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原形畢露

26

之間是不是有誤會……”話剛說完,正播著視頻的手機被推到了他的麵前。視頻中,一個身材勻稱氣質略顯頹靡的人坐在螢幕前。他的頭髮柔順而略顯淩亂,長且細碎的劉海幾乎遮住了大半邊臉。嘴角下還有一顆淡淡的淺痣,給整張臉更增添幾分魅惑。他襯衫衣領口已經開到了第三顆鈕釦,白皙的肌膚暴露在昏暗的室內燈光下,散發出像牛奶一般絲滑的淡淡暖色調光澤,釦子還在一顆一顆被解開,但下一刻——在上衣徹底滑落的瞬間,畫麵被無情掐斷...-

【我超,終於直播了!直接開擦吧,我已經等不及了。】

【嗯?今天燈光這麼暗?噢噢噢,我懂了,是要光劍變身?】

【這視野好像在野外啊,難道是那個play?嘿嘿嘿。】

直播間零星刷著幾條火熱的彈幕。

但下一幕,冰冷無情的鐵鉗伸入畫麵,澆滅了眾人火焰的同時,還順走了一個塑料瓶。

【?這是甚麼play,我閱曆淺薄,蹲個懂的解答。】

【冇見過的新型xp,稍等,我先感悟一下。】

【啊,也不是不行。】

林星南將塑料瓶穩穩丟進蛇皮口袋,平靜清潤的聲音響起,“不是play,我上岸了家人們。”

老太太留下的這套裝備還挺好用的,看起來很新冇怎麼用過。

不知道為什麼她捨得丟下,反正自己也冇彆的撿垃圾工具,正好把這個拿出來用了。

【這轉行乾啥了,不是瑟瑟的話,我就完全看不懂了呢。】

【轉行撿垃圾?你這麼轉的?不行,我不能接受!嗚嗚】

其實林星南也想像三年前那樣繼續搞玄學。

下午趕回道觀後,他手上的血液就消失得差不多了。

於是在道觀廢墟薅了塊碎布包紮好後,他索性把埋在廢墟裡的書全都挖出來翻閱了一遍。大致找回了些玄學知識,但算命之類依舊不準。

比如卦象說他今晚出門撿垃圾能遇貴人,但同時又搖出了姻緣類卦向,和遇小人的卦象。

總之就是亂七八糟。

現在時間都過晚上十一點半了,怎麼可能遇得到這麼多人?

【主播真不擦了麼?以後都不擦了麼?我記得擦邊好像不算違法。】

一條不甘心的彈幕飄過。

“嗯,我的情況有點特殊。”林星南迴憶著從出院到現在,幾乎冇有什麼順利的事情,“稍有不慎,運氣就會偏向倒黴的地方。”

比如他明明隻是個30多粉絲的小主播,卻因為一次小小的擦邊警告,被直接叫到了線下教育。

比如找工作的事情。

如果不是他對自己定位清晰——冇什麼背景,冇什麼資曆,剛從精神病院出來,一無是處,且冇有任何利用價值。他都要懷疑是不是有人故意為之。

可對方浪費這麼多資源在他身上的目的是什麼呢?完全解釋不通,歸根結底還是他的運氣太差。

所以保險起見,一有不對就及時止損,省得自己的直播賬號也被封了。

而且直播撿垃圾也有他自己的考量,廢品錢和打賞錢可以一起賺。

他這決定一出,原本30多個粉絲的直播間瞬間降到了12個。

好在他的粉絲本來就不多,專看擦邊的粉絲取關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林星南又簡單跟直播間的人聊了幾句後,便開始認真地搜尋起垃圾,蛇皮口袋拖在地上的聲音發出輕微的“沙沙”聲。

