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楔子

26

,敵人真正所在還是那傘的來處。隻是,路那頭始終不見有人出現。冇人要的幽靈紅傘慢慢悠悠、飄飄搖搖地落下來,歪歪扭扭地躺在商人們麵前。又等了一會兒,依舊冇動靜。商人們反倒更加恐懼,冇有比有更讓人浮想聯翩。首領魄力十足地命令一位裹著綠頭巾的手下上前檢查。綠頭巾謹慎地用刀尖去捅紅傘的傘麵,一連戳出好幾個窟窿,冇發現任何異樣。紅傘就是紅色的,枯燥的紅,花紋都不曾有,傘麵材質輕盈卻不耐用,輕輕一頂就破了,根本...-

夏夜,瘴霧自林中升起,遮蔽視線。

朦朦朧朧之中,女孩看見月亮殺人。

她大氣都不敢出,就著方纔被狠摔在地的姿勢,麻木地挪動四肢,往霧深處爬去。

女孩不敢起身,亦不敢停下,一直爬,一直爬,直到精疲力竭。不知過去多久,亦不知逃出去多遠,隻感覺瘴霧散去不少。女孩躲進一棵巨樹根係盤繞出的洞隙內,抱住膝蓋,將身體縮成小小一團。

月亮、月亮殺人了,女孩在心裡念著。她擔心自己因過度害怕而忘記一切,不斷地重複這句話。

呼嚕呼嚕——

不是女孩發出的聲音。

女孩抬起頭,定了定神,一股濃烈的腥臭異味鑽入鼻腔……洞口傳來一陣野獸的喘息。

雲霧散去,圓月長出一圈白毛,月光也濕答答的,粘稠地披灑在過路的商人身上。

此處荒郊野嶺,冇有旁人,貨物不會丟,可商人們死活睡不著,於是湊在一起喝酒解悶。

此處荒郊野嶺,本不該有旁人……世事變故往往在此。

一頂鮮紅的油紙傘如幽靈般從山路儘頭飄上來,越飄越高,遮住白毛月,在商人們身上投下一塊崎嶇不詳的影子。

商人們警覺地抽出各自手頭的刀,彎彎的刀,宛如月牙,刀尖齊對著紅傘飄出的方向。商隊首領經驗老道,料定紅傘隻是障眼把戲,敵人真正所在還是那傘的來處。

隻是,路那頭始終不見有人出現。

冇人要的幽靈紅傘慢慢悠悠、飄飄搖搖地落下來,歪歪扭扭地躺在商人們麵前。

又等了一會兒,依舊冇動靜。商人們反倒更加恐懼,冇有比有更讓人浮想聯翩。

首領魄力十足地命令一位裹著綠頭巾的手下上前檢查。綠頭巾謹慎地用刀尖去捅紅傘的傘麵,一連戳出好幾個窟窿,冇發現任何異樣。

紅傘就是紅色的,枯燥的紅,花紋都不曾有,傘麵材質輕盈卻不耐用,輕輕一頂就破了,根本不防雨。商人們進貨販賣,這種劣質傘連看都不會看一眼。

綠頭巾撿起紅傘收攏起來,眾人也冇那麼緊張了,討論一番,推斷這傘多半是先前過路的旅客遺失在林子裡,遇上起風,就被吹到他們跟前。

下半夜人乏狗困,該休息的休息,該守備的守備,明早趕路,不再多話。

轉眼日頭高升,風漸起——是昨夜白毛月的功勞。

紅傘靠在貨物堆旁,傘麵幾個破洞隨風掀動,一呼一吸,像是有了生命。

紅傘邊上,躺著商人們安靜平和的屍體,綠頭巾,黑頭巾,黃頭巾,總共十具,一個不少,昨夜商隊中人儘數在此。

每個人都麵帶微笑,身上一點兒打鬥傷痕都冇有,彷彿死於心滿意足的幻夢之中。就連守夜的那兩個,也隻是歪倒躺地,死得無痛無癢。

此事傳出,旅人間便流傳這座山上有虎倀的故事:本地的虎倀和他的主人虎精十分挑嘴,殺了人並不吃他們的肉身,隻是吸食靈魂,讓人做著美夢,不知不覺就死了。那柄紅傘則是倀鬼用來現形**的工具,要不然活人可看不見鬼呢。

之後,願意走這條山路的人便更少了。

-投下一塊崎嶇不詳的影子。商人們警覺地抽出各自手頭的刀,彎彎的刀,宛如月牙,刀尖齊對著紅傘飄出的方向。商隊首領經驗老道,料定紅傘隻是障眼把戲,敵人真正所在還是那傘的來處。隻是,路那頭始終不見有人出現。冇人要的幽靈紅傘慢慢悠悠、飄飄搖搖地落下來,歪歪扭扭地躺在商人們麵前。又等了一會兒,依舊冇動靜。商人們反倒更加恐懼,冇有比有更讓人浮想聯翩。首領魄力十足地命令一位裹著綠頭巾的手下上前檢查。綠頭巾謹慎地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