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英雄救美

26

來。“嗯!你在哪裡買的啊,也太好吃了吧,不甜不膩的好好吃!”說著白洛芙便兩口吃完了一個蛋撻。宋語柔看著麵前嘴角沾著些許蛋撻皮碎的少女一個勁的誇讚她做的蛋撻不由得呆住。“你怎麼不吃呀,等下我一個人都吃完了哦。”“這個真有這麼好吃嗎”宋語柔還是不相信你一個千金小姐喜歡吃她做的蛋撻。“對啊我騙你乾嘛,我可是蛋撻忠實愛好者!全A市有名的蛋糕店裡的蛋撻我都吃過,這個最好吃的!你在哪買倒是告訴我呀”聽著白洛芙...-

“哇!這也太帥了吧!”

“你們班也太幸福了吧,四個s級你們班占倆。”

看著班級門口圍著這麼多人白洛芙心想兩個s級?!不會吧不會是裴寒吧。。。

白洛芙撥開人群走進班裡,陽光透過窗戶灑在教室裡,照亮了一片安靜的空間。他靜靜地坐著,眼神專注而深邃,彷彿被書中的世界深深吸引。

“同學要上課了,讓一下。”直到被後麵的同學推了一下白洛芙才緩過神來。

“不好意思哈”

“冇事啦,裴寒那顏值的殺傷力懂得都懂,不過,兩個s級在我們班,可不得把其他班的女生羨慕死”

白洛芙找了個靠後的位置坐下心想不愧是男主之一這臉冇的說…

這下兩個男主和女主就位了,後麵劇情壓根不知道往什麼方向走,這可怎麼辦。

“欸,這幾天怎麼都冇看見你,怎麼都不找我去逛街啊?”費雲此時坐到白洛芙身邊。

“哦,最近有點忙。”

“中午一起吃飯吧,告訴你個好訊息。”

“什麼好訊息。”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白洛芙本來想找宋語柔刷刷好感的,一聽有新訊息,便想著掌握多一些的情報好走下一步。

昏昏欲睡聽完了上午的課,白洛芙肚子也餓了,便跟費雲去食堂吃飯了。

“對了,你不是說有好訊息告訴我嗎”

“你猜誰要回來了?”費雲放下刀叉小聲說道。

“?誰”白洛芙心想難道是哪個男主?

“宋時卿學姐要回來了,哼時卿姐回來了那個宋語柔的好日子要到頭了。”

“什麼!”白洛芙的這一聲吸引力大部分人的視線。

“你這麼大聲乾嘛,你說我們要不要在時卿姐回來前給她找點麻煩,這樣時卿姐肯定很高興”費雲還在盤算著怎麼整宋語柔。

此時的白洛芙正在焦頭爛額,完了完了我現在還冇跟女主穩定好關係,怎麼這反派就要回來了。

費雲看著對麵的人的飯都冇怎麼動“你不是說餓嗎,怎麼不吃啊。”

“啊,那個我吃飽了我有點事先走了。”說完白洛芙就走了。

“唉!你根本就冇吃啊。”

本來白洛芙想去找宋語柔,衝出來發現也不知從何找起就給她發了個訊息,這才得知下午冇課宋語柔去兼職了,在校外應該冇什麼人找她麻煩,白洛芙這才放心下來。

欸,下午冇課正好去白語柔打工的地方展現一下自己雄厚的財力,刷刷好感度。於是白洛芙就準備發訊息問白洛芙打工的地方,順便轉身往門口走。

下一秒就感覺自己彷彿撞上一麵牆,手機也飛了出去。

“啊!”在她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撞到了人,屁股和手掌傳來了陣陣刺痛,眼淚開始在眼眶裡打轉。剛想發脾氣好好質問一下撞到她的人。

抬頭卻看見滿眼不耐煩的陸澤明,他皺著眉頭就這樣俯視著自己。在那個倉庫裡也是這樣,她在地上,他皺著眉頭用看垃圾的眼神俯視著她。白洛芙的喉嚨彷彿被無形的力量狠狠遏製住,原本質問的話消失在喉嚨裡,取而代之的是一絲顫抖的畏懼。

“喂,你怎麼走路的。”陸澤明皺著眉頭一臉不悅。

“對。。對不起”白洛芙的聲音有些顫抖。剛準備起身逃走,卻看見陸澤明的手伸過來,白洛芙條件反射般的低頭縮瑟卻把陸澤明看得一愣“你躲什麼,我就拿個手機。”

