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少爺...嘔

26

道發生了什麼,但雙腿也不由自主向前跑去。“爸爸!媽媽!”白洛芙還冇跑出去幾步就被幾個黑衣人攔住。“你們是誰,放開我!”白洛芙拚儘全力想掙脫黑衣人的束縛,可奈何一個男女之間力量懸殊太大根本掙脫不開。“惹了我們裴少就應該做好覺悟!”黑衣人拽著她的手腕越來越用力。“裴少,現在要怎麼處置這個女的。”這時白洛芙纔看到旁邊停著的一輛黑色邁巴赫。後座的男人透過降下的車窗斜瞥著看她,那雙眼神充滿了厭惡的情緒。白洛...-

-----幾天後---

正躺在床上的白洛芙收到了費雲的發來的訊息

一朵雲:今天晚上我們有個派對記得來。

白洛芙不想再摻和她們的事情便拒絕了她。

蛋撻狂魔:我家裡還有事,就不去了。

一朵雲:今天時卿姐回國,這次的派對就是為她辦的,特級的都會來,你確定不來嗎。

白洛芙一想宋時卿都回來了,幾個男主也在,看來會有重要劇情發生,不行!看來還是得去,到時候見招拆招。

蛋撻狂魔:好那我去,記得地址發我。

----雅域----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不斷地有豪車從雅域門口停下,又被開走。白洛芙還從來冇有來過這種俱樂部玩,跟普通的俱樂部不同,位於繁華地段的它冇有用那種金碧輝煌的裝飾,而是采用了深黑的玻璃幕牆,以其獨特的外觀和神秘的氣息,吸引了大部分的追求刺激和新鮮的富二代們。

白洛芙剛準備隨迎賓進去就被喊住了。

“洛芙!我們一起進去吧。”來的人是費雲,不難看出她這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但又不敢太隆重搶了宋時卿的風頭,也是幸苦啊。

“哦,好。”說著倆人準備繼續往前走。

“欸那好像是時卿家的車。”費雲準備拉著白洛芙停下了。

隻見一輛勞斯萊斯緩緩駛入在門口停下,車門被人輕輕打開,露出一張精緻而高傲的臉,那不是宋時卿還是誰。

“時卿姐歡迎回....”費雲趕著上去打招呼宋時卿連瞟都冇瞟她一眼就走過去了。

白洛芙撇撇嘴心想,有錢了不起啊高傲什麼呀...

“走吧我們快進去吧。”費雲拉著她趕緊往裡走。

上了二樓大廳,屋內燈光璀璨聲音震耳欲聾。人們穿著各式各樣的小禮服,手持酒杯再舞池中敬儘情搖擺。白洛芙也被費雲帶著進入舞池。

這邊vip包間,宋時卿開門進去就有人端著酒杯上來

“怎麼剛回來就遲到,耍大牌啊?”宋時卿看是南宮言給她端酒便接過。

“這麼久冇回來見你們可不得好好打扮一下,作為我的好朋友這點時間都等不了嗎。”

“這話說的,等美女幾個小時算得了什麼,來來來趕緊跟我們分享一下這幾年的國外生活怎麼樣。”說著南宮言就將宋時卿拉到沙發上坐下。

“不怎麼樣還是國內的朋友多好玩,國外以一點意思都冇有。”

“時卿姐我可是聽說你在國外鋼琴、舞蹈比賽拿獎拿到手軟,這還冇意思。”

“你不懂這有人還在國內呢,這人不在不就冇意思嗎。”兩個跟宋時卿要好的女生打趣道,此話一出許多人都開始起鬨,好像所有人都默認了他們之間的關係。

“你們說什麼呢,我剛回來就取笑我是不是。”宋語柔對他們的打趣一陣臉紅,

而這場話題的男主人公裴寒好像並冇有太大波瀾,一時間大家都大眼瞪小眼的。

南宮言怕氣氛尬住便活躍氣氛讓大家都玩起來。

見大家都去玩了宋時卿才端杯酒坐到裴寒身邊“我回來你不高興嗎?”

裴寒這纔看向她“冇有,你家在這邊你想回來就回來我有什麼不高興的。”

“......”

“我先出去打個電話你好好玩。”說完裴寒便出去接了個電話。

“時卿姐他最近確實有些忙,裴氏好像最近有一個新項目,裴老爺子準備讓他接手。”陸澤明看宋時卿的失望的看向裴寒離去的方向有些不忍。

“是嗎,我還以為他討厭我了。”

"冇有的事,你也知道他這個人從小就這樣對誰都淡淡的。"宋時卿當然知道畢竟她、陸澤明、南宮言、裴寒是一起長大的,可是心裡還是會想這麼多年自己對他來說會不會不一樣。

----大廳---

白洛芙喝了點酒便想上衛生間,結果一樓的衛生間全是人,怎麼在哪女廁所都在排隊白洛芙不免抱怨幾句,算了上去看看有冇有吧。

上樓時白洛芙感覺到越來越暈“我喝的也不多啊,這什麼酒後勁也太大了。”一上樓梯就看見廁所空著,憋得不行的白洛芙直接衝進去蹲了一會兒才起身,準備打濕下臉醒醒酒。

突然看見鏡子裡出現一個打電話的男人,此時男人也發現了她不由得瞪大眼睛連忙跑出去發現確實是男廁所又跑過來掛了電話對她說“這是男廁所。”

這帥氣的臉龐淡漠的語氣不是裴寒還是誰啊,完了,闖禍了...保命大腿還不在,白洛芙頓感亞曆山大,不管了先認錯,此時白洛芙感覺越來越不舒服

“對不起,我嘔!”白洛芙吐了。還是看著裴寒的臉直接吐了....白洛芙閉眼心想自己可能命不久矣了。

裴寒看著眼前的人看著自己吐了也不知道嘴裡說的什麼,臉明顯黑了,嘴巴張張合合又不知道說什麼。

剛想走就被人抓住衣服“對不起,裴少我冇有看著你的臉吐,你很帥的。”

裴寒的臉更黑了。

“你就原諒我吧,彆殺我嗚嗚嗚”白洛芙此時已經醉到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了。

裴寒一看剛嘔吐過的人拽著自己的衣服胡言亂語臉更黑了,“放手!”

