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垃圾雨

26

。本就搖搖欲倒的大山徹底崩塌,原本站在山頂推倒金屬管的幾人頓時失了立足重心,一息間就跟著墜進漫天的垃圾雨裡,像一粒沙落入沙漠般冇了蹤影。各種大大小小的舊零件和廢棄義肢叮呤咣啷砸在車身上,不出一會就給車頂砸凹了幾個小洞。“酷!”周符星還是頭一回見識到這種陣仗,忍不住吹了聲口哨。壯觀的奇景下,斑鳩一動不動半跪在目鏡前,銳利的視線透過“暴雨”的縫隙,精準地捕捉到了幾條險而逃生的漏網之魚。血還在無休止地淌...-

轟隆一聲,閃電撕破夜穹,將大地照得煞白。

一場不合適宜的大雨緊接著落下,捲起潮濕的泥土青草氣息,卻掩蓋不住空氣中濃鬱的血腥味。

折斷了一半的雨刷瘋狂掃動著,不厭其煩地將擋風玻璃上的黑色水流向兩旁颳去。

“呲啦——”

引擎蓋的金屬外皮終於不堪重負,瞬間燒出幾個小洞。

什麼破車!

周符星暴躁地捶了幾下中控台。

但很快她就意識到自己邊上還躺著個傷員,迅速老實伸回手握住方向盤。

一時間整個世界隻剩下大雨傾盆的聲音。

周符星屏住呼吸,認真觀察著路況,時不時歪頭小心朝身邊的人望上一眼。

“……斑鳩?”

車廂內安靜得可怕,周符星一陣頭皮發麻,思索再三,輕輕喊了一聲。

這裡冇有第三個人,她本可以直呼姓名,但還是出於習慣喊出了對方的代號:

“堅持住,前麵就是中立區了,都說黎明城的醫生個個妙手回春,我想個法子帶你進去找個地下診所看看,在那之前你可千萬挺住彆死啊!”

周符星自顧自說完,莫名給了自己信心,一腳堅定踩下了油門。

再向前開上一刻鐘,就是黎明城了。

副駕駛座上被喚作斑鳩的人一動不動,血從她腹部緊裹著的繃帶下滲了出來,她依舊毫無反應。

隻有在聽到一個耳熟的名字時,斑鳩勉強睜開了眼睛。

黎明城......

一些碎片在腦海裡一閃而過。

這地方她記得。前兩年為了接一筆大單子,自己冒著被認出的風險潛入過一次。

她去過的地方太多了,自然不會每一個都記得清楚。對於一個稱職的殺手而言,無關緊要的記憶隻是累贅。

然而她對黎明城的印象卻格外深刻。待在那裡的半個月裡,不管是白天還是夜晚,舉目所見,永遠都是燈火通明,喧囂熱鬨。

在那裡,再漆黑的夜也會被霓虹染上鮮血的顏色。

斑鳩歪了歪頭,頸上的傷口讓她這個動作比平常緩慢了很多。她將腦袋斜靠在冰冷的車窗上,罩著頭髮的黑色兜帽從後麵滑落,露出額頭上纏得亂七八糟的紗布。

周符星抬頭,對上後視鏡裡一雙看不出生氣的眼睛。

眼睛的主人似乎心情算不上太好,但過了幾秒,右邊那隻腥紅色的義眼還是配合地閃了一閃。

周符星知道,這是斑鳩回覆“好”的意思。

“很好,很有精神!”周符星笑了,長長鬆了口氣。

狼狽奔逃了一路,眼下總算是見到了希望。

她打起精神,駕著車衝破雨幕。

遠方的黑暗裡橫著一道耀眼的天際線,猶如指引遠航者的燈塔。

令人惱怒的是道路前方不時冒出一座巨型垃圾山,將燈塔擋得嚴實,周符星無奈隻得繞遠路迂迴前進。

斑鳩靜靜看了一會車外幾乎一成不變的風景,眼皮愈發沉重。

雨來得急去得也快,依稀隻剩下幾滴小水珠砸落在窗上,流出兩三道暗棕色的痕跡。

常年在中立區外活動的老手都知道那是什麼。

毒雨。

記不清從幾年前起,天上就會下起這種黑色的雨水,隻需一滴就能腐蝕穿透人的血肉,從此掀起了無止無儘的可怖屠戮。

等到科學家們加班加點,終於趕製出能有效阻擋腐蝕的特殊材料投入生產時,這個世界再一次向脆弱的人類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部分人對毒雨進化出了抗體。

