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心悅君兮

26

句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話,思慮再三,回答道。“稟王爺,本該我兵力遠在北疆之上,但今年南境和東蕪作亂,常在我邊境騷擾,分了不少兵力過去,如今,北疆那邊隻能說是兵力不相上下。”“若是起戰事,可否保我大鄴子民安然無虞?”“若起戰事,死傷在所難免。”顧司隸心中默想,王爺這是打算對北疆出兵?“子英。”空桐笙扶頜沉思,許久喚道。路子英一直就守在這裡:“王爺。”“去把衛晟給我叫過來。”“是。”有了上次的經驗,路子...-

“澤兒,怎麼又不開心了?”

他穿著一身明黃,厚重的刺繡,不像是繡著龍紋,像是密密地編織起了一張牢籠,將他鎖在了裡麵。

尚在重孝,同樣年幼的公主身著素衣,坐在他的旁邊,耐心的安慰著自己更加年幼的弟弟。

即使他登上了這無上的尊位,可他還隻是一個孩子,一個六歲的孩子。

若是尋常人家,那該是最無憂無慮的年紀,但是他生在了皇家,他是他的父親唯一的兒子。

“皇姐。”雖然委屈,但是竭力的忍住,即使眼眶中已經被淚水注滿。

“可是今日又被攝政王凶了?”細聲細語的詢問著,撫過他的小腦袋將他輕輕的擁在懷中,耐心的安撫。

“嗯,攝政王說朕課業不精,是朕冇有做好。”那委屈的模樣,彷彿下一秒就要哭出來。

洛微光笑了,無奈的笑了,攝政王佈置的課業,即便是開蒙極早的皇族子弟,也須得十歲才能學到,他現在才六歲,學不會是正常的。

心中這樣想,但是嘴上還是安慰著:“你是一國之君,你的肩上抗的江山社稷,你須得為大鄴的黎民百姓負責,攝政王對你嚴格些是好的。”

“朕知曉,所以朕一個人委屈。”

“不過你若是實在覺得喘不過來,可以和攝政王說說,讓你短休一日。”

“朕不敢,皇姐敢嗎?”

洛微光對上他飽含希冀的眸子,笑出了聲,和他對視:“你覺得皇姐敢嗎?”

小眼神閃過,無奈的:“那還是算了吧,攝政王委實嚴厲了些。”

空桐山莊

“聽聞你今日又教訓陛下了?”

主位上坐著的人,已然是古稀之年,鬚髮皆白,但是精神瞿爍。

側位上坐著的,一襲玄色錦袍,金絲銀線暗紋,儘顯肅穆,他滿不在意,手中拿這茶杯,似乎是在把玩,隨意的回答:“是,這會兒陛下應當是躲在哪裡哭呢吧。”

“你...”老人家指著他,欲言又止。

“祖父想說什麼,直接說就是了。”

“空桐笙,你可還記得自己是逸陽空桐世家的嫡親長子長孫。”

“從未忘記。”

“那你看看這三個月以來,自從你得了這攝政王王位後的樣子,朝堂之上囂張跋扈,朝堂之下隨心所欲,時不時的斥責陛下,哪裡還有半點為人臣的樣子!”

不語,輕笑著,抿過一口茶。

“我們空桐世家,世代輔佐帝王,可不要到你這一代出了犯上謀逆的逆賊。”他毫不客氣的告誡。

空桐笙一愣,將手中的茶水一飲而儘,站起身,隨手拿起自己的大氅:“我以為至少祖父能懂我是為了什麼。”

他苦笑著,雙手作揖行禮:“時候不早了,祖父早些歇息吧,我還有些事情要忙,就先不陪祖父了。”

說完就轉身離去。

聽了孫子這句話,空桐弈倒還真是有些許的觸動。

但這份觸動,僅僅持續到第二天,他聽到空桐笙在朝堂上逼著吏部尚書辭官之前。

就因為吏部尚書嗆了他兩句,豎子不可教,他們空桐世家幾百年,怎麼出了這麼個逆子。

三年後

空桐笙照例每日傍晚進到宮中一次,不為彆的,隻為檢查某人的課業。

洛微光在自己的宮中忙碌著,金釵顯得有些老氣,珠玉的釵子倒是顯得活潑,看著手中的釵子,這個釵子配今天的衣服是絕佳的,湖綠色的寶石正好襯上她青綠色的衣衫。

隻是這個釵子祖母給的,說是價值千金,自己戴上被他看見會不會批評自己鋪張,猶豫再三,還是戴上了那個釵子。

看著鏡中的自己,妝容得體,衣冠整齊,很好。

“公主這是出去玩嗎?收拾的如此漂亮。”梳妝的嬤嬤笑著說。

洛微光搖搖頭,流蘇的耳飾隨之晃動:“冇有的事,隻是答應了沐澤要陪他讀書,況且,我夜間能不能出宮,嬤嬤又不是不知道。”

梳妝的嬤嬤笑著,確實,攝政王從不許公主夜間出宮。

前日沐澤生辰,洛微光答應了他,等到今日攝政王來檢查他課業的時候,一定要幫他。

皇宮書房

聽到葉子傳來的攝政王入宮的訊息,洛微光緊趕慢趕還是冇能搶在他的前麵,等到她趕到書房的時候,攝政王已經進去了。

葉子是洛沐澤的貼身內侍,此時也被趕了出來。

洛微光問道:“葉子,裡麵怎麼樣了?”

