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轉世重生

26

落荒而逃,如今到讓你趁此機會了,難為你了,也就隻敢在我重傷之際現身!”簡單的幾句話便刺痛了青年敏感的神經,額頭青筋暴起,怒喝道:“閉嘴!”說完,竟奇蹟般的平複了心情,複而笑道:“那又怎樣,如今我為刀俎,你為魚肉,這方小世界將要成為這葬送你的案板!”“你就在這裡安息吧!”“我會將你的秘寶煉化,此間我將抹除你,再次崛起,這次我將勢不可擋,屆時我會好好的照顧你的家人的!”“我會踩著你的屍首名揚天下,哈哈...-

輕飄飄的蓮花順著皇甫玄的指尖飄向青誌的方向,少女的聲音溫柔帶著無儘的不捨,說道:“去!”

語氣輕飄飄的傳入眾人耳中,隨後說道:“青誌,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手下敗將!”

這一擊凝聚的不僅僅是異火和靈力,是自身的全部道蘊,不然在窮途末路之下還想要占殺不僅一位真仙根本是不可能。

隻有凝聚自己的全部仙果道蘊,不然若是留下此等禍患,對於經曆過魔域洗禮的皇甫家實在是承受不住。

所以無論如何,哪怕身死道消,皇甫玄也要將這裡的所有人葬送在萬古禁地之中。

察覺到這朵僅有巴掌大小的蓮花內涵大道氣息之後,不管是青誌還是暗中所有人急忙後退,大喊:“不好!”

冇想到死到臨頭,皇甫玄竟然還能凝聚出此等攻擊。

這一擊顯然若是炸開,簡直是必死之舉,但皇甫玄已然不在乎,帶著拉著所有陪葬的決心。

隻是眼神到最後還是有些緬懷和不捨,聲音中蘊含著濃鬱的眷戀,“父皇,母後…”

緩緩合上眼睛,再次睜開,眼神中帶著無儘的淩厲和殺意,語氣中儘顯森然,在這天地間盪開,“既然來了,就都彆走了!”

獻祭自己的生命壽元,七彩金蓮緩緩擴大,籠罩著一方天地,見此一幕,早已有人坐不住了,無論是明麵上還是暗地裡的人,紛紛想要遁走。

但皇甫玄豈會讓他們得意,胸口中綻放炙盛的金光,一道古老蘊含著無儘天威戾氣的金色麒麟展現出虛影,帝殺印開始迅速旋轉,無儘的法則威嚴將所有人禁錮住身形無法擺脫。

兩者結合,其威力之大竟然將萬古禁域的空間都在扭曲,逐漸破碎,大道符文破損,硬生生的在皇甫玄的背後撕裂出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

直到此刻,所有人纔開始後悔,早知如此,必將一起出手將其鎮殺。

隻不過,人人都想當黃雀,卻不想最後都成了甕中的鱉。

感受到身體開始碎裂,已然已經控製不住的眾人滿臉驚恐,直到七彩金蓮爆射出來緩緩綻放,將整片空間照耀。

一切都將消跡,不論是恩怨還是情仇。

少女隻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不斷拉扯,撕裂,卻無力掙紮,身體宛如搖曳在風暴中的一片孤舟。

哪怕麵對死亡,皇甫玄最後的念頭隻是自己這拚儘全力的一生,為鎮守血域努力修煉,哪怕一絲一毫也不敢懈怠,就是為了守護家人,族群,子民,可最終還是食言了。

多年征戰血域,卻始終無法斬殺修羅帝,最終隻能以自身化戰法將其封印,來到這萬古禁域尋求的機緣卻被同族人類圍殺。

父皇,母後知道該是多麼的失望啊,自己死在這無人知曉的地方…

皇甫玄的身體被捲入背後的時空裂縫之中,陷入其中飄蕩在意識的最後一刻聽到的竟是自己的聲音,“逆轉三世,終究還是這樣的結局麼?”

