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朝陽一中

26

的作業本。丁子軒從書包裡掏出寒假作業,說:“我英語還差一點,要趕緊補還以為不收,老師前天在群裡說要收,冇寫的就叫家長,你們都補好了冇?”“我都補好了,到後麵懶得抄答案,隨便寫的。”謝清一臉不在乎,幸災樂禍看著他補。於紫也拿出寒假作業,隨便翻了翻,說:“我也隨便寫的。”“哎,我剛剛在校門口看見教導主任張德成了,身邊還跟個冇見過的男的,穿個黑衛衣可高了。”丁子軒一邊補作業,一邊抬頭說。於紫:“是他兒子...-

二月二十五號立春不久,江城還是很冷,一陣陣冷冽的風颳過,樹枝不停的搖晃,窗戶被吹得發出“轟轟”的聲響。

男生坐在窗前學習桌子上,半乾的頭髮垂下來,遮住鼻梁上的一顆痣。脖子上搭著一條藍色的毛巾一雙好看的杏眼認真盯著手上的寒假作業答案,奮筆疾書。

房門猛的被擰開——

“謝清!你還不睡覺!”

謝清手猛的一抖,迅速合上作業。

季秋雨穿著紅色毛絨睡衣,一頭深棕的頭髮盤起手扶著門,皺著眉毛。

“幾點了還不睡?電費你交是吧?她說道。

“媽,我這就睡,我正在擦頭髮。”

謝清揉著毛巾往頭髮上擦,走過來推著房門:“你也快睡覺吧。”

“明天就開學了!你作業什麼的都裝好了冇?”

季秋雨手撐著門,探頭朝書桌方向看。

“都裝好了,裝好了。”

謝清嘴裡嘟囔著關上門立馬跑回去坐下繼續補作業。

一直到淩晨一點半,謝清猛地合上寒假作業,靠在椅子上長歎一口氣,打開手機點進微信置頂群聊,群名丐幫發了一句話。

清:一下午到現在終於補完了,不容易啊!!!

等了半天冇人回覆,謝清收起作業裝進書包,躺在床上,定了6點半的鬧鐘。

一個能熬的都冇有,他想。

朝陽一中

下了一夜的雨,空氣中混合著泥土的味道,柳樹長長的枝子被風吹的晃動,新長出的嫩芽被淩遲著。

“啊啊啊,一點也不想上學。”

謝清揹著書包,爬上五樓,他手擦著汗,嘴上抱怨著推開教室門。

大部分學生已經來到,圍在一片說說笑笑。

謝清坐回原來的座位,放下書包,

“謝清,早啊!”

身後的女生戳了戳謝清後背,是校花於紫。她留著一頭飄逸的長髮,髮尾染成藤蘿紫垂在背上。眼下有顆淚痣,嘴唇飽滿,唇珠點綴著,畫著精緻的淡妝。

“早啊——”

謝清揉著微微發紅的眼睛,打著哈欠迴應。

於紫趴在桌子上,衝他笑笑開口:“我看到你昨天晚上在群裡發的了,居然補到淩晨,佩服佩服。”

“哎,謝清歎了一口氣,早知道之前就寫一點了。”

“咚———”

教室門猛的被撞開,男生風風火火的衝進來,一屁股坐在於紫旁邊,胳膊壓在於紫桌子上,臉憋的通紅,大口喘著粗氣。

“丁子軒,有鬼追著你啊?壓著我作業本了。”

於紫翻了個白眼,抽出被壓到的作業本。

丁子軒從書包裡掏出寒假作業,說:“我英語還差一點,要趕緊補還以為不收,老師前天在群裡說要收,冇寫的就叫家長,你們都補好了冇?”

“我都補好了,到後麵懶得抄答案,隨便寫的。”謝清一臉不在乎,幸災樂禍看著他補。

於紫也拿出寒假作業,隨便翻了翻,說:“我也隨便寫的。”

“哎,我剛剛在校門口看見教導主任張德成了,身邊還跟個冇見過的男的,穿個黑衛衣可高了。”

丁子軒一邊補作業,一邊抬頭說。

於紫:“是他兒子吧?”

“不是,丁子軒搖搖頭,他兒子冇有這麼高我見過,那男的至少1米85。”

謝清背靠在於紫桌沿上,伸了個懶腰,他困得睜不開眼,語氣慵懶慢悠悠:“你管這麼多乾嘛,寫你的作業吧。”

門又被推開,一個紮著低馬尾,拿著茶杯的女人走到講台,她臉本身就很白,烏黑的柳葉眉丹鳳眼,塗著正紅色口紅,不怒自威。

“班主任來了!”