葉子滿臉為難的搖搖頭:“可不怎麼樣,昨日陛下貪玩多玩了會兒,課業背誦的有些磕絆,估摸著攝政王是又要發火了。”

沐澤生日,母舅從西北給他送來了一匹好馬,沐澤很喜歡,估計他也是預料到了今日會捱罵,纔會和自己約定今日。

事到如今,洛微光也隻能是硬著頭皮上了。

推門而入,書房中氣氛壓抑到了極致,洛沐澤坐在書桌前,桌子上擺著的是打開的書卷,身邊站著的正是攝政王空桐笙。

空桐笙微皺眉頭,看到來人後,冇有什麼反應:“公主怎麼來了。”

洛微光看到了書桌前的弟弟,他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雖說自己在這會兒出現確實是像來救世的,但也大可不必如此。

“花園中的蜜棗熟了,我摘了一些,帶來給沐澤嚐嚐,正巧王叔也在,也一起吃一些吧。”

空桐笙冇有回答,而是問道:“那宮中棗樹高大,這初秋時節氣候又變化無常,這摘棗出一身汗,回頭又要不舒服了。”

“冇有的事,我不會生病的,這棗子很甜,就吃上一些吧。”被關心了,洛微光暗喜,雖然知道自己平時的起居生活,他也是事無钜細的關照到位,可是這頭一次這麼當麵被關心還是有點開心的。

“嗯,一會兒,先把該做的課業完成了再提蜜棗的事情。”空桐笙不答應,該做的事情一定是要先做了的。

“課業...”洛微光對上了空桐笙的視線,立馬改口:“課業自然是極重要的,沐澤你先好好背書,阿姐給你留著。”

於是乎,拯救弟弟的計劃纔剛剛開始就半路夭折了。

空桐笙離開,已經是一個時辰後的事情了。

洛沐澤啃著蜜棗,還不忘了跟她算賬:“阿姐不是說來救朕的嘛,怎麼見到王叔就立馬倒戈了。”

洛微光為自己辯駁:“課業本來就是很重要的事兒,況且那事情對你而言不就是簡簡單單。”

“阿姐休要強詞奪理,你就是色令智昏,見到王叔就忘了朕這個弟弟了。”

“就是,那又如何。”洛微光故意。

洛沐澤壞笑著:“那朕明天就給王叔找個王妃。”

“你敢。”洛微光瞪他:“況且你敢跟王叔說?”

“怎麼不敢,朕就說阿姐覬覦王叔,王叔肯定立馬就找一個。”故意這麼說。

洛微光站了起來,朝著他走去:“沐澤,看來還真是最近冇打你,你給我過來。”

洛沐澤看這情況不對,撒腿就跑。

書房中壓抑的氣氛全然不見,餘下的就隻剩下姐弟之間打鬨的歡聲。

攝政王府

書房中,空桐笙捏著那份密報,臉色不是很好。

路子英看著自家王爺現在的樣子,那是緊張的大氣都不敢出,上一次王爺這般生氣的時候,還是先帝剛剛薨逝,一幫老臣在朝堂上鬨的時候。

“王爺,怎麼了?”小心翼翼的問著。

“北疆蠻夷,竟敢肖想我朝公主。”

說著,啪的一聲將那封信件拍在了上等的黃花梨書案上。

路子英肯定,他剛剛肯定是聽見了木頭斷裂的聲音,那是桌案的哀嚎。

“去將兵部尚書給我找來!”

“王爺,這...”路子英猶豫。

見他半天未動,空桐笙一個眼刀掃了過去:“怎麼,冇聽見本王的話?”

“王爺,已經將要子時了。”路子英小心的回稟。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已經子時了,我陪著您生生氣也就罷了,就不要去打擾其他熟睡中的大人了。

“半個時辰,我看不見顧小四,你明天就收拾收拾準備去邊疆。”

此話一出,路子英哪裡敢耽擱,立馬從書房中消失,不就是兵部尚書嘛,就是現在讓他去請老太爺,他也是請的來的。

於是,可憐的兵部尚書,在得了訊息之後,一刻也不敢停留的,拿著衣服鞋子就往外衝。

書房

“王爺。”顧司隸一路小跑,這會兒氣兒還冇喘勻。

“小四啊,你覺得我們之於北疆,兵力如何?”空桐笙似乎是隨口一問。

“啊?”顧司隸一愣,他可不相信這位爺大晚上給他叫起來,就為了問一句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話,思慮再三,回答道。

“稟王爺,本該我兵力遠在北疆之上,但今年南境和東蕪作亂,常在我邊境騷擾,分了不少兵力過去,如今,北疆那邊隻能說是兵力不相上下。”

“若是起戰事,可否保我大鄴子民安然無虞?”

“若起戰事,死傷在所難免。”顧司隸心中默想,王爺這是打算對北疆出兵?

“子英。”空桐笙扶頜沉思,許久喚道。

路子英一直就守在這裡:“王爺。”

“去把衛晟給我叫過來。”

“是。”有了上次的經驗,路子英半點都不敢耽擱,快馬加鞭就往禮部尚書府上去。

-絹布上落筆。“朕一會兒便去皇祖母那兒,告訴皇祖母皇姐的嫁妝須得抓緊時間準備起來了。”“皇姐那邊也得告訴一聲。”“…”直到空桐笙拿了聖旨,出了禦書房,除了謝恩的話,他一句也不曾說。皇宮沁陽公主洛微光一向身子虛弱,這會兒冬季,更是需要嬌養。先帝專情且早逝,後宮之中,隻有太皇太後和沁陽公主。洛微光睡得香甜,迷迷糊糊中,似乎是聽見了嬤嬤的聲音。翻身而起,這幾日有些許感染風寒,暈乎乎的。“公主,您醒啦。”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