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知他為人行事如何,怎能這般妄下定論。他桀驁也好,親和也罷,隻要不影響自己的事,他就算是個傻的也沒關係。一陣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明殊收迴心思抬頭仰望。這一片樹木稀疏,棉紗一樣的陽光便從天上完完整整得漏下來,成團成片地落在地上。明殊伸手揉了揉地上剛冒出的春草,毛茸茸的,柔軟又充滿力量。她不自覺輕笑起來,發自內心地感覺愉悅,順勢躺在地上,發出一句滿足的喟歎。背部可以感受到大地的體溫,指尖微涼的細密觸感...-

四周死一般的寂靜,空氣沉悶粘膩,伴著腐臭的死屍味兒鑽入鼻腔。黑色樹乾從地下鑽出,拚死向上生長。

濃重瘴氣自成穹蓋,與長滿灌木雜草的土地合成囚籠。

往生崖。據持靈族古籍記載,三萬年前神族覆滅時,一部分魔物被封印於此。如今過去萬年,那些魔物不知已演化到了何等地步。

沈修為何會在此?

“熙熙,探查方圓百裡內的靈力波動。”

女子的聲音清冷不帶情緒,隻是語速比平日裡急了些。

漂浮在她肩旁的那張黃紙符篆聞聲而亮,一枚形態與它幾無差彆的符篆從它“體內”浮現,成型即消散。與此同時,細密如風般的靈識便以它為中心向外延伸。

片刻後,其餘方位的靈識漸漸消弭,唯有東北方向一絲靈識泛著瑩藍的光,彷彿在指引什麼。

更深處?

明殊金瞳瞥過周圍叢生的植被,有些莖部生刺,有些葉片下藏著密密麻麻的蟲卵,植被掩映下的泥土泥濘不堪。她朱唇輕抿,心一橫,提起裙襬朝指引的方向走去。

滄溟界中,自神族隕落後,人,妖,魔共生。但在與世隔絕的歸墟,仍生存著與“神”有關的部族——持靈族,他們繼承諸神遺誌,世代守護扶桑神木。

明殊便是持靈族族長。

此時,她本不該出現在塵世。可是為了改變未來,她不得不離開歸墟。

前世,歸墟遭到魔族入侵,毫無戰鬥能力的持靈族自然不敵,很快整個歸墟便淪為煉獄。

歸墟是古神在滄溟界劃出的一片結界,具體位置無人知曉,甚至它的存在都不一定有人知曉,外部還遍佈古神的封印陣法,它的安寧已經持續了三萬年。

冇人能想到,魔族會突然入侵。

若說魔族入侵前,持靈族有什麼異樣,那便是某日,族內突然出現了一名塵世的修士,而那人正是沈修。

歸墟與外界的連結隻有一條路,那條路隻為持靈族人打開。是以沈修一出現便在族內引起軒然大波,長老們將他囚於地牢,日夜逼問,卻也隻知道他名叫沈修,是聞天宗一名弟子。

若說沈修與魔族勾結,可他卻對魔族拔劍相向直至戰死。若說沈修與魔族的入侵無關,但為何他一出現,魔族就接踵而至?

明殊不清楚兩者之間有什麼關聯,也不明白歸墟為何會被髮現,甚至被人闖入。為了避免悲劇再次發生,她決定暫時以沈修作為突破點,去查詢真相。

瘴氣濃得幾乎可以握在手中,少量的魔氣混雜在瘴氣中,於無形中使人神智混亂,怨念攀升。

明殊加快腳步。沈修三年後能出現在歸墟,足以證明他冇死在這兒。

但……

但順理成章地接近沈修,她需要一個契機。

明殊心裡這般想著,突然,眼前出現一道人影,不,是兩道。

一個白衣修士,渾身血跡斑駁地倚樹昏迷,身下苔蘚雜草叢生的地上一片殷紅。

另一個魔氣纏身,臂膀處不斷地滴著血,一柄沾著魔氣,卻通體寒光的劍擋在身前,似在防備。

下一秒,濃重瘴氣中猛地衝出一隻巨大鷹隼,它亮著利爪尖喙,緊緊鎖定那兩人的赤紅眼珠是這一片蒼茫中最醒目的顏色。

那“人”見它攻勢迅猛,自己恐怕不敵,但還是咬著牙揮出一道劍氣。

明殊目光凜然,聲音清脆下令道:“熙熙,殺了那隻魔物。”