時間將近十二點,道觀離市區又比較遠,周邊樓盤的房子不知為何入住率有點低,一路上基本看不見什麼人。

眼前這條長長的道路,延伸至看不見底的遠處,和每隔幾米就會有的一盞路燈,昏昏沉沉照著馬路邊。

馬路上偶爾疾馳過一輛轎車,但都像生怕撞見鬼一般,開得飛快。

馬路旁邊栽種著銀杏樹林,樹木間是鬱鬱蔥蔥的雜草,草叢中不時傳來不知名昆蟲的鳴叫。

【現在好暗啊,為啥晚上出來撿垃圾啊。】

【動動腦,白天你搶得過老頭老太太嗎?】

【嘶……】

【地球Oline遊戲規則之一:白天,野外的塑料瓶和箱子旁會隨即快速重新整理出老頭、老太太NPC。】

直播間裡幾個粉絲在隨便聊著家常,其餘冇說話的,估計是把這當白噪音助眠了。

林星南打了個哈欠,他現在真是又困又餓。

他剛纔撿了六七個塑料瓶,再加上口袋裡自帶的,大概能賣個二塊多。

明天的食物無論如何肯定是能解決了。

他正思考著是回去,還是繼續努努力時,餘光突然瞥見旁邊樹林子裡有反光,白閃閃的。

林星南停住腳步,一刻也冇猶豫,轉身就朝樹林深處走去。

【?等等,那林子不可能藏廢品吧?】

【看看這荒郊野嶺的,藏廢品不好說,藏屍倒是好地方。我先小退一下直播間,絕對不是害怕!】

【野外拾荒確實很容易撞見藏屍地點啊,同類比的還有釣魚。】

“有金屬。”看大家在天馬行空想象,林星南簡短解釋,“我看到金屬光澤了。”

金屬的回收價格不知道比塑料瓶高出多少。

彈幕零星幾個回覆,林星南看了眼後又回到現實。

他抬頭打量了一番周遭。

這片銀杏樹林的種植密度略大,每棵大概就間隔了五米不到。

銀杏是長壽樹種,一直廣受人喜愛,栽種於庭院的青龍位有鎮宅之妙。

而銀杏種植太密會堵塞氣息流通,阻塞氣流會導致負能量積聚於此,影響此地運勢不說,也更容易招來些不乾淨之物。

好在這一小片的銀杏樹長得不高,密是密了點,問題不大。

但也僅限這一小片銀杏樹林,距離它三四十來米的旁邊的銀杏樹林就不好說了。

畢竟那裡的樹太高,草也很密。

快到地點時候,林星南特意慢下腳步,抬起手電筒,將光往閃白光那處一掃——

嘖,不是金屬。

他失望地關掉手電筒節約電,失望地垂下手,失望地歎了口氣,失望地轉身就要離開,直播間的觀眾卻炸開了鍋。

【臥槽!!!屍體?真屍體嗎?我冇看錯吧??】

【啊啊啊,就你們一直在說藏屍藏屍,一語成讖了吧!】

【你們能不能學主播一樣淡定點?要不要報警啊,害怕的話就我來?】

【我不害怕,我隻是想去換條褲子罷了。】

正是因為知道這是麻煩事,所以他纔想趕緊離開。

若他冇開直播,估計當場就走人了。

但冇辦法,有人看見了。

他停下腳步,重新開著電筒照過去。

這次,他把那人全身都照全了給直播間看。

“是活人,很健康。”

一個麵容俊美的男人正斜靠著樹,一隻手搭在腹部,一隻手垂落在草坪上,雙目輕輕闔著,呼吸勻稱,濃密的睫羽輕輕顫動著。

略長的髮絲從鬢間垂下搭在肩膀上。稀碎的劉海將他的臉遮了個大半,但依舊能看出對方長相極佳。

他此刻正穿著裁剪得體的西裝,凹陷褶皺的地方能窺見對方姣好的身材,單膝彎曲應該是用來保持身體平衡的。

隻是不知他為何這身穿著,又出現在這裡,又因何而沉眠,但這樣的神秘感再搭配上這四周稱得上原始的景色,簡直就像是誤入凡塵的神仙。

麵色紅潤,身強體健,橫豎看著都比他長壽。

“可能是社畜加班太疲倦了。”林星南隨意扯瞭解釋糊弄觀眾。

至於這人這麼晚,為什麼會在這荒無人煙的地方,好像跟他冇什麼關係,所以他懶得思考了。

【等等,這好像是傳家寶品牌的定製西裝啊,那個襯衫領口。我家就是搞高階服裝的,我從小看到大,這感覺錯不了!】

【傳家寶?不是吧,我記得那個品牌最低都要10w起步啊。富哥還躺這裡?】

【我信上麵的姐妹,因為他脖子上的項鍊是飛鳥的最新款,也上萬了。】

【我好像明白撿垃圾的精髓了,家人們,主播撿個垃圾都能遇上了富哥,這實力!】

“好了家人們,真的該走了,蚊子有點多。”林星南打斷眾人的各種震驚,聲音裡滿滿的睏倦。

他好像從小就不招各種生物喜歡,包括蚊子,但蚊子即使不咬人,圍繞在四周還是相當令人心煩的。

【見到富哥居然這麼平淡,主播不會是個富二代吧?就隨便直直播,裝窮騙我們玩?】

林星南淡淡道,“隻是情緒起伏太大會消耗過多的能量,我現在很餓了。”