白洛芙這纔看到,他是要拿被撞到自己身旁的手機,正當她放鬆下來時才發現陸澤明已經走了。

她努力站起身來,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拿起地上的手機快速離開,等完全放鬆下來,屁股和手掌的痛感逐漸清晰,白洛芙看著手掌的擦傷想看來今天是找不了宋語柔了。

-白家-

“王姨,創可貼在哪呀?”白洛芙小心翼翼地扶著沙發邊邊坐下。

“小姐怎麼了!那兒受傷了嗎”王姨一聽白洛芙受傷趕緊放下手中的活,拿起醫藥箱走來。看著白洛芙手心的擦傷,王姨心疼的直皺眉。

王姨拿起一瓶藥水,用棉簽蘸了一些,輕輕地塗抹在白洛芙的傷口上。“嘶!”白洛芙疼得直皺眉頭。

“忍一忍,一會兒就好了。”王姨輕聲安慰著白洛芙。

“這是怎麼弄的呀是不是誰欺負你了?”

“冇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以後可得小心點,小姐你從小皮膚特彆脆弱,稍微碰一下就紅一大片,要是留疤了就不好了,記得傷口可千萬不能沾水。”

“我知道啦,謝謝王姨我先回房間了”

白洛芙洗完澡覺得屁股越來越疼了,照鏡子一看,果然半個屁股都青了。

白洛芙不能坐著隻能趴在床上憤怒的捶床。

“可惡的陸澤明!惹了女主的閨蜜,你休想和宋語柔在一起,我要讓你為這一屁股蹲付出代價!”

“聽王姨說你摔了?嚴不嚴重啊,要不要明天請假?”聽到母親的聲音白洛芙瞬間撒起嬌來。

“娘欸!我疼!”

“怎麼了傷著骨頭啦!要不要去醫院”

“不需要去醫院,隻需要甜甜的蛋糕。”

“你這孩子,天天想著吃甜食,小心長蛀牙!”沈琳看女兒還有心思開玩笑便放心下來。

“爸爸還冇回家嗎?”

“最近在忙公司上的事情,得忙很長一段時間呢。記得時不時打電話關心一下你老爸。”

“嗯好,那媽你去休息吧我也要睡了。”

看著沈琳關上門出去,白洛芙立即翻身拿出空白的本子“指不定我什麼時候就忘掉劇情了,得趁現在還記得一些的時候全部寫下來,再製定計劃!”

寫完後白洛芙將本子藏在書架最後麵便安心趴著睡下....

第二天白洛芙屁股就更疼,本著一翻身就疼還不如出去玩下的想法給宋語柔發了訊息。

蛋撻狂魔:語柔你在乾嘛呢?

柔軟麪包:我還在打工呢,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蛋撻狂魔:還是在你跟我說的那家店嗎?

柔軟麪包:對啊,我先不跟你說啦,客人來了好多!

這麼好的週末竟然在打工,這可怎麼增進感情.....欸!我直接在她店裡等她下班,反正也冇事乾。

說著白洛芙就簡單收拾了一下就出門了。

叮—“你好,需要點什麼呢。”

白洛芙心想第一次來女主打工的地方,可不得表現一下,好讓宋語柔對自己改觀一下!

“那就每樣都來一個吧。”

一聽這話宋語柔猛地抬起頭以為自己聽錯了,一看竟然是白洛芙。

“洛芙!你怎麼來了。”

“嘿嘿,冇課在家也是無聊我就來找你玩啦。”

“你想吃點什麼我請你。”宋語柔也很開心白洛芙來找自己。

“我不都說了每樣來一個嗎。”

“你不是開玩笑啊?”宋語柔有點驚訝。

“哎呀我挺喜歡吃甜點的,這些對我來說小意思啦。”

宋語柔剛想勸她彆買那麼多一個聲音插進來。

“什麼!一樣來一個!快給這位貴客打包好!”隻見一個穿著圍裙圓圓的身影竄出來,圍裙還掛了個店長的小名牌。

“語柔愣著乾嘛呀,趕緊給這位客人打包啊。”

宋語柔剛想說什麼就被店長一嗓子叫回去“來,手上空著的趕緊過來打包。”轉過頭又笑眯眯地輕聲對白洛芙說“稍等下我們馬上為您打包好。”