那張被喚作“熙熙”的符篆好似一支聽話的筆,明殊說什麼,它便做什麼。霎那間,磅礴古樸的靈力從符身迸發,直射那隻鷹隼模樣的魔物。

那“人”見魔物哀鳴著垂直落地,不曾表露欣喜,反而更加警惕,一個轉身便將劍尖直指明殊脖頸。

明殊看著她,未退半步,聲音如冰似雪:“怎麼,想殺我?”

那“人”是名女子,修為似乎不俗。她身上的衣物似是好多年都不曾洗,已經被血跡泥汙染的看不出原本的樣式顏色。頭髮也糾結成縷,雜亂粘膩地垂在腦後額前,遮住了大半張臉,隻有透過成縷的髒髮,才能隱約看到一雙混沌呆滯的眼。

是個被久困於此的修士。心智已經被魔氣侵蝕。再在此地待下去,估計會被同化為魔物。

可她現在尚存一絲理智,不然也不會護著昏死過去的沈修,也不會在看清自己的樣貌後猶豫不決。

明殊冇理她,自顧自走到沈修跟前。

記憶中他生的一副好樣貌。縱使如今狼狽地昏死不醒,半張臉上都糊著血跡,但那長眉鴉睫,高鼻薄唇,任誰都看得出他是個世間少見的美男子。他生了一副宛若溫潤謫仙的清雋皮相,偏偏左眼尾下一指處,一點紅痣張揚醒目,又為他平添了幾分,與他氣質相矛盾的妖冶。

少年一身白衣已經被魔物利爪撕扯得如同破布,胸口大腿臂膀上皆有猙獰可怖的新鮮傷口,有的還在不停地往外冒血,此時的他就像被踏進汙泥裡的無暇白雪。

明殊將目光移向沈修胸口,那裡的傷最嚴重,皮肉外翻,與沾泥帶血的外衣連在一起,似是要把這層皮扒開,讓人好好瞧瞧裡麵的白骨。

他手中還握著把斷了的劍,劍尖不知去了哪裡,但劍斷處凝著魔物臟臭的血。看來是拚死戰鬥到了最後一刻。

明殊神色凝重,抿緊了唇。

上輩子這人也是,到死劍也不曾離手。

看得見的地方,傷口恐怖駭人,看不見的地方,還不知有多少暗傷,丹田靈台也不知情況如何。

明殊輕歎了口氣,將手搭在沈修身上,轉頭對那“人”伸出手,“你若想離開此處,便握住我的手。”

那“人”歪了歪頭,呆滯混沌的眼中冇有其他情緒,仍拿劍對著明殊,不像是有敵意,倒像一種威脅——“你若傷他,我便殺你”的威脅。

明殊自知與她說不通話,一抬手便精準把住了女子的手腕,將那人拉得一個趔趄。

“熙熙。”

清脆利落的聲音剛落下,一個古老的陣法便在三人腳下成型,旋即白光大作。下一秒,此地便空無一人,唯餘樹根處的血還溫熱。

午後陽光愜意,淺草環繞的湖泊金光粼粼。

“撲騰撲騰”的水聲和女子嘶啞的“啊啊”聲此起彼伏,其撲騰的水花之壯觀,喊叫的聲音之絕望,像極了一隻被主人無情丟進水中的野貓。

明殊就坐在不遠處,手肘支在膝上,托著下巴。她一身衣物早已收拾乾淨,手腕處錦袖垂落,露出一截小臂。另一隻手隨意搭在大腿上,纖長的指間盤玩著一串白玉似的珠子。隨著她手指轉動,珠子“哢噠、哢噠”地發出規律的響聲。此時她正目光幽幽地看著淺水中撲騰的女子。

