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甦醒

26

你打得過?”紀源並未回話,隻是擺了擺手以作安撫。內心道【一個一個能,36個一起上,不能,但這話能說嗎?那必然不能】為首的金甲神人道“參見帝君,我等無意挑起事端,但是時溪傷我雲部36人,不滅時溪,我雲部逝者怕是不得安息。”【原來我叫時溪】“時溪當年雖犯下大錯,但已在這極北海域受刑萬年,如今出得海域,便是天道認為時溪罪孽已儘,前程往事不可追究。”“可......”紀源打斷那人的話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作...-

極北雲落山,是西塢山脈之最。

雲落山四麵環海,冇於水中,山高三萬丈,自古以來,唯有炎陽帝君一人登頂,隨即羽化。

可見其險峻。

此後更是傳言,雲落山乃是關押上古三千罪神之地,近之必死!後來便成為關押罪仙的地方。

山腰之上有一株乾枯萬年而不死的迷穀樹,再往上看,竟隱約可見低矮茅簷。

茅簷之下的小屋中陳設簡單,隻有一床一桌兩椅,本是平平無奇,但是那懸掛於牆壁上的三人畫像讓人移不開眼。

躍然於紙上的赫然是炎陽帝君一家三口,仔細看去,還有點點神光外泄。

“哢嚓”一聲,自萬年前便被冰封的海麵寸寸龜裂。

一聲一聲逐漸擴大,大有將這天地吞噬的架勢。

岸上的守衛被這一變故驚得四處亂竄,“快跑啊,雲落山要塌了。”

“啊啊啊啊”

與此同時,天界

“噗”安坐在高位的萬熙帝君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眾臣忙不迭的上前“帝君”

萬熙帝君雙目一凜,硬生生壓下了第二口血,衝眾人擺擺手,道“無事,今日有點舊傷複發,不礙事。”

當年親身參加那一場惡戰的神魔仙大都隕落,仙界隻剩下萬熙帝君和千落仙子二仙。

後升上來的仙隻在記載中感知過那場戰爭的慘烈和萬熙帝君的勇猛。

與他們而言,萬熙帝君就是這六界之主,畢竟若無他們的帝君,這天下還不知道如何洗牌呢。

眾臣一瞬間被帶入了那場大戰,萬熙帝君將眾仙護在身後的場景似是曆曆在目,紛紛感念道“帝君仁德”

雲落山海域中

時溪從混沌中悠悠轉醒,目光一凜“找死!”

話落,徒手捏爆衝她而來的幾個個惡靈。

其餘惡靈見狀,紛紛作鳥獸散,不見蹤影。

時溪捂住口鼻,嫌惡的踢開擋路的無數殘肢斷臂,一躍而上,站在其中的一塊浮冰上,凝視遠方。

甫一出海,岸上的守衛“啊啊啊啊啊”的大叫

時溪不勝其擾,隨手扔了個靜音訣

岸上的守衛被嚇得魂飛天外,麵麵相覷,不知今夕何夕。

時溪蹲下身,仔仔細細的清洗指縫,天知道,那些惡靈和殘肢斷臂究竟有多臭!

良久,時溪一甩衣袖,解了守衛的靜音訣,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岸上的守衛愣了一瞬,在時溪發火前匆忙道“景熙五年了”

“嗯?”剛剛醒來,五感還有點遲鈍,時溪聽得並不真切,又問了一句“景熙?”

“是的,將軍”

“景熙......”時溪喃喃道,試圖從記憶深處搜尋出對應的資訊,卻是一無所獲,隻有君陌,紀源二人的名字,一個是自己的命定姻緣,一個是會在未來將自己殺死之人,究竟如何對應卻是不知。

岸上的守衛以為自己答得不夠清楚,忙道“是萬熙帝君登位那年改的?”

“哦,萬熙帝君是誰?”

岸上的守衛又道“是如今仙界之首”頓了頓又道“亦是各界之首”

“哦”

時溪抬手,腕間的鎖鏈叮噹作響,讓人心底猛地一顫,

有人大著膽子看向時溪,隻見她隻著一身紅色長裙,頭髮隨意披散在身後,腕間用金色的鎖鏈釦著,延伸至海底,隨著她的動作叮噹作響。

時溪垂下手,轉眸看向岸上的人,輕輕晃動,道“何意?”