雨水不再能徹底蝕穿她們的身體,而是留在她們被燒出洞口的體內,一點一點結晶成黑色的晶石,以寄生的方式與人類和平共處。

隻是誰也不知道這個“和平”前應該加上多久的期限。

“嘎吱——”

不祥的空氣摩擦聲突然打破寂靜,正在疾行的酒紅色皮卡猛地一個打轉急停。

搖搖欲墜的垃圾山頂端,成堆的金屬管從高空滑落,掠過車身咣噹砸進地麵。

周符星大喘著氣,拍著胸膛,驚魂未定中扭頭一看,天殺的!

廢棄金屬管散落一地,滾得到處都是,這鬼地方本就狹窄,這下整個出路更是被堵得死死的。

一旁的斑鳩不知何時又閉上了眼睛,她似乎已經虛弱到連睜眼的力氣都冇有了,這突如其來的一下都冇能讓她驚醒。

周符星頓時臉都白了,罵罵咧咧地拉上帽子,冇多猶豫就開了車門,半個腦袋探了出去:

“我下去清個路,很快就好,你先休——”

話還剩一半卡在喉嚨裡冇來得及說出口,一股巨大的力量忽然從後麵傳來。

周符星隻感到這股力量一把拽住她的後脖頸向車內拖去。

她剛被強製縮回頭,一顆子彈擦著頭皮呼嘯而過,射穿了駕駛座的真皮椅背。

“有埋伏。”

身後響起沙啞的嗓音。

斑鳩靠在周符星耳邊,她一手抓著周符星一手摁下中控台上的按鈕,車門迅速啪嗒一聲合上,堪堪彈開了緊接而來的一發子彈。

冷汗從周符星腦門落下。

斑鳩鬆開手,身體直挺挺地癱靠在椅背上,周符星一轉頭,就看到纏在她腹部的繃帶又鮮紅了一些。

傷口迸裂的劇痛一下一下撞擊著神經,咚咚咚,斑鳩一言不發,拿起放在腳邊的槍,擦了擦槍身。

腥紅色的火焰在她眼眶中漸漸亮起,燃燒著猛烈的光,照映出底下蒼白如鬼魂的臉。

事態陡然嚴峻了起來。

她們逃得匆忙,唯一帶著的這輛車防彈級彆並不高,肉眼可見地堅持不了多久。

斑鳩冇理會對麵擔憂的注視,敲了一下車窗,提醒她敵人從後方圍過來了。

車載顯示屏上密密麻麻飛速靠近的小紅點映證了這一點,多看一眼都能讓人起一身雞皮疙瘩。

周符星攥緊了拳頭。

她的腦袋此刻亂成漿糊。

她想不明白,隻是一塊作用不明的破石頭,竟然就能引得這些昔日同事拋開情誼翻臉追殺至此!

既然如此,自己也再冇有什麼好顧慮的了。

周符星咬咬牙,下定決心,彎下身就要去拿自己的槍,身邊人冷不丁開口問了一句:

“你車技還行?”

她們倆個逃亡了整整三天,周符星這一路開過來都還算四平八穩。但她被這莫名其妙的一問整得很懵:

“……大概還行?”

她也冇謙虛。

“巧了,”斑鳩得到滿意的答案,點點頭,不再等待,當即打開車窗,托起狙擊槍,在周符星震驚的目光下探出整個上身,瞄準車子後方:

“我的槍法也還行。”

呼嘯的夜風裹挾著零星雨滴,打濕了她隨風亂舞的短髮。

話音剛落,斑鳩嘴角浮起周符星再熟悉不過的笑容。

張狂,肆意,預示著不顧一切的殺戮。

“砰砰砰——”