怕什麼,這水不深。還不到她胸口。再不沐浴,人都要包漿了。

五指一張,那串珠子就自然回到手腕間。與此同時,熙熙心領神會般地為水中撲騰的女子上了一層結界,這下,快包漿還不願清洗的人看不到了,堪稱淒厲的嚎叫聲也聽不到了。

耳邊難得清靜,明殊心情不錯,撐著膝蓋站起,朝幾步外的沈修走去。

在陣法的作用下,他的血已經止住了,重傷的心脈也在漸漸被修複治療,但沈修仍然昏迷著。和煦的陽光下,他的臉色透明般的白。像寒潭深處,剛經過風雨摧殘,垂著花冠,花瓣都被驟雨打得透明的亭亭白蓮。

明殊眼瞼微垂。她家中庭院生有一池白蓮,每逢驟雨狂風,她總會起一方結界以庇佑,使它們免遭天災。往後她不在,那池白蓮也不知境遇如何。

前世持靈族囚禁沈修十四天。雖為族長,明殊並不關心族中事務,審問沈修的事由幾位長老全權負責。隻有族中例行祭祀時,明殊才能偶爾聽到關於沈修的一些訊息。

長老們說他桀驁不馴,目中無人,隻怕是年紀輕輕就到了十一境的造化,所有才滋生了這般目空一切的脾性。他們互相歎氣,似乎對沈修頗為頭疼。

也是,什麼手段都用了,隻知道他的性命和宗派,是該頭疼。

不過今日見他,明殊倒覺得他像一塊璞玉,冇來由得覺得他……溫潤親和?

明殊搖搖頭,將腦中的印象揮散。一個昏迷不醒的人,還冇說上幾句話,更不知他為人行事如何,怎能這般妄下定論。

他桀驁也好,親和也罷,隻要不影響自己的事,他就算是個傻的也沒關係。

一陣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明殊收迴心思抬頭仰望。

這一片樹木稀疏,棉紗一樣的陽光便從天上完完整整得漏下來,成團成片地落在地上。

明殊伸手揉了揉地上剛冒出的春草,毛茸茸的,柔軟又充滿力量。

她不自覺輕笑起來,發自內心地感覺愉悅,順勢躺在地上,發出一句滿足的喟歎。

背部可以感受到大地的體溫,指尖微涼的細密觸感是蓄勢待發的春,麵向天空閉目沉眠,風將天與地,北與南相連。明殊便在這樣物我合一的狀態裡沉沉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明殊猛地從夢中驚醒,丹田裡沉寂的靈力突然暴動,在體內橫衝直撞,她頭痛欲裂,脊椎處也是鑽心的疼,靈識似乎在被兩股力量撕扯,冷汗從她額間滴落,她指甲嵌入掌心,咬著牙朝湖邊爬去。

青綠的湖麵映出她此刻的麵貌,烏黑的發頂生出一雙雪色狐耳,同色係的幾條尾巴正在身後張揚,像一朵迎風綻開的花。

明殊震驚地看著湖中的倒影,一雙清澈的金瞳染上緋色,瞳孔劇烈地顫動著。

怎、怎麼會……

身體,靈識都在疼,但意識卻出奇地清醒。她用儘全力調動靈力,嘗試壓製住體內失控的妖力,心裡一寸寸發緊,耳朵……尾巴……不行,一定要在被人發現前收起來!

突然,明殊感到脖頸間一涼,全身血液幾乎瞬間凝滯,她屏住呼吸。

“妖孽。”身後傳來冷若寒冰的聲音。

-困惑。兩相“對視”一番後,她突然想起來,昨晚她和那女子依偎而眠,此時她的腦袋還枕在自己肩頭。左肩一向是熙熙的“家”,如今“家”被占,它無處可去,這才直直飄在自己眼前。明殊失笑,心裡無端覺得不好意思。肩頭一輕,那女子也醒了,揉揉惺忪的睡眼再伸個懶腰,朝明殊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初見時,明殊便知這女子受魔氣侵染久矣,因此變得有些癡傻,心智宛如孩童。若再在往生崖待下去,怕是會和前世的族人一樣,徹底失去神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