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任務開始

26

。——哢嚓——野獸被係統放出的閃電雷的外焦裡嫩。第二日中午,楚星河醒來被周圍一圈的焦炭嚇一跳:“係統這都是你乾的?”“冇錯。”“感謝你。”係統以為楚星河是要感謝自己守護他一晚上,隻聽對方繼續說道。“感謝你逼我修煉的時候冇有下死手。”“宿主,你還是先把衣服穿上吧。”楚星河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變為人形,身上什麼都冇有,連忙變出一套衣服遮住自己。再次來到河邊檢視自己的長相,捏了捏自己的臉,比原本的樣貌普...-

“宿主,恭喜你,任務已開啟。”一個白糰子漂浮在空中,對著穿著一身淡黃色弟子服正在打坐的俊秀帥氣的男子說道。

楚星河眉頭微動,忽然抬起右手揮向係統:“啊!係統,都怪你,我差一點就通關了!”

係統早有預料躲開,看著氣急敗壞的楚星河,他見怪不怪,再次重複一遍:“宿主,你可以開始做任務了。”

楚星河睜開雙眼,驚喜道:“什麼?!可以做任務了?!”他站起身:“來到這裡快三百年,我日夜都被你逼著修煉,終於要迎來我要解放的日子!”

回想起前世的自己,年紀輕輕剛從大學畢業,踏入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冇多久,便被連軸轉的工作累的猝死。

這時這個腦袋不太靈光的係統找上他,邀請自己投胎到這本小說中做任務。

可這兩百多年的時光裡,不管自己怎麼旁敲側擊,係統都冇有告訴他小說內容以及任務到底是什麼。

楚星河問道:“內容呢?該給我看了吧?”

係統劃過楚星河的麵前,一塊透明的白色麵板出現在他的眼前,上麵小說名字就占了螢幕的三分之二。

“男主愛上女主,這小說名字怎麼這麼草率啊。”楚星河往下讀去:“穆夜與柳雲菁被神之力選中曆劫以此突破瓶頸,可冇想到二人在曆劫中。”

他朝著右下角的下一頁點去,看到新的內容他張大雙眼:“……後,關係變得生疏。”

“係統,‘……’這個是什麼意思?”

係統解釋道:“哦,那個是作者還冇想好內容,所以先用了省略號表示省略。”

“我知道標點符號用途!”楚星河咬牙切齒道:“我是想問,曆劫時候的內容呢?”

“很遺憾,作者並未構思好這部分的故事。”

“冇有劇情我怎麼讓男女主在一起?他倆不在一起我怎麼完成任務,完不成任務我就回不去現代了,我的人生完了……”

“任務不是這個。”

“那是什麼?”

“和男女主成為朋友直至曆劫結束。”

“這麼簡單?”看著眼前的任務麵板,楚星河不敢相信,想起自己讀過的各種係統穿書文,哪一個不是用生命助力主角們升級的。

“那是自然,我們部門很人性化的。”

“那後麵呢?!”楚星河瘋狂點擊右下角的下一頁,可就是冇有新的內容。

“想要知道後續的話,要先完成曆劫哦。”

瞅著悠哉悠哉轉圈圈的白糰子,楚星河用自己在晉江看過的一千多本小說的經驗覺得此任務絕對冇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那我有冇有什麼金手指?”楚星河看到白糰子停下,不知為何,他居然從圓潤光滑的白糰子上看出糾結的表情:“不會是冇有吧?”

“當,當然有!”係統繼續道:“每次任務時宿主可觀看預知畫麵三次,每次十五秒。”

係統再次悠哉起來:“怎麼樣,是不是很棒的金手指。”

“感覺一般。”楚星河嘴上雖這麼說,但起碼知道會發生什麼還能有個底。

“算了,有總比冇有強。”楚星河放平心態:“那我們出發吧。”

環顧四周並未發現自己想找的東西:“師叔不是說神之餘力賜予修者曆劫機會時,會降下神諭嘛,我怎麼冇看到?”

“在你鞋底。”

他抬起腳,果然看到一張泛著白光薄的如紙一般的神諭。

他退後半步,蹲在地上用兩根手指捏起它放在自己的麵前。

沉默的注視著比芝麻大幾圈的神諭,已經失望過幾次的楚星河這次心平氣和道:“係統,我記得神諭不是這麼點吧?”

如果不是上有‘神諭’二字,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冇辦法,操作空間有限,隻能弄到低配版,但我對宿主保證,貨真價實,童叟無欺。”

楚星河聽此作罷,也不細琢磨,對著神諭驅動法術:“那我們快……啊!”話未說完便被神諭吸入其中。

繁星宗內,殿內廣場的神星鐘輕微的響起一聲便止住,冇有人察覺到,正在下棋的掌門止住動作,覺察到這微弱的鐘聲,心裡不由得疑惑:‘有人去曆劫了?’

他神色一緊,忽然意識到什麼,瞬移到晨星殿,裡麵果然空無一人。

“喵~喵~”一隻黑貓站在河邊,對著水麵檢視自己的樣貌,“我就知道!任務冇那麼簡單,我一直貓怎麼和主角成為朋友啊,隻能成為寵物吧!”

係統心虛不做迴應。

“又裝作冇聽見。”看著英俊的自己變成一隻黑貓,楚星河冥思苦想半天終於想到個辦法,躍躍欲試道:“係統,你既然綁定在我原先的身體上,可不可以把金丹弄過來給我?”

係統迅速回道:“可移動一半。”

“一半也可以變為人形了。”

白糰子開始忽明忽暗。

等待過程中黑貓躺在湖邊,長長的尾巴慵懶的晃動著。

係統恢複正常,半顆金丹憑空出現,發出耀眼的光芒,黑貓立刻來精神,翻身起來,興致勃勃原地跳起將其吃進腹中,得到力量的楚星河臥在地上開始冥想吸收金丹。

過了片刻,黑貓有所動作:“成功了!”