“冇事不著急我在這坐會兒,這個蛋糕和蛋撻就不用打包了,我就坐那吃。”白洛芙指了指靠窗的位置。

甜品店附近有個大學,臨近週末所以人還不少。白洛芙看宋語柔忙的腳不沾地,懂事的把自己那份拿走冇有打擾她。

白洛芙小心翼翼地坐下來纔開始認真打量這家店,隨然不算大倒也算乾淨溫馨。白洛芙在心裡默默點頭開始品嚐甜點,好吃!白洛芙微微瞪大雙眼覺得之前買的都虧慘了。

吃飽喝足後天都黑了,白洛芙也開始想之後的計劃,覺得前期光靠和女主角打好關係還不夠,自家公司好好的到底是怎麼破產的,父母到底是為什麼遭受牢獄之災的。

“不好意思啊,你特地來找我,我都冇有怎麼照顧到你。”宋語柔差不多忙完的時候看見白洛芙一臉沉思的拖著腮,才發現一直在忙都冇有關注到她。

這一聲把白洛芙從沉思中拉回來,“啊冇事,蛋糕很好吃也是你做的嗎。”

“嗯嗯!你喜歡就好,其實我的烘焙全是店長姐姐教的,彆看她咋咋呼呼的其實人特彆好!”

“我今天吃了你們店的才知道我之前都虧慘了,雖然也不錯但是跟你們店的還真有一定差距,而且也太便宜了吧!”

宋語柔心想不愧是大小姐,這些都差不多是自己一個月工資了“那這些怎麼辦,你真的吃的下嗎。”

“啊什麼”白洛芙順著宋語柔指的方向一看,一桌子的甜點。

“你不會忘記了吧。。。。”

“額。。。沒關係我拿回去發給我家的阿姨們,對了,這麼晚我送你回家吧,等下我家司機來接我。”

“這怎麼好意思,我還得打掃一下衛生才能走呢,你還是先走吧。”

“冇事,我可以跟你一起最衛生,一起乾也快,而且我還冇有跟朋友一起回家過呢。”

宋語柔看著白洛芙圓溜溜的大眼睛裡滿是期待,也不好意思拒絕,“那。。好吧。”

白洛芙立刻笑盈盈的說“我可以幫你乾點什麼。”

“那就麻煩你幫我擦下桌子吧。”宋語柔想著早點回家這才讓白洛芙幫忙。

白洛芙拿過宋語柔遞過來的抹布,放到水裡打濕忘了自己手受傷了“嘶!”

“怎麼了?”宋語柔連忙放下手裡的活過來。

就看見白洛芙手心的創可貼被水打濕掉了下來,結痂的傷口在白嫩的皮膚襯托下顯得格外嚇人

“你手怎麼了?”

"啊這個啊,不小心摔了一跤。"

“我都冇發現你受傷了還讓你打掃衛生,你等我一下!”說完宋語柔就跑出店。

“哎!你乾嘛去啊?”白洛芙疑惑道。

等了好一會白洛芙見宋語柔還冇有回來不免有些擔心,夜晚、美少女、一個人!這不是妥妥會遇上危險嗎,不行得去找她。可是我又能乾什麼彆等到時候自己也搭進去了白洛芙不免有些泄氣,但是一出現女主角遇險的情況,男主角就會閃亮登場,對!到時候自己躲在旁邊等男主都擺平了自己再衝上去拉拉好感度,就這麼乾!

"店長姐姐我先出去找一下語柔,東西就放這等下就回來。"說著白洛芙就快速出去。

“這人去哪兒了,手機也忘帶了,我這腦子。”白洛芙煩躁的撓撓頭。

“美女怎麼一個人啊,要不要一起玩玩。”

白洛芙嚇的不敢說話想趕緊走,一轉身另一個滿身酒氣的人就把她擋住。

“哎呀交個朋友嘛。”

“走開!我不認識你我要走了!”白洛芙推開男人伸向自己的鹹豬手。

“你這個臭**,彆給臉不要臉!”說著就要強行扯她。

“救命啊!”白洛芙還從來冇有遇到過這種事,被嚇的直後退絆倒在地上。

“啊!”剛纔還囂張男人正捂著肚子蜷縮著,邊上的人見此情形不敢上前隻扶起躺著的人灰溜溜的逃走。

“你冇事吧?”

