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閻王點名

26

同伴感覺到身邊的少年在發抖,他不由焦急道,“咋了崇竣,你看見啥了說啊。”那少年像是回過神來般,僵硬地轉過頭看向同伴,眼中寫滿了驚恐。同伴感覺到氣氛不太對勁,正想再說些什麼,但少年冇給他機會,一把抓住他的手,扭頭就開跑,邊跑著蒼白的嘴唇邊哆哆嗦嗦抖出幾個含糊不清的詞。“手”、“臉”之類,不過最清楚的還是一個“鬼”字。都說小孩的雙眼最純淨,能看見成年人看不見的東西。少年不加掩飾的聲音飄蕩在空中,驚得在...-

回到道觀,依舊是一片廢墟。

林星南直接撈起鐵鉗和蛇皮袋想先去賣一波,結果就見自稱巫舟的男人,一身西裝不知從哪裡薅來了一塊抹布,雙手戴著手套,開始東擦擦西擦擦。

將四分五裂的木板拚湊在一起,然後又不滿意地丟開。

林星南疑惑地走了過去,“朋友,你在做什麼?”

“搭棚子。”巫舟冷冷答道,手裡的活兒一刻也冇停下,“腳彆踩到那塊布了,剛擦乾淨的。”

林星南默默把腳挪開,看了半晌後,還是不太明白,“為什麼要搭棚子?”

“總不能一直睡露天。”巫舟又不知從哪裡掏出了錘頭和釘子,將選好的木架釘在一起,然後再將擦拭乾淨的塑料布搭在上麵,“下雨天怎麼辦?”

原來這就是朋友的好處。

林星南的心稍微有些動容,正欲說些什麼話表示一下。

“你可以淋雨,但我不行。”巫舟把旁邊的床墊拖進棚子裡。

所有感謝的話凝結在喉嚨處,又被嚥了下去。

林星南有些失落地“哦”了一聲,不知但隨即感覺有哪裡不太對。

如果這位朋友害怕淋雨,為什麼不回自己家,反而要專程冷著臉來他家搭棚子?是想在他這裡住下嗎?

不過林星南也不太在意就是了,反正就一個床墊能睡覺,巫舟搭好棚子,他也能跟著沾光。

“那我就先出去工作了。”

林星南打了聲招撥出去了。

巫舟將最後一塊木頭擦拭乾淨後,直接將手套取下來,順便把變黑的抹布也裹了進去。

把垃圾丟進路邊垃圾桶後,巫舟抬眸凝視著遠處那個頭髮淩亂,步伐搖搖晃晃冇什麼精氣神的林星南,腦子開始整理目前所有的疑惑。

首先,這個人究竟是怎麼在精神病院活下來的?

其次,又是誰幫他逃出來的?

巫舟雙眼暗沉,修長漂亮的手指輕放在下顎。

幫助林星南的人,是連他也查不出來的背景。

對方就像完全隱藏了身份一樣。

從幾年前他們就在一直在監視林星南,卻還是不知道林星南是什麼時候和這個人搭上關係的。

林星南資料上說他父母死得早,教授他玄學知識的師傅也早在他進精神病院前就病死了。

再加上他那種孤僻的性格,怎麼可能找得到足以和家族抗衡的人際關係……

巫舟正沉思著,電話鈴聲響了。

他接起,裡麵傳來有些明快的男人聲音。

“大少爺你可算接電話了。林星南那傻子超級有趣,我最近是玩夠了,不過幸虧你讓我找那小子,我派人盯著那傢夥直播間,河福區凶殺案居然有了新進展!簡直超級lucky啊~”

巫舟淡淡應了一聲。

“對了,你什麼時候來平盤市抓人?他最近就在那個破道觀那裡呢,你去找那個看起來最倒黴衰的,多半就是他。”電話那頭的人絮絮叨叨著,明顯是個超級話嘮。

巫舟道,“我現在就在破道觀。”

電話對麵的話嘮沉默了片刻,“啊?”

“前天應酬來的平盤市,被人下蠱丟進了銀杏林子裡。”巫舟停頓一下,接著道,“然後被林星南揹回來了。”

“你是說,林星南把你帶回去了?”電話那頭機製地重複了巫舟的話後,尾音再也憋不住笑,“哈哈哈哈哈,這小子,這小子居然把你揹回去了。哈哈哈,他可太會整活了,我真的要笑死,哎呀,肚子疼。我手下說他昨天背了個富哥,不會就是你吧?”

等他笑夠了,巫舟語氣平緩開始聊正事,“最近我不會回家族,老頭病危,明爭暗鬥開始了。”

“哦~也怪不得你會被下蠱丟那種地方,畢竟你們家搞那個什麼不結婚隻生子的養蠱式教育,離遠點確實明智。那你在平盤市住哪兒?我給你找個地方住?”

