然後就開始尋找作為他兄弟的我,那個時候就冇法矇混過去了,本作中主角就在那時第一次喊了我的名字——雖然喊錯了。

局外人可能會覺得很扯,按照設定當時我們都認識了兩三年了,怎麼可能一次名字都冇叫過?

那麼請欣賞一些我倆行動的片段。

【走在前麵的鳳胤池察覺到不對,抬手示意停下:“小心。”】

【鳳胤池看著那塊熟悉的牌匾,一時竟覺得有些物是人非,他搖頭自嘲一聲,抬腳走進去:“走吧。”】

【坐在窗前的鳳胤池有些出神,直到那些人話題發散得遠了,聊起了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之後他纔回過神,跟冇有察覺到波濤洶湧的朋友碰過杯後一口飲儘杯中酒。】

你看,雖然每處場景都有我的存在,鳳胤池也的確是在和我講話和我喝酒,但我確實冇有出現名字的必要。

當然,現下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又得重新走一遍劇情了。

而且還得在知道劇情發展的主角麵前隱藏我知道劇情發展。

從普通變成地獄難度了。

日。

-疑我是不是變主角了。原因無他,我重生了。我現在所在的這座城池早就被毀了。作者隻想著讓場麵更大一些,打起來更酷一點,根本不在意這座不屬於任何一個有名字的角色的故鄉的城池,反正修仙世界,隨隨便便蒸發一座城不是很正常?當然,始作俑者就是坐在我對麵的好兄弟,主角鳳胤池。鳳胤池手指撫著茶杯,用他那雙含情卻無情的眼睛看著我,笑道:“阿船,怎麼了?”這句話瞬間讓我恍然,原來我的重生是主角買一送一得來的。真正重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