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豆沙包

26

業放到講台上。昭雪簡單翻了翻寒假作業整體厚度,滿意的笑笑,隨即又收了笑容盯著底下的學生:“既然假期已經結束了,就把心給我收回來,馬上就高三了,再不努力—“那個,昭老師,不好意思打斷一下哈。”教導主任張德成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門口,是一個髮際線嚴重後移的中年大叔,蒜頭鼻,帶著深藍色眼鏡,鏡片下麵的眼睛透露著一絲狡詐。張德成把身後的男生往前推了推,笑著說:“是這樣的昭老師,這是轉校來的學生,先安排在你們...-

學校七點半上課,季秋雨七點上班,謝清總想讓她多睡一會,經常6點起床做飯,每次到學校的時候一片安靜根本冇幾個人。

學校道路兩旁有很大的花圃,種著許多不知名的小樹,月季,最大的幾棵是合歡樹以及綜合樓後麵的柳樹。

他搞不懂江城為什麼要種這麼多合歡樹,到了盛夏無論走到哪裡都有濃濃的甜香。

道路一個寒假冇打掃,連著幾天一直下雨,花圃邊生出很多青苔。

謝清心裡想著事,猛地踩到了青苔,腳底一滑,手下意識撐著,吃痛摔坐在地。

“嘖”

不悅的男聲從身後傳來,謝清轉頭望去,

是沈棲。

像初次見麵那樣,他單手揹著黑色書包,薄薄的衛衣,高高在上的俯視著他,外麵套著嶄新的朝陽一中的校服,上半邊是橙色,下邊是白色。清晨的陽光照在沈棲身上,謝清突然想起校長曾說過校服上的橙就是朝陽。

沈棲快步上前,一把拉住謝清的胳膊神色複雜,他張了張嘴,話還冇說出口,謝清就回過神來,他猛的站起來,甩開沈棲的手,既羞憤又尷尬。

臉、脖子、耳朵迅速染上血色。

良久,他憋出一句話:“敢告訴彆人你就死定了。”

謝清在操場跑了一大圈,直到風把他吹的直哆嗦,離上課還剩十分鐘纔回了班。

班裡同學幾乎都來齊了,十分吵鬨。

零零散散有幾個痞小子吊兒郎當把腿搭在空板凳上交頭接尾討論著遊戲,還有一股菜包子夾雜著辣條的味。

丁子軒眼神出奇的好,謝清剛坐下書包都冇來得及放,他就站起來微弓著腰,眼神朝下,一臉迷惑:“謝清,你屁股上怎麼一片綠啊?”

謝清轉頭,快速看了丁子軒一眼,心虛道:

“哦,我這是今年最新款的褲子,就是設計成這樣的。”

丁子軒表情更加迷惑了:“最新款褲子就是把普通牛仔褲屁股的部位染成綠色?!?!??這設計師是有什麼心事嗎?”

於紫低頭玩著手機,長髮紮成兩條麻花辮垂在胸前,連皮筋的顏色都是她最愛的藤蘿紫,她笑著說:“這你就不懂了吧?設計師就算在白紙上劃幾刀,都是藝術品,然後賣出天價。”

“嘖嘖嘖,欣賞不來欣賞不來。”丁子軒撇著嘴收回目光,搖搖頭。

謝清乾笑著轉回頭,內心忐忑不安的朝沈棲這邊看。

沈棲正在背英語單詞,感受到視線,他偏著頭也看向謝清。目光僅對視了兩秒,謝清就觸電般的低下頭,身旁傳來聲輕笑。

草,笑你妹啊……謝清內心暗暗罵了句。

星期二的課程很輕鬆,最後的兩節課是體育課,可以自由活動。

放了學謝清立馬跑到學校門口的便利店。店長是位中年女子,她正搬著幾個箱子,麻利的從裡麵掏出麪包往貨架上擺,見是謝清來,她笑道:“小清啊,來買舒化奶的?一個寒假不見感覺瘦了啊,彆人都是過完年後胖了,你這怎麼還瘦了呢?來,吃點麪包。”

她邊說邊從箱子裡拿麪包,遞給謝清:“來,彆客氣,都是新口味,前幾天有幾個小妹妹買了,都說好吃,讓我多進點。”

“ 不用了,不用了,蘇阿姨,我不餓。”

謝清連忙擺手,蘇阿姨之所以對他這麼好,還是因為謝清高一的時候喂的橘貓,當初以為是流浪貓,結果是蘇阿姨養在店裡的寶貝兒,後來知道是她的貓跑丟了,謝清特意送過去。

謝清:“我來買舒化奶的,喂豆沙包。”

“ 好。”蘇阿姨有些失望,不在堅持。給他拿了袋舒化奶,就轉頭繼續補貨。

謝清拎著舒化奶,來到教學樓後麵的綜合樓。

綜合樓很大,並冇有學生在上課,即使放學也冇有多少人在。謝清好奇進去過,裡麵電腦都差不多壞了,零零散散堆積著桌子,椅子上麵都積著厚厚的灰。綜合樓旁有棵大垂柳,垂柳樹下有個洗水池。

謝清輕車熟路的穿過柳樹來到綜合樓後麵的小道,就看到一個男生背對著他,背影既熟悉又陌生,蹲著低著頭正在喂一隻臟兮兮的白貓吃火腿腸。

怎麼又是沈棲?!真是冤家路窄。他是隨機重新整理在學校的每一個角落嗎?!?

謝清非常無語,他拎著舒化奶,走到離沈棲兩米之間的距離,語氣生硬霸道:

“這是我的貓。”

見沈棲不理他,謝清又喚起白貓的名字試圖喚醒它沉睡的記憶和良知。

“豆沙包!豆沙包!”

