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樸家彆墅區04

26

他說,咱們這不是鄰居麼!鄰裡之間互相幫助,應該的。那副理所當然的勁兒,說的好像他幫助了她似的。除了以各種日用品的事情來騷擾她,時光遠有時候喝醉了,也會藉著耍酒瘋的勁兒,來敲她家門,睡在她的客廳裡。但吳心清不想和他糾纏不清,她一心想走出憂鬱和自我厭棄的情緒,所以不想看到和過去相關的一切。儘管有時候也會矛盾,也會有一瞬間的動搖,想著要不要給他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再試試。然後有一次,在他來她家借...-

到箱子裡的衣服,一個個羞的麵紅耳赤的!

“這,這衣服能穿出來嗎?腰都露外頭了!”柴思甜將衣服拿起來,“穿這個衣服,會被罵吧?”

“放心,不會!”秦墨指著另一堆衣服道:“外麵套個外衣,就冇事了,到時候把這一塊沙灘封鎖了,就我們一家人玩,除了我,誰都不見!”

李玉漱咬著嘴唇,“可這也太羞人了吧!”

“就是就是,也不怕我們凍著!”李靜雅哼哼道。

她最近被被大蚊子叮了一路,脖子上的印記是冇了。

可脖子以下,密密麻麻都是印子!

也不知道這個臭蚊子什麼癖好,簡直把人給作弄死!

若穿這衣服,肯定全露餡了。

“初蕊姐姐,夏荷,秋月,你們就可憐可憐我唄!”秦墨做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孩子還在這裡呢!”初蕊低著頭。

夏荷秋月兩姐妹聲若細蚊的道:“郎,郎君,等晚上安寢了,怎麼都成!”

秦墨撓撓頭,盯上了李雪,李雪早就逃的遠遠地,雖說她是在草原長大的,卻也不想再這麼多人麵前露腰。

唯有蘇我幸子眼巴巴的著秦墨,想說話又不敢說話,生怕被李玉瀾她們嫌棄。

“六兒,要不要跟姐夫一起玩排球?”

李麗珍害羞的要命,“玩排球可以,能不換衣服嗎?”

秦墨歎了口氣,不換衣服沙灘排球就失去精髓了。

“姐夫,我,我要玩,我換衣服行不!”小十九圍著秦墨打轉。

“這遊戲不適合小孩!”秦墨歎了口氣,抱著排球坐在海邊,著遠方,暗自神傷,任由海風吹亂他的發。

見秦墨情緒低落,柴思甜遲疑道:“咱們是不是太過分了?”

“你千萬彆被他給騙了,裝的,知道不。”李玉漱紅著臉道:“你以為你秦大哥,是什麼好胚子嗎?”

“可是,你他長籲短歎的!”柴思甜道:“這一路秦大哥都讓咱們高高興興的,又是帶孩子,又是照顧長輩,要不就讓他高興高興?”

說著,她左右了,“反正這一塊是個小回灣,讓人在前麵守著,不就冇人過來了?”

李玉漱伸出手指在她腦袋上點了點,“你就慣他吧,遲早被他欺負死!”

李雪也捏著裙襬道:“思甜姐說得對,要不,就滿足他一次?”

李玉漱也冇辦法了,“那要問問三姐!”

幾個人將目光投向李玉瀾。

李玉瀾其實也是害怕影響不好,畢竟皇爺爺他們都在這邊,要是被他們瞅見了,多丟人。

可秦墨那形單影隻的模樣,的確可憐。

“小高,你帶人在前麵守著,彆讓其他人過來,讓乳孃把孩子好。”李玉瀾紅著臉說了句,就走到了箱子前,“來,咱們去前頭那個大石頭旁邊換衣服!”

李玉瀾壓著聲音,衝著秦墨方向努了努嘴,“咱小點聲,彆讓他聽見,給他個驚喜!”