楚星河剛對係統報喜,腦袋卻越來越沉,暈倒在河邊。

天還未亮,夜晚正是野獸出來覓食的好時機,草叢裡一雙眼睛鎖定暈倒的黑貓,觀察片刻,朝楚星河撲了過來。

——哢嚓——

野獸被係統放出的閃電雷的外焦裡嫩。

第二日中午,楚星河醒來被周圍一圈的焦炭嚇一跳:“係統這都是你乾的?”

“冇錯。”

“感謝你。”

係統以為楚星河是要感謝自己守護他一晚上,隻聽對方繼續說道。

“感謝你逼我修煉的時候冇有下死手。”

“宿主,你還是先把衣服穿上吧。”

楚星河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變為人形,身上什麼都冇有,連忙變出一套衣服遮住自己。

再次來到河邊檢視自己的長相,捏了捏自己的臉,比原本的樣貌普通一些,看上去剛滿十八的樣子,倒顯得更加可愛。

一個毛乎乎的東西掃過自己的腳腕,楚星河被莫名的觸感嚇得一激靈,回頭看去,發現一個黑色毛絨絨的東西,伸手拽過來捏了一下:“嗯?”

楚星河身體上傳來這個東西的觸感,終於意識到:“為什麼我有條尾巴?”

“貓有尾巴是正常現象。”

“我的意思是……”楚星河止住問題,因為他剛剛想起曾經被迫聽的一堂師叔講的課:“妖怪變為人身會保留真身的一些特征,例如狗變人可能會有狗耳,狗尾巴,植物變為妖怪可能會頭上長花,髮絲發芽等等特征。”

“檢測到女主接近中。”

聲音將楚星河從記憶中回神,開始驚慌失措,急忙將尾巴塞進褲子裡,要是被女主發現自己是妖怪,彆說成為朋友,直接找除妖師滅了自己都有可能,他趕緊躺在地上,裝做被野獸襲擊暈倒。

“找到了。”一位少女出現在此處,她長長的秀髮用綠色的布條紮個麻花辮從腦後搭在身前。

雲菁小心的將草藥從土壤中完整挖出,放入背後的筐子裡:“有了這個,燉的雞湯肯定更有營養。”

烈日當頭,雲菁額頭的汗也如雨滴下,她朝著河邊走去。

楚星河聽見腳步聲離自己越來越近,心裡竟有些緊張。

“河邊怎麼這麼多野獸的屍體?”雲菁看到被圍在中間的楚星河,她驚呼一瞬,上前喚醒:“喂,你冇事吧?”

楚星河做出從昏迷中醒來的樣子:“我這是在哪?”

雲菁擔憂道:“你不記得自己為何在此地嗎?”

“我冇有印象……我隻記得走在路上之後便暈倒了。”楚星河順水推舟,發揮不要臉的特質,厚臉皮道:“姐姐,你收留我吧!”

雲菁冇有作答,抬頭看眼太陽,又看眼麵前的少年,彷彿在判斷可不可信。

係統看不下去道:“宿主,這個理由我都不信。”

“太陽果真狠毒,這麼凶猛的野獸都被曬成焦炭了,更彆提你這一副小身板。”雲菁將楚星河扶起:“既然不記得,便先與我回家吧,我們家是開客棧的,空房多的是。”

看著善良的女主,楚星河罕見的升起愧疚之心:“真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

“沒關係。”

少女如沐春風的溫柔,讓楚星河看向女主都開始升起濾鏡,一些美麗的花朵縈繞在女主周圍,:‘不愧是女主,真是天使啊。’

雲菁笑著說道:“我家店正好缺個小二,你可以打工償還。”

“好,好的。”楚星河扯了扯嘴角,內心欲哭無淚。

係統嘴替道:‘形象幻滅。’

不知不覺時間過去了一個月,楚星河冇有意外的被收留在雲家客棧,白天被客人使喚,晚上他利用休息時間進行冥想修煉,以將金丹的力量充分吸收。

這晚楚星河依舊按部就班進入冥想,外界所有的喧囂都影響不到他一分一毫。

窗外兩道黑影接連掠過,一前一後飛入後山之中。

夜色裡一道乾淨帶著幾分磁性的聲音道:“不逃了?”

另一道暗啞的聲音回道:“不過是有點法力的凡人,我還不至於怕。”

雲層散開,月光下照出一前一後兩道身影的真麵目。

前者明顯是隻妖怪,他身體四肢比常人更壯,但隻有頭卻是狼的模樣,說話時,鋒利的牙齒著實可怖。

而另一邊追擊的男子反倒英姿帥氣,似乎對自己的實力很是自信。

男子左眉輕佻朝對方挑釁道:“妖怪,乖乖被我抓回去,我還能讓上麵給你個痛快。”

“嗬,不自量力。”話音未落狼妖一躍而起,揮出右手朝著男子的要害使出全力。

-水推舟,發揮不要臉的特質,厚臉皮道:“姐姐,你收留我吧!”雲菁冇有作答,抬頭看眼太陽,又看眼麵前的少年,彷彿在判斷可不可信。係統看不下去道:“宿主,這個理由我都不信。”“太陽果真狠毒,這麼凶猛的野獸都被曬成焦炭了,更彆提你這一副小身板。”雲菁將楚星河扶起:“既然不記得,便先與我回家吧,我們家是開客棧的,空房多的是。”看著善良的女主,楚星河罕見的升起愧疚之心:“真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沒關係。”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