“不用,我在林星南這兒,還有其他計劃。”巫舟拒絕了。

“你是真不怕林星南知道自己的不幸來自你後,給你飯菜裡下毒?”電話那頭調侃著。

巫舟看著那幾乎快要消失不見的身影,眼眸中寫滿了漠然,“他不會知道的。”

……

林星南沿著昨晚熟悉的街道一路走到底,剛好到了一個居民樓。

小區旁邊正好有個廢品回收站,一個年紀稍微有點大的大叔穿著汗衫,皮膚黝黑身材也不錯,正站在堆積如山的塑料瓶旁邊看手機,不知看到了什麼內容,他嘴裡連連發出感歎。

林星南將路上又撿到的兩三個水瓶,連帶著口袋裡所有的貨物,全部遞到了他麵前打開袋子。

“您好,這些多少錢?”

大叔的手機聲音開得很大,大叔看得也很投入,完全冇發現自己身邊站了個人。

【哎,大叔不會也正在看那個新聞吧?】

【啥東西啊?】

【就是平盤市南湖區一個人丟失了玉佩,花上百萬集結能人異士幫忙尋找那事兒唄。現在人可真有錢,區區一個開過光的玉佩,居然捨得花百萬找。】

【就是啊,重新請一個新的不就好了嗎?】

【你們不懂吧,我聽說那玉佩來曆不簡單,是個已經歸隱的高人給得。那人丟了玉佩,現在失魂落魄,癡癡呆呆的。】

【這玉有這麼重要嗎?這劇情我聽著這麼耳熟呢。】

【猜你正在尋找《紅樓夢》賈寶玉,樂。但管它重不重要,真找到後給我錢才最重要!】

【我說今天路上這麼多人,原來都在找玉佩啊。有錢人,天生主角命啊。】

【我怎麼覺得那人隻是想找能人異士,並不是真心想尋玉佩。不然為啥不直接讓社會所有人搜尋?】

【隔壁玄學大牛200w粉絲的“方大師有話說”主播已經在收拾行李去平盤市了。】

【哦喲?連方大師都請動了嗎?這下有的看了!】

因為之前紙人的事情,林星南漲了一波粉絲,現在總共有3k多粉絲。

直播間比以前熱鬨了不少。

紙人事件雖然也有熱度,但互聯網資訊瞬息萬變,很快就被“凶殺案再添一名受害者”的訊息給蓋過去了,接著現在又多了一個“百萬集結能人異士”的資訊。

畢竟後麵兩個事件,比紙人是否是造假重要多了。

林星南看見了直播間的聊天內容。

尋找玉佩,百萬賞金,比警局給的10w高多了。

但尋人尋物需要會梅花易數,他不太會。

而且對於這件事情,他持有保留意見,因為丟玉失魂這事聽起來相當蹊蹺。

畢竟生活不是小說,玉本是□□之精,有驅邪吸祥之效,常年佩戴頂多是安魂益壽,怎麼可能會丟玉失魂呢?

【哦對了,主播不也是搞玄學的嗎?】

【就是啊,之前那紙人這麼真,怎麼那富商冇邀請你去啊?嘻嘻。】

【還能因為什麼?因為壓根就不會玄學,騙人的玄學主播唄。】

關注林星南的粉絲,大部分是來蹲後續發展的,而且打心底就認為紙人是虛構出來的。警察冇抓他,不過是因為現在還忙著調查凶殺案的事情。

林星南看著螢幕,弱弱解釋道,“家人們,其實我不太懂玄學,我隻會撿垃圾……”

但根本冇人聽,誰管他究竟是乾嘛的。

現在人消遣壓力的方式之一就是罵主播。

“噢,你是來賣廢品的?”

刷著手機的大叔終於回過神,抬頭走過來接過林星南手上的袋子,“我數數哈。”

……

河福區派出所,走廊。

一個女警拿著資料疾步走進會議室。

“臉部和身形對比結果出來了,達到符合標準的一共有三人。”

“但棘手的是,這三人均有在兩起案發現場附近出現,無法再根據多餘線索排除。”

這樣的調查結果,確實使林星南的證言又多了一分可信度。

現在他們實在冇其他線索,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先把那三人叫來問問話。

坐在會議室最前麵的,是早晨詢問過林星南線索的隊長。

他雙手支撐在下巴上,看著三人的相片。

“先把三個人帶來吧,以及老孫。”隊長抬起頭,看著坐在最末尾慪氣的孫警官,“你那邊負責再把林星南叫過來一下辨認。上麵剛下通知不需要再管製林星南,你也參與到調查來吧。”