【好細節的操作,居然節省到了能量級彆,我信主播是窮鬼了。】

【我也是。】

【對方顏值不錯,家世看起來也不錯,這元素加起來就是流量啊!聯絡起來就是穩定流量,有點出息啊主播!】

【真把人放這兒不管啊?那我報個警吧,讓叔叔們來處理。】

……

按照他的倒黴運氣,遇見警察不知道會不會又被教育一通。

林星南歎氣蹲下,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哥們醒醒。”

冇反應。

又試了幾次,因為力度冇把握好,對方沿著樹側滑落,徑直倒在草地上。

【主播要不把人揹出去吧?】

“我身子打小就弱,抗不了一點重物。”林星南拒絕了,“他明天一早就會醒。”

出門前算的卦象亂糟糟,但他多少有些在意。

畢竟那幾個卦象看起來都挺麻煩的……平平淡淡的生活纔是最好。

【唉,那冇辦法了。我還想給主播刷小火箭,請你幫忙給富哥找個好地兒睡覺呢。】

小火箭價值100元,正常情況主播能分到一半。

雖然數額不大,但對買個饅頭都能反覆破產的林星南來說,那就是生命的希望!

“隨便找什麼地兒都可以嗎,老闆。”

螢幕天旋地轉,下一刻林星南已經蹲在了男人的身邊,語氣平緩,表情淡然,但卻能讓人感覺到莫名殷勤。

【好隨便的男子,說好的體弱呢?】

【剛纔果然是嫌麻煩纔不願意幫忙的吧!】

發彈幕的那人見他願意幫忙,當即打賞了一個200元的中型火箭。

林星南隨即附身朝地上的男人靠過去,一手拽著身高將近1米9的男人,將他從地上拉了起來,然後再側身將人接在了背上。

整套動作,行雲流水。

【《我身子打小就弱,抗不了一點重物。》】

【主播居然還有這種實力,我還以為你之前的腹肌是餓出來的……】

“……”

林星南也希望是餓出來的,這樣就不需要身體多供能了。

因為兩隻手需要固定住那人的雙腿,所以直播用的手機隻能先放進在口袋裡。

把手機放進衣兜時,他卻意外發現口袋邊緣有些淺,正好可以露出攝像頭提供畫麵,“就先這樣吧,你們的彈幕我回去再看了。”

安妥好一切,林星南便揹著高出他一頭的男人,拖著蛇皮口袋,步伐緩慢地往回走去。

四周靜悄悄,加上時間早就過了零點,正值人體最睏倦的時候。

林星南感覺到自己的眼皮越來越沉重,大腦也開始變得混沌。

反正橫豎就這一條道,再怎麼走也不會迷路。

他索性閉上眼睛,直接邊走邊睡。

但上天並不願如他意。

一陣陰濕的風突兀刮過,擦過他的臉頰時,割出了一條細小的口子。

林星南睜開雙眸,滿目清醒,看向風來的方向。

深夜已久。

街道上空無一人,唯有路燈發出的昏黃光線勉強照亮了路。

幾乎被黑暗吞噬的街道上,除了他和背上的人,不知何時又多出了一個小孩。

小孩紮著老式的那種兩邊都有的沖天辮,麵朝著他的方向,靜靜地站在馬路中央,不知有何企圖。

林星南懶得理會,低頭走自己的路。

結果就在他邁出下一步時,那小孩在連腳步都冇抬的情況下,居然也朝他進了一步。

看樣子是賴定他了。

林星南把背上的人輕放在路邊靠著銀杏樹,然後重新直起身子看向不遠處的小孩。

不,準確來說是紙人。

距離離得近些了,那小孩終於在燈光照射下顯出了真容。

慘白如死屍般的紙紮皮膚上,卻有著象征起色不錯的兩團紅彤彤的腮紅,以及紅豔的唇色。眼睛所在的部位是兩個黑色圓片,中間留有一白點象征瞳孔。

眼尾下翹,嘴角上勾,臉上明明畫得是笑顏,身上穿著紙紮的花花綠綠大襖子也顯得十分喜慶。

但再怎麼看,也隻會覺得毛骨悚然。

明明是死物,何會動呢?

-語極具攻擊性,但林星南反應很平淡。他看了眼四周,昨晚救回來的人已經不見蹤影,估計是離開了。他收拾了一下,打開直播報平安,順便去買個早飯,用昨天直播間打賞的錢。雖然當月直接提現平台會抽走7成,但他再不取部分出來就會餓死。昨天是下午四點吃的餅,到現在已經完全不頂用了。冇辦法,貧窮就是這樣。每天都要為一日三餐發愁。【主播打贏複活賽了?】【終於開直播了。】剛開直播,人數直接飆升到5000。“冇死,還活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