不知道是誰先叫了一聲,圍在一起說說笑笑的學生們立馬散開各回各位。

“喲,假期過得都挺快樂的嘛,一個個的都聊得挺開心啊,”班主任昭雪把茶杯下,雙手撐在講台上,掃視著底下的學生,

“那麼看這樣子,寒假作業應該都寫完了吧?”

“寫完了——”

底下的學生齊齊喊著,聲音卻低沉不大,有些學生低頭心虛的不敢抬頭。

“哼,既然都寫完了那就現在交吧,彆等下課了,來,班長給我收作業。”昭雪指了指班長,說。

坐在最前麵的一個胖胖,圓臉短髮的女生站起來一排排開始收作業,收到丁子軒那停了下來。

丁子軒一邊低著頭抄作業,一邊捂著嘴小聲的說:“你先收後麵的,我還差一點點。”

班長收完後麵的最後才收丁子軒的,最後將作業放到講台上。

昭雪簡單翻了翻寒假作業整體厚度,滿意的笑笑,隨即又收了笑容盯著底下的學生:“既然假期已經結束了,就把心給我收回來,馬上就高三了,再不努力—

“那個,昭老師,不好意思打斷一下哈。”

教導主任張德成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門口,是一個髮際線嚴重後移的中年大叔,蒜頭鼻,帶著深藍色眼鏡,鏡片下麵的眼睛透露著一絲狡詐。

張德成把身後的男生往前推了推,笑著說:“是這樣的昭老師,這是轉校來的學生,先安排在你們班哈。”

“哎,好好好。”

昭雪見到是教導主任立馬變了臉,笑著上前拍了拍男生的肩膀,“來,同學,你就坐在那個位置上吧。”她指著謝清旁邊的空位置說道。

謝清抬起頭正對上轉校生的目光。

他穿著黑色的衛衣,單手揹包,靠在門旁。垂著狹長的黑眸,目不轉睛的盯著謝清,高挺的鼻梁,幾乎冇有任何瑕疵的皮膚,雙唇緊閉著不知在想什麼。

於紫:“哇,清清,他坐你旁邊哎。”

謝清把放在旁邊桌子上的書本挪到自己桌子上,收回目光,滿不在乎:“坐唄。”

轉校生拎著包走過來坐下,他低頭剛要把書包塞進桌洞裡,頓了頓,伸進桌中抽出一本書。

玫粉色的封麵,正中間印著金光閃閃的七個大字

《霸道總裁愛上我》

“噗哈哈哈……”

於紫,丁子軒冇忍住笑了出來,謝清臉都黑了,他迅速奪過書,語氣生硬:“不好意思,這是我的書。”

轉校生看了看謝清,轉過頭冇說什麼,默默放好書包不作聲。

昭雪送走教導主任回來,又繼續雙手撐在講台,發表長篇大論。

一直到下課鈴聲響了一分多鐘後,昭雪才搬起寒假作業,離開教室。

班主任一走,幾個男同學就圍到轉校生身旁,角落裡幾個女生的目光也落在這邊,微微笑著打趣身邊的姐妹,鼓勵去要微信。

“哎,兄弟兄弟,你叫什麼啊。”丁子軒自來熟的戳戳轉校生的背,探頭問。

“沈棲。”

沈棲轉頭看了丁子軒一眼,聲音低沉磁性,說完蹙著眉,似乎被同學圍觀不滿。身邊好奇的同學識趣的散開,各做各事。

丁子軒大大咧咧的冇心眼,冇看出新同學的不耐煩,繼續問:“那你之前在哪裡讀啊,為什麼轉校啊?”

沈棲麵無表情的冷冷道:“打架。”

“啊,我靠?!

丁子軒愣了一下,眉毛揚起,“你們之前的學校這麼嚴嗎?打個架就不讓呆了!?”

“還好吧,沈棲認真的想了想,一字一句說的認真:

“可能是因為我打的是校長的兒子吧。”

這話一出口,又引起不少同學的目光。

“我靠,兄弟你牛逼啊!!!”

丁子軒豎起大拇指說。

謝清曬著太陽托著腮,餘光瞥了沈棲一眼,他翻了個的白眼,心想:這男的真能裝B。

-謝清比較鎮定:“應該不是,不是也叫我了嗎,去了就知道了唄。”於紫、謝清兩人硬著頭皮來到了辦公室門口,於紫小心翼翼的推開門辦公室暖氣開的很足,隻有音樂老師和昭雪在。於紫鬆了口氣,上個學期做美甲被教導主任張德成痛罵的事還心有餘悸。昭雪批改完最後一本作業本,直起身一臉嚴肅:“知道我為什麼叫你們過來嗎?”於紫、謝清雙雙搖頭。昭雪不耐煩的深吸一口氣,背靠在椅子上,從抽屜裡抽出兩本寒假作業利索的扔在辦公桌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