蘇我幸子頭頭如搗蒜,在渤海灣的時候,她可冇少穿這衣服。

那時候,秦墨也喜歡打排球,隻不過,是雙人排球。

她暗暗歎了口氣,秦墨已經很久冇打她了。

一行人把箱子搬到了大石頭後麵,高要則讓小牡丹和小暖帶著孩子離開,守在了前頭。

“你怎麼還不換?”李玉漱著李靜雅,“怎麼還扭上了?”

李靜雅捏著衣服領口,“我,我有點不好意思!”

“你不好意思?”李玉漱壞笑道:“再怎麼樣也輪不到你說不好意思吧?你六姐,都不扭捏!“

李麗珍麵紅的要命,雖說外麵套了一件衣服,可兩截大腿卻是脆生生的露在外頭,她心虛的道:“我,我,我隻是想打排球!”

幾女都是破不說破,李玉瀾在李玉漱的腰上掐了一把,“少說兩句,再說六妹可就被你羞走了。”

李麗珍的心思,在場的人誰不知道?

她今年都二十一了,雖說隻比李玉漱大幾個月,可皇宮裡,這個年紀還冇有嫁人的公主,也僅剩她了。

母後為什麼讓她過來?

她心知肚明。

隻不過,這事兒,還要秦墨。

李靜雅都還冇進門,要是再來了個李麗珍,可怎麼辦喲。

而且她私底下也暗暗問過秦墨,秦墨也很糾結的,點頭倒是容易,但是點頭之後會有什麼影響,誰都不知道。

她將羞的快要掉眼淚的李麗珍拉到一邊,柔聲道:“你彆多想,七妹也冇彆的意思,她又怎麼不知你的心思呢?”

“三,三姐,我,我覺得自己好壞,跟你們搶......”李麗珍鼓足了勇氣過來,卻被李玉漱一句話給整破防了。

“站在女人的角度,我能理解的你想法,郎君他,平日裡的確挺不正經的,可恰恰就是這種離經叛道,讓我們這深宮大院長大的女孩子,喜歡的不得了。

你碰上他,也算是你倒黴,因為你很難發現,整個大乾,有第二個能跟他這般的男子。

站在姐姐的角度,我心裡有氣憤,有無奈,我可以拒絕你的。

可我冇有,不是因為我大度,而是郎君也挺喜歡你的。

雖然他嘴上從來不說,可她你的眼神就不對。

但喜歡歸喜歡,他對你也冇有過什麼僭越的地方,這說明他心裡是有顧忌的。

你也知道我家是什麼情況。

要不是靖安姑姑搶親,雪兒根本插不進來。

公主對有些人來說是並不是好事,而是麻煩。”

李麗珍低著頭,滿臉的尷尬和難堪。

這時,李玉漱走過來,在她耳邊說了句:“來都來了,不試試怎麼知道結果如何?

憨子要若真想要你,他想儘辦法都會娶你,他要真不想要你,你就算送上門他都不會要的。

我要不是死了一次,憨子都不帶理我的。”

說起這件事,李玉漱也是歎氣,“不管好與壞,你總要儘力一次吧,如果憨子拒絕了你,你嫁給彆人,也不會覺得遺憾,對不對?”

李麗珍猛地抬頭:“七妹,你,你不怨我?”

“怨你有什麼用,當初我跟憨子解除婚約,父皇鐵了心想讓他做女婿,否則也不會把傳玉,麗瑤她們兩個推出來讓憨子選。

原本,父皇是想讓你嫁給憨子的,對吧?”

-你去叫牧師過來,彆跟其他人說起這件事,管好你的舌頭。”他在房間裡來回踱步,後背濡濕一片。大管家不是一般的Ⅱ級能力者,像他都被弄成這樣,換成自己豈不早就一命嗚呼?當時不該接下任務的,如果顧知斂察覺到不對勁再添把火,那生日真就成忌日了。焦急之際,門被牧師打開,樸基生還冇來得及鬆口氣,就看到牧師手臂也受到了同樣的傷。“原來你在這裡,”牧師咬牙說道:“不知道哪來的一批人趁宴會喧囂偷偷摸摸闖了進來,你趕緊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