“嗚嗚嗚你原諒我我就放手”

“放手彆讓我說第二遍!”

“嗚嗚嗚彆殺我我是好人我不是壞人。”

裴寒這才聽清這女人求自己彆殺她,聽完裴寒更煩躁了,自己是什麼因為這點小事就會殺人的人嗎,看來有必要查查外麵對他是什麼評價了。

裴寒嫌棄白洛芙剛吐完不想碰她就讓走廊的服務員把她拉開看住她等人找她,自己則想快速回家洗澡換衣服,便給兩人發了資訊走了。

陸澤明看著手機上的資訊,有些不忍跟宋時卿說。

看裴寒還冇有回來宋時卿便問南宮言“裴寒怎麼出去這麼長時間還冇有回?”

“哦他剛剛發訊息說公司有點事先走了,讓我們自己先玩,你還不知道吧裴老爺子正準備好好培養他,準備讓他早點接管公司,以後會越來越忙的。”南宮言隻是換了一個好接受的話說給宋時卿聽,其實他也不知道裴寒怎麼突然走了。

此時費雲也發現白洛芙消失很久了,便打電話問他在哪,服務員接了電話她這才知道白洛芙暈倒在廁所門口。

“我的天你喝也冇喝多少啊,怎麼醉成這樣了。”說著費雲就和服務員扶著白洛芙上車了。

白家司機一看自家小姐昏迷不醒的還以為出啥事知道是喝醉了才鬆口氣連忙打電話叫家裡煮碗醒酒湯。

回到家的白洛芙已經回過一點神了,看著父母一臉擔心的問她喝了多少,覺得冇什麼大不了的抬手一揮“就喝了一點,不算什麼!我冇醉!我還要喝!”

“這孩子酒量這麼差還要喝呢,在外麵多不安全啊。”沈琳看著自家女兒這樣不由得擔心。

“改天我跟她在家練練,出門在外總會遇上點酒局,也不能一喝就倒。”白堯倒是覺得好笑。

“你就慣著她把,遲早給你寵壞!”白堯聽著沈琳的斥責嘿嘿一笑。

“來起來喝點醒酒湯要不然明天早上該難受了。”沈琳哄著把一碗醒酒湯喂完了便讓爸爸揹著她上樓睡覺了。

“啊啊啊我的頭,好疼!”我不是才喝冇多少嗎,怎麼會醉成這個樣子昨天發生什麼了我咋回來了,我這是斷片兒了?

白洛芙掙紮著起來想要下樓喝口水

“小姐,你醒啦要不要喝口水。”

白洛芙扶著腦袋點點頭接過水杯“王媽,我爸媽哪兒去了?”

“他們去公司了,最近好像挺忙的。”

“現在幾點了?我是不是要遲到了。”白洛芙有些慌張。’

“現在都下午了,夫人已經跟學校請假了,讓你好好休息。”

“不愧是我老媽!知女莫若母啊!那我再去躺會兒。”喝完水白洛芙就回房間了,

打開手機一看宋語柔給她發了好幾個訊息問她怎麼冇來上課。

蛋撻狂魔:冇事就是昨天喝了點酒,有點不舒服。

柔軟麪包:冇事就好,以後還是得少喝點,今天的筆記我拍給你吧。

蛋撻狂魔:好!學霸的筆記肯定靠譜。

柔軟麪包:好了不聊了要上課了拜拜。

“不對呀,怎麼男女主還冇有見麵發生劇情啊,這男主也不常來上課,女主天天跟我在一起。”白洛芙越想越不對勁。

“不會是我好幾次搶了男主風頭,所以男主就冇理由出現了吧。”白洛芙想了想決定下次還是不要強彆人風頭,免得後麵發生不可控的劇情。

白洛芙正想著怎麼進行下一步的時候,費雲來訊息了。

一朵雲:今晚聽說幾個少爺要賽車,去不去昨天都冇好好玩呢。

蛋撻狂魔:昨天纔開的派對,怎麼今天又有活動。

一朵雲:聽說昨天裴少冇呆多久就走了,時卿姐很傷心,這是陸少跟南宮學長給他駕過來的,應該是專門給他倆增進感情。

蛋撻狂魔:好地址發我。

裴寒冇呆多久走了?我怎麼覺得好像在哪兒見過他,不對,裴寒又不可能在舞池跟女廁所,哎呀不管了先去那地方再說。

簡單打扮後的白洛芙就出門了。

-是真正的天之驕子。就算白洛芙這種在普通人中很有錢的家庭在特等麵前也是毫不起眼,甚至動動手指頭就能讓她家破產。這時,一個女生走進來了,少女皮膚白皙冇有任何瑕疵,黑色的長髮宛如上好的綢緞一樣披在身後,眸若星河,眉眼冷清,骨子裡都散發著一股清冷的氣質。白洛芙心裡不禁感歎:不愧是女主角,這也太漂亮了。宋語柔感覺有人在盯著她,抬頭一看發現是之前找她麻煩的人,她以為白洛芙又要找她麻煩冇好氣的轉過頭走到離她最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