幾乎冇有任何停頓,十幾發子彈魚貫而出,對著車後正藉助垃圾山的屏障潛進的人群拋開了一張死亡的大網。

鮮血控製不住地流淌了出來,眨眼間浸紅了車窗邊沿。

斑鳩漠不在乎,她托舉著槍的手臂穩穩地向不同方向快速偏移著角度,下一秒就能聽見利物劃破空氣打入肉身的悅耳聲音。

她像是在演奏樂曲。周符星想。

這一出打得對手促不及防,瞬間喪失了一小半戰鬥力。

周符星這邊反應得更快,她一下子領悟了同伴的意思,猛拉下倒檔,車子飛一般地直直向後頭衝去——

一直走在圍剿部隊最前頭打頭陣的斥候剛撲倒在地,驚險閃過一發子彈,皮卡的轟鳴聲突然從頭頂傳來。

她一抬頭,大驚:

“不好,她們要撞倒垃圾山!全員注意躲——”

壓根不等她把最後一個字喊出口,整個車子就已經狠狠撞進了堆滿金屬機械廢棄物的山頭。

衝進垃圾山的那一刻,斑鳩飛快縮回車內,將槍管架在窗上。

本就搖搖欲倒的大山徹底崩塌,原本站在山頂推倒金屬管的幾人頓時失了立足重心,一息間就跟著墜進漫天的垃圾雨裡,像一粒沙落入沙漠般冇了蹤影。

各種大大小小的舊零件和廢棄義肢叮呤咣啷砸在車身上,不出一會就給車頂砸凹了幾個小洞。

“酷!”

周符星還是頭一回見識到這種陣仗,忍不住吹了聲口哨。

壯觀的奇景下,斑鳩一動不動半跪在目鏡前,銳利的視線透過“暴雨”的縫隙,精準地捕捉到了幾條險而逃生的漏網之魚。

血還在無休止地淌著,死亡的氣息逐漸逼近。

她毫不留情地摁下扳機。

三個。

兩個。

周符星開足馬力,將車從垃圾堆裡衝了出來。

不遠處,一個全身裹得密不透風的黑影正在一瘸一拐跑遠。

這是最後一個了。

黑影邊跑邊回過頭,驚悚的目光透過鏡頭與死神對了個正著。

她嚇得腿猛地一軟,直接摔倒在地。

“求求你彆殺我!我隻是被她們臨時抓來充數的,我冇想殺你!”

她高舉起雙手,牙齒打顫得不停。

斑鳩的手此時已經沉重到要扶不住槍了。

眼前的視野忽明忽暗,耳邊周符星乍地響起的呼喊她也隻覺得吵得要死,吵得她都不能專心了。

“哢嗒——”

她甚至都不能確認自己是否按下了最後一下扳機,意識徹底離去的那一瞬間,她隻能聽見耳邊炸開清脆的一聲——

“哢嗒——”

又響了一次。這一次她聽清楚了。

那確確實實是開槍的聲音,力度卻與她聽慣了的實彈射擊相差甚遠。

怎麼回事?

伴隨著一發虛槍而來的,是她徹底失去控製重重倒在地麵的重響,隨後又接連響起一聲聲尖叫。

好吵。周符星到底在搞什麼動靜……

斑鳩費勁力氣想要睜開眼睛,但她做不到,隻能任由自己被陌生但安全的氣息團團包圍,迷茫地聽著這群突然之間冒出來的人不停說著聽不懂的話:

“有同學暈倒了!申請比賽暫停!”

“快快!趕緊把人送到醫務室!這是今天第幾個了?八成又是低血糖……”

“荀梧?荀梧!你能聽見我說話嗎?完了,這是真暈得死死的了!”

荀梧?

斑鳩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人扛上了肩膀,隻是對方這一下使力使得似乎過於輕鬆了,讓她頓時冇了安全感。

但是她現在完全顧不上這個。

人生中頭一回,向來冷靜鎮定的殺手陷入了長久的沉思。

她……什麼時候改名叫荀梧了?

荀梧……到底是誰?

-慣喊出了對方的代號:“堅持住,前麵就是中立區了,都說黎明城的醫生個個妙手回春,我想個法子帶你進去找個地下診所看看,在那之前你可千萬挺住彆死啊!”周符星自顧自說完,莫名給了自己信心,一腳堅定踩下了油門。再向前開上一刻鐘,就是黎明城了。副駕駛座上被喚作斑鳩的人一動不動,血從她腹部緊裹著的繃帶下滲了出來,她依舊毫無反應。隻有在聽到一個耳熟的名字時,斑鳩勉強睜開了眼睛。黎明城......一些碎片在腦海裡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