孫警官冷哼一聲,身體還是誠實地站了起來去找林星南。

河福區派出所,大廳。

昨天和今天,林星南已經是第三次站在派出所的大廳了。

他看著熟悉的掛滿牆麵的錦旗,還有一塊塊被擦拭到反光的地麵,感覺自己已經有點適應派出所的環境了。

而站在他麵前的,是三個身高長相都極其類似的人。

三個人相互見麵後都驚了一跳,不過他們確實是來自不同家庭,並非什麼失散多年的親兄弟。

這些事情警察也提前調查好了。

“星南,你來了啊,坐坐~”隊長走出來,熱絡地跟林星南打了個招呼,彷彿兩人之間已經變得熟悉。

畢竟若林星南說的證詞都是真的,那他就是自己即將偵破凶殺案的巨大突破,是讓自己升職加薪的貴人。

林星南搖了搖頭,“警官,直入正題吧,我一會兒還要去撿瓶子。”

據他所知,線索已經提供,該拿的獎勵隻等上麵撥款。

看著這三人,林星南大致也能猜出隊長叫他來做什麼,無非是簡化審問流程省事,希望他這邊多出出力,最好能直接指出犯人。

一句撿瓶子,震得隊長大腦空白了半晌。

原來在這小子心裡,撿瓶子比偵破刑事案件還重要的嗎?

“好吧直入正題。根據你的證言,我們找到了三個嫌疑人,你看他們三個,誰你更熟悉些啊?”

林星南轉過身,左手蛇皮口袋,右手鐵鉗,與周圍其他穿戴整齊的警官顯得格格不入。

冇辦法,畢竟孫警官是直接把還在工作的他給抬到警車上帶走的,所以工作裝備他還冇來得及放回去。

林星南抬眸,平靜如水的深褐色的瞳孔,一一在三人的麵容上掃過。

三人神色各異,但都看不出端倪。

畢竟是殘忍殺害了兩名跟自己冇任何關係的人的惡徒,而且還冇留下任何線索,心理素質自然是常人所不能比擬的。

攔路鬼一直跟著林星南的,自然也知道現在是最終指認環節。

雖然它一眼就看見了自己昨晚見到的那人,但它現在心情極度不爽,對林星南的不滿情緒到達了一個頂峰。

好不容易可以逃離那條公路,它還以為能見見不一樣的景色,結果林星南這傢夥隻顧在那附近晃悠找瓶子!

那這跟它還在公路當野生攔路鬼有什麼區彆?!

這個活動範圍甚至還縮小了!

看著林星南看著三人發愣,突然攔路鬼計上心頭。

反正昨晚隻有它看見了人。

那它就指個錯的,林星南這小子也看不出來。

它內心嘿嘿一笑,晃悠到最右邊的那人身邊,然後瘋狂暗示林星南。

林星南看了過去,右邊那個人頓時慌張,“大哥大哥,我昨天根本就冇進過林子啊!”

他是平盤市的人,當然也知道凶殺案的事情。

“你彆說話,彆耽誤星南的判斷!就是讓他指指看昨晚見了誰,又冇說人是你殺的。”隊長製止了那人的辯解,隨後對林星南說,“你繼續吧。”

林星南鬆開握著口袋的手,然後緩緩朝右邊的人抬手。

攔路鬼看他要上當,心中越發欣喜,腦海中已經開始幻想到時候這群警察發現林星南指錯人後,會如何對待林星南。

右邊的人見他似要指自己,嚇得臉色鐵青。

但下一刻,林星南抬起的手一轉,直直指向最中間的人。

林星南的雙眸冇有任何情感,和之前的淡然完全不同,可以說雖然麵無表情,但能讓人感覺到他在生氣,“你,是殺人犯。為什麼殺無辜之人?”

低沉的聲音,和往常淡如水的語調截然不同。

前半段是肯定,後半段是質問。

隊長和周邊的警察都驚了。

他們都不敢拍板定案殺人犯在這三人之中,林星南是怎麼敢上來就直接指著人說“你是殺人犯”的?

結合他們昨天調查到的案發現場,凶殺現場絕對不可能被一直走在馬路邊上的林星南給目擊到。

攔路鬼也驚了。

因為它昨晚看見從樹叢探出半個身子的人,是最左邊的那人。

-順便掛著直播開始搜尋修理道觀需要多少錢。大概需要20w左右。他又算了一下時間,下個月月末大概是陽氣最足的時期。正是進行那個儀式的最佳日子。雖然在精神病院待著的日子記憶有些錯亂,但唯獨這件事他從未忘過。因為這是師傅去世前對他說的遺囑。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很厲害的儀式,就是可以通過天地渾然天成的陽氣抑製他身上陰氣,所以才需要精心挑選合適的日子進行。當然,這些日子的陽氣都比不上夏至或重陽,但他真有點怕自己熬...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