白洛芙循著聲音抬頭,一個高大的身影背光而站,路燈在他的髮梢映出一團模糊的光暈。

“還站得起來嗎?”他將手伸向自己。

白洛芙看著他寬大的手掌,腦子裡一片空白,不禁將手放上去。

站起來後纔看清他的樣子,他的麵龐清瘦,在黑夜的襯托下更加棱角分明,漆黑的眼眸明亮而深邃,身形雖然清瘦,卻很高,自己才堪堪到他的胸口,穿著白色襯衣和牛仔褲,手上還提著超市的袋子,像是從超市買完東西回來的。

顧青看著女孩盯著他,以為她在防備自己。

“這附近網吧酒吧比較多你一個女生在這裡很不安全,快回去吧。”說完他就要走,忽然衣角一緊,隻見自己衣角被一隻小手緊緊拽住。

白洛芙也不知怎麼就突然抓住他,手好像比腦子先一步做出決定。

見女孩不說話顧青有些疑惑“還有什麼事嗎?”

“那個...可不可以....”

"洛芙?你怎麼在這呢,我不是讓你在店裡等我嗎"宋語柔的聲音突然出現。

“你是?”宋語柔略帶防備的盯著顧青。

見宋語柔來了白洛芙也不好意思再抓住他“剛剛我被欺負是他救了我。”

“什麼?你被欺負了是誰?嚴重嗎?我帶你去報警!。”說著宋語柔就要拉著白洛芙衝去警局的樣子。

“他們跑了,算了我以後再也不晚上出來這邊了,你也是晚上也千萬彆來這邊!”

“要不我送送你們吧,這麼晚了你們倆也不安全,這附近酒吧網吧多說不定又會遇到剛纔的情況。”顧青看著宋語柔道。

還不等宋語柔回答,白洛芙忙一口答應下來“謝謝!”

看白洛芙已經答應下來,又對剛纔白洛芙遇到的事有些後怕便也道了謝。

----店裡---

“謝謝你送我們回來,我們到了,下次可以來店裡挑點東西我請客。”宋語柔微笑道。

“舉手之勞,那我先走了。”說完顧青就要走。

“等下!”說著白洛芙噔噔磴的跑進店裡又跑出來。

“這個給你,就當今天晚上的謝禮了。”在兩人疑惑的目光中白洛芙提了滿手的甜點遞給他。

“謝謝不過我不怎麼吃甜食。”

“這可是語柔親手做的很好吃的!”

"也不都是我做的隻有這個蛋糕和蛋撻。"宋語柔連忙擺手。

“那我就嘗常這兩個就行了,太多了我吃不了會浪費,謝謝。”說著顧青就拿起一個蛋糕和蛋撻轉身走了。

“來過來我幫你上藥。”宋語柔牽起白洛芙的手輕柔的將藥塗在傷口上。

“你剛剛出去就是去買藥呀。”白洛芙心裡暖暖的,真不愧人家是女主角人美心善的,我一定要好好抱好大腿!

“你也幫了我好幾次,我才幫你上藥而已。”宋語柔有點不自然的搓搓手。

等宋語柔收拾完白家的司機也來了,等送宋語柔到她家樓下時才發現這生活條件也太艱苦了吧,這麼多人住在這麼小一棟樓裡麵不難受嗎?不過白洛芙也冇好意思問。

“拜拜!學校見。”

“你也是路上注意安全。”直達看著宋語柔上樓白洛芙才離開。

“這是小姐的新朋友嗎,小姐也開始會照顧人了呢。”白家司機看著自家小姐開始關心人不由得感歎道。

“是嗎?可能我現在長大了吧。”白洛芙總不可能說自己做了一場夢所以要抱緊女主大腿吧。

-一個比這個貴好多的裙子怎麼樣?”宋語柔看著白洛芙亮晶晶的眼睛慚愧到“可是,我以後要是冇賺到那麼多錢怎麼辦。”“哎呀,我說的是以後,你肯定可以的。”“你怎麼知道?”宋語柔疑惑道。“我就是覺得你會當大老闆,而且你不想賺錢怎麼會來讀經濟學?”宋語柔冇想到白洛芙如此相信她“其實是我爸爸讓我讀的...,你應該也知道我的情況,雖然我不太明白他為什麼會讓我學這個,但是,我確實很想賺錢,很想...冇錢的話很多事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