“可我偏偏不信,我能創造一個太平盛世的天玄界,也能化解這一切加註在身上的大道因果。”

話音剛落,自皇甫玄身體中對映出一道一模一樣的身影,虛空一抓,在時空裂縫中隻見從皇甫玄胸口處拿出那道古盒。

靈力運轉,隻見先前皇甫玄試了無數種方法都未曾挪動絲毫的古盒緩緩退開,流露出一道小臂長度的卷軸。

在靈力的催動下緩緩展開,竟然浮現出一出處地域小世界般的存在,其中一處散發著天道法則的氣息,正是皇甫玄所處的天玄界。

身影的手指輕觸在上麵,一道璀璨的熒光爆射而出,卷軸之中竟然有一道身影,口出人言語氣訝然說道:“你竟然還活著?”

少女微微一笑,緩緩開口道:“我當然還活著,隻不過不能展露出真姿罷了。”

“天玄界承受不住我身上的因果,我隻能將自身封印,逆轉時空再次重生才得以降臨罷了。”

卷軸之中的身影聽罷,雖然驚訝,但好在還不至於失態,檢視過往,多多少少還是能窺探出一些發生在少女身上的事情的,張口直接問道:“那你現在又待如何?”

少女的眉峰凜冽,眼神炙盛,一副誌在必得的模樣,語氣桀驁不馴的說道:“不待如何?”

“八界不行,那就去九天!”

“總有一處地方的法則能承受住我身上的因果反噬!”

卷軸中那人眼神一愣,轉而失笑道:“你斬殺兩道星主,他們加註在你身上的因果反噬能夠讓你活下來就不錯了,你竟還想回到現世!”

“你應該去星宙,尋求更上的層次。”

“為何執意要回到此處重修?”

少女的聲音未變,依舊如此傲盛,張口說道:“我隻是一個渴望父母親和,家庭美滿的女子罷了,但世道不平,隻能推舉著我向前走,可我也未曾想到,守護世界安穩竟會與家人離合。”

“我一定要找到可以承受住因果反噬的方法,我也一定會將自身的□□修煉到足以承受住不會潰敗的地步。”

隨著少女的話音緩緩落下,隻見她身後的□□開始化作一團骨血,她的身形也緊隨其後的消散,融入卷軸最中間的一處地方,大道法則纏繞。

直到卷軸再次緩緩合上,兩道身影逐漸消散,隻留下一道蒼老古樸的聲音再次響起說道:“那我便陪你走一遭!”

“九天八屆已經還就冇有能夠讓我提起興趣的事情來,你我賭一把!”

“贏了,你我現世皆無敵,輸了,我也隻不過繼續沉寂在萬古之中罷了!”

……

二人的聲音落下,時空裂縫之中開始扭曲,卷軸身上的法則開始運轉,緊接著隨之而消失。

當一縷靈魂飄落降世於龍源界,將會掀起龍源界的波浪。

重新洗牌的戰局,將會因一人逆轉局勢。

直到一縷流光裹挾著大道氣息飛入一處富麗堂皇,巍峨輝煌的府邸中。

在一間古色古香的古屋中,一道倩影躺在床上,滿頭大汗,滿臉蒼白的為了將要降生的嬰兒承受著分娩的痛苦。

-男人見女人已經冇了力氣,來不及多想,連忙為其輸入龍力,但女人的神色愈發痛苦,男人愈發的焦急,尤其是在那道黑色的光芒飛入更是害怕自己的夫人出了什麼事情。一邊輸送著龍力,一邊用神識在蘇婉清體內探查,但始終冇有找到那縷冇入妻子肚子中的東西,隨著一道痛苦的嘶吼聲,將他拉回現實。“啊!”隻見旁邊的婆婆大喊:“夫人,用力!”“已經看到孩子的頭了!”隨著女人的一聲痛苦的呼喊聲,一道虛弱的嬰兒啼哭聲,充斥在房屋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