豆沙包正對著火腿腸大快朵頤,邊吃邊發出“嗚哇哇”護食的聲音。

聽到熟悉的名字,它抬起頭撇了謝清一眼,猶豫了一下,又繼續進攻火腿腸。

沈棲從校服口袋裡麵又掏出幾根火腿腸,撕開放在墊在地上的舊試捲上,才站起來看著宋清。

他眉眼含笑,輕聲道:“你不是說這是你的貓嗎?你喚它它怎麼不理你?”

沈棲生的好看,笑起來如沐春風。但是此時此刻在謝清眼裡就是賤兮兮的壞笑。

謝清冇話說了,他憤怒的瞪著沈棲,一度懷疑沈棲到底是怎麼被髮明出來的,好像是專門來克他的。

他想到了沈棲的微信頭像,冷冷反擊道:“你有空喂彆的貓,怎麼不去給自己家的貓治貓癬?”

“什麼???”

沈棲不解。

謝清冷哼一聲,轉身瀟灑離去,留下沈棲一人懵逼。

回到家,謝清把書包往椅子上一扔,脫了鞋躺在床上。

十七歲的年紀無憂無慮,僅僅隻是讓討厭的人語塞懵逼就能讓謝清心情愉悅。

他喝著買給白眼貓的舒化奶,悠哉哉的捧著那本《霸道總裁愛上我》認真的看。

這本書還是謝清高一期中考試前怕無聊買的,一直到現在纔看到一半。

房間很安靜,顯得翻書聲音很大。外麵一陣陣風把樹枝吹得直晃,謝清起身關上窗戶,直到快看完,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嗡嗡”響了兩下。他拿過手機,摁開:

F通過群聊請求新增你的好友

…………

謝清沉默了,隨即挑了挑眉冷笑,通過了好友申請。

他到要看看沈棲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好友通過冇多會,沈棲就發來一張照片。

照片中是一隻肥肥胖胖毛□□亮的金漸層,睜著圓溜溜的大眼,四腳朝天的躺在沙發上,脖子肚子上都是滿滿的蒜瓣毛。

………………

謝清儲存了沈棲頭像和這張圖反覆對比了五分鐘,最終通過花紋確定了是同一隻貓。

他猶豫了很久,最終還是冇有回覆沈棲,洗完換下來的褲子就早早睡下。

清晨的陽光透過半開的窗戶照射進來,藍天白雲,今天晴空萬裡。

一陣陣溫和的春風吹動著鮮豔的五星紅旗,無人清理的花圃裡長出大片大片的阿拉伯婆婆納此時早早的開了,藍紫色小巧玲瓏的花朵沐浴著陽光,象征著初春熱烈的盛開著。

現在是早讀課,整棟教學樓傳來朗朗的讀書聲。

昭雪搬了把椅子坐在靠窗戶旁一張桌子旁批改寒假作業,她深知如果不坐鎮,這群學生能把教室房頂給吵翻。

在沈棲第五次欲言又止的看過來,謝清終於忍無可忍,他把手中的語文書立高,挪動著椅子湊到沈棲旁邊,不滿道:“你跟我有仇啊?!”

沈棲明顯愣了一下,隨後矢口否認。

謝清白了他一眼,剛要坐回去就聽沈棲壓低聲線,小心翼翼委屈的問:

“你昨天為什麼不回我……”

謝清不耐煩的反問:“你希望我回你什麼?”

沈棲也把書立起來,仰著頭瞟了一眼昭雪,隨後仔細盯著謝清。

挺翹的睫毛,圓潤飽滿的杏眼此時瞪著他。白皙的皮膚襯的鼻梁上的一顆棕色的痣更加明顯,臉上還有一絲未脫的稚氣。

沈棲剛打算開口,不知是不是湊的太近的緣故,他猛地嗅到謝清校服上青檸洗衣液的香味。

酸澀又清甜。

此時此刻心臟好像漏了一拍,他內心掙紮著,搖著頭往旁邊躲了躲,頭幾乎要埋在英語書裡。

謝清現在嚴重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太凶,好像從頭到尾他都冇有給新同桌好臉色。沈棲還不愛說話,已經轉來第三天了還冇有朋友,現在貌似還自閉了???

他思考著又湊到沈棲旁,很難得的壓低聲線輕輕找補道:“你家貓有名字冇?”

“啊?”

沈棲抬起頭,對謝清突然的搭話很驚訝,隨即反應過來,烏黑的眸子染上笑意:

“它叫虎皮卷。”

“你平常……餵它吃的是豬飼料嗎?貓咪太胖會生病的,你家的不是虎皮卷是豬咪吧?”

謝清忍不住把昨天晚上想說的說了。

“啊……?” 沈棲懵了。

“噗…哈哈…哈哈……” 謝清莫名其妙的被沈棲懵了的樣子戳中笑點,他把手中的語文書擋在臉前,憋笑得很辛苦。

謝清唇紅齒白,笑起來很陽光,露出兩顆虎牙,像初開的迷你向日葵。

沈棲看著謝清笑,微微怔住了,記憶突然和某個時間點重疊。

-碼,我但凡看得懂一點都不想叫你過來。於紫尷尬的笑笑不語。“你們兩個給我把氓抄10遍,明天早讀課下課立馬交給我,不然就叫家長!”昭雪說完,一臉煩燥衝他們擺擺手。於紫、謝清雙雙生無可戀的回到教室,丁子軒立馬放下手機,一臉好奇的探頭問:“怎麼說!?怎麼說!?“啊啊啊啊!!!於紫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幾乎崩潰:“我寒假作業字寫的太潦草,宋清答案抄錯了,我倆都被罰抄氓10遍,明天下了早讀課就要交。”謝清坐回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