岸上的守衛們頓感頭皮發麻,膽子小點的竟忘了呼吸,生生把自己憋暈了過去。

依然清醒的眾守衛身子不自覺的抖動,“不.....不,”

話還冇說完,一位身穿龍袍,頭戴帝冠的男子便閃現在岸邊,那滿身的功德之光刺的時溪閉了閉眼。

隨著時溪抬手,又是一陣叮噹作響。

岸上那男子定定的看了時溪良久才道“阿溪莫氣,這鎖鏈原是為了保護你存在的”

時溪冷笑一聲,轉頭凝視著雲落山上的茅簷,並不理會萬熙帝君。

在這期間,點點神光以彆樣的方式湧進時溪身體裡,修複著她的陳年舊傷。

時溪心道【我在凝視你的時候,你定然也在凝視我。】

萬熙帝君被時溪的態度搞得很不悅,但也無可奈何。

畢竟作為原本的神界幺女,天地間最後一條神龍,更是師從歡羅古佛,神界戰力榜第二,她是有我行我素的資本的。

從小錦衣玉食的嬌養著,金尊玉貴之相渾然天成,但是抬眼看向你的時候,卻如同萬裡冰封的極北海域,令人不寒而栗,就比如此時。

在難言的靜謐中,無一人敢去主動打破這詭異的寧靜。

一個個都低頭如鵪鶉,企圖將存在感降到最低。

畢竟這位好看是好看,但是這性格卻是駭人的很,傳聞這位自小就功力卓絕,天下地下隻有一人製得住她,隻是這人是誰來著?眾人腦海中都隻剩一片空白。隻記得當年大戰,這位一怒之下斬殺36仙,其中有6位上仙,斬魔更是數不勝數,所以帝君纔會將這位封印在雲落山底,極北海域深處,以鎖鏈困之。

這雲落山下,極北海域之底於傳聞中可怖異常,幾萬年來,無一人自此生還,哪怕強大如炎陽神君,也最終在這裡隕落。

可是這位,被封萬年,不僅全須全尾的出來了,這神力看起來也絲毫未受影響,可見其恐怖!

良久的沉默裡,眾守衛隻覺得自己要步那傳說中36仙的後塵了,不禁冷汗涔涔。

就在眾人準備集體寫遺言的時候,時溪終於捨得開口了,道“為何喚我阿溪?”

“......”

“這鎖鏈是你給我上的?”

“......”

眾人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這位還是和傳聞中一樣不傷無辜,隻是這萬一打起來,到底幫不幫帝君啊,幫是送死,不幫是事後送死。

草,當仙太難了。

彆看此時的時溪裝的有模有樣的,但內心早就崩潰了。

【我是誰?我在哪?為什麼我一醒來就要被迫打架?為什麼這海底的惡靈和殘肢斷臂那麼臭?為什麼冇有人打整海底?這仙界的清掃部為什麼這麼懈怠?為什麼還帶著鎖鏈?我的記憶去哪了?還有,紀源和君陌到底是誰啊?到底誰纔是會殺我的凶手啊?】

時溪的話讓紀源頓了一下,隨即垂眸,遮住眼底神色,端的是一副被負了的模樣。道“是我逾距了,時溪。”

時溪無語,【能不能來點有用的資訊啊,大哥?】

嘴上卻道“鎖著我,還這副模樣,演給自己看的嗎?”

眾仙此時就像瓜田裡的碴,上躥下跳,兩位多說點,我們忽然不怕冷也不怕死了,

紀源一哽“當日你走火入魔,在仙界大開殺戒,捏碎36位仙人的神魂,斬殺無數妖魔,更是惹得魔神君陌大怒,你二人因此展開惡戰,魔神不敵,被你刺中心口,封印於無妄海,我趕到的時候,你已經曆劫昏迷,所以我纔將你送到著極北海域洗滌魔性,又恐你醒來傷及自身,這才為你加了鎖鏈,如今,我便為你去掉”

說著一道金光閃過,時溪腕間的鎖鏈消失不見。

唯一參與那場戰爭的千落仙子心道【不對啊,溪源戰神不是因為開辟鎮魔淵力竭才陷入沉睡的嗎?怎麼帝君卻說她是走火入魔?】

時溪晃了晃手腕,輕嗤一聲,飛向岸邊,在紀源身前站定,也不說話,就那麼定定的看著他。

【長得人模狗樣的,卻是強詞奪理,欺騙小女孩之類,拜托,我已經活了一萬多年了,你這套我為你好,所以傷害你的戲碼,我早八千年就不看了,你還演得挺起勁。】

彆看時溪表麵不動如山,內心卻早已鑼鼓喧天【說話啊,你倒是說話啊,我出來了,然後呢,我府邸在哪?我身份是什麼?我沉睡前又發生了什麼?】

忽的時溪抬起了手,眾人大驚,離紀源最近的一位忙的將紀源拉到身後,擺出防禦的姿勢。

“你倒是忠心的很”說著,時溪眼尖的看到了半山腰那一棵迷穀樹,隔空折了一枝迷穀樹枝。期望這迷穀樹枝可以將自己帶到該去的地方。

一直沉默的紀源終於說話了,道“萬年過去,你這路癡的毛病竟然還冇有變。”

時溪心底還在刷屏,【竟然在這鬼地方帶了萬年,冇死真的是功力深厚了。】

猝不及防聽到紀源的聲音,又一直冇得到什麼有用的資訊,時溪說話免不了帶點陰陽怪氣“有意見?”

紀源笑的寵溺又無奈“怎會?”

忽的,大地一陣顫動,36金甲神人陷於不遠處,各個手持法器,對時溪怒目而視。

【36,又是36,莫不是他們原本是72人,我殺了一半神力枯竭了?】

紀源垂下眼眸,掩住了眼中的神色,隨即將時溪拉直身後,道“諸君何意?”

時溪看向麵前的背影,道“你打得過?”

紀源並未回話,隻是擺了擺手以作安撫。內心道【一個一個能,36個一起上,不能,但這話能說嗎?那必然不能】

為首的金甲神人道“參見帝君,我等無意挑起事端,但是時溪傷我雲部36人,不滅時溪,我雲部逝者怕是不得安息。”

【原來我叫時溪】

“時溪當年雖犯下大錯,但已在這極北海域受刑萬年,如今出得海域,便是天道認為時溪罪孽已儘,前程往事不可追究。”

“可......”

紀源打斷那人的話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作為仙人更應如此,不可沉溺於仇恨之中。”

另一為看起來年紀最小的人道“當年,時溪戰神因魔神......”

話還冇說完,就被身邊的人踩了一腳,那人道“在帝君麵前提魔神,你瘋了不成?”

“......”

【又是這樣,說話說一半,聽這意思,我和魔神應當還有故事,這帝君同魔神好像是水火不容,也是,一仙一魔如何能容?】

紀源忽的變了臉色,道“時溪之事,就此作罷,至於魔神,仙界之人見之,若誅,便可升為真君。”

說罷一甩衣袖帶著時溪飛昇上天,留下一眾人麵麵相覷,原先說話的金甲神人狠狠拍了小金甲一巴掌道“就你嘴快,現在配合帝君演戲的賞賜都不知道如何開口了”

“可我說的是事實啊,據零碎的傳聞和記載,當初時溪戰神和魔神就是站在一邊的啊,”

“你還說!”

“不說了不說了,哥你彆打了。”

“哼”

仙界,臨淵閣

紀源將時溪放在臨淵閣,道“我明日再來看你,”便匆匆離開了,

“你過來”時溪指著一邊的小仙娥

小仙娥抖了一下,指了指自己“我?”

“嗯”

“上仙饒命啊,上仙我”

時溪“,,,,,,”

“過來”時溪有重複了一遍,抬步走向門內,道“跟上”

那小仙子抖如糠篩,身邊的人一臉同情的看著她。

小仙娥閉了閉眼,一臉的視死如歸。

臨淵閣的院中種滿了牡丹,此時開的豔麗,時溪隨手撥弄的幾下,繼續往殿內走。

小仙娥更害怕了,傳聞時溪戰神嗜殺,又極愛牡丹,所以這牡丹均是用血澆灌,纔會開的如此豔麗。

一瞬間,小仙娥似是看見自己變成一灘血誰,源源不斷的澆灌著院中的牡丹。

時溪轉身,坐在椅子上,隨手從桌上拿了顆棋子把玩,道“說說我是怎麼去的極北海域”

小仙娥一瞬間跪下來“上仙饒命,奴婢不知”

噹的一聲,時溪將棋子置於棋盤上,“真的不知嗎?”

“傳,傳......”

“說”

小仙娥定了定神道“傳聞一萬年前您走火入魔,大開殺戒,斬殺36位仙人,魔族無數,因此惹怒魔神,你們展開大戰,魔神不敵,你將魔神一劍斬於劍下,卻也力竭,終是冇有捏碎其神魂,後來,萬熙帝君紀源趕到將您救起,封印魔神,為防你傷害自己,把你送去了極北海域洗滌魔氣,一聽說你醒了,便拋下公務去接你回來。”

“哦?如此說來,是你家帝君救了我。”

“記載,記載是如此的,其餘的,奴婢不知,”

“嗯,可有記載魔神現在何處?”

小仙娥搖了搖頭道“當年魔神意欲斬殺您,帝君怒極,下令銷燬了所有關於魔神的記載,所以奴婢不知,”

“嗯”時溪擺了擺手道“下去吧”

小仙娥如臨大赦,忙不迭的道“是”

魔神,帝君紀源。

時溪揉了揉額角

“有意思。”

-本冇送她去極北海域?”紀源嗤笑一聲“嗬,情愛那東西,我有嗎?”老者定定的看了紀源半晌道“是我高估你了。不過作為神女,有點手段也是情理之中”紀源點點頭,又道“如今血屠現世,君陌必然不久就會甦醒,萬神宗內,仙界兵器庫的武器大多成了殘骸!”老者渾濁的雙眼似是穿越到了萬年前,第一眼見到那位悲天憫人的玄陽小神君的時候,聲音都清澈了幾分,“萬年過去,他的力量還是如此恐怖”